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大陸 國際 烏克蘭戰爭

當俄羅斯傳播機器遇到中國審查——戰爭假消息怎樣在大陸互聯網「滾雪球」?

在大陸網絡,「指責烏克蘭製造假消息的愈來愈多,指責俄製造假消息的,反而成為邊緣聲音。」


2022年2月25日中國杭州,市民在一家家電商店觀看有關俄羅斯和烏克蘭衝突的新聞報導。 攝:Costfoto/Future Publishing via Getty Images
2022年2月25日中國杭州,市民在一家家電商店觀看有關俄羅斯和烏克蘭衝突的新聞報導。 攝:Costfoto/Future Publishing via Getty Images

【編者按】在全世界的矚目下、在社交媒體時代的今天,若有什麼能與戰場上的血光、空襲後的廢墟和百萬戰爭難民被連根拔起同樣重要的,便是誰、在哪裏、怎樣講述和定義這些畫面和這場戰爭。端傳媒將目光投向烏克蘭與俄羅斯戰時的傳播機制,本篇分析俄羅斯宣傳機器的脈絡及其與對中文世界的影響;也歡迎閱讀《烏克蘭的戰爭傳播:推特與Tiktok時代的「全民資訊戰」 》。

「烏克蘭總統跑路了!目前身處波蘭。」

自俄羅斯全面入侵烏克蘭之後,中國大陸互聯網上就不時出現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已經從基輔逃跑的新聞,出現的頻率幾乎是每天。例如3月4日,《環球網》發布了一條題為「烏總統澤連斯基已離開烏克蘭」的新聞,內文指「烏克蘭最高拉達反對黨議員基瓦發布視頻稱,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4日越過烏波邊境,躲進了美國駐波蘭大使館並將從那裏繼續下達傷害烏克蘭部隊和人民生命的命令。」但同時,下一段又指「隨後烏克蘭最高拉達(議會)表示,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仍在基輔,沒有離開烏克蘭。」

在英文社交媒體,澤連斯基已經多次被傳逃離烏克蘭--端傳媒利用推特免費提供(即有查核限額)的API追蹤了一下「澤連斯基從烏克蘭逃跑」的訊息,發現自2月24日起,就已經有親俄的推主在上面發布「Zelenskyy fled Ukraine」的推文,大部份指他身在波蘭,有些更確切地說在華沙的美國大使館裏。有很多沒有指明消息確切出處,或者簡單說一句是「根據來自烏克蘭的消息」或「根據消息來源」(according to sources)。澤連斯基本人的Telegram和臉書頻道其實每天發布新影片,時常刻意在片中拍基輔地標來辟謠。這些謠言在俄羅斯最想影響的西方雖然不見得有太大的影響力,但在大陸互聯網,類似的假消息傳了又傳,似乎還是頗有市場。

俄羅斯是著名的假消息大國,且以對外傳播來說,俄國假消息傳播機器的成熟,影響之廣泛,暫時都是中國難望項背的。而且大陸互聯網並不是一個整體--我們最多只能夠從觀察中知道一點網民的輿論趨勢。但從了解俄羅斯的假資訊和政治宣傳如何傳到大陸互聯網,也反映了一部分中國網民對這場戰爭的取態,也是如今整個傳媒及網絡資訊環境的一面鏡子。

2014年7月17日烏克蘭格拉博沃,俄羅斯邊境附近的烏克蘭格拉博沃,馬來西亞航空客機MH17的殘骸在一片田野中。

2014年7月17日烏克蘭格拉博沃,俄羅斯邊境附近的烏克蘭格拉博沃,馬來西亞航空客機MH17的殘骸在一片田野中。攝:Pierre Crom/Getty Images

俄羅斯假消息機器如何運作?

