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端 x 華爾街日報

中國靠年輕人網貸掀起的消費浪潮面臨清算

中國監管機構試圖對螞蟻集團和不斷膨脹的網絡借貸行業進行管控,他們把目標瞄準年輕人過度舉債的生活方式。


2020年8月29日上海,市民在外灘拍照留念。 攝: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2020年8月29日上海,市民在外灘拍照留念。 攝: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中國監管機構試圖對螞蟻集團(Ant Group Co.)和不斷膨脹的網絡借貸行業進行管控,目標指向了年輕人過度舉債的生活方式。

去年疫情暴發前,熟稔科技產品且花錢大手大腳的新一代中國人推動消費不斷增長,成為中國經濟日益重要的驅動力。

許多人利用短期貸款來支付高檔化妝品、電子產品和在昂貴餐館就餐的費用。他們很容易獲得信貸,這要歸功於螞蟻集團和其他中國金融科技公司,它們向數以百萬計未持有銀行信用卡的人提供無抵押貸款。據惠譽國際評級(Fitch Ratings)估計,2019年,網絡貸款佔中國短期消費貸款的一半之多。

現在,新的金融監管規定正迫使貸款機構重新評估自身業務策略,並引發了對中國年輕群體的美國式借貸和消費習慣的反思。從2022年開始,螞蟻集團及其同類公司將不得不為他們與銀行共同發放的貸款提供至少30%的資金,這一規定旨在讓網貸機構承擔更多風險。

最近幾周,中國社交媒體上掀起了一波被稱為「上岸」的草根運動,「上岸」指的是還清債務,這股風潮已吸引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人們在網上分享他們在過度消費和借貸方面的經歷及悔恨。

在微博和另一個流行的社交媒體平台小紅書上,人們貼出了剪碎的信用卡的圖片以及註銷網絡信貸的截圖。一些人介紹他們的上岸經驗,包括通過減少日常開支和避免不必要的購物來努力還清債務。

畢馬威中國(KPMG China)的金融業戰略諮詢服務合夥人支寶才(Daniel Zhi)表示,對於過度消費展開的自上而下的打壓已促使中國民眾反思。他補充道,中國的監管行動已給整個網貸行業套上緊箍咒。

2020年11月,就在螞蟻集團備受關注的首次公開募股(IPO)被叫停的前一天,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某部門的官員在一篇專欄文章中表示,雖然消費是中國經濟的支柱,但金融機構和金融科技公司需要負責任地行事,保護消費者權益。

中國官員郭武平表示,金融科技公司對借款人過度授信,使得「一些低收入群體和年輕人深陷債務陷阱。」他表示,螞蟻集團的虛擬信用卡服務花唄與銀行信用卡業務基本相同,但「普而不惠」,分期手續費高於銀行。螞蟻集團不予置評。

其他中國官媒也發聲批評金融科技平台鼓勵年輕人過度消費。上個月,中國央行的一份報告稱,中國正設法在不依賴消費金融的情況下擴大國內消費。雖然短期貸款的違約率一直很低,但官員們擔心,如果不遏制過度借貸,可能會埋下金融風險的隱患。

億萬富豪馬雲控制的螞蟻集團是中國最大的線上短期消費信貸提供商,是熱門支付應用支付寶(Alipay)的所有者。截至去年6月,螞蟻集團發放的未償還消費貸款相當於2,670億美元,佔中國家庭短期債務總額的近五分之一。

僅在截至去年6月的12個月,就有約五億中國公民使用螞蟻集團的個人信貸服務花唄和借唄(Jiebei)。其中大部分資金是由螞蟻集團合作的大約100家銀行和其他商業貸款機構提供。

現年27歲、在西安市中心從事金融工作的Mona Wang說,去年年底,她共欠多家線上放款機構以及銀行相當於逾1.5萬美元的貸款,其中包括螞蟻集團旗下花唄還有一些信用卡發卡行。她說,這一數額大約是她平常月收入的15倍,主要是她在購買Salvatore Ferragamo牌鞋子和其他名牌商品時欠下的。

Wang說,幾個月前,在阿里巴巴集團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簡稱:阿里巴巴)一年一度的「雙11」購物節間,她用花唄瘋狂購物,其中包括多瓶炙手可熱的茅台酒、Lululemon瑜伽服、一部戴森(Dyson)吹風機以及一台吸塵器。她說,當時這些東西的價格看起來非常划算,不容錯過。

Wang說,後來她意識到自己的財務狀況已捉襟見肘,到了晚上有些睡不著覺。她說,好在2月份拿到的一筆獎金幫助她還了一半的錢,她現在開始小心翼翼地管理開支,以償還剩下的債務。

螞蟻集團及其同行過去常常打廣告宣揚自由自在的消費方式。去年10月的一則花唄廣告,說的是一名37歲的建築工人去高級餐廳給女兒過生日。另一則廣告的主角是一位用花唄買薩克斯的快遞員,廣告詞為「熱愛的不能省」。

螞蟻集團對於上述廣告不予置評。自IPO被叫停後,螞蟻集團及其高管已表示,公司正在整改業務,而且調整了放貸方式。該公司去年12月曾表示,下調了一些年輕用戶的借貸額度,倡導更理性的消費習慣。但該公司沒有透露細節。

螞蟻集團上周五公布了數字金融平台自律準則。該公司表示,準則要求負責任地放貸,不對未成年人放貸,不對償還能力低或年輕群體發放超出基本生活所需的額度。

26歲的Yuzhang Wang稱,最近他的花唄額度從約4,600多美元下調到了約2,500美元的水平。Wang原本在北京一家職業培訓機構工作,他去年失業,欠下包括花唄貸款在內的3萬多美元債務。這些錢用於購買古馳(Gucci)和范思哲(Versace)的飾品、iPhone和高消費就餐等。他表示,收債人已經打電話給他和他的家人,威脅要打官司。

Wang回了老家,在一家工廠工作,同時兼做網約車司機和婚禮主持。他還在網上轉售了之前購置的一些東西。他已經還了三分之二的債務。

經濟學家表示,鑑於消費對中國經濟的重要性,他們預計中國的網貸整頓不會嚴重抑制整體消費支出。

安盛投資管理公司(AXA Investment Managers)資深新興亞洲經濟學家姚遠(Aidan Yao)表示,若網貸渠道收緊,並且若中國政府短期內將控制金融風險列為優先事項,那麼消費可能會受到衝擊。不過,他表示,中國政府希望維持經濟增速,因此不至於對消費施加嚴格限制。

惠譽追蹤中國非銀行金融機構的董事陳冠如(Katie Chen)表示,監管機構不希望清除整個網貸行業,他們只是希望確保網貸機構不會因為承擔過多風險而威脅到整個金融體系的穩定。

英文原文:China’s Youthful, Debt-Fueled Spending Spree Sparks a Reckoning

網上借貸 阿里巴巴 WSJ 端傳媒尊享會員 螞蟻集團 端 x 華爾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