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朴相玟:北韓風雲,金與正的出場和強硬派的回歸

為什麼是金與正來扮黑臉?


2019年3月1日河內,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的妹妹金與正抵達河內總統府舉行歡迎儀式。 攝:Manan Vatsyayana/AFP via Getty Images
2019年3月1日河內,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的妹妹金與正抵達河內總統府舉行歡迎儀式。 攝:Manan Vatsyayana/AFP via Getty Images

【編者按】:本文為端傳媒與韓半島新聞平台特約合作文章。作者朴相玟是北韓學博士、韓半島新聞平台北韓事務記者,本文為該平台發給端傳媒的最新專評,希望能從分析鮮為人知的北韓歷史經驗和政治運作生態中,剖析6月16日南北共同聯絡事務所的爆破事件及高層動態。

6月16日,北韓以南韓脫北者團體於邊境地帶飄放反體制傳單為由,強力抨擊南韓政府「無作為」,並在雙方毫無協商的情況下,強行爆破南北共同聯絡事務所,之後又對南韓發出連串威嚇。兩韓關係與東北亞局勢,再現憂慮。

被炸毀的事務所是由2005年設立的「南北交流協力協議事務所」重新裝潢而來。2018年4月,文在寅與金正恩舉行首次峰會,簽署「4‧27板門店宣言」,達成於北韓開城設立聯絡事務所的共識,同年6月,雙方舉行部長級高層會談,正式定案籌設事宜,確立事務所作為兩韓「常設窗口」與「官方熱線」管道。文在寅政府的最終目標,是未來在平壤和首爾皆設立常設代表部。

爆破前日,正逢代表兩韓關係高峰的《南北共同宣言》屆滿20週年。文在寅才在紀念演講時表示:「好不容易跨越長久斷絕與戰爭危機的現在,南北關係不能再次停滯,我與金正恩委員長在韓民族8千萬人面前所地下的韓半島和平承諾,是不能轉身後退的。」結果話音剛落,便遭「打臉」。

兩韓關係面臨轉折,同時下達爆破命令的金正恩妹妹金與正,在北韓當前的政治語境中的角色引人關注。北韓高層政治是否正在經歷一場變化,對外政策的強硬轉變是否與此息息相關?端傳媒上週已發表一篇分析兩韓關係的文章,本文則將嘗試揭開北韓高層政治的神秘帷幕。

2020年6月16日,北韓政府拆除開城的一座朝韓聯絡處大樓。

2020年6月16日,北韓政府拆除開城的一座朝韓聯絡處大樓。攝:Korea News Service via AP/達志影像

金與正的出場

而從今年3月起,北韓官媒開始(且首度)公開引述金與正談話,全力批判南韓青瓦台對南北合作「無作為」,北韓官方稱呼金與正為「統籌對南事業的第1副部長」。

從今年3月起,北韓官媒開始(且首度)公開引述金與正談話,全力批判南韓青瓦台對南北合作「無作為」,北韓官方稱呼金與正為「統籌對南事業的第1副部長」。事實上,金與正掛的頭銜是「北韓勞動黨第1副部長」,官方至今未明確她具體的管轄範圍,但從今年連串表現來看,她儼然成為北韓對南政策的實際負責人。

爆破事件的輿論宣傳則從六月初開始。《勞動新聞》在6月4日第2版發表「南朝鮮當局縱容『脫北者』從事反朝敵對行為」的報導,引述金與正談話,強力譴責南韓政府的默許態度,並提及脫北團體的「詆毀言論」,文章結尾更以威脅口吻表示:

「繼金剛山觀光特區被廢掉後,那個毫無用處又被棄置一旁的開城工業區,是否要完全被剷平?那個只會顯得更加吵雜的北南共同聯絡事務所,是否該被關閉?那個可有可無的北南軍事協定,是否也該終止,(南韓政府)必須有所覺悟。」

隔天,朝中社就引述統一戰線部發言人的警告,表示「絕對會關閉北南共同聯絡事務所」,並揚言「在南韓政府完成相關法律制定前,我方將做出讓南方深感頭痛之舉」。 朝中社也在6月9日,發出平壤當局「切斷南北間所有對話熱線」的報導。但由於自1976年板門店發生「斧頭殺人事件」後,北韓就曾七度單方面宣佈停止南北聯絡,因此外界並無太多反應。

隨著北韓威脅水位升高,南韓統一部在兩天後,以違反《南北關係交流法》為由,揚言要對兩個脫北者團體開罰,但北韓並不領情。隔日(6月12日)出刊的《勞動新聞》,第2版刊載一篇北韓勞動統一戰線部長張錦哲的談話,標題為「北南關係已達不可收回之地步」,批判南韓政府只是虛應了事,並未確實執行公權力,當中還直接表明:

「單就目前仍實施原有法律的情況下,南韓還在位制定新法磨磨蹭蹭,那麼新法律到底何時得到實施?…通過這樣的進展可知,我們勉強要建立對南朝鮮當局的信賴,徹底消失了。」

兩天後(6月14日),《勞動新聞》第2版刊載的「北韓勞動黨中央委員會 第1副部長金與正談話》中,金與正表明自己十分認同張錦哲的談話,並強烈批判南韓在這2年間,根本毫無能力也無法達成預期目標,她還公開預告:

「我們將會採取下階段行動…不久將來,你們會看到不中用的北南共同聯絡辦事處,支離破碎的慘象….我能暗示下一步會讓南朝鮮當局憂慮的計畫,就是要把下一步對敵行動的行使權,交給北韓人民軍總參謀部,相信我軍會做出能稍微平息我國人民沖天憤怒的決斷。」

實際上,該篇官方中譯內容,並未完全顯露原文想表達的語氣。簡單來說,就是「你們南韓是不是急著想知道我們下一步?給你們一個提示,我們會交給總參謀部處理,讓我們軍隊來表達人民的憤怒」。