2014年7月中,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東部約四個月的時候,一架由荷蘭阿姆斯特丹起飛,前往吉隆坡的馬來西亞航空客機MH17,在烏克蘭東部上空被地對空飛彈(或防空飛彈)擊落,機上來自荷蘭﹑馬來西亞﹑澳洲﹑比利時等國的近三百名乘客和機員全部死亡。

在客機墜落後不足數小時,各種關於責任誰屬的說法紛紛出台。西方媒體指客機由親俄武裝份子擊落,而克里姆林宮則指烏克蘭軍隊才是擊落客機的元兇。到了2015年,荷蘭安全委員會(Dutch Safety Board)發布調查結果,指客機由親俄武裝份子的「山毛櫸」(Buk)導彈擊落。到了2016年9月,根據連月的取證分析和證人查訪之後,由荷蘭領頭,澳洲﹑馬來西亞﹑比利時和烏克蘭專家參與的聯合調查也發表報告,指出擊落MH17的「山毛櫸」導彈是由俄羅斯運到烏克蘭東部的。澳洲和荷蘭指俄羅斯必須為MH17的墜毀負責,並指俄羅斯已觸犯國際法。七大工業國組織(G7)也在2018年指俄羅斯必須對MH17事件負起全部責任。

可是,即使經過如此漫長,且牽涉不同國家和專業的查證過程,仍然有不少陰謀論嘗試反駁MH17的墜毀責任誰屬。2015年,製造山毛櫸導彈的俄羅斯國營軍器商Almaz-Antey,在荷蘭安全委員會的報告還沒出台前就已經發聲明反駁報告,指俄羅斯早已棄用該款導彈,所以MH17不可能是由俄羅斯支持的烏東分離份子擊落的。在荷蘭安全委員會報告出台後,俄羅斯的官媒立刻借此指委員會的報告不完整,不正確。

俄羅斯的假新聞機器當然不止克里姆林宮的官方聲明,以及俄羅斯的官方媒體。作為宣傳機器的一部份,俄羅斯架設了許多在外國註冊,驟眼看起來跟俄羅斯政府完全沒有關係的網站,作為官方的代理資訊源(proxy sources)。例如在加拿大註冊的Global Research(全球研究)網站。網站看起來跟一般的新聞網,甚至學術文章網沒太大分別,不單擁有一個簡潔的加拿大域名(.ca)的網址(globalresearch.ca),宣傳語(tagline)「全球化研究的中心」(Centre for Research on Globalization)也似乎相當「正派」。

但仔細看網站的內容,會發覺許多地方和俄羅斯官方的口徑非常一致,包括MH17墜毀的責任。Global Research指西方媒體,例如英國廣播公司(BBC)等,刻意隱瞞對俄方有利的資訊和證人的供詞。除了在加拿大註冊,Global Research的寫手也沒有典型的斯拉夫名字,不像俄羅斯人,看起來都是普通西方記者。同類的網站還有The Strategic Culture Foundation(戰略文化基金會),一個明顯以西方的極左翼讀者為目標的代理網站。跟Global Research一樣,對於所有關於俄羅斯的爭議,包括2月開始的俄烏戰爭,該網站都批評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是「帝國主義者」(imperialist)和「全球主義者」(globalist),以扼殺俄羅斯的生存空間為目標,並利用國際組織﹑國際法等修辭,將自己的帝國侵略正當化。

這些與俄羅斯口徑一致的英文網站,在散播假消息和政治宣傳中起了重要角色。它們對於歐美的非主流讀者,尤其是極左和極右翼的--都是很吸引的「另類敘事」。例如MH17被美國中情局擊落的流言,原本從俄羅斯的電視台「第一頻道」(Channel One)傳出,但美國的極右翼「另類事實」網站Infowars也「報道」了這一消息。事實上,這也要歸因於俄羅斯宣傳機器為普京塑造的強人和「白人拯救者」形象--這特別有利於俄羅斯假消息的傳播。假消息和政治宣傳的傳播是密不可分的。

