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國際 烏克蘭戰爭

烏克蘭的戰爭傳播:推特與Tiktok時代的「全民資訊戰」

從普通民眾到總統,烏克蘭深知,遠不止真槍實彈的前線,戰場還包括充斥着政治宣傳與虛假新聞的網絡陣地。


2022年3月4日,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透過視像方式,與德國城市法蘭克福的反戰集會參加者對話。 攝:Sebastian Gollnow/picture-alliance/dpa/AP Images
2022年3月4日,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透過視像方式,與德國城市法蘭克福的反戰集會參加者對話。 攝:Sebastian Gollnow/picture-alliance/dpa/AP Images

【編者按】在全世界的矚目下、在社交媒體時代的今天,若有什麼能與戰場上的血光、空襲後的廢墟和百萬戰爭難民被連根拔起同樣重要的,便是誰、在哪裏、怎樣講述和定義這些畫面和這場戰爭。端傳媒將目光投向烏克蘭與俄羅斯戰時的傳播機制,本篇講述烏克蘭各界的戰爭傳播網絡;也歡迎閱讀《當俄羅斯傳播機器遇到中國審查——戰爭假消息怎樣在大陸互聯網「滾雪球」?》

「我還在這裏,我們不會放下武器,我們會守護我們的國家,因為我們的武器就是真相。」2月26日清晨,身穿軍綠色夾克的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發布了一條在街頭的自拍視頻。前一晚,他也帶着幾位政府官員以自拍的方式向民眾證明,他們仍留在基輔,不像傳聞中逃亡離境。

在同一天,烏克蘭副總理Fedorov在Twitter上呼籲Google停止對俄羅斯提供服務,要求Netflix、Meta封鎖俄羅斯用戶權限,要求YouTube對Russia24頻道禁言。之後幾天,他繼續呼籲各科技巨頭和金融機構對俄羅斯進行制裁。

開戰以來,澤連斯基的前新聞秘書孟德爾(Iuliia Mendel)每天不間斷地被邀請去各媒體平台講述自己國家正在發生的事情。在烏克蘭文化與信息政策部擔任傳播顧問的阿克塞諾娃(Valentyna Aksonova)則像往常一樣負責信息傳播的工作,向民眾傳遞清晰、透明的資訊——前線發生了什麼,損失有多少,傷亡情況如何。基輔附近,烏克蘭記者Natalia也積極參與了這場信息戰,她選擇在社交媒體上不斷更新,給當地民眾提供準確訊息。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歷時已有12天,軍事戰場外,烏克蘭政府、媒體、民眾合力開闢了另一令人矚目的戰時傳播場域。端傳媒採訪了澤連斯基的前新聞秘書、烏克蘭文化與信息政策部傳播顧問和烏克蘭記者,試圖釐清烏克蘭政府如何向外界傳遞信息,以及烏克蘭媒體、社會組織和民眾又如何互相配合,抵抗俄羅斯龐大的國家宣傳機器。

2019年10月1日,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與新聞秘書尤利婭·孟德爾出席一個新聞發佈會。

2019年10月1日,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與新聞秘書尤利婭·孟德爾出席一個新聞發佈會。攝:Stringer/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已做好準備的烏克蘭政府

孟德爾直到2021年7月仍是澤連斯基的前新聞秘書,她告訴端傳媒記者,烏克蘭在2014年輸了當時的「信息戰」——他們面對俄羅斯的宣傳機器沒有任何準備。而曾在2010年至2014年擔任烏克蘭總統的亞努科維奇把本國視為俄羅斯的附屬國,孟德爾說,「沒有做任何準備以抵抗俄羅斯的假信息。」

但這一次,烏克蘭不再是八年前面對假消息而手足無措的國家了。「我們已經和這個敵人鬥爭了8年。」烏克蘭文化與信息政策部的傳播顧問阿克塞諾娃也說,「我們在精神和物質層面上都做好了準備。」

孟德爾稱,在2014年之後烏克蘭先禁止了俄羅斯電視台在境內播放。去年,澤連斯基還封掉了三個由俄羅斯資金贊助的烏克蘭頻道。不過孟德爾也表示,這些舉措確實存在着對損害言論自由的拷問。

