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 華爾街日報

想讀常春藤盟校,如今「超級優秀」也不一定夠格

在有史以來競爭最激烈的大學申請季,一位明星學生接連收到名校的拒信。


美國哈佛大學校園橫幅。 攝:Michael Fei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美國哈佛大學校園橫幅。 攝:Michael Fei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凱特琳·揚格(Kaitlyn Younger)從小學三年級就開始學習代數,她的學習成績一直名列前茅。

她就讀於達拉斯附近的麥金尼高中(McKinney High School),高一時修了第一門大學預修課程,讀高二時就在SAT考試中取得了1550分,今年春天她即將高中畢業,未加權平均績點(GPA)達到3.95分,還是本校會計俱樂部的創始人。這些年來,她參演和導演了約30部劇目,參加了學校合唱團,在11門預修課程迄今為止的所有考試中都取得了最高成績。此外,她參與組織過一個夏令營,平時還有一份兼職工作。

「她超級優秀。」揚格在麥金尼高中的指導顧問傑夫·克蘭默(Jeff Cranmore)如此評價。

18歲的揚格在去年秋天申請美國頂尖大學時抱著審慎樂觀的態度。今年4月,她陸續收到了回音:史丹福大學(Stanford)、哈佛大學(Harvard)、耶魯大學(Yale)、布朗大學(Brown)、康奈爾大學(Cornell)、賓夕法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南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以及西北大學(Northwestern)全都拒絕了她。

「我想過一些學校可能不會接受我。」她說,「但沒想到會這麼糟。」

在有史以來競爭最激烈的一年裡,申請了許多名校的尖子生們接連收到拒信,揚格便是其中之一。學生必須在5月1日之前讓高校了解他們的入讀意向。

哈佛大學在當前招生年度共收到創紀錄的61220份申請,並接受了其中的1954份申請(錄取率為3.2%)。布朗大學同期收到50649份申請,同樣創下紀錄之最,最終它接受了其中的2546份申請(錄取率為5%)。耶魯大學的申請人數為50015人,實際錄取2234人(錄取率為4.5%)。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的申請人數達到創紀錄的149700人,比去年高出1萬人;該校的錄取率尚未公布。

之所以申請人數出現猛增,原因之一在於逾四分之三的美國高校都不再將大學入學考試作為強制性要求。少了這一障礙,便有更多學生想去那類更注重平時成績、學術嚴謹性以及種族和社會經濟多樣性的名牌大學碰碰運氣。

其結果就是,一方面,許多名氣不那麼大的學校還在為招不到學生發愁,另一方面,美國頂尖院校的申請人數卻在上漲——這也使得後者的招生門檻比往年更高了。

龐大的申請人數也意味著,一些頂尖院校的招生人員在查看入學申請時,花在每份申請上的時間只有短短几分鐘。如此一來,那些要想從眾多申請者中(不只是自己的高中同學)脫穎而出的學生可謂壓力山大。

當前招生季中,有近5.5萬名學生申請了賓夕法尼亞大學——比兩年前多出1.5萬人左右。該校副教務長兼招生主任惠特尼·索爾(Whitney Soule)在學校網站上寫道,許多申請者的材料中都有這樣的內容:「因相關研究拓展了學術發現的邊界而在國內外獲得榮譽。」

對揚格這樣的學生來說,機會尤其渺茫。她是出生於中產階級家庭的白人女性,在得克薩斯州的一所公立高中念書,一心想要讀商科。曾在賓夕法尼亞大學負責招生工作、現為私立大學招生顧問的薩拉·哈博森(Sara Harberson)說,揚格的每一個特徵都讓她面臨大量類似競爭者。

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曾發表過一項2019年的研究,結果顯示,哈佛大學在2009年至2014年招收的白人學生中,有近一半是體育特長生、親屬中有哈佛校友的學生、教職員工子女,或是學院院長的關注對象——也就是申請人的父母或親屬曾向哈佛捐贈。

根據哈佛大學2013年的一項研究,該校對成績優異的低收入學生的錄取率為24%,相比之下,所有其他申請者的錄取率為15%。哈佛曾表示,它認為招生時保持學生群體的多樣性具有重要意義,因為它希望學生能夠學會與來自不同背景的人共事。