供職美國國防部的假新聞研究專家羅辛伯格(Laura Rosenberger)指,俄羅斯假新聞機器最擅長的,是令整個資訊環境非常不穩定。當爭議出現的時候,假新聞不一定要指出某個特定的「正確答案」,只要給出很多個不同的,甚至互相衝突的答案,就足以令人懷疑「事實根本沒有真相」,或「所有我們看到的真相都未必是真相」。像Global Research或The Strategic Culture Foundation一類的,資金來源不透明的網站,加上在社交媒體上製造的大量假帳戶--都在協助克里姆林宮擴大自己的聲音。

法國哲學家鮑德里亞(Jean Baudrillard)寫過:「新聞正在製造戰爭的現實,不僅是為了觀眾,也是為了那些參與者」 。當然,人類自有政治共同體以來,幾乎就同時有了政治宣傳(propaganda)的概念。傳統的說法是,政治宣傳的目的是要影響輿論,令上位者﹑當權者做的好事放到最大,壞事縮到最小。但鮑德里亞說,現代信息戰不同政治宣傳的是,它的目的已不限於籠絡人心,最終目的其實是利用假資訊來製造一個新的政治現實--幾乎是一種自證預言的概念。

俄羅斯在這場戰爭中利用假資訊的手法,就很符合鮑德里亞形容的這種「製造政治現實」的目的。根據烏克蘭危機中心(Ukraine Crisis Media Center)整理的資料,俄羅斯在開戰後經不同渠道,散播俄軍成功攻下烏克蘭的大城市,烏軍損失慘重﹑烏克蘭總統或其他軍事領袖已離國等消息。

搬字過紙的信息戰

這些來自俄羅斯的假信息,在西方會被某些右翼媒體吸收,在中國的話,則是被從官媒到微博大V號的「自媒體」--從上到下,每一個層級的媒體照搬不誤。官媒央視在2月26日發了一條消息,引述俄國家杜馬主席沃洛金的社交平台,指澤連斯基已經在2月25日離開基輔。彭博社(Bloomberg)記者劉凌達將央視的消息截圖放到推特上,指澤連斯基明明一直都還在從基輔發推,央視的消息令她「啞口無語」。

另一例子是3月8日,《環球網》發布了一條新聞,標題為:「美在烏建15個生物實驗室被曝光,俄國防部稱拿到相關證據」。文中引述俄羅斯國防部發言人,指美國在烏克蘭境內建立了15個生物實驗室,專門製造危險的生物病原體。《環球時報》並稱「經過追查」,發現美烏「正在合作推進由美國防部主導的『生物威脅削減』項目」,並指有關在烏生物實驗室的資訊已被美方故意刪除。而俄方最近也有散播過同樣的說法,外交部發言人扎哈羅娃(Maria Zakharova)在3月9日才說過,美烏合作製造的生化武器實驗室設在烏克蘭近俄羅斯國境,並指美方正急忙銷毀所有實驗室存在的證據。

《紐約時報》指中國的媒體經常「​​未經核實就引用俄羅斯同行的報導,幫助在中國互聯網上放大這些虛假信息」--事實似乎也是如此。對於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教授,曾在鳳凰網擔任戰地記者的閭丘露薇來說,中國官媒這樣的新聞操作並不令她意外,因為大陸互聯網上的所有假消息,都跟中國的媒體生態和政治立場直接相關。

2月22日,《新京報》旗下的國際新聞新媒體《世面》的官方微博,漏出了可能是內部工作指令的一段信息:「即刻起,烏克蘭相關發微博。都用世面首發,大號再發,推世面,對俄不利、親西方的不發。首發前給我看文案。」帖文並指如果要用主題標籤(hashtag)的話,只能用「人新央」(人民日報﹑新華社﹑央視)帶起的話題。雖然該帖文很快被刪掉,但截圖被方舟子貼在推特後,仍在網上瘋傳。

