廣場 端 × 華爾街日報

80萬美元買滑板:中國年輕藏家重塑全球藝術市場

一批40歲以下的中國藏家不惜重金購買運動鞋、卡通風格藝術品、奢侈腕錶和陳年雪茄,全球藝術市場正被重塑。


早前,整套Supreme滑板於蘇富比上拍,以80萬美金(HK$625萬;NT$2,420萬)成交。 網上圖片
早前,整套Supreme滑板於蘇富比上拍,以80萬美金(HK$625萬;NT$2,420萬)成交。 網上圖片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當Carson Guo打算踏入藝術圈時,他還只是一個喜歡街頭服飾的17歲少年。他的父親是中國一家大型集團企業的高管,收藏了畢加索(Picasso)等現代藝術大師的作品——但Carson Guo覺得,他已準備好收藏自己喜歡的東西了。一天,正值學校午休期間,他以80萬美元的價格在蘇富比拍賣行(Sotheby’s.)拍下了由248塊Supreme滑板板面組成的一套拍品。

三年前,一名少年贏得競拍曾令蘇富比高管黃林詩韻(Patti Wong)倍感意外——但如今,她說自己正在研究父輩與子輩藝術品位的不同。「這些年輕藏家在成長過程中時常光顧藝術博覽會和拍賣會,他們熟諳數字技術,消息也很靈通。」黃林詩韻說,「他們發掘了新的藝術家,甚至還發現了被上輩人忽略的藝術家。」

5月第一周,紐約主要拍賣行為期兩周的春拍拉開序幕,期間計劃拍出價值20億美元的藝術品,在地球另一端的中國,年輕藏家躍躍欲試,勢在拍賣中引領風騷——他們以遠程競拍的方式,爭奪從高端腕錶、恐龍工藝品到藝術家安迪·沃霍爾(Andy Warhol)的各種拍品。

最近,一批精明的中國藏家躋身藝術界上層梯隊,Carson Guo便是其中之一。這群新人很年輕,他們通常在西方接受過教育,依靠在銀行業、科技業或地產業的自我打拼或家庭財富,坐擁不菲身家。這一群體中有很多40歲以下的人,他們新冠疫情期間在網上參與競拍,剛開始「胃口」比較小,但拍賣行說,眼下他們開始盯上價格更高的拍品,並按照自己的喜好來重塑全球藝術品位。受此影響,各大拍賣行正忙於調整拍品,以適應新的市場需求,調整的品類包括高端腕錶、手袋到具有收藏價值的運動鞋、前衛藝術品。

由於疫情封控政策使富藝斯(Phillips)等拍賣行無法在預展中將特色拍品運往香港或上海,富藝斯稱,它改變了思路,不僅安排了影片聊天,還向那裡的潛在競拍者發去了虛擬現實影片。

如果中國政府繼續暫停最近對科技公司的打壓,香港或中國大陸的藏家會作何反應,答案還是未知數。之前中國政府針對科技公司的打壓舉措包括限制年輕人使用手機的時間。

交易商說,湧入藝術市場的這批新人希望在社交媒體及其他平台上展示自己的文化生活,他們正成群結隊地進軍藝術市場。蘇富比說,眼下它至少在向4,000名40歲以下的亞洲藏家出售藝術品,這一數字是三年前的兩倍。

在這股熱情的推波助瀾下,根據瑞士展會巴塞爾藝術展(Art Basel)和瑞銀(UBS)兩個月前發布的一份藝術市場報告,中國去年的藝術品總銷量增長了35%,達到134億美元。

37歲的上海藏家周大為(David Chau)創立了上海廿一當代藝術博覽會(Art021),年紀較長的他可以說是「千禧一代」中的資深藏家。9歲那年,周大為被父母送往加拿大一所寄宿學校,此後他便開始和別人交換體育卡片與漫畫書。等他去溫哥華讀大一的時候,他已經在花2,000美元購買吳大羽的紙上作品了。活躍於上世紀20年代的吳大羽是現代藝術大師趙無極的前輩,自那個時候起,趙無極的作品也受到了市場追捧。

周大為說,後來他通過轉售之前購買的作品賺了一筆小錢,他還說,在如今中國收藏界的後起之秀中,他同樣感受到了投機的力量。(他說他已不再出售自己收藏的藝術品,這些藏品如今屬於他創辦的上海市文社藝術基金會(CC Foundation)。)

「更為年輕的藏家通過社交媒體獲取資訊,他們很努力,而且現在他們在收集藏品上比以往更努力了。」他說。

以草間彌生(Yayoi Kusama)為例,這位日本藝術家的代表作包括在南瓜表面畫上波爾卡圓點,以及用鏡子和彩燈打造具有沉浸感的房間。蘇富比的黃林詩韻說,中國大陸和香港的「千禧族」藏家最近發現了一樁好買賣,他們不再只盯著草間彌生的南瓜,而是將視線轉向了她早年的作品——上世紀50年代末的系列畫作《無限之網》(Infinity Net)。四年前,一幅1959年《無限之網》的市場價還不到600萬美元。如今,據拍賣行業數據庫Artnet,此類畫作在香港蘇富比拍賣行拍出了800萬美元的高價。

陳奕明(Federico Tan)除了是一名時尚營銷領域的企業家外,也是一位藏家,他過去兩年在香港,說自己看到無論是在香港還是上海的畫廊和拍賣會上,當地藏家都排起長隊購買一些西班牙藝術家的幽默角色畫作。