「雖然這個決定很冒險,但能看到它在烏克蘭的效果非常好。」孟德爾說,「2014年我們目睹虛假信息是怎樣從各方面傷害着我們的。」

她講述了一個讓烏克蘭民眾無法忘記的故事——俄羅斯曾宣稱,「納粹烏克蘭人」把一個說俄語的3歲小孩釘在十字架上。「你要是看到這個新聞並相信了它,肯定會覺得這個世界瘋了,你得去和納粹、法西斯抗爭。可這完全是編造的、從來不存在的故事。」據BBC報導,俄羅斯國家電視台在2014年多次播放了一名女性難民聲稱烏克蘭軍隊處死3歲男孩的新聞,但沒有證據支持這個說法。

據英國衞報2014年的報導,克里姆林宮通過傳播半真半假或歪曲事實的謠言,將他的宣傳機器投向了烏克蘭及克里米亞,例如過度渲染一項提高烏克蘭語地位的法律,讓烏克蘭政府看起來像正在迫害講俄語的公民,儘管該法案並沒有禁止使用俄語。

孟德爾解釋,俄羅斯宣傳中最重要的部分是它的國家電視台——從克里姆林宮炮製的內容被直接提供給記者,同時支付他們高額薪水。「他們不是在做新聞,而是在製造謊言、宣傳和假消息。」

2022年2月28日,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的Twitter,與俄羅斯官方媒體RT的畫面。

2022年2月28日,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的Twitter,與俄羅斯官方媒體RT的畫面。攝:Fernando Gutierrez-Juarez/picture-alliance/dpa/AP Images

除了轉述故事的人,俄羅斯還有「製造」故事的智囊團。孟德爾說,他們負責撰寫俄羅斯敘事下的歷史故事,同時被邀請到各國電視台作為嘉賓,去重複克里姆林宮的術語。

用孟德爾的話說,俄羅斯創造了一個和它的軍事作戰系統並行的宣傳機制。「如果克里姆林宮想打仗,那麼它的所有宣傳機器都會為這場戰爭作辯護,為戰爭提供合理性。」

如今,除了烏東以外的地區,俄羅斯的電視宣傳幾乎從烏克蘭消失了。孟德爾介紹稱,2014年之後烏克蘭出現了許多本土頻道,由於這些電視頻道存在着互相競爭的關係,它們在同一件事上能呈現出不同的敘事方式和意見。「而在俄羅斯你沒法聽到其他意見。」

孟德爾表示,這些年烏克蘭官方不斷地向民眾反覆強調「請核實信息」、「請找官方來源」這樣的提醒。「當你在八年裏不斷重複這個,人們(慢慢地)就會理解了。」

據USAID-Internews開展的烏克蘭2021年媒體消費調查(下稱調查),83%的烏克蘭民眾能意識到虛假信息在媒體中的存在。此外,烏克蘭人對俄羅斯媒體的消費也有所下降,82%的受訪者表示在2021年不再使用任何俄羅斯媒體。值得注意的是,俄羅斯媒體的使用率在烏克蘭走低的同時,其信任度甚至更低。

社交媒體:以官方論述號召全民參與的賽博之戰

隨着社交媒體的發展,孟德爾說,俄羅斯也試圖通過互聯網來傳播假消息、製造不同族群的衝突,並提供大量從未存在過的細節,例如向美國投放關於種族主義的故事,在烏克蘭或摩爾多瓦生產關於語言衝突的故事,而人們很容易被這種帶有強烈情緒的信息所刺激。

據調查顯示,有63%的受訪者通過社交媒體獲取訊息,隨後是48%的「在線新聞網站」。與2015年的85%相比,2021年通過電視接收信息的比例下降到了46%。此外,在烏克蘭最受歡迎的社交軟件分別是Facebook、YouTube、Telegram和Instagram。

阿克塞諾娃說,在烏克蘭封鎖了俄方電視頻道之後,主要的難點在於Telegram——俄羅斯的宣傳機器會滲透到此,但由於它的保密性較強,政府難以與平台方交涉,無法直接控制和封鎖頻道,只能由人們自己組織起來投訴虛假信息。

不過,Telegram的創始人Pavel Durov在2月27日表示,如果烏克蘭局勢升級,Telegram可能會考慮部分或全部限制一些頻道。據路透社報導,Durov曾表示,Telegram頻道正日益成為未經核實的信息來源,他不希望該平台被用作加劇衝突的工具。