閭丘露薇對端傳媒記者說,《世面》誤發的這個微博帖文,讓她聯想到2014年俄羅斯揮軍克里米亞時,中宣部向所有中國媒體發的禁令:「當時我還在鳳凰,收到命令說不能批評普京是侵略者,不能用類似入侵的字眼。」

《世面》微博。

《世面》微博。圖:網頁截圖

「對於中國而言,俄羅斯是最重要的『戰略協作夥伴』和盟友,是國家領導人上任後第一個外訪的國家。而習近平比前任更要重視和普京的關係,用中國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最新的講話,就是『個人友誼越來越深,而中俄關係上不封頂。』」在這樣的外交前提下,媒體只能夠發對俄羅斯有利的消息,也只能夠報道俄羅斯官方發布的新聞稿,引用克里姆林宮發言人的說話。

因為同一個原因,在俄羅斯跟其他國家發生衝突的時候,中國媒體定義的信源就只有俄方的傳媒。「中國媒體只能夠用俄羅斯的信源,即是諸如俄羅斯電視台(RT)或俄羅斯衛星通訊社(Sputnik)這樣的俄羅斯媒體。情況類似國內媒體只能報道新華社通稿。」

閭丘露薇並質疑中國的「自媒體」,其實都只是國內的普京宣傳機器的一部份,而大陸互聯網上看似熱鬧的社交網絡,其實都經過嚴格的言論監控。「國內的國際新聞報道,就只有新華社和央視有發稿權,環球時報特殊一些。所以中國媒體會成為俄羅斯官方宣傳的傳播器。至於微博『大V』這些自媒體,其實只有官方媒體帳號才能踫時政,管理是和管傳統媒體一模一樣的。」

「所以我們看到的那些刊登戰爭新聞的,不過是披著自媒體外衣的官方號。2014年,社交媒體上的一些『大V』也是這樣被組織起來,統一發布支持俄羅斯的消息的。這一次也是,完全可以看到這些大V和營銷號在傳播統一的官方宣傳口徑。」

央視網頁。

央視網頁。圖:網頁截圖

中國的親俄立場一時三刻不會改變,但中國在這場戰爭中的定位的確也很尷尬。一方面,和俄羅斯的夥伴關係絕對不能動搖,中國必須堅定支持盟友俄羅斯;但另一方面,中國因人權問題被批評時,經常對外宣稱「對內主權不容干涉」,而這種立場似乎跟中國對一場侵略戰爭的支持相違背。

曾長駐中國,在2020年因不獲續簽而離開的記者張彥(Ian Johnson),就認為中國在這場戰爭中的尷尬位置,完全反映到了大陸互聯網在傳的消息上。中國官方對俄方開戰的立場模稜兩可,既沒有支持俄羅斯的入侵,也沒有嚴詞譴責。外交部一直在重申的立場是,主導了「北約東擴」、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對戰爭有很大責任,因為他們將俄羅斯逼到了無法不反擊的困境。 張彥認為,中國希望平衡自己的利益,一方面必須要維繫對中國而言最重要的外交關係--中俄關係,另一方面,中國也不希望自己成為西方對俄國制裁的附帶損害(collateral damage),更不希望自己和西方國家的關係進一步惡化。

但這個「中立」的立場不容易拿捏,尤其大陸互聯網也會被視為中國官方態度的鏡子,網路上支持普京和反普京的信息要如何平衡?「有些我認識的人,在微博和其他大陸互聯網的社交平台上,寫了些關於戰爭帶來的人命傷亡的代價的東西。對於他們還能繼續發類似的帖,其實我相當驚訝--當然不是沒有被刪帖的,但速度和規模都不如之前。」張彥對端傳媒記者說。「例如說之前的『八孩母親』案,政府下手刪帖的速度就不是今次能相比的。」

「又例如有些帖子,指俄羅斯是個不文明的,落後的國家。這雖然沒有明說俄羅斯的『不文明』是戰爭的禍端,但也暗示得相當明顯了。這類的帖子竟然也沒有全部被移除。」張彥認為,原因是中國不知道如何劃清楚那條不能跨越的界--到底在這場戰爭中,他們應該採取怎樣的立場,之後如何應對複雜的外交形勢?

