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2020美國大選 大選深水區:轉折點中的美國

推遲大選?取消選舉人團?否認選舉結果?特朗普的小動作為何不可能

遇上這些情況,美國的民主體制,會如何應對?


2020年3月12日特拉華州威爾明頓,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前副總統拜登在酒店發表有關2019冠狀病毒爆發的言論後離開。 攝: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2020年3月12日特拉華州威爾明頓,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前副總統拜登在酒店發表有關2019冠狀病毒爆發的言論後離開。 攝: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距離2020年美國大選的選舉日(11月3日)只有不到九十多天。正在謀求連任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因為疫情和種族矛盾,選情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低谷,民調全面落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

急於扭轉自己不利態勢的特朗普找不到有效的方法來突破當前困境,而在7月30日早晨,在自己的推特賬號上放話要推遲大選,並猛烈抨擊「郵寄投票」(Mail-in-Ballot)的投票方式,斥責這種因疫情而愈發受歡迎的投票為選舉舞弊的温床。

這條推特引發了全美媒體和國會的高度關注,也招致了外界一致的反對,特朗普的國會共和黨盟友們也罕見的沒有附和他的提議。提議推遲大選,直接威脅到了美國民主制度的根本,當然,特朗普本身也是沒有推遲選舉的權力的,因為選舉日期是由國會來指定,修改也必須經過國會同意。

然而,特朗普突然拋出的這一想法,既反映了他上任以來隨心所欲、推特治國的執政風格,同時也展示了他喜歡製造危機來轉移媒體視線、主導政壇敘事的作風。除了提議推遲選舉、攻擊郵寄投票外,特朗普還威脅過將不會承認大選結果。假如遇上這些情況,美國的民主體制,會如何應對?

2020年2月4日華盛頓,美國總統特朗普和第一夫人梅拉尼婭在白宮南草坪的總統車隊中。

2020年2月4日華盛頓,美國總統特朗普和第一夫人梅拉尼婭在白宮南草坪的總統車隊中。 攝: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攻擊郵寄投票

特朗普認為郵寄選票將對他和共和黨的選情造成負面影響,他的理由是郵寄選票很容易作假,但他真正擔心的,應該是郵寄選票的增多可能會拉高民主黨選民的投票率。

事實上,特朗普威脅推遲選舉日,並不是空穴來風。雖然早在3月份時,特朗普確認了今年選舉會照常按期舉行,但是特朗普的女婿傑拉德·庫什納在5月接受採訪時,卻沒有否認存在推遲選舉的可能。特朗普的對手拜登在4月中旬的一場線上籌款活動中,也曾提出特朗普可能會尋求推遲選舉日,彼時還招來了特朗普競選團隊的抨擊和譏諷。現在看來拜登的觀察倒是入木三分。

然而,直到7月30日之前,特朗普都沒有公開提到過這個想法。過去的幾個月中,特朗普主要的抱怨對象和攻擊目標,還是集中在郵寄選票上。隨着疫情在美國肆虐,很大一部分選民將首次在今年選擇用郵寄投票的方式來取代傳統的排隊投票。按說,疫情期間採用這種投票方式有利於保障公眾健康,應該不是一個爭議問題。

但是特朗普認為郵寄選票將對他和共和黨的選情造成負面影響,他的理由是郵寄選票很容易作假,即便有研究表明在過去的二十幾年中,成千上萬的選票通過郵寄的形式被投出,只出現了幾十例造假的案例。他頻繁提及選舉舞弊的問題,多次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指責民主黨人在2016年的選舉中涉嫌舞弊,導致他輸掉了普選票。

然而他真正擔心的,應該是郵寄選票的增多可能會拉高民主黨選民的投票率。然而即便在這一點上,能支持特朗普說法的證據也不是非常明顯。高投票率固然對民主黨是有利的,但是歷史上民主黨選民並不怎麼喜歡這種投票方式,年輕人和少數裔選民很多時候並不會選擇寄信這種老套的辦法。反而是核心選民傾向老年人和高教育程度選民的共和黨,更受益於郵寄選票

