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科技

Pornhub上的中文翻譯家

在賢者時間來臨之前,也要講究信、達、雅。


Pornhub中文網站。 圖:端傳媒
Pornhub中文網站。 圖:端傳媒

「你想用自己掌握的知識造福全人類嗎?如果你的回答是yes,那快來申請成為Pornhub的翻譯吧。」

成立12年後,全球最大色情視頻網站Pornhub,才在2019年4月發布了一條中文翻譯招聘信息:

「我們需要將Pornhub翻譯成為簡體中文,這很重要,因為我們希望全球的用戶可使用本地語言來瀏覽我們的視頻內容。」

「該崗位是兼職工作,每週最多工作15小時,不限制工作地點;中文是你的母語;英語是你的第二語言;優秀的寫作技巧,比單純翻譯更具創造性。」

「熟悉您所用語言的『成人』用語。知道何時堅持使用英語(而不翻譯)也很重要;有一定的翻譯經驗。」

有人在QAF(中國大陸一影視字幕組)的微信群裏轉發了招聘信息,這引起了Danny的興趣。本職工作是雅思老師的他,「早上醒來看到招聘信息,當時正值期末, 各種due,就一直拖着沒投」。三天後,當Danny準備申請的時候,Pornhub那邊已經關閉了招聘通道。

一位已經投過簡歷朋友將Pornhub的求職郵箱分享給了Danny,於是他「撿了個風日麗的週末下午,溜到圖書館沒人的一角,默默打開心愛的MacBook,屏幕調到最暗,窗口調到最小,開始。」

這是一次完美的「壓哨補遞」。幾天後,Danny收到Pornhub的郵件:

「恭喜,我們已經僱傭你為Pornhub歷史上第一位中文翻譯。」

「性樂園」的世界觀與翻譯家的方法論

Pornhub於2007年在加拿大蒙特利爾(Montreal)成立,服務分享遍及全球。在2019年,網站總訪問次數為429億,日平均訪問量為過億。

這家被稱為「宅男聖地」的色情網站有着堅固而清晰的「世界觀」和「方法論」——Danny在自己的應聘經歷中第一次獲得了完整的認知。

要成為Pornhub歷史上第一位中文翻譯,Danny需要通過兩輪考核。第一輪是自我概述。Danny說,「這份求職信真沒敢瞎寫。」為了更契合Pornhub「立足加國,輻射世界;深耕色情視頻,參與公益事業」的世界觀,他先分析了一通「性」對現代人的意義,然後列舉了過往的經歷,說明自己完全能勝任這份工作。

末了,他還不忘附上一篇自己給國內媒體寫過的,通篇「分析社會公平正義」的文章。「當然,還強調了一下,自己平時也會看些『小片子』,甚至寫些小短文『解解渴』。」

第一輪考核順利通過。接下來的第二輪測試,內容涵蓋Pornhub的網站介紹,以及不同類型片的翻譯。這更像是在Pornhub做翻譯的一次提前預演的「方法論」——在入職後,Danny的主要工作,和應聘的第二輪測試時非常相近:

  • 管理翻譯者申請(Translator Applications);
  • 翻譯網站前台新添詞條及內容(Site UI Editor);
  • 檢查視頻標題翻譯(Video Translations)
  • 他還記得,第二輪的測試中,考到一個Pornhub中的色情片類型名詞:gangbang。「如果直白點翻譯,就是『輪姦』的意思,但總感覺這個詞不太好,或許還可以找到更文雅一點的說法。」

    有朋友提議用「集體淫亂」,但Danny感覺還是「沒那個味道」。他於是找到一個在美國給Netflix做翻譯的朋友,對方認識中國大陸美劇知名博主「谷大白話」,後者最後給了一個翻譯建議:「車輪戰」。

    「我覺得很妙啊,明眼人一看便知。」Danny說。

    拿不準主意時,就向「老司機」請教一二,這是Danny在入職後的心得體會。「入職Pornhub後,有朋友調侃,說我的工作從正當英語老師,變成了管理Pornhub上的各種『老師』。」

    本科時,他在哈爾濱「一所二流學校」讀對外漢語,「從小喜歡外語和中文,考研去了北京語言大學讀翻譯專業」,在校期間就開始做雅思老師,起了個「哇!Danny英文老師!」的微信公號名,經常在公號上分享雅思經驗和教學心得。