「雖然無論如何,中國不會容許你批評普京,或者說俄羅斯是侵略者,或批評中國的立場--但如果只是說戰爭很壞,戰爭會帶來人命傷亡的話,如果有人用一種比較婉轉,比較小心的方法去說,那也未必不可。」

新華網網頁。

新華網網頁。圖:網頁截圖

流量與政治的交叉點

「事實查核」(fact checking)是與「資訊戰」幾乎同時興起的概念。最早的事實查核組織於2000年代初在美國成立,2005年英國電視台Channel 4就為國會選舉創建了一個專門查證事實的博客--但絕大部份類似組織都是在過去十年才出現。國際事實查核聯盟(International Fact-checking Network;IFCN) 於2015年成立,至今在全球有過百名認證機構,包括香港的事實查核實驗室(Factcheck Lab)和港大的Annie Lab,以及台灣的事實查核中心和麥擱騙(My GoPen)。

在中國大陸,也不是沒有人在做事實查核,但環境明顯與港台不同。至少,甚麼能查,甚麼話題會觸動官方神經,不能查--做事實查核的人必須心裏有數。而對比港台相對自由的網絡環境,大陸互聯網還經常面對一個巨大的信息真空。2月24日,普京向烏克蘭全面開戰以後,各家大型外媒都立刻創建了「即時更新」或「突發」頁面,實時在上面推送新資訊。推特上能看到的資訊更新更多,《衛報》﹑《路透社》﹑《華郵》等多家外媒駐烏記者都在上面發布戰場訊息,烏克蘭英文報章《基輔獨立報》(The Kyiv Independent)更在一星期內新增了數十萬推特追蹤者。

但在大陸互聯網,類似的媒體操作比較少見。外媒訊息固然難以走入牆內,而官媒如《新華網》的烏克蘭局勢頁面明顯較外媒簡陋,更新不頻密,資訊源也多是各國官方公布的訊息。以開戰後兩星期的3月9日為例,《新華網》的這個專題頁整天只發布了兩條「最新播報」,一條是「第七架接返自烏克蘭撤離中國公民臨時航班安全回國」,一條是「拜登宣布美國對俄能源禁運/普京簽署法令支持國民和企業」。同日,英國《衛報》的即時更新頁,只消半天就發布了近二十條更新,當中有各國反戰示威﹑對俄制裁細節﹑即時戰況,俄烏兩方就切爾諾貝利核電資源的交涉等。

假信息泛濫,同時代表著可靠資訊的稀缺。在中國大陸從事事實查核的李江,就認為這種信息真空,正是大陸互聯網假資訊泛濫的主因之一:「當所有人都很急切想要獲得最新資訊,但同時又沒有渠道去獲取這些資訊,結果就是無論是甚麼品質的資訊都很容易傳開去。」

「自普京宣布戰爭開始,在大陸互聯網上流傳最廣的是幾個內容:第一個是俄羅斯的傘兵空降在烏克蘭,但那條影片至少在2016年就已出現。第二個是基輔已陷落,說俄軍很厲害,戰爭一眨眼就完結了。第三個是一個城市發生巨大爆炸的畫面,說是俄羅斯對烏克蘭城市的空襲,其實是黎巴嫩首都貝魯特2020年港口大爆炸的畫面。」

「因為戰爭爆發得很突然,很多所謂的媒體反應不是特別快,所以無論是信息還是圖片,傳播力都非常強。如果說有甚麼好處,那就是提高了大陸互聯網用戶對事實核查的認識,對於有可信度的信息的需要。例如有讀者特意去問我們甚麼時候有推送,因為要等我們的推送去轉發。這就證明很多人已經在懷疑很多信息是假的,所以特別需要經過事實查核的內容。」