「中產階級往往有點被忽視了。」位於紐約的私立院校顧問哈菲茲·拉克哈尼(Hafeez Lakhani)說,「20年前,揚格被常春藤盟校錄取的幾率應該很高。」拉克哈尼提供諮詢服務的收費標準為每小時1200美元。

揚格的父母曾分別就讀於俄克拉荷馬大學(University of Oklahoma)和新澤西州的蒙特克萊爾州立大學(Montclair State University)。她在任何一家名校的教師或校友群體裡都沒有關係,也沒有聘請備考老師或是私立院校的入學顧問。

揚格所在的高中面向得克薩斯州麥金尼招生,這是一處發展迅速的郊區,距離達拉斯30英里(約48公里)。揚格的指導顧問克蘭默博士說,某一年中,麥金尼高中的畢業生裡大約有一半會被四年制大學錄取,其中大部分就讀於得克薩斯州的公立大學。據他回憶,過去十年間,麥金尼高中有兩位畢業生考取了耶魯大學,另有一人被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錄取。

「我不知道她還能做些什麼。」他說。

揚格的母親黛布拉·揚格(Debra Younger)說,女兒從小就有著異常明確的目標,而且好勝心很強。

她還自稱是一個完美主義者。她說,7歲那年,她就開始服用藥物來緩解焦慮。初中時,她是高等數學課上唯一的女生。揚格還說,這種孤立的處境曾使她遭受霸凌。

高二那年,關節痛和抑鬱加劇了她的焦慮。她參加了心理健康門診一個為期兩個月的項目,根據項目要求,她每天的學習時間不能超過兩小時。她說,由於沒有時間完成老師布置的閱讀內容,她的英語和AP世界史成績分別下滑到88和89分。

正當揚格努力提高分數時,疫情爆發,於是學校第二學期將學生成績凍結。如此一來,揚格學生生涯中頭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得了B。這個成績拉低了她的GPA。她說,目前她在668人中排名第23,也就是大致處於前3%的位置。

揚格在大學申請材料中講述了自己曾陷入抑鬱與焦慮的經歷,以此解釋她為何會在高二那年得到兩個B。

然而,高校不會在拒絕信裡作出具體解釋。出於私隱規定,高校通常不會討論它們在個人申請上的決定。那些不願錄取揚格的學校拒絕對她的申請發表評論,其中大部分院校也拒絕就各自的錄取率置評。

康奈爾大學負責招生工作的副教務長喬恩·博迪克(Jon Burdick)說,該校正努力多招收1,000名本科生,但名額還是不夠滿足所有符合條件的申請者。

「最終我們知道,大部分我們無法錄取的人原本都可以在康奈爾學有所成,我們很遺憾令他們感到失望。」博迪克說。

揚格說,她不清楚自己為何被拒,但她覺得自己高二時得過兩次B,以及她的群體特徵可能都是問題所在。

性別也是影響因素之一。如今,高校申請者中的女性人數遠遠超過男性。與此同時,高校試圖在招生過程中保持性別平衡,這意味著年輕女性往往會面臨更高的標準,競爭也會更激烈。

招生顧問哈博森說,揚格在高中、社區劇團以及會計俱樂部取得的成績固然令人印象深刻,但在常春藤盟校的一眾申請者中,這樣的經歷還是不夠突出。

在揚格申請的12所大學中,萊斯大學(Rice University)已將她列入候補名單,得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 Austin)接受了她的申請——但不是她心儀的商學院。她打算拿一筆獎學金去亞利桑那州立大學(Arizona State University)讀商科。該校去年的錄取率為88%。

揚格說,如果讓她重讀高中,她還是會嚴格要求自己,努力學習,但她會儘量不給自己如此大的壓力。

「我以前是那種人,如果我得了A,但分數比較低,只要低於95分的話,我就會生自己的氣 ,因為我覺得那才是我嚮往的大學該有的標準。」她說,「所有這些壓力都不值得。我希望盡我所能,但當我努力去拼的時候,不能再讓我的心理健康受到進一步的傷害。」

英文原文:To Get Into the Ivy League, ‘Extraordinary’ Isn’t Always Enough These Days

常春藤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