如今,這些藝術家中的哈維爾·卡勒加(Javier Calleja)、埃德加·普蘭斯(Edgar Plans)等人已成為享譽全球的藝術明星,他們的畫作曾分別拍出150萬美元和69萬美元的高價。2019年,中國大陸的拍賣行在拍賣卡拉哈的作品時,成交價僅為3萬美元左右,普蘭斯的作品在2020年秋拍賣時,成交價也大致相當。在陳奕明看來,如今,同一批潮流引領者正在追逐香港本地藝術家龍家升(Kasing Lung),此人以畫小怪物聞名。

「感覺就好像幾乎每一天,我都會聽到,又有一位年輕藝術家要爆紅了。」陳奕明說,「香港這邊的人受到了FOMO的影響」,也就是所謂的錯失憂慮症(Fear of Missing Out,簡稱FOMO)。

而今,全球藏家在購買藝術品時或許要從香港藏家身上尋覓線索,這與15年前截然不同,當時紐約的品味主導著全球藝術品市場,拍賣行常常會將過氣的西方藝術品送往香港拍賣。但加密貨幣交易所波場(Tron)創始人、31歲的孫宇晨(Justin Sun)說,最近畢業的藝術院校學生對他的吸引程度不亞於阿爾貝托·賈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的雕塑作品《鼻子》(Nose)——去年秋天他以7,840萬美元在蘇富比拍得這幅作品。注意到這種變化後,拍賣行如今會把具有潛力的藝術新秀介紹給香港和上海,以觀察他們的早期表現。

香港蘇富比拍賣行稱,在它們4月最後一周的春拍中,共拍出4.96億美元的藝術品,其中三分之一的出價來自亞洲的千禧一代和Z世代藏家(目前大約在30歲以下的人群)。大約同一時間,富藝斯在倫敦舉行了名為「New Now」的拍賣會,期間,中國大陸和香港的千禧一代成功地將喬治婭·迪莫克(Georgia Dymock)、卡萊布·哈納(Caleb Hahne)、塔拉·邁達尼(Tala Madani)等新銳藝術家的作品收入囊中。

「這裏的年輕藏家有著強大的購買力,而且他們排斥父母的品味,因為他們相信自己的眼光。」富藝斯亞洲區主席陳遵文(Jonathan Crockett)說。

還有一些收藏類別也在一定程度上獲得了中國「時尚引領者」的認可:儒納(F.P. Journe)和百達翡麗(Patek Philippe)的腕錶、愛馬仕(Hermès)手包、陳年雪茄、首版書籍、葡萄酒以及玩偶。

38歲的藏家曹文偉(Mark Cho)平日往返於香港、倫敦和紐約三地,他說,他有很多中國朋友都是疫情期間宅在家裡時開始收集藝術品的。「他們只見過市場行情看漲的時候,所以他們無所畏懼。」曹文偉說,目前他在香港經營著一家名為The Armoury的精品男裝店。

20歲出頭時,曹文偉開始收藏攝影圖片和腕錶,當時只是自娛自樂,但去年他成立了一個香港腕錶收藏小組,初衷之一是想結識和自己興趣相投的人。如今在香港,大約有20個人會定期去他朋友的私人會所裡聚會,聊聊與鐘錶有關的話題。曹文偉說,參加聚會時,他通常會從自己收藏的上世紀30和40年代的百達翡麗腕錶中挑出一隻佩戴。這種腕錶的款式與他的粗花呢服裝很搭。

「腕錶很適合作為聊天時的開場白。」他說,「我已經不想再聊天氣了。」

24歲的Jaclyn Li來自中國北方城市哈爾濱,目前在哈佛大學(Harvard)學習經濟學和心理學。她說,收藏是她們家的傳統。小時候,她見過祖父集郵、收藏捲軸畫,而她的父親喜歡收集老式吉普(Jeep)和之寶(Zippo)打火機。十多歲時,她開始收藏運動鞋,她曾花3,000美元買下一雙耐吉(Nike)SB Paris Dunk Low運動鞋,據她說,這雙鞋目前大約值10萬美元。

去年秋天,Jaclyn Li斥資近50萬美元在香港富藝斯拍賣行購得一隻儒納手錶,這是她過去兩年中收集的30款高端腕錶之一,其中以較早時期的卡地亞(Cartier)和百達翡麗為主。「我有一隻1926年的百達翡麗腕錶。」她說,「雖然我不知道它最初的主人是誰,但我喜歡想像它經歷了哪些事,才讓今天的我有機會戴上它。對我來說,這個愛好有很多感情在裏面。」

32歲的湯融融(Lung Lung Thun)在香港管理著自己的證券經紀業務,去年,她與Jaclyn Li及另一位藏家岑學彥(Daniel Sum)一道,為腕錶收藏人士開設了一檔名為「The Waiting List」的播客。岑學彥因創建頗具人氣的腕錶迷社群Shanghai Watch Gang而聞名,在該社群的Instagram賬號中,隨處可見各種腕錶圖片。湯融融說,她沒法同那些重量級藏家較量,他們會買下讓·米歇爾·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創作的牆面大小的作品。她說,在香港這樣的城市,由於一些公寓面積較小,因此藏家們往往喜歡收集不佔地方的東西,比如腕錶、珠寶、書籍或是手包。即便是電子遊戲,如今似乎也有了收藏價值。她說,目前看來,「任何他們可以從家裡拿出來炫耀的東西,人氣都更高。」

英文原文:$800,000 for Skateboards: China’s Gen Z Collectors Upend the Art Market]2

藝術收藏 藝術拍賣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