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台灣穿山甲當上「親善大使」,勢與大熊貓一較高下

台北與布拉格成為了「友好城市」,並將送去兩隻穿山甲。布拉格市長說,「它們看起來就像活的松球一樣。」


台灣穿山甲。 圖片來源:臺北市立動物園網頁
台灣穿山甲。 圖片來源:臺北市立動物園網頁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在「動物外交」的舞台上,台灣穿山甲——一種全身布滿鱗片、以螞蟻和白蟻為食的長鼻子動物正與中國憨態可掬的大熊貓展開較量。

乍看上去,讓人沒什麼擁抱慾望的穿山甲似乎是要落敗的。它的身上披著一層扇形鱗片,其成分與人類腳指甲無異。疫情之初,科學家曾懷疑是這種夜行動物將病毒傳給了人類。儘管如此,依然有人喜愛穿山甲。

來自台北動物園的兩隻穿山甲將成為布拉格動物園的焦點,而原本可能出現在這裏的,是它們毛茸茸的「競爭對手」大熊貓。

自從布拉格市長賀瑞普(Zdeněk Hřib)小時候在一本圖畫書裡見過穿山甲後,他一直將它們視為世界上最酷的動物之一。他說,「它們看起來就像活的松球一樣。」這種四足動物明年就要來到布拉格了,賀瑞普別提有多興奮了。

數十年以來,中國不斷將大熊貓「派往」世界各地的動物園,而它們往往會吸引大量觀賞人群。布拉格曾希望自己會成為下一個迎來大熊貓的城市。作為捷克首都,它與北京是「友好城市」,這層關係原本會促進兩座城市在文化、旅遊等領域展開合作。然而對布拉格來說,這一次卻事與願違。

一方面,賀瑞普說,中國曾承諾就熊貓來訪一事進行磋商,但這一承諾從未兌現。更令賀瑞普氣惱的是,中國政府堅持讓他以市長身份簽署一份協議,表明認同全世界只有一個中國。中國一直台灣是其領土的一部分。目前台灣民主自治,但僅有15個國家正式承認台灣政府,其中大多是小國。

賀瑞普受夠了地緣政治,2019年,布拉格解除了與北京的「友好城市」關係,隨後與台北締結為「友好城市」。(在國家層面上,捷克共和國仍與中國保持著正式外交關係。)

中國外交部沒有回覆記者的置評請求。在雙方的「友好城市」關係破裂期間,北京曾指責布拉格粗暴地干涉中國內政。

中國的「熊貓外交」可以追溯到唐朝年間,當時的女皇帝武則天(公元624年至705年)曾贈送大熊貓給一位日本天皇。2008年,中國將一對名為「團團」和「圓圓」的大熊貓贈與台北動物園。這一舉動值得一提,因為中國大熊貓通常只以租借形式外派。

這兩隻熊貓的名字合在一起,即為「團圓」。可自從它們來到台灣後,台灣與中國大陸的關係卻逐漸惡化

去年8月,賀瑞普第二次以市長身份到訪台北,並與台灣總統會面。當時他還去了台北動物園,希望敲定穿山甲的布拉格之行。

台灣的「動物外交」若想取得勝利,前提條件是布拉格首先要能養活這些動物。自2006年以來,台北動物園僅向德國和日本借出過六隻這種瀕危動物。其中三隻都死了,有一隻因年老而死。2016年曾陪同穿山甲前往德國的台北動物園管理員Flora Lo說,還有兩隻穿山甲難以適應當地的食物。

在德國萊比錫動物園,Flora Lo聞過穿山甲的食物,她說味道和穿山甲在台灣吃的食物有些不同。

台北動物園內,飼養員Lin Hsuan-tzu每天早晨都會將粉虱、蜜蜂幼蟲、蘋果、蛋黃、酵母粉以及六種以上的其他原料混在一起煮。過去20年間,台北動物園一直在完善這道食譜。食物做好後,Lin Hsuan-tzu會塞一些到人造岩石中藏著的一根塑膠管裡。然後,穿山甲便伸出8英寸(約20厘米)長的舌頭開始品嘗,就好像是在探食一個美味的白蟻巢穴。

布拉格將試著用類似的食譜款待即將到來的客人。給穿山甲餵食活體昆蟲既不現實,費用也很昂貴。比如在台灣,一個籃球大小的螞蟻巢穴大概需要100美元,而且只夠穿山甲吃幾頓。

熊貓同樣不好養。這種圓滾滾的動物愛吃竹子,雖然看起來很可愛,但卻是出了名的難伺候。尤其是讓它們交配,更是難上加難。

台北動物園保育工作負責人曹先紹(Eric Tsao)說,大熊貓和穿山甲這兩個國際競爭對手的一個區別在於,中國每年會向國外動物園收取高達100萬美元的熊貓保育費。而台灣不會對穿山甲收取任何費用。

但凡台灣與其他國家開展任何形式的合作,中國外交人員都會迅速提出抗議。迫於中國的壓力,台灣的中華鳥會(Taiwan Wild Bird Federation)去年不得不退出了總部位於英國的生態保護組織國際鳥盟(BirdLife International)。

賀瑞普的友人、台北市長柯文哲表示,台北的穿山甲向布拉格傳遞出了友善信號,而且這種友善不附加任何條件。他說,維繫友誼比動用權力更管用。

台灣動物學家為這次海外出訪挑選了兩隻最健壯的穿山甲:「潤喉糖」和「果寶」。布拉格市長已提議,讓布拉格民眾通過投票形式選出它們的捷克語名字。

1997年,台北動物園成為世界上首批成功繁育穿山甲的動物園之一,布拉格動物園希望能在捷克繁育出穿山甲寶寶。

台北正將它掌握的所有關於養育穿山甲的知識傳授給布拉格,就連土洞的大小以及最適宜的晝夜溫度這些細節也不漏掉。動物園管理員Flora Lo介紹說,穿山甲沒有牙齒,性格溫和,它在受到驚嚇時會蜷成一團,當然你也可以抓住它的尾巴來回擺動,用這種方式讓它的身體舒展開,但最好還是留出時間,讓它自己放鬆。

為預防起見,在「潤喉糖」和「果寶」出發前以及抵達新家之後,兩個動物園將分別對它們進行大約一個月的隔離。

這兩隻穿山甲原本將在12月抵達布拉格,但當飼養員此前得知「潤喉糖」懷孕後,行程被推遲到明年3月。今年9月,「潤喉糖」剛剛生下一隻雌性穿山甲寶寶,這隻幼仔會緊緊抓住媽媽的尾巴,直到它長大成熟、可以照顧自己。

近日的一個午後,58歲的Lyu Chin-yeng(音)在台北動物園裡把四歲的孫女抱了起來,好讓她可以看清兩隻蜷成一團的穿山甲。他說,他支持把穿山甲送到海外,他希望有更多人了解和喜歡這種瀕危動物。

至於地緣政治,他說,「任何人應該都有能力結交自己的朋友。」

英文原文:Pandas Face Rival for Goodwill Ambassador: Pangolins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穿山甲報告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