孟德爾也表示,烏克蘭政府在Telegram上創建了許多官方頻道,以此作為打擊假信息的一種方式。

總體而言,烏克蘭在此次戰爭中建立了一種官方論述,以總統、政府成員、軍隊作為整個傳播核心,呼籲民眾緊跟官方發布的最新信息,打擊俄方虛假新聞,運用科技手段對俄羅斯網絡進行攻擊,並憑藉國家資源為傳播提供穩定條件。

在2月24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當天凌晨6點多,澤連斯基最先在Telegram個人頻道上發布了一個自拍視頻,他穿着西裝並坐在裝潢明亮的室內,表示將會及時為民眾提供最新和可靠的信息。此後每天,他都會在Telegram上發布幾分鐘的演講視頻以鼓舞士氣,這類視頻中他身穿軍綠色襯衫或夾克,其中還包括了兩條自證未離開基輔的最為出圈的自拍視頻。截至發稿,澤連斯基Telegram頻道的訂閲者已超過144萬。

在戰爭之下,澤連斯基的前喜劇演員身份也成為了一個熱點討論話題。一個非政治家出身的演員能當好總統嗎,能解決好烏克蘭危機嗎?顯然,澤連斯基的戰時姿態贏得了大多數烏克蘭人及其他國家人民的稱讚。

2022年3月3日,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在總統府內自己拿椅子前往召開記者會。

2022年3月3日,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在總統府內自己拿椅子前往召開記者會。攝:Laurent Van der Stockt/Le Monde via Getty Images

「不管他原本的職業是什麼,現在(總統)的唯一合適人選應該是愛國者。一個熱愛自己國家的人,全身心投入並想盡一切辦法停止戰爭、保衞國家。」阿克塞諾娃說,「現在我們的總統仍在基輔控制局勢。他的立場是我們不會屈服,而是持續抵抗。」

如《三聯生活週刊》一篇文章所總結,澤連斯基通過社交媒體為自己的樹立了一個「在場」的姿態,這種如此「個人化」直接發聲的模式也為他所呈現的信息增加了更強的說服力,同時淡化了一個國家領導人的抽象意義。

「我們有絕對透明的、民主的選舉,我們選擇了這個人,他也清楚自己現在是在什麼位置。正如我們現在看到的,他非常投入且強大。」阿克塞諾娃說。2月27日,《基輔獨立報》記者Illia Ponomarenko也在Twitter上表示:「我這輩子從沒想像過,從那個愚蠢電視節目(《人民公僕》)出來的這個滑稽的傢伙會成為21世紀最偉大的國家領導人之一。」

除了總統澤連斯基活躍於社交媒體上,烏克蘭各政府部門和負責人也加入了這個建立在賽博空間中的戰場,呼籲民眾加入這場全民之戰。

2月24日晚,烏克蘭國家公路管理局在Facebook上號召民眾通過上漆、撒泥土、倒樹脂等方式銷燬俄羅斯軍隊留下的信號標記。隨後,烏克蘭民眾被鼓勵將這類地面標記的照片上傳至Telegram,提供給官方進行追蹤。

26日,公路管理局再次呼籲民眾用任何可行的方式阻撓敵人,例如砍樹、築路障、燒輪胎等。當天,該局還號召民眾拆除全國範圍內的路牌,並表示:「讓我們幫助他們(俄羅斯軍隊)直接下地獄吧。」隨後,有烏克蘭工人將道路指示牌改成了抵制普京的畫像,該行為得到了公路管理局的讚許。

2月26日晚,烏克蘭副總理兼數字化轉型部長Mykhailo Fedorov在Twitter上表示將成立IT軍隊(IT army),並號召數字領域的技術人才和網絡專家加入。

該烏克蘭網絡軍隊將通過名為「IT ARMY of Ukraine」的Telegram頻道發布任務,併為海外的志願者提供了英文版本。志願者們被鼓勵對俄羅斯能源企業、銀行、政府部門的網站進行DDoS(分布式拒絕服務)攻擊,或是使用VPN對那些發布假新聞、且在烏克蘭境內無法觀看的YouTube內容進行舉報,或是在官方指導下嘗試向俄羅斯人發出戰爭的實際情況。截至發稿,該頻道的訂閲者已超過30萬。

