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國際 東京奧運會

「不用多說了,笨蛋來的!」日本民眾如何看待奧運將如期舉行

日本專家指,若按現在的感染頻率,奧運期間將日增感染逾千人。一位公務員對端傳媒表示:「不如把目光投向世上眾多痛苦的人們」。


2021年7月12日日本東京,戴著口罩的人們走過澀谷站, 由於距離奧運會開幕還不到兩週,日本政府試圖遏制2019冠狀病毒死灰復燃。 攝:Takashi Aoyama/Getty Images
2021年7月12日日本東京,戴著口罩的人們走過澀谷站, 由於距離奧運會開幕還不到兩週,日本政府試圖遏制2019冠狀病毒死灰復燃。 攝:Takashi Aoyama/Getty Images

如果沒有意外,2020年東京奧運會將在2021年7月23日開幕,在日本留學的意大利姑娘瑪麗亞將前往奧運射箭場館擔任翻譯志願者。這讓她既興奮又擔憂。一方面,她很明白日本民眾想要推遲或中止奧運的原因,因為「日本政府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不把國民健康放在第一位考慮」。但另一方面,做奧運志願者是瑪麗亞「一生一次的機會」,也讓她在疫情期間獲得難得的「正常生活」的體驗。瑪麗亞說,唯一的擔憂是別人指責自己這種時候還去做志願者。

距開幕已不足八天,日本社會還在討論奧運應該中止、延期還是照常舉辦。7月7日,奧運舉辦城市東京新增COVID-19感染人數達到920,呈上升趨勢。在解除第三次緊急事態僅17天後,日本政府宣布進入第四次緊急事態,至8月22日結束,意味著奧運會將在緊急事態中進行。東京都連續一週日增感染超過500人,重症病床使用率達39%。

日本今年2月才開始在高齡者和醫療人員中推行疫苗接種,這晚於大部分發達國家,而大規模的一般民眾接種6月才從東京和大阪兩個大城市開始推行。截止7月11日,日本完成一針疫苗接種人數佔總人口的29.6%, 排世界第18,65歲以上人口的兩針疫苗接種率達到76.1%。

除了疫苗接種遲緩,日本政府和奧組委的對策也讓民眾感到反覆無常。首先是遲遲不宣布堅持舉辦的決定和具體的舉辦方案。例如,6月21日,日本政府、國際奧組委、東京都政府共同宣布,將允許以會場容納人數的50%為上限,讓最多一萬觀眾進場。儘管當時調查顯示,64%的民眾認為應該無觀眾入場。7月8日,在宣布最新一次緊急事態之後,日本政府推翻了之前的決定,位於東京都、神奈川、千葉和埼玉縣的場館都將無觀眾開賽,隨後北海道和福島縣也宣布在當地舉行的足球和棒球、壘球比賽將不接受觀眾入場。目前,只剩下宮城、茨城和靜岡三縣還有可能允許觀眾入場。茨城縣也只允許縣內的學生及監護人觀賽。

 2021年5月23日日本東京,一名抗議者在對東京奧運會的示威活動中吶喊。
2021年5月23日日本東京,一名抗議者在對東京奧運會的示威活動中吶喊。攝:Carl Court/Getty Images

早前,伴隨疫苗開始在各地大規模接種,和東京都等大城市第三次緊急事態的結束,根據6月26日發布的民意調查,希望照常在今夏舉辦奧運的民眾人數達到2021年以來最高的34%,雖然仍有32%希望中止,30%希望延期,但對比5月僅有14%民眾支持的數據來說,奧運會找回了一些民心。

但每一天似乎都有讓奧運蒙上陰影的新聞: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因為過勞在家休養多日,日本奧委會的高級官員跳軌身亡,烏干達代表團成員入境後多人被檢測出感染病毒,網球名將小威廉姆斯等多名選手宣布退出奧運⋯⋯

甚至,街邊路燈仍到處懸掛的「東京奧運2020」旗幟都顯得有些刺眼。在明治時期設計的西式磚造建築模樣的東京車站廣場前,有一個兩人高的圓形奧運倒計時電子鐘,緊急事態下人流稀少,上班的人群大多腳步匆忙,也沒有外國遊客和它合影,它只能靜靜地倒數計時。東京晴空塔也將在奧運聖火傳遞期間亮起代表各個都道府縣的圖案的彩燈。但除了這些重要地標,普通居民在生活裏很難感受到奧運氣息。

儘管非議多多,奧運大概率還是會堅持在疫情的陰影下召開。那麼,生活在日本的普通人怎麼看待奧運如期舉辦?