總的來看,郵寄選票很難說對兩黨哪一方的選情更有利。特朗普之所以屢次選擇攻擊它,除了個人的執念以外,另一個考量點恐怕是試圖質疑選舉結果的合法性。

特朗普也敏鋭地捕捉到了計票困難的潛在問題,宣稱希望見到選舉日當天清點完所有選票。但是要指望資源和手段有限的州政府官僚辦好這種複雜的大事,怕是沒有那麼容易。

而疫情影響之下,美國今年大選的程序也確實存在許多令人擔憂的地方。例如紐約和賓夕法尼亞等州缺乏處理統計大量郵寄選票的經驗,以紐約州6月中旬的初選為例,選舉日過去6周之後,選票還沒有完全清點完畢,目前,幾場結果接近的初選最終勝者仍存在爭議

紐約初選還暴露了另一個問題,就是選舉日當天只統計有效票的結果,很可能和加上郵寄和缺席選票的最終結果有着巨大的差距。一個比較極端的例子就是在紐約初選中,第27國會選區的特殊選舉。開票當晚,共和黨的候選人在這個深紅選區領先了民主黨挑戰者40個百分點,按說結果應該沒有任何懸念,民主黨候選人拒絕直接認輸還引來外界的譏諷。然而當大量堆積的郵寄選票被計入後,截止到今日,民主黨只落後共和黨6個百分點。

要是選舉當晚領先的候選人,最終在所有選票被清點之後輸掉了選舉,那麼很可能就會出現特朗普一再營造的場面:一方拒絕承認選舉結果,質疑當選總統的合法性

美國選舉一般是由地方和州政府監管舉行,基本上一州一個選舉計票規則。今年激增的郵寄選票必然讓各州面臨空前的壓力,再加上疫情導致的人手不足,以及美國郵政系統因疫情虧損嚴重、導致郵件延遲抵達等不利因素,情況可能會變得非常糟糕。

特朗普也敏鋭地捕捉到了計票困難的潛在問題,宣稱希望見到選舉日當天清點完所有選票。但是要指望資源和手段有限的州政府官僚辦好這種複雜的大事,怕是沒有那麼容易。

2020年3月11日美國華盛頓,總統特朗普將與白宮的華爾街高管會面時發表有關如何處理2019冠狀病毒的聲明。

2020年3月11日美國華盛頓,總統特朗普將與白宮的華爾街高管會面時發表有關如何處理2019冠狀病毒的聲明。攝:Al Drago/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總統無權推遲選舉

總統是無權單方面推遲美國大選日期的,只有在國會同意的情況下,大選才有可能被延期。而考慮到民主黨現如今把控着眾議院,國會通過立法推遲選舉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7月30日,美國統計部門公布美國第二季度GDP出現32.9%的滑坡,之後不久,特朗普便發了這驚天一推(特)。

但拋開表面喧囂,問題實質是,特朗普無權推遲選舉。美國的選舉制度縱然錯綜複雜,穿插着直接民主和間接民主等不同形式,但是在選舉日的設置上還是非常清晰直接的。

根據美國憲法規定,美國總統是由各州選出的選舉人團來選舉,而具體選舉日期和選出選舉人團成員的方式,決定權在各州。同時,憲法規定了國會無權插手選舉人團成員的產生,但是有權設立具體的選舉日期。

現行的美國大選日期,是由國會在1845年通過的「總統日選舉法」定下的。按照法案,每4年的美國總統大選日被固定在11月第1個星期一後的星期二,今年便落在了11月3日。更改或推遲選舉日期需要國會兩院專門立法。也就是說總統是無權單方面推遲美國大選日期的,只有在國會同意的情況下,大選才有可能被延期。而考慮到民主黨現如今把控着眾議院,國會通過立法推遲選舉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特朗普出格的要求也被共和黨要員反駁。參院多數黨領袖米奇·麥康納爾,眾院少數黨領袖凱文·麥卡錫分別駁斥了特朗普的提法,重申選舉將照常舉行。

從歷史的角度來看,美國大選也從沒有過被推遲的先例。且不說1812年英軍火燒白宮後照常選舉的先例,1845年選舉日法案通過之後,美國也從沒有一次推遲聯邦選舉——1864年內戰硝煙未停、1944年二戰關鍵時期、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席捲美國⋯⋯國會和總統選舉都照常進行。