「覺得自己在信息方面有能力做點貢獻的人都可以加入(IT軍隊),幫政府打擊俄羅斯的宣傳和信息攻擊。」阿克塞諾娃說,「在這個時候,烏克蘭人非常團結地反對入侵,所有人都非常投入,我不得不說這就是我們民族的誕生。」

烏克蘭人:自主行動、親口講述

過去,國家間的信息戰通常是由政府、媒體主導,而大眾則處於接收方,但社交媒體的盛行,也給普通人參與製作和傳播提供了機會。在阿克塞諾娃看來,現在烏克蘭的俄方宣傳日漸減少,除了有政府的強力手段,也因為普通人在自主地行動起來。

和烏克蘭眾多反抗俄羅斯軍的平民一樣,身在基輔附近一個小鎮的Natalia也積極參戰,但她打的是信息戰。Natalia和丈夫都是記者,兩人和7歲的兒子堅持留在戰況相對激烈的基輔一帶,堅持透過Facebook發布新聞,希望當地人可以得到準確資訊。

Natalia又將報導翻譯成俄語,希望將信息流傳到俄羅斯,或是讓更多在海外的人知道烏克蘭實況。「可惜有很多在(烏克蘭)東邊和在海外的人,他們還相信俄方的政治宣傳。」她解釋,住在東邊和俄羅斯接連地區的人,所接收的信息較受俄方影響。

阿克塞諾娃也告訴記者,生活在烏克蘭東部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地區的人民已經在俄羅斯的宣傳下生活了八年。在那裏,來自烏克蘭本土的信息完全被封鎖,他們幾乎是通過俄羅斯的電視台來獲取訊息。

「俄羅斯的政治宣傳源自蘇聯時代,已經有70多年歷史,」Natalia說,普京向政治宣傳投放大量資源,同時打壓異己和實施嚴格審查,比如自己任職的媒體在俄羅斯境內早就被封鎖了。

2022年3月4日,烏克蘭城市日托米爾,一名女子用手機拍攝一座被炮彈擊中的學校。

2022年3月4日,烏克蘭城市日托米爾,一名女子用手機拍攝一座被炮彈擊中的學校。攝:Viacheslav Ratynskyi/Reuters/達志影像

一般人可以怎樣判斷網上信息是否俄方政治宣傳?「通常帶有『戰爭』而不是所謂『行動』這種字眼的話,就是一個好徵兆。」為了不被假新聞影響,Natalia說自己在社交媒體上主力吸收由烏克蘭政府發出的信息。開戰以來,不少烏克蘭官員都用社交媒體報告戰況,比如一些市長會在臉書上交待有否抵擋俄軍入城,或宣布城市落入俄軍控制,要求民眾避難。

她說,有時發文者無意誤導人,只是因為恐慌,錯把假新聞轉發,但這也會影響戰線上的其他人。「泄氣是失敗的第一步,我們必須保持鎮定和集中力。」

孟德爾還參與創立了「#UkraineVerified」的平台,為外國記者提供會講外語的烏克蘭人作為採訪對象,希望能親口向外界講述烏克蘭的故事。

在這次戰爭中,烏克蘭公眾將過往對抗政府的經驗應用在了對抗俄羅斯宣傳機器上,迅速就俄軍的動向做信息發布和傳播,積極配合並轉發官方信息,加速了國家機器的傳播效率。

TikTok和Twitter等媒體上也廣泛流傳着烏克蘭民眾實地阻止俄羅斯軍隊前進的短視頻。在一條被烏克蘭外交官Olexander Scherba轉發的視頻中,排成長隊的俄方軍車在雨中被烏克蘭群眾阻攔,期間,俄羅斯士兵還朝天開槍以作威懾。在一輛軍車試圖強行前進之後,不少烏克蘭人直接上前用雙手加以阻攔。截至發稿,該視頻的瀏覽量超過了120萬次,網友紛紛對烏克蘭民眾的勇猛表示驚歎。