「不如把目光投向世界上眾多痛苦的人們」

出生於新瀉縣,目前在東京的大學讀大一的長澤美穗說,自己希望奧運延期,不然會場和選手村等設施都浪費了。「本來舉辦國能看到很多平常看不到的風景,全是corona的錯(指COVID-19引起的疫情),什麼活動都取消了,奧運一點實感都沒有」。

美穗想去現場看聖火傳遞,但因為疫情,許多自治體例如涉谷區已取消聖火傳遞活動,或像大阪府,在擁有著名的太陽神塔的萬博紀念公園閉門傳遞,只提供網上直播。

沒有奧運實感的還有生活在東京的家庭主婦北村。「如果是普通的奧運,全民都很有參與感,現在在bubble(氣泡,指因疫情導致無法近距離接觸奧運或入場觀賽)裏舉辦,感覺奧運和我們一點關係都沒有,本地居民還得承擔感染風險」。她說,沒有海外觀眾,又只能看電視,「那在東京還是西京舉辦又什麼不同?」。她唯一感到奧運和生活有關的就是千代田區聖火傳遞時,道路封鎖的時間和兒子幼兒園放學的時間一樣,在憂愁怎麼繞路回家。

2021年6月25日,日本富士宮舉行的東京奧運會火炬傳遞期間,一名火炬手在接力點等待。
2021年6月25日,日本富士宮舉行的東京奧運會火炬傳遞期間,一名火炬手在接力點等待。攝:Yuichi Yamazaki/Getty Images

美穗打工的健身房有許多30到50歲的客人,她透過聊天發現,他們幾乎一致反對奧運會開賽,要開賽也希望是無觀眾入場。客人們和美穗的朋友對奧運新聞關注得很少,僅限於「開奧運的話,感染應該會擴散吧」這樣的關心。住在山梨縣的60多歲建築家說:「奧運趕緊中止,沒有錢,還有疫情」,他表示delta等變異毒株擴散、感染者增加讓他感到害怕。

6月18日,日本醫療工作者聯名向東京奧組委寫了一封建議信,表示在奧運會舉辦期間同時還是暑假和日本的盂蘭盆節,各地人口流動很大,感染者可能會迅速增加,建議政府無觀眾開賽,並縮小賽事規模,限制相關報導者和贊助商的數量。7月8日,東京都國際醫療中心的專家大麴貴夫對東京都政府表示,如果按照現在的感染頻率,奧運期間將會日增超過1000人。截至7月7日,首都圈的感染有35%由delta變異株引起,專家預計這個數字到奧運開幕的23日左右將達到7成。

健身房的客人普遍對日本政府不滿。他們批評防疫政策,說到首相菅義偉1月發表施政方針,談到防疫措施時,有好幾個議員在會場昏昏欲睡。「他們就像生活在別的世界一樣,完全不懂我們這些低收入的平民的生活,普通人的税金發出來的高額收入被他們收入囊中,讓我很憤怒」。美穗說,「日本的經濟泡沫已經破滅了,我們的政治家還全是老頭,頭腦頑固不堪,和時代逆行」。

在一家諮詢公司上班在日華人辛元住在埼玉縣川越市,這裏是奧運會高爾夫賽事舉辦地。她說街道上做了很多奧運裝飾,布置了花壇,在零售店提供免費的電話多語言翻譯服務,又開展英語導遊的志願者培訓。

辛元說,「我非常尊敬排除萬難也要開奧運會的決心。」一位神奈川縣的上班族也說,他希望舉辦奧運,因為「是戰勝病毒的象徵」。但辛元依舊對這屆政府很失望,要開奧運會「沒有給國民一個令人信服的理由,疫情政策前後矛盾,政府沒有政治想像力」。

辛元說,緊急事態下不允許居酒屋賣酒,民間文藝和體育活動都不允許開展,但國家卻要搞大型體育活動。普通民眾入境要隔離14天,不允許乘坐公共交通,但選手們除非被檢測出感染,可以免除兩週的隔離。「我滿腦子都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在奧運這個最強調公平的事情上,日本政策裏太多的奧運優待顯得更滑稽可笑」。

2021年7月8日,東京,一名保安關閉奧運體育場的大門。

2021年7月8日,東京,一名保安關閉奧運體育場的大門。攝: Carl Court/Getty Images

住在東京的一名60多歲的公司職員也對端傳媒表示,他在2013年知道東京作為舉辦地時就覺得,「日本還有其他很多國內問題需要政府出力,東日本大震災還沒處理完呢」。目前在日本的國民收入所得税裏,還要交一筆東日本震災的「復興特別税」。

一位年逾50的大阪府公務員也告訴端傳媒,無論有沒有疫情,她本來就不希望舉辦,「奧運本身就只是為了特權階級的利益」,是「公然浪費税金的事」。「說白了,這是一場充斥著利益的和平慶典。登上世界之巔的頂級運動員的表現確實令人瞠目結舌,但與其只關注那些天賦異稟、環境優越的一小部分精英,還不如把目光投向世界上眾多痛苦的人們」。