能在艱難時局下依然保持民主選舉的正常舉辦,也正說明了美國民主制度的堅韌。

也就是說,美國的民主制度經歷瞭如此多的重大危機,都沒有停止運轉的先例。就算今年的疫情在秋天出現又一輪高潮,也很難想像美國國會會同意取消大選。能在艱難時局下依然保持民主選舉的正常舉辦,也正說明了美國民主制度的堅韌。

哪怕國會真的同意推遲了選舉日期,這一做法也並不一定對特朗普有任何好處。雖然憲法沒有規定選舉人團的成員應該被各州以什麼樣的方式挑選出來,但憲法第十二和第二十修正案則明確指出了選舉人團應該在什麼時候投票選出總統。即便是選舉人團出於一些不可抗力沒能按時投票,第二十修正案也明確規定了總統和副總統的四年任期將在翌年的1月20日正午十二點到期。

也即,假如選舉沒有發生,特朗普也不會自動續任,而是會在2021年1月20日因為任期結束而失去總統身份。

再退一步,如果選舉推遲而總統出缺,則應按照1945年規定的總統繼承順序選出繼任者。由於副總統兼參議院議長在這個境況下也同樣出缺,下一位應該繼位的,應該是眾議院議長,現在這個人是民主黨人南希·佩洛西。

但若大選徹底取消,那麼眾議院的選舉也不會發生,也即1月3日之後眾院議長也會同樣出缺。那麼再下一位的接班人選,則是參議院臨時議長,這一職務屬於參院的榮譽職務,一般授予多數黨中資歷最深的參議員,現任的是共和黨人、艾奧瓦參議員查克·格拉斯利。

然而如果今年選舉未能發生,參議院的控制權很可能換手,現如今參議院是53:47共和黨多數,但因為今年改選的35位參議院議員中,有23位是共和黨人、12位是民主黨人,因此當這改選的35各席位空缺後,反倒是民主黨會以35:30的優勢佔據多數,屆時參院的臨時議長則應該是民主黨籍的弗芒特參議院帕特·萊西。

假如選舉沒有發生,特朗普也不會自動續任,而是會在2021年1月20日因為任期結束而失去總統身份。

只是參院的實際情況還可以更復雜,因為根據第十七修正案,參院席位出缺是可以被各州州長任命補缺替代人選的。如果選舉沒能發生,各州州長有權任命替補,這可能會進一步影響到參院的組成和潛在的總統繼位人選。更何況今年也有11州面臨州長換屆選舉,如果選舉推遲的話,這些州同樣面臨州長空缺的可能,使局面進一步複雜化。

繞來繞去,這些選舉推遲帶來的局面,必然會對美國社會造成巨大的震盪,同時引發憲政危機。選舉是一個健康民主社會運轉的根本,推遲造成如此混亂的後果,因此幾乎不存在推遲的可能。

2020年6月23日美國肯塔基州路易斯維爾,一名戴著美國國旗口罩的工作人員在一個投票站進行消毒。

2020年6月23日美國肯塔基州路易斯維爾,一名戴著美國國旗口罩的工作人員在一個投票站進行消毒。攝:Ben Hasty/Reading Eagle via Getty Images

美式DQ,取消選舉人團?

或促使州議會無視普選票的選舉結果,自行選出本方控制的選舉人團成員而轉投給特朗普?

不過,特朗普此時的「虛張聲勢」,也許並不只是為了推遲選舉,而是製造混亂,順便挑戰11月選舉結果的合法性,以便下一步動作。

這在於,特朗普對郵寄選票的攻擊和對選舉過程的抹黑,仍可能對選舉人團造成巨大影響。2016年的例子提醒人們,美國總統大選的結果實際上並非是由人民的選票選出,而是由選舉人團這個中間機構來代勞,這促使了普選票和選舉人團出現了不同的勝者,最終導致特朗普當選(按照普選票,希拉里的票數更多)。然而,選舉人團的人選怎麼推舉,應該如何投票,是憲法可以留白的一個灰色空間。