    當「雅思老師」的身份切換為「Pornhub翻譯」,Danny說第一個月的翻譯量「巨大」,遇到一些拿捏不準的語句,他會請教在加拿大的native speaker。

    度過了最初熟悉業務的幾個月之後,Danny已能對Pornhub的工作節奏駕輕就熟:

    「每個月,我會給Pornhub發一個工作報告,寫明這個月我審了多少標題,自己翻譯了多少標題;審查了多少志願者的試譯,又通過了多少試譯;出現過哪些新詞條,哪些新詞條是我自己翻的。」

    Danny介紹,在Pornhub做翻譯,和在其他公司幹活完全不同:公司要求每名譯者每週工作「不超過15小時」;公司沒有任何業績、KPI考核指標;如果額外為Pornhub建立了新詞條,還能得到額外報酬。

    不用坐班、無考核壓力、工作方式自由,不鼓勵加班,甚至還限制工作時長,這樣一份兼職翻譯,Danny每月能到手8000元人民幣左右,「性價比還真不錯。」

    2017年12月1日,意大利米蘭的Pornhub商店營業中。

    2017年12月1日,意大利米蘭的Pornhub商店營業中。攝:Emanuele Cremaschi/Getty Images

    色情片翻譯家的自我修養

    看上去再美好的工作也有令人頭疼之處:Pornhub的海量視頻需要中文翻譯進行「本土化」,這也讓Danny在入職後犯了愁。

    於是他建了一個翻譯志願者交流群,這個群裏如今快有50人了,群成員可以協助Danny進行標題和視頻類別翻譯——建立一個和其他譯者的溝通渠道,也是給自己減輕負擔,「很多標題審核起來真的很費時間,尤其是那些垃圾標題。」

    Pornhub裏有很多機器翻譯的標題,這屬於「垃圾標題」的典型。很多譯者直接在谷歌、搜狗的翻譯軟件裏,把原外文標題複製、黏貼一下,就直接貼上中文譯名了。

    「這種機翻特別討厭,我雖然可以在後台block他們,但沒辦法每次都及時處理。如果你不能從源頭把握譯者的質量,那後面的翻譯就會很麻煩。」

    Danny統計了一下,從2019年7月1號簡體中文版網頁上線到今年年初,已有約3700人提交了自己的試譯稿 。瀏覽這些試譯稿的過程中,他見識過很多用垃圾標題拼湊出來的「五花肉」,也有人根本不提交譯文,而是提交自己的「人生故事」,「比如說自己過了四六級(中國大陸的英語級別測試)的,說自己閲片無數,說自己來自哪所名校,各種情況都有。」

    於是他開始提高對譯者的要求,「如果翻譯的滿分是100分,過去你拿到80分就能加入翻譯群,但現在要90分才行。」

    門檻和標準升高以後,一些有意思的標題開始慢慢出現了。「我自己審核標題的時候,速度也會變快。一旦你成為合格的譯者,具體翻譯什麼類型的片子,是中國的還是外國的,這些都由你自己決定。」

    不過,Danny也會提醒「過了關」的譯者,有很多方面需要在翻譯中格外注意。

    首當其衝的就是錯別字、漏字等情況的出現。其次,譯者最好能把視頻的出品公司、參演的演員都貼好標籤。最後,一定得注意Pornhub明確禁止的詞彙,「比如『兒童』、『未成年』、『人獸』,這些絕對不能出現。」

    Danny因此認為,Pornhub是一家底線清晰的公司,「公司有一個禁忌詞列表,比如今年發生的韓國N號房事件,這種是不可以讓網友搜索的。」

    如果你在Pornhub完成的翻譯足夠多,或許有機會獲得Pornhub的獎勵,不過這顯然相當困難。根據Pornhub公布的獎勵用戶的規則,完成影片翻譯的全球前十名,獎勵一個月VIP(Pornhub Premium,可隨意瀏覽各種高清、付費色情片)