這次俄烏戰爭也被不少外媒稱為「TikTok之戰」(TikTok war)。許多年輕的TikTok用戶以自己獨特的表達方式向外界展示着烏克蘭正在面臨的戰爭,這同時也成為了一種強有力的信息傳播手段。據《紐約客》報導,2月24日當天有烏克蘭用戶以活潑的TikTok模板拍攝了戰爭第一天。例如,名為@valerisssh的用戶伴隨着一首好玩的歌曲指出家裏很酷的地方,「那是防空洞」,以及由香蕉和酸奶組成的「烏克蘭軍事早餐」。

此外,有用戶上傳了題為「我們在烏克蘭的生活如何在一天內被改變」的短視頻,將戰爭前後的生活對比展現給觀眾。據路透社稱,也有烏克蘭民眾在TikTok上傳了他們在防空洞裏蜷縮哭泣、城市建築被轟炸、以及導彈在城市空中劃過的視頻。這些視頻在TikTok的推薦算法下迅速傳播開去。同時,擁有上萬關注者的TikTok博主也呼籲自己的國際粉絲們關注烏克蘭的真相。

2022年3月1日,烏克蘭首都基輔,一位母親母親抱著孩子在一個臨時防空洞內暫避戰火。

2022年3月1日,烏克蘭首都基輔,一位母親母親抱著孩子在一個臨時防空洞內暫避戰火。攝:Emilio Morenatti/AP/達志影像

據Wired報導,從2月20日到28日,帶有#ukraine話題的TikTok視頻瀏覽量從64億飆升至171億。不過,TikTok已經是自成一體的國際社交平台,在同樣隸屬於字節跳動、但只活躍在中國大陸的抖音,關於烏克蘭戰爭的內容仍以中國官方媒體轉載俄媒資訊、各國政府官員講話視頻為主。

從烏克蘭向俄羅斯投遞的訊息

這些天,民間網絡陸續出現俄國降軍的短片,大多被描述為年少無知且欠缺訓練,因被俄軍誤導才去攻擊烏克蘭軍民,而最後在烏克蘭得到善待,更獲得糧食補給。同時,烏克蘭官方也推出了幾項處理戰俘的措施。政府與民間網絡所共同呈現的「戰俘處理」,可以說是精準瞄準了俄羅斯軍民的心理防線。

「(截至3月2日)已經有約6000名俄羅斯士兵死在了烏克蘭,而他們的母親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在哪裏,是否還活着。」阿克塞諾娃稱,烏克蘭政府為此開通了一條電話熱線,讓俄人聯絡被烏軍抓住的俄軍戰俘,或是協助俄羅斯家庭尋找在戰爭中失蹤的親人。

烏克蘭內政部亦設置一個名為「俄羅斯聯邦200」的網站,上載俄軍戰俘的影片和士兵遺物。當地人解釋,200是軍隊運送死屍的代號。該網站指向的一個名為Ищи своих(Look for Yours)的Telegram頻道里,同樣展示許多來自戰爭前線的戰俘視頻和遺物照片。

烏克蘭內政部設置一個名為「俄羅斯聯邦200(200rf.com)」的網站,上載俄軍戰俘的影片和士兵遺物。

烏克蘭內政部設置一個名為「俄羅斯聯邦200(200rf.com)」的網站,上載俄軍戰俘的影片和士兵遺物。網上截圖

阿克塞諾娃表示,這是俄羅斯人能夠尋找到他們在烏克蘭戰爭中死亡、被俘或失蹤的親屬的唯一渠道,因為在俄羅斯的對內宣傳中,他們被告知這只是軍事訓練,沒有戰爭、沒有傷亡。

由於俄羅斯近日封鎖了國內網絡,社交媒體上的內容很難被俄羅斯民眾看到。3月4日,烏克蘭國防部發布視頻指導民眾通過Google Map在俄羅斯境內的任意地點評論,上傳有關戰爭的信息和圖片。

「烏克蘭有句諺語,你可以用謊言穿越世界,但你無法再回來。」作為一名戰略傳播專家,阿克塞諾娃稱他們向政府建議的策略始終是「真相」。

「把信息帶去俄羅斯、傳遞給他們的親屬,是我們唯一能做的事,因為俄羅斯不會做這些。」阿克塞諾娃說,俄羅斯士兵被俘後的第一件事是拿到電話給母親打電話,此外,烏方手上還有俄羅斯士兵與母親互傳短信的很多照片,他們將戰爭的真相寫在了簡訊裏——我被俘虜了,我就快死了,再見愛人。

