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2020美國大選 大選深水區:轉折點中的美國

一邊倒的民調、搖擺州花落誰家?——開票前的最新選情,指向美國何種結局?

截至11月2日美國東部時間早上十點半,整整9500萬美國人已經完成了提前投票,超過2016年大選總投票數的三分之二。


2020年10月29日,美國總統大選前夕,印度一位藝術老師在街上繪畫特朗普和拜登的畫作。 攝:Rajanish Kakade/AP/達志影像
2020年10月29日,美國總統大選前夕,印度一位藝術老師在街上繪畫特朗普和拜登的畫作。 攝:Rajanish Kakade/AP/達志影像

11月3日是今年美國的大選日,COVID-19疫情的影響使得本次大選變得格外特別。本文整理總結了開票日前夕全國和各個搖擺州的選情,供讀者參考。

全國民調拜登佔優

一些機構根據全國和各州民調等數據製作了選舉預測模型,其結論與民調的趨勢一致:拜登有很大可能贏下今年大選。

今年大選中全國民調的形勢十分穩定,拜登獲得了巨大而持久的領先優勢。6月中旬以來,拜登在全國民調中對特朗普的平均領先優勢一直超過7個百分點,進入10月之後還有進一步擴大的趨勢。

大選前夕發布的一批高質量民調同樣如此。10月30日福克斯新聞網發布的民調中拜登獲得了51%的支持率,而特朗普獲得44%。10月28日薩福克大學(Suffolk University)的民調中拜登也以52%-44%領先特朗普8個百分點。完全以線上形式進行的民調也與總體趨勢一致,比如10月27日YouGov發布的民調中拜登以51%-40%領先特朗普11個百分點。總體來說,拜登在全國民調中的領先優勢是極為明顯的。

一些機構根據全國和各州民調等數據製作了選舉預測模型,其結論與民調的趨勢一致:拜登有很大可能贏下今年大選。截至11月2日,《經濟學人》雜誌(The Economist)的選舉預測模型顯示,拜登有95%的可能當選,而特朗普只有5%。統計學家內特·西爾弗(Nate Silver)主辦的選舉預測網站FiveThirtyEight給出的特朗普勝選機率則是11%。這些數據反映出拜登在本次選舉中所擁有的巨大優勢,但也並不意味着大選結果已經毫無懸念,畢竟11%也是一個實際有可能會發生的機率。

搖擺州民調形勢如何?

今年相繼發生了COVID-19疫情、弗洛伊德死亡案等事件,使大量老年選民、城郊選民、女性選民等由特朗普倒向拜登,使得搖擺州的數量也大幅增加。

由於美國實行選舉人團制度,所以全國民調反映的只是兩黨候選人支持率的大概趨勢,並不是具體選舉結果的模擬。真正重要的是兩黨支持率接近的那些「搖擺州」花落誰家。2016年大選中,希拉里(台譯希拉蕊)獲得的普選票總數領先特朗普2個百分點,但由於四個重要的搖擺州——威斯康辛州(Wisconsin)、密歇根州(Michigan)、賓夕法尼亞州(Pennsylvania)、俄亥俄州(Ohio)——全部投票給特朗普,希拉里因此輸掉了大選。

今年相繼發生了COVID-19疫情、弗洛伊德死亡案等事件,使大量老年選民、城郊選民、女性選民等由特朗普倒向拜登,使得搖擺州的數量也大幅增加。除了傳統的搖擺州之外,一些共和黨原本佔有明顯優勢的州今年也成為了搖擺州。比如共和黨的傳統重鎮亞利桑那州(Arizona),近年來由於人口結構的變化和城郊選民的倒戈,反而成為了一個民主黨佔優的州。目前,拜登在亞利桑那州的民調中平均領先特朗普多達4個百分點。在2016年特朗普以5%優勢獲勝的佐治亞州(Georgia),少數族裔的助力和城郊選民的轉向同樣使得拜登在民調中有着1至2個百分點的優勢。北卡羅萊納州(North Carolina)2016年特朗普勝過希拉里3個百分點,而今年拜登在民調中平均領先特朗普3個百分點。

更令人驚訝的是,四年前特朗普以10%優勢大勝的德克薩斯州(Texas)和艾奧瓦州(Iowa)今年也有成為搖擺州的傾向。10月26日《紐約時報》進行的民調顯示,拜登在德克薩斯州僅僅落後特朗普4個百分點;還有的民調中拜登僅落後1個百分點。艾奧瓦州的情況同樣如此,10月28日Quinnipiac發布的民調顯示拜登以46%-47%落後特朗普1個百分點。在這兩個州,拜登獲勝的希望雖然不大,但至少已有一戰之力,與四年前的慘敗不可同日而語。