2022年2月4日中國北京,俄羅斯總統普京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會晤中合影。

2022年2月4日中國北京,俄羅斯總統普京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會晤中合影。攝:Alexei Druzhinin\TASS via Getty Images

即使許多人對資訊真偽有懷疑,假消息在大陸互聯網通過演算法獲得的流量和影響力,仍然是有質量的資訊無法相比的。至少到了開戰後兩星期的3月初,上微博﹑知乎之類的大陸互聯網討論區搜一下「假新聞」的話,會發現大陸互聯網的許多用戶,都在指責烏克蘭製造了大部份的假消息。

「原因很複雜,當中肯定也有一些媒體的引導,」李江對端傳媒說。「不可否認的是,全世界事實核查的組織,包括我們在內--我們的核查員自己對於戰爭也有自己的立場。但我們要求他們在文章呈現上不能有自己的立場,因為那不符合事實核查本身的意義,也會置我們於很有風險的位置。你表現出來支持某一方是很尷尬的。」

「所以,我們現在也做了很多關於烏克蘭的假消息。當然不能肯定是烏克蘭官方或是烏克蘭的誰發出來的消息,但從核查結果來看,網民就會想:如果這結果是真的話,它有利於誰?如果那些假消息看起來對烏克蘭有利,那麼結論就是烏克蘭太壞了,烏克蘭人都是演員。」

「這樣的一種印象或趨勢,通過演算法滾雪球的效應,一步一步得到了強化。加上官方態度偏向俄羅斯,在網絡空間裏面,滾雪球的效應就愈來愈明顯,指責烏克蘭製造假消息的愈來愈多,指責俄製造假消息的,反而會成為邊緣聲音。現在兩者的比例,我會說大概是9比1吧。」

加劇這種滾雪球效應的,還有一些只在大陸互聯網上找得到的假資訊。當中有不少以挑起民族主義情緒為目的,例如說有中國留學生在烏克蘭被打,甚至被烏軍殺害的,完全沒有證據背書的假消息。

對於這種大陸互聯網自製的假新聞,李江說:「我不認為它背後有太多的政治目的,主要就是為了錢--即是商業目的,跟內容農場和click bait(點擊誘餌)是同一個道理。」

「可能一開始大家都不太理解官方立場,現在大家都理解了:中俄是朋友,而我們不要西方的干涉。有些網民會看到中國的紅線在那裏,知道了大方向,知道在這大方向下面甚麼東西都安全,那就可以炮製一些東西。做些網民愛看的,有流量的--有流量就有補貼,有補貼即是有錢。」

「例如說,中國網友很崇拜普京,覺得他很強硬--那於是網路上就出現了關於普京的一些短視頻。普京講俄語,有很多短視頻把普京的俄語打上了假的中文字幕,裏面都是對西方發出威脅,說『北約如果敢幹甚麼,我馬上就核導彈一個打過去』,或者說甚麼『我不介意親手結束人類文明』之類的,很戰狼的話。但問題普京根本沒有說這些。」

那也沒阻礙普京成為了大陸網的新「流量密碼」。配上字幕以後,這些短片很快的在微信群瘋傳。「很多博主為了流量就會創造這些假的視頻。而且他們知道,相對西方領袖,官方肯定會對這種假消息網開一面。如果後來傳得太廣了,對中國外交或形象有影響了,才會去限制一下。」

2022年3月1日中國北京,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新聞發布會上向台下記者發言。

2022年3月1日中國北京,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新聞發布會上向台下記者發言。攝:Andrea Verdelli/Getty Images

在大陸互聯網,「事實」是甚麼?