    「標題好,但我看了幾秒就軟了」

    Danny在Pornhub的核心工作,就是保證好的中文翻譯越來越多。

    「好的翻譯,和差的翻譯,整個層次和境界完全不一樣。」

    他舉了例子,「比如有個標題裏面出現了shemale這個詞,翻譯成『變性』的話勉強可以,但有人翻成『人妖』,這就不太好了,也有人翻譯成『大屌妹』,這個很直白,很多用戶一看就知道視頻裏將要出現什麼人,但不夠文雅;有人翻成『偽娘』,感覺也不太好。我自己翻譯是「跨性別」,但感覺還是太學術了。」

    那麼,什麼才是這個詞比較完美的翻譯?「有人翻譯成『扶他』,這個詞特別有意思,我第一次看到這個詞時,還特意去查了查,這個詞究竟是什麼意思。這樣既能遵循『信達雅』的翻譯原則,又讓人了解了日本萌文化的一些背景。」

    作為Pornhub的第一位華人翻譯,Danny認為,「一部片」的標題,最好還是能引發大眾興趣,「有時候甚至能對你進行挑逗」,從而激發用戶的「點擊欲」,比如他見識過一些模擬古代文風的標題:

    《金蓮嗍起五寸雞,正是西門性起時。大郞週末出攤早,尤嫌觀音送子遲》;

    《風流淵藪玉頭釵,異作皆列此樓台。青梅連枝扮竹馬,君子折腰後庭開》;

    《德國金髮俏女郎,黑絲吊帶女僕裝。男根了無憐花意,偏心只言後庭芳》。

    在Pornhub,Danny看過太多帶有古代文學色彩的標題,「我覺得它們偶爾的出現,可以調劑一下大家『看片』時的心態。但這類的也不能太多,多了的話,感覺你上的不是色情網站,而是文學、教育網站。」

    翻譯標題常常能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一個視頻的點擊量。Danny舉了一個疫情期間走紅的視頻標題的例子:「白臀肥妹一頓搞,新冠病毒全治好」。這種涵蓋現實性、貼近性、趣味性的標題,「吸引了超多人點進去看。」

    而另一面,Danny也表示:「我見過很多大家都認可的標題,點進去往下拉,頁面下方的評論有時能說明很多東西,比如有人留言看了標題來了勁,但點進去一看,一下子就沒慾望了。」

    Danny希望的是,一個擁有好標題的片子,底下出現更多「厲害了」式的留言,而不是一句「標題好,但我看了幾秒就軟了」。

    色情世界裏的「中國」標籤

    2014年,Danny第一次上Pornhub。和大多數害羞又好奇的新人不同,點開「一部片」之後,Danny回憶自己當時「表現得頗為淡定」,「這和父母從小對我的性教育分不開。我記得我18歲時,我爸送了一本書給我,書名叫《所有男孩都該知道的》。」

    雖然Pornhub在中國大陸被禁止訪問,但根據Danny的工作經驗,「Pornhub上中國大陸的流量巨大,今年疫情期間,整個2月份,國內譯者的申請數量猛增。一般情況下,我一天能收到70個左右的申請,那段時間,我一天收到150多個申請。」

    Danny剛進Pornhub工作時,漢語是最後一種進駐的語言,和歐美語言相比,中文的翻譯業務才剛起步,我希望未來Pornhub的中文版能做大做強,大家以後談到Pornhub時,不再遮遮掩掩,不再用「小電影網站」來形容它。

    但其中難處,他體會更多。雖然已在Pornhub做了一年多的翻譯,但Danny至今也沒有把自己做的這份兼職告訴家人。「有時轉發公號的一些文章,裏面只要涉及到我在給Pornhub幹活,轉發前,我會記得設置分組可見,家人、親戚和一些關係沒那麼要好的朋友,就成了我這幾條朋友圈的屏蔽對象。」

    在他看來,中國傳統文化對「性」的壓抑,以及中國人長期以來「談性色變」的保守思想,並不能在這個時代繼續為中國人貼上「內斂、欠開化」的標籤。

    「看看評論你就會知道,其實大家對華人演的片子,興趣還是挺大的,一部片,如果標籤是中國,那至少不愁流量。」

    「我就看過一個外國用戶的評論,他說,『看完這部片才知道,中國人也能拍好這些色情視頻。』」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Pornhub 翻譯 色情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