接下來就是中西部的四大搖擺州了。根據目前的民調數據,四個州中特朗普只在俄亥俄州有一戰之力,而在威斯康辛州、密歇根州、賓夕法尼亞州拜登都遙遙領先。上述三州有大量2016年投票給特朗普的選民今年向拜登回流。《紐約時報》在這些搖擺州都進行了一系列民調,其中最新的數據顯示拜登在威斯康辛州領先特朗普10%,在密歇根州領先8%,在賓夕法尼亞州也領先6%。拜登在這三州的民調優勢十分巨大,已經足以覆蓋2016年民調與真實結果的差距。

最後就是永遠向共和黨方向搖擺的佛羅里達州。2000年,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戈爾在佛羅里達以500票之差輸給小布什,還產生了極具爭議的「布什訴戈爾案」;2016年,特朗普以1.5%的微弱優勢在佛羅里達州獲勝;2018年的中期選舉,共和黨的參議員候選人裏克·斯科特(Rick Scott)以0.12%的微弱優勢拿下了參議員席位。今年,拜登在佛羅里達州的民調雖具有微弱優勢,但特朗普依然緊咬拜登。

2020年10月27日,密歇根州蘭辛市的機場舉行的共和黨總統競選集會,支持者在冷雨中觀看直播中特朗普的樣子。

2020年10月27日,密歇根州蘭辛市的機場舉行的共和黨總統競選集會,支持者在冷雨中觀看直播中特朗普的樣子。攝: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大選日後有何變數?

今年美國選民的投票熱情空前高漲。截至11月2日美國東部時間早上十點半,整整9,500萬美國人已經完成了提前投票,超過2016年大選全程總投票數的三分之二。

今年大選的選情幾個月來一直比較穩定,「十月驚奇」也沒有出現。共和黨人炮製的所謂拜登兒子「電腦門」事件,題材上是炒冷飯,內容上也多有造假,因此沒有引起波瀾。今年大選最大的變數不會出現在選舉前夕,而是會出現在選舉日之後。

由於COVID-19疫情的影響,今年大量選民選擇郵寄選票和提前投票等方式,而非在大選日當天前往現場投票。儘管如此,今年美國選民的投票熱情依然空前高漲。截至11月2日美國東部時間早上十點半,整整9,500萬美國人已經完成了提前投票,超過2016年大選全程總投票數的三分之二。由於特朗普在過去幾個月中多次毫無根據地攻擊郵寄選票,稱其「助長選舉欺詐」,再加上他對COVID-19疫情毫不在乎的態度,意味着在11月3日大選日當天前往現場投票的選民中共和黨支持者會居多,而郵寄選票、提前投票的選民中民主黨支持者居多。

郵寄選票與當天投票這兩種選票的處理和統計會存在時間差。大量的郵寄選票和提前投票,意味着今年的大選日可能會拉長,變成「大選周」甚至「大選月」。很可能在一些州會出現「後來居上」的情況:隨着時間的推移,最初落後的候選人實現逆轉,並最終拿下該州。

這種逆轉可以大體上分為兩種情況。在第一種情況下,一些州的法律規定不得在大選日之前就提前統計郵寄選票。這樣一來,大選日當晚的計票結果反映的就是當天投票的情況,而郵寄選票的結果會隨後加入,很可能隨着計票的進行發生「由紅到藍」的轉變。

這樣的州主要包括賓夕法尼亞州和威斯康辛州等搖擺州。第二種情況則是州法允許在大選日前就開始統計郵寄選票,這會導致大選日當晚首先發布的計票結果是郵寄選票的結果,當天投票的結果隨後跟進,很可能發生「由藍到紅」的轉變。德克薩斯州、佛羅里達州、艾奧瓦州、北卡羅萊納州、俄亥俄州等搖擺州均屬於這種情況。

最後一個變數來自於最高法院。一旦特朗普不承認選舉結果,或者一些州在大選日當晚第一批計票結果出爐後就徑自宣布獲勝,那麼對選舉結果的爭議勢必以訴訟的形式起訴到最高法院。隨着巴雷特大法官的上任,最高法院中保守派與自由派之比達到了6-3。二十年前,最高法院按黨派站隊以5-4把總統寶座判給小布什的故事在民主黨人心中留下的傷疤仍在。今年的最高法院如何對待這場史上最為複雜的大選,事關選舉的合法性以及美國憲政制度的健康運行。

(古道,自由撰稿人,關注美國政治)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選情分析 大選深水區:轉折點中的美國 2020美國大選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