李江本來是國際線記者,開始做事實查核是這兩﹑三年的事。「以前想法比較天真,覺得做記者就是採訪很厲害的人,寫很厲害的獨家報道;做編輯的話就是設計很了不起的專題,做出很吸引人的版面。總之就是一心想要做很高質量的新聞。」

「可是後期愈來愈覺得不是那回事。我們身邊的人--家人﹑同事﹑朋友﹑親戚--他們每天看的,轉發的新聞,就不要說是質量高低的問題了,連真假都有問題。就好像你想要蓋摩天大樓,但卻發現了連地基都出現塌陷了,那還說甚麼要做有質量的新聞呢?」

「所以起初我很受震撼。在專業記者和編輯的眼中,他們相信的一些假消息簡直是可笑,你會覺得:『怎麼可能有人會相信這種東西』?最後原來不止很多人相信,還要很多人轉發。所以是很令人感慨的,尤其是對想要做新聞的人。」

在大陸互聯網搜索網民對事實查核專業的討論,會發現,許多大陸網民根本不覺得「事實查核」有客觀性,甚至有些言論表達了對「事實」是否存在的深深質疑。例如有網民說「在是非跟立場面前,還談甚麼事實查核呢?」又有網民指:「所謂的事實核查不過就是將外媒的東西搬字過紙,不客觀,也不科學。」

李江也承認,即使在外國,事實核查在很多人眼中也不過政治工具:「例如在美國,保守派就指控進步派將事實核查當成武器。而在國內,一些網民論點的前提就是說我們應該立場先行,如果你立場不對,你就是不客觀。這樣其實就反映了大陸互聯網上,公共討論的一些先天缺陷。」

雖然用的事實查核的準則和工具跟外國的同類機構沒有分別,但在中國大陸,李江的事實查核組織沒法註冊成為公司,更沒法註冊成為非政府組織(NGO),只是用一種網絡寫作,類似博客的模式運作。在沒有能持續的商業模式下,他們沒有編輯部,也沒可能招募全職的事實查核員。李江和他的同事也都不是全職的員工,而是據自願模式加入的傳媒工作者或學生。「我們算是在用愛發電了」。

但被問及對於中國事實核查行業的發展有甚麼想像,李江卻笑說:「數量是一定會增加。肯定會有愈來愈多人加入的。」確實,《澎湃新聞》﹑《鳳凰衛視》,以及《騰訊新聞》等中國媒體,最近都開始做事實核查的欄目。但許多類似的事實查核媒體為了規避風險,都只做一些軟性選題,例如《騰訊新聞》的「較真」欄目,大部份只做一些健康﹑養生類的事實查核,政治和社會類新聞事實查核還是涉獵較少。

「而且事實查核會成為愈來愈多國家的口頭禪,甚至成為一種外交工具。拿這次戰爭來說--你會看到俄羅斯大使館﹑烏克蘭大使館﹑法國大使館等等,都在自己的中文網站上開了一個小小的事實核查的欄目,發布自己的事實核查報告。」

事實上,中國外交部也早就有類似行動。在COVID-19疫情中,中國就利用駐外大使館的社交媒體,發布關於疫情的「事實查核」訊息。例如對於「病毒源於武漢」的指控,中國駐德﹑駐馬來西亞,以及駐弗德共和國(Cape Verde)的大使館都發表了「辟謠聲明」,指雖然COVID-19在武漢發現第一宗病例,但並不代表病毒源自武漢。中國駐弗德共和國大使館發表的聲明指,散播關於疫情流言的人「各有動機,有的意在誹謗抹黑政治和體制對手,有的甚至意圖打擊栽贓特定國家、民族及宗教。中國尤其受到這種『信息流行病』的衝擊。」

「未來,中國的官媒肯定會打著事實查核名義的旗號,開出一些欄目,使命就是要打擊西方媒體對中國的抹黑造謠。」李江說。「反擊『西方媒體對中國的攻擊』,也許就是這些欄目的使命之一吧。」

(尊重受訪者意願,文中的李江為化名。)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烏克蘭危機 烏克蘭戰爭 俄羅斯 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