「但他們(親屬)不相信,以為是在開玩笑,也許要等到將來某天我們有機會把這些戰俘或屍體送回去(他們才會相信)。」她說,俄羅斯當局並不想認領這些死在戰場的人民,而是要把他們永遠留在烏克蘭。

截至3月2日採訪當天,阿克塞諾娃稱已經有超過千名俄羅斯士兵自願被俘虜,目前他們在拘留所裏得到了很好的待遇。「他們不想打仗,因為他們知道自己會死,在烏克蘭被俘總比死去更好。」

孟德爾告訴端傳媒記者,烏克蘭前總統波羅申科在2014年嘗試過反向宣傳的策略,即以謊言反擊謊言。她認為這是一個非常糟糕的戰略失誤。「你用謊言來打敗(俄羅斯的)政治宣傳,那麼全世界(來報導烏克蘭)的記者都會明白,雙方都在撒謊,沒有一方是可靠的。」不過孟德爾表示,這個錯誤決定沒持續多久,如今不再使用,「只有烏克蘭說真話的時候,才能證明俄羅斯是說謊的一方。」

不過,在俄烏戰爭的初期,社交媒體上流傳了一條短片,聲稱一位烏克蘭王牌機師在基輔上空一天內單人匹馬地解決六架俄羅斯戰機。網民對此反應極大,稱這名機師為「基輔之鬼」,而烏克蘭官方Twitter帳號更製作短片 ,將他描述成「俄羅斯戰機的惡夢」。最後,短片被證實為電腦合成,軍方只能證實有六架俄國戰機被擊落,但無礙這個傳說在社交媒體繼續傳播。對政府及民間網絡來說,「基輔之鬼」或許是個提高烏國軍民士氣的絕佳工具。

3月8日,烏克蘭武裝部隊報告的俄軍損失中,俄軍死亡人數已經達到了12,000人。這個數字當然也難以證實。這類以展現戰場死傷的「真相」,更多的是營造了一種烏克蘭戰場獲得許多支援的表象。同時,媒體也倚賴官方和民間提供的信息,雖然常會並在文章末尾補充「機構無法獨立查證」的免責聲明,但免責聲明在網絡傳播中常常很快就被遺忘。

Twitter:烏克蘭政府與外界的主要通道

開戰以來,烏克蘭政府官員們也積極地活躍在Twiter上,儘管這個社交軟件在烏克蘭並沒有那麼受歡迎。阿克塞諾娃說,Twitter是烏克蘭政府與外界溝通的一條有效渠道,「更多的是為外部觀眾服務。」

2022年3月8日,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在總統府內拍片,向國民及國際社會講述國內最新動態及部署。

2022年3月8日,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在總統府內拍片,向國民及國際社會講述國內最新動態及部署。網上截圖

從2月24日開始,澤連斯基不斷在Twitter上以雙語更新烏克蘭獲得的外交支持情況,與各國領導人的談話,並感謝各國的援助。

3月2日,聯合國大會第11次緊急特別會議以141票贊成、5票反對和35票棄權的結果通過了烏克蘭局勢決議草案,該決議要求俄羅斯停止入侵並撤出軍隊。當天,澤連斯基在Twitter上表示,投票結果證明了全球反普京聯盟已經形成,「全世界與我們一起,真理在我們這邊。」

與澤連斯基相比,烏克蘭外交部長Dmytro Kuleba在Twitter上的帖文更直接地展示了俄羅斯的不人道和戰爭的殘酷畫面。他張貼了多張平民大樓被炸燬、被拘留的參加抗議的俄羅斯兒童的照片,以及哈爾科夫自由廣場爆炸的視頻,以此來譴責俄羅斯的入侵,而澤連斯基的推文中則很少有此類圖片及視頻。

2月26日,烏克蘭副總理Mykhailo Fedorov則在Twitter上向SpaceX首席執行官伊隆·馬斯克求助,希望其為烏克蘭提供「星鏈」(Starlink)服務,以幫助改善烏克蘭的互聯網連接狀況。星鏈是馬斯克於2015年推出的一項通過近地軌道衞星群提供高速互聯網的計劃。馬斯克隨即表示「星鏈」服務已在烏克蘭運行。

