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中國工廠遭遇用工荒——「我們幾乎招不到工人」

中國年輕人擇業態度的轉變讓工廠主們遭遇了用工荒,從中或可窺見未來隨著勞動人口老齡化和日益萎縮,中國將面臨的更大挑戰。


2021年6月23日中國山東省益源縣,員工於一家紡織廠的生產線上工作。 攝:Zhao Dongshan/VCG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6月23日中國山東省益源縣,員工於一家紡織廠的生產線上工作。 攝:Zhao Dongshan/VCG via 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在年輕人不願進廠做工、更多農民工選擇留守家鄉之際,中國各地勞動力短缺問題頻現,從中或可窺見未來隨著勞動人口老齡化和日益萎縮,中國將面臨的更大挑戰。

今年以來,海外市場對手袋、化妝品等各類中國商品的需求激增,而生產這些商品的工廠主紛紛表示遇到招工難問題。

一些農民工擔心在城裡或工廠染上病毒,儘管中國的新冠病例數量很少。其他年輕人則傾向於從事薪酬更高或強度較低的服務業工作。

美國的勞動力市場也存在類似的錯配,當地一些僱主發現很難僱到足夠的人手,儘管數以百萬計在疫情期間丟掉飯碗的人仍處於失業狀態。

但中國的問題還反映出較長期的人口結構變化,包括勞動人口日益萎縮。這些變化是中國實施了幾十年的獨生子女政策導致的。該政策已於2016年被正式廢棄

這些趨勢對中國經濟長期的潛在增長率構成嚴重威脅,也會加大中國繼續向世界供應廉價製成品的難度,有可能加劇全球通脹壓力。

渣打銀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駐香港經濟學家丁爽說,中國的人口紅利早已耗盡。

Yan Zhiqiao在中國南方城市廣州經營著一家有約50名工人的化妝品廠。雖然市場需求不斷上升,但該廠今年卻未能擴大生產規模,主要是因為難以招到和留住員工,尤其是40歲以下的員工。

該廠給工人開出的工資為每小時約3.9美元,高於市場平均水平,此外還提供免費食宿。不過,前來應聘的年輕人寥寥無幾。

Yan說,該廠沒有能力提高工資,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今年的原材料價格上漲。另一個選擇是對海外買家提高價格,如果他們接受漲價的話。

「與我們這一代不同,現在年輕人對工作的態度已經變了。他們可以依靠父母,沒有太大的謀生壓力。」41歲的Yan說。「他們中的很多人來工廠不是工作的,而是來找男朋友或女朋友的。」

在工廠勞動力短缺的同時,中國經濟的另一領域則面臨著截然相反的挑戰:白領專業崗位的員工太多了。經濟學家稱,今年有超過900萬高校畢業生,創歷史新高,這會加劇中國勞動力市場的結構性錯配。

中國7月份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從上年同期的5.7%降至5.1%,7月份16歲至24歲人群的失業率為16.2%,低於上年同期16.8%的歷史最高水平。

為減輕家長的教育負擔,中國最近對校外培訓行業進行了整頓,此舉可能會推高年輕員工的失業率。根據教育諮詢公司MyCOS的數據,2019年,中國教育行業吸納的高校畢業生數量比其他任何行業都多。

然而,這些趨勢並沒有給工廠主帶來多少慰藉。製造業工人數量的減少已迫使許多工廠支付獎金或提高薪資水平,侵蝕了本已因原材料和物流價格上漲而承壓的利潤率。

據富士康科技集團(Foxconn Technology Group)一個業務部門在微信上發布的廣告顯示,上個月,該公司鄭州一家工廠把新員工在職滿90天可獲得的獎金提高到至少人民幣9000元(約合1,388美元)。富士康沒有回應置評請求。富士康是蘋果公司(Apple Inc., AAPL)最大的供應商之一,正式名稱為鴻海精密工業股份有限公司 (Hon Hai Precision Industry Co., 2317.TW)。

位於東莞的亞洲鞋業協會(Asia Footwear Association)秘書長李鵬(David Li)稱,隨著新冠德爾塔毒株疫情席捲亞洲其他國家,買家將業務從其他地方轉移過來,一些中國工廠的訂單猛增。他表示,這使得一些公司更加迫切地想通過加薪來招聘員工。

李鵬表示,許多工廠主現在處於兩難境地,他們不知道如果接受新的訂單,是否能夠盈利。他稱,這些工廠主最頭疼的問題就是招工難。

上周,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表示,「十四五」時期中國的城鎮就業壓力依然較大,並承諾強化政策支持,促進勞動密集型行業發展,其中包括加強職業技能培訓。

根據中國10年一次的人口普查數據,去年15至59歲勞動年齡人口下降到8.94億,占國內人口總數的63%;2010年中國勞動年齡人口為9.39億,占當時總人口的70%。

根據官方估計,「十四五」期間中國勞動年齡人口將減少約3500萬。

經濟學家表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近年來將更多投資集中在內陸省份,推動農村地區的振興,這可能給工廠帶來了更多的挑戰,因為鄉村振興計劃為中國的農民工創造了新的機會,使許多過去長途跋涉去大城市工作的人能夠在離家更近的地方謀生。

中國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2020年,農民工總量10年來首次下降,減少了500多萬,至2.856億,因更多人留在家鄉或在家鄉附近找工作。工廠主稱,許多人這樣做是因為擔心較大城市的疫情,他們仍沒有回到工廠工作。

BSK Fashion Bags聯合創始人Jeroen Herms稱,今年2月份春節過後,該公司在廣州的100多名工廠員工中有近三分之一沒有回來上班,這一比例高於以往的20%。

「我們幾乎招不到工人,因為很多人不再離開家鄉了。新冠疫情加速了這一趨勢,」Herms說。他是荷蘭人,於2011年創辦了這家手袋廠。

他說,工人的平均年齡已從10年前的28歲左右提高到至少35歲。為了擴大生產,該公司計劃在河南省建立一家新工廠,河南省是農民工的主要來源地。該公司還將加大對自動化的投資。

2020年,中國超過一半的農民工年齡不低於41歲。萬得(Wind)的數據顯示,30歲及以下農民工的比例從2008年的46%穩步下降至2020年的23%。

中國國家統計局對農民工的年度調查顯示,由於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將工廠工作視為苦差事,2018年服務業超過製造業和建築業,成為最受農民工歡迎的就業領域。

渣打銀行的經濟學家丁爽表示,年輕人不再願意從事任何類型的艱苦工作,他們對於工作能帶來什麼有更高的期望,也經得起更長時間的等待。

在2020年初之前,Wang Liyou在近六年時間裡在南方城市東莞不斷跳槽,從一個工廠跳到另一個工廠。

雖然工資在穩步提高,而且工廠的工作機會也很多,但去年疫情得到控制後,他並沒有回去。

他和家人搬到了北京,尋找薪酬更高的的服務類工作。現在他是一名外賣送餐員,工資比他在工廠當工人的近1000美元月薪高10%左右。

他的目標是像一些做了多年外賣送餐工作的朋友一樣,能夠月入萬元(人民幣)。

33歲的Wang在提到外賣員這個工作時稱:「我想趁還算年輕試一試。」

英文原文:Chinese Factories Are Having Labor Pains—‘We Can Hardly Find Any Workers’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製造業 中國製造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