住在宮城縣的個體經營戶、40多歲的大木女士表示,自己尤其不滿政府的邊境和隔離政策,認為變異病毒會擴散、加重疫情。首支抵達日本的中國奧運代表隊——中國帆船隊在到達日本神奈川縣江之島後也對疫情對策表達了不滿,表示雖然隊員單獨住在一層,但還是會和住在同一家酒店的遊客有接觸。

大木還記得,當時宣布東京成為奧運舉辦地的時候,自己「非常高興」,「時不時還會想起宣布舉辦地的時候,外國老爺爺說congratulation的場景」。但疫情還在全世界肆虐的狀況下,「就算舉辦奧運,也不開心」。

2013年,在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國際奧委會舞台上,時任國際奧委會主席羅格從白色信封中拿出印有Tokyo 2020的紙條,東京打敗馬德里和伊斯坦布爾成為2020奧運舉辦國,日本全國幾乎可以說是一片歡呼,民眾期待奧運帶來巨大的觀光效益,也為經歷2011年大震災傷痛中的日本注入了一針強心劑。安倍晉三對媒體表示,希望2020奧運能成為「日本經濟的起爆劑」。野村證券的分析師山口正章建議向海外推出「酷日本戰略」,對日本的料理、動漫、旅遊和日語的熱情都會高漲起來,帶動經濟發展。

2020東京奧運也是繼1964年之後,日本和東京再次舉辦夏季奧運會。東京曾是亞洲第一個舉辦奧運的城市,彼時日本剛從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復甦。政府為了辦奧運,投入大量資金建設基礎設施,連接東京和大阪的東海道新幹線也在奧運開幕前落成。當時的東京民眾自主舉辦「城市美化運動」,幾百萬人上街自願掃地和清理路面。奧運助推了日本的經濟起飛,日本在戰後迅速恢復,成為強國。

在2016年里約奧運會閉幕式上,當時的首相安倍晉三化身超級馬里奧,從綠色水管裏蹦出來,讓人印象深刻。剛當選東京都知事的小池百合子身穿傳統和服,從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手中接過奧林匹克旗幟。誰也沒想到,2020年的東京奧運將在一片反對聲中舉辦。

 2013年9月7日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左)與土耳其總理埃爾多安握手,東京被授予成為2020夏季奧運會的主辦城市。

2013年9月7日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左)與土耳其總理埃爾多安握手,東京被授予成為2020夏季奧運會的主辦城市。攝:Ian Walton/Getty Images

「選手能在奧運出場,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6月2日,NHK新聞報導,8萬志願者中已有1萬人辭去了工作。一是因為前東京奧運會組委會會長森喜朗歧視女性的發言,二是疫情影響。

瑪麗亞決定留下來。但面試通過後的進程「非常遲緩」,直到奧運會開幕前一個多月,她才知道自己究竟被分到哪個場館、做什麼事。前幾日瑪麗亞參加了賽會培訓,當時還是政府表示要接納觀眾的時期,培訓時志願者都表示完全不知道要如何應對觀眾,這讓瑪麗亞感到政府和國際奧委會站在一邊,實際上在現場工作的人是另一邊的,「沒有交流,決定遲緩,還老換來換去」。

也有令人欣慰的事。瑪利亞最感謝的是奧運會相關人員可以自願優先免費接種輝瑞疫苗。6月開始,日本才大規模向65歲以下國民推廣接種疫苗,儘管各區有所不同,但基本上民眾等到區役所或職場派發的接種券,都是6月末以後了,許多市民目前仍未收到接種券。而奧運相關志願者和媒體工作者最早可以在6月18日打上第一針。

早在4月初,當時日本只有不到300萬的高齡者和醫療人員接種了疫苗,政府希望讓奧運「安心安全地開賽」,推出給奧運選手優先接種疫苗,爭取在6月底完成兩針疫苗。對此,民眾在Twitter等社交平台表達了強烈的不滿:「政府比起老年人更優先考慮奧運嗎?醫療人員和老年人的命不要了嗎?」。同時,也有許多市民在推特表示,「選手和相關人士都應該在開幕前打完兩針疫苗才是,不然何談安心安全的奧運?」

6月政府決定將接種對象擴大到志願者等相關人士,推特上仍有不滿之聲,「為什麼要拋開國民,特殊對待運動員和奧運相關人士?」「因為給奧運相關人士接種,疫苗都要不足了吧?」(記者註:規制改革擔當大臣河野太郎7月16日在對東京23區的特別區長會議上表示,如果輝瑞和Modena可以按計劃正常供給,到9月末可供應2億2000萬次接種。