2月26日,烏克蘭副總理Mykhailo Fedorov則在Twitter上向SpaceX首席執行官伊隆·馬斯克求助,希望其為烏克蘭提供「星鏈」(Starlink)服務,以幫助改善烏克蘭的互聯網連接狀況。

2月26日,烏克蘭副總理Mykhailo Fedorov則在Twitter上向SpaceX首席執行官伊隆·馬斯克求助,希望其為烏克蘭提供「星鏈」(Starlink)服務,以幫助改善烏克蘭的互聯網連接狀況。網上截圖

基輔時間2月28日晚,Twitter的Site Integrity團隊負責人Yoel Roth發帖稱,他們在那些分享俄羅斯國有媒體鏈接的推文上添加了警示標誌,並將採取措施來減少這類內容在推特上的傳播。

3月1日,Meta公司也在歐盟內限制用戶訪問「今日俄羅斯電視台」(Russia Today)和俄羅斯衞星通訊社(Sputnik),同時對由俄羅斯國有媒體的Facebook和Instagram賬號進行標註、對含有俄羅斯國有媒體網站鏈接的帖子進行內容降級,使用戶更難找到。

在國際通用的社媒平台譬如Twitter、Facebook、Youtube和Tiktok,高互動量、流量的資訊能夠跨國高速傳播開;而近年社交媒體及影音平台的一個重要突破,則是越趨成熟且準確的自動翻譯及字幕生成功能,這大大降低接收及消化資訊的門檻,讓不同語言的觀眾無需等待媒體翻譯,亦能大概理解廣泛流傳的社交媒體內容,從而作出判斷及行動。

尾聲

在俄羅斯總統普京的敘述中,這次入侵的目標定為「去軍事化」、「去納粹化」。「但是,現在大部分講俄語的地區正遭受着猛烈轟炸,這難道就是俄羅斯來拯救講俄語的人民的方式嗎?」阿克塞諾娃有些激動地說,哈爾科夫(Kharkiv)、馬里烏波爾(Mariupol)這些以俄語為主的城市,正是被轟炸得最嚴重的地區。

阿克塞諾娃是擁有一半俄羅斯血統的烏克蘭人,她說,她從來沒有等待過俄羅斯來拯救自己。

2月24日是阿克塞諾娃丈夫的生日。那天剛過零點,他們還沉浸在送禮物的氣氛裏。但發生在凌晨四點多的基輔巨響,打斷了他們的睡眠,也中止了慶生的心情。他們立即決定離開基輔,帶着老人、小孩搬到了烏克蘭的西部城市利沃夫(Lviv)。

連同父親,Natalia一家也在解答來自遠方的查詢。她說有支持烏克蘭的人從匈牙利來電,對父親會說俄語感到意外。「他以為我們(烏克蘭人)都是民族主義者,以為這裏禁止說俄語。」雖然俄方的網絡水軍人數眾多,但Natalia留意到最近在一些支持俄羅斯的貼文下也多了寫著「願榮耀歸烏克蘭」的留言,顯示情況有所改善。

像許多老年人一樣,孟德爾的母親以前也不會去核實消息的真假,她認為只要是被發表出來的消息就是真的。不過在這個特殊時期,她也開始主動地核實信息,或是從孟德爾分享給她的可靠信源裏獲取訊息——這是在被俄羅斯軍隊包圍的情況下拯救自己的方法。

從普通民眾到總統,烏克蘭深知,遠不止真槍實彈的前線,戰場還包括充斥着政治宣傳與虛假新聞的網絡陣地。而要贏得這場戰爭,就必須贏得對戰爭的「論述」。

「我們的軍隊不僅僅是100萬人,而是4400萬人,烏克蘭的百姓每個人都在儘自己所能去保護這片土地。」阿克塞諾娃說。

2022年2月26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第三日,網上流傳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已離開首都基輔,澤連斯基當晚連同數名內閣成員拍片證明仍身處首都,並稱會留守基輔。

2022年2月26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第三日,網上流傳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已離開首都基輔,澤連斯基當晚連同數名內閣成員拍片證明仍身處首都,並稱會留守基輔。網上截圖

(端傳媒實習記者Liuting Wang對本文亦有貢獻)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烏克蘭危機 信息戰 烏克蘭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