在實際操作過程中,各州州議會對本州選舉人團成員的選舉方式是有最後決定權的,選舉人團票按怎樣的形式分配,每個州仍有很大的自由度。當前48州採取的系統是贏者通吃,即在該州拿到最多普選票的候選人,無論勝負差距多少都會拿到該州理論上的全額的選舉人票。只有緬因和內布拉斯加州是按每個國會選區結果來分配本州的選舉人票,特朗普16年就憑藉着這個制度拿到了緬因第二國會選區的一張選舉人票。

到了執行投票的階段,各州對選舉人團成員的約束也各有不同。理論上來說,各州派出的選舉人團成員是可以無視本州選民意見、自行做出判斷的,這批人歷史上被稱為無信選舉人(Faithless Elector)。雖然這些無信選舉人的叛逆行為在歷史上沒有造成嚴重影響,部分州還是通過法律約束這種行為,避免選民的意願沒能得到尊重。只是各州的約束是否存在憲政效力仍存在爭議,這就產生了操作和製造混亂的空間。

有部分學界人士推測特朗普利用郵寄選票攻擊選舉合法性,是為了若十一月輸掉關鍵搖擺州、無緣連任之後,鼓勵自己的支持者不承認選舉結果。還有學者認為特朗普可能慫恿賓夕法尼亞、威斯康辛、北卡羅萊納、弗羅裏達等可能會輸掉的搖擺州,這些州的州議會由共和黨把持,或促使州議會無視普選票的選舉結果,自行選出本方控制的選舉人團成員而轉投給特朗普。

這一想法堪稱異想天開,但稍微合計(考慮)一下倒也不是沒有可能,畢竟美國憲法確實沒有硬性規定各州應該以怎麼樣的方式來選出選舉人團的投票人。不過這一想法恐怕還是只能停留在理論之上,先不說這幾個共和黨把持的州議會在特朗普「輸掉」大選的情況下,是否還有意願去為他冒天下之大不韙,就算是他們有這個意願與執行力,州議會想要更改選舉人團人選的產生方式需要通過法案,而法案需要州長簽字方能生效,而這幾個州的州長都是民主黨人。

即使州議會中的共和黨人能找方法繞開州長的阻撓,他們真的有勇氣去做推翻選民意志的行為嗎?雖然2020足夠魔幻,美國的民主制度近年也出現了不少的問題,但這種景象在民主制度仍然算得上健全的美國,恐怕並不可能實現。

若拒絕認輸?

美軍也並不是只聽命總統、敢於公然破壞憲政框架的軍隊。如果特朗普在憲法規定的任期結束之後還賴着不走,拒絕交出白宮,必然會有相關的人士「請」他移駕。

最後,還存在一種特朗普輸掉選舉之後拒絕認輸,拖到1月20日憲法規定的交接日期仍然不交榜的可能。相對來說,比起嘴皮子上喊選舉不合法,這種賴着不走的行為毫無疑問是特朗普所能做的最出格的事。

美國歷史從未發生這種事,不難想像這種事必會引發嚴重的憲政危機,也會遭到兩黨的一致抵制。而一向保持政治中立,效忠憲法的美軍,也並不是只聽命總統、敢於公然破壞憲政框架的軍隊。如果特朗普在憲法規定的任期結束之後還賴着不走,拒絕交出白宮,必然會有相關的人士「請」他移駕。

因此,特朗普對郵寄選票的全面攻擊以及他推特上推遲選舉的提議,恐怕更多的還是為自己未來失敗找藉口。如上文所說,和推遲大選消息同天發布的第二季度GDP年化增長率的大幅縮減,是1947年有記錄以來最高——這一重磅負面經濟消息,被特朗普試圖推遲大選一下子搶去了風頭。

特朗普推特治國的意圖:牢牢把持美國政壇的最大話語權。

這充分體現了特朗普推特治國的意圖:牢牢把持美國政壇的最大話語權。他發什麼方面的推(特),媒體和民眾就得討論哪一方面的話題。不過,特朗普這種隨意扭轉議題的能力也經常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主動縮短對自己有利的新聞週期,拉長對自己不利的負面新聞週期。

隨着美國大選進入百日衝刺階段,特朗普還能否走出自己製造的泥潭呢?

(王浩嵐,旅美觀察學者)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大選深水區:轉折點中的美國 2020美國大選 王浩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