2021年6月28日日本藤澤市,一名衝浪者騎車經過東京奧運會的宣傳橫幅。

2021年6月28日日本藤澤市,一名衝浪者騎車經過東京奧運會的宣傳橫幅。攝:Yuichi Yamazaki/Getty Images

但對運動員來說,奧運依然是不容錯過的盛事。在京都東山高中擔任排球教練的松永理生希望奧運會正常舉辦。他曾經教過的好幾個學生都將代表日本國家隊出場。「選手能在奧運出場,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說,「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什麼時候死去也不知道,可能明天就會死」,運動員的生涯更短暫,「希望不要後悔」。

東山排球部的部員們對於前輩將在奧運會出場都感到很驕傲,在前輩的帶領下,這支高中球隊在2020年度拿到春高排球(日本高中排球一個賽季裏最後一場,也是最重要的全國大會)的全國優勝,2021年作為優勝候補參賽,卻因為有隊員感染Covid-19,被迫在三回戰棄權。

在京都居住的39歲單身媽媽知原紗耶香和女兒一起給當時因感染退賽的18位選手手縫了球衣掛件。「如果選手們連戰鬥的機會都沒有就要放棄,真的太痛苦了!」奧運延期的時候她也很難過,「選手們為了這個大舞台,那麼努力配合時間點、努力訓練和調整狀態,想到這個就為選手們悲傷」。

知原曾作為排球運動員代表京都參加全國大會,平時常帶女兒去看排球比賽。和許多接受採訪的日本人一樣,知原也用「和平的盛典」來形容奧運。她很希望奧運舉辦,「對體育選手來說,奧運是每個人的夢想!能最後參加奧運的只有少數的幾個人。除了本人的努力,他們背後還有家人、教練的支持。世界上人們的心情都凝聚在一起的就是奧運會」。

知原本已買到奧運會門票,想去現場給選手們加油,但因無觀眾開賽,估計只能作罷,「就算無法去現場,我也想要全力支持每一位選手」。東京奧組委本已向公眾售出363萬張門票,但東京等一都三縣所有場館的門票將被退還。

2021年7月13日,丹波一名戴著口罩的市民在青垣寺閲讀印有人們願望的風鈴紙條。

2021年7月13日,丹波一名戴著口罩的市民在青垣寺閲讀印有人們願望的風鈴紙條。攝:Buddhika Weerasinghe/Getty Images

野村綜合研究所估算,完全無觀眾開賽的經濟損失預計將達1470億元(1日元≈0.07港幣、0.059人民幣、0.25新台幣),如果奧運終止,損失將到1.8萬億日圓,但這只佔2020年度日本GDP的0.33%。研究者表示「取消奧運造成的經濟損失不足以影響經濟的發展方向」。研究者指出,第一次宣布緊急事態造成的經濟損失達6.4萬億日圓,第二次約為6.3萬億,「以上數據表明決定是否舉行或取消大會,以及是否限制觀眾入場,應當根據傳染風險,而不是經濟損失來作出決定」。

日本政府在2020年12月22日公布奧運會和殘奧會預算是1.64萬億日圓。奧運支出57%由東京都和國家公款承擔,包括大會之後的設施整備和感染預防對策,其餘7000億將由贊助商和門票收入負責。自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以來,大會主辦方一直處於盈利狀態,東京奧運會拿到了創紀錄的國內3500億日圓的贊助收入。但據朝日新聞預計,由於疫情影響,目前的預算已經被打破,公款的投入會更多。

和日本政府相比,國際奧組委(IOC)則是「旱澇保收」。東京奧組委成員對讀賣新聞表示,「只要開賽的話,IOC就能保證有巨額的轉播收入」。根據2019年的財務報告,2013-2016年國際奧組委的收入達到57億美元,其中73%都來自轉播收入。

40歲的居住在神奈川縣個體經營業者則表示,政府也沒有經驗,雖然有需要反省的地方,但「全是批判性地攪亂輿論的報導才是我想批評的」。她覺得為了那些期待經濟恢復的人也應該照常舉行奧運。

在神奈川縣居住的40多歲律師說「它離體育本身遙遠了,變成了商業主義的奧運會」,他對日本政府的奧運準備只有兩個字「最惡」(不能更糟糕了)。另一個住在新瀉的個體經營者則說「不用多說了,笨蛋來的!」。

和知原一樣買了奧運門票的神奈川縣40歲以上的體育愛好者說,雖然當時很期待能看比賽,「但對體育帶來的感動不是冒著健康和安全的風險去做的」。他的體育同好則表示「希望政府要搞就徹底搞下去,開放觀眾」,「反正怎麼做都要被批評了。」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日本疫情 2019冠狀病毒疫苗 奧運會 2020東京奧運會 東京奧運會 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