16日,金與正預告的內容成真,事務所被「悲慘爆破」,北韓人民軍總參謀部更在隔早宣布,將有「軍事調動」,全面恢復南北軍事協議前的部署狀態。亦即,北韓將重新派遣團級部隊,進入金剛山觀光特區和開城工業區,恢復過去已撤除的GP警戒哨、西南海上戰線的海岸砲部隊與連串軍演,並恢復對南韓發送反體制傳單,以軍事手段應對南韓散佈傳單之行徑。只是,與前一代領袖金正日時期,實質掌權的政府機構「國防委員會」直接下達執行命令不同,這次的變動是由北韓總參謀部「獲得授權」後,表明會在近期取得黨中央軍委批准後執行。

2018年5月31日北韓,金正恩與俄羅斯外交大使謝爾蓋拉夫羅夫會議期間,金與正和保安人員在門外。

2018年5月31日北韓,金正恩與俄羅斯外交大使謝爾蓋拉夫羅夫會議期間,金與正和保安人員在門外。攝:Valery Sharifulin\TASS via Getty Images

女循父路?金與正的黨內角色

金與正於2018年2月9日,被選為北韓勞動黨第1副部長,南韓統一研究院研判她所屬單位是「宣傳煽動部」。這是北韓勞動黨負責所有內外文宣與操控輿論的專責單位,是與她的父親金正日嶄露頭角時的相似道路。

作為金正恩親妹妹的金與正,早期曾與哥哥一起赴瑞士留學,有關她返國後的公開資訊,相當有限。據現有公開資料顯示,金與正畢業自金日成綜合大學特別班(年代不詳)。有傳聞她其實來自金日成軍事綜合大學,但北韓從未提及她具軍事專長,也從未刊載她在軍部隊的相關事蹟。

金與正首次於北韓官媒亮相,是2011年12月20日,與金正恩一同出席金正日的葬禮。隔年底,她陪同姑姑金慶姬(金正日的妹妹、先前遭處決的北韓國防委員會副委員長張承澤之妻)騎馬的畫面,出現於北韓中央電視台。

2014年3月9日,北韓舉行第13屆最高人民會議選舉,金與正陪同金正恩赴金日成政治大學投票所投票,當時其姓名排在出席陪同人員名單最末位。此後,她頻繁在金正恩公開活動隨行名單當中出現。接著,金與正又先後被選為黨中央委員會副部長(單位不明)、黨中央委員、黨政治局候補委員、第13期最高人民會議代議員(補選)⋯⋯大多擔任虛職。

金與正於2018年2月9日,被選為北韓勞動黨第1副部長,南韓統一研究院研判她所屬單位是「宣傳煽動部」。這是北韓勞動黨負責所有內外文宣與操控輿論的專責單位,是與她的父親金正日嶄露頭角時的相似道路——北韓第一代領袖金日成掌權時期,金正日於70年代初亮相,起初也同樣在勞動黨指揮宣傳煽動業務。他藉著成立工作小組,負責於生產現場(工廠或農場)推動革命思想確立,廣泛監視與肅清反對者,建立功績,並確立了其成為後繼者的基礎。

在2018年4月的兩韓峰會前,金與正以「國務委員會特使」身份出席2月的南韓平昌冬奧,還全程參加近兩年間的所有兩韓與美朝峰會,隨行在金正恩身旁。2018年她擔任金正恩特使,並與文在寅四度會晤,是兩韓主要的聯絡橋樑。只是她負責的黨內宣傳機器運作工作涉及南北交流,與統戰部業務部分有重疊。

2019年的河內美朝峰會失敗後,金與正從勞動黨政治局候補委員名單上消失,之後她被選為第14屆最高人民會議代議員,又在同年12月,再次被選為勞動黨第1副部長,今年4月11日,她又被補選為勞動黨政治局候補委員,回到權力決策核心。

從金與正今年3月和6月的公開談話可發現,她的第1副部長職務,或許已從宣傳煽動部轉移到統一戰線部。值得注意的是,統戰部長張錦哲雖為黨中央委員,卻非政治局委員,因此我們能觀察出,金與正在黨內的地位,明顯高於張錦哲。

據現有公開資訊,目前較常出現在北韓官媒電視和報導當中的「第1副部長」,除金與正外,還有組織指導部「第1副部長」趙勇元,但有關他的資料不多,只知其出身地方黨幹,且為金正恩親信。趙在2016年5月被選為黨中央委員,3年後被任命為現職,今年2月被選為政治局候補委員。

2015年10月10日北韓,志願者參加了平壤舉行的火炬表演紀念勞動黨成立70週年。

2015年10月10日北韓,志願者參加了平壤舉行的火炬表演紀念勞動黨成立70週年。攝:Ed Jones/AFP via Getty Images

「忠誠競爭」下的北韓派系

金正恩系統內似乎開始出現不同的派系。2018年6月12日的新加坡舉行美朝峰會時,金正恩向當時美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說道:「讓我們照張相吧!我要讓我的強硬派知道,你不是個壞人。」之後,北韓「強硬派」的存在,便成關注焦點。

金與正之所以在美朝峰會失敗後,會被排除在政治局候補委員名單外,極可能是為穩定北韓內部「強硬派」和「對話派」間的平衡,大約也在此時期,北韓對南韓的態度從過去的「積極對話」改為「強硬面對」。

北韓勞動黨內部是否有派系,目前眾說紛紜,無一定論述。嚴格來說,1956年「8月宗派事件」後,就不再發生足以挑戰金氏家族權威的鬥爭事件。金正恩時代,較有名的是對張成澤、李英浩等人的肅清,但這些人構成的派系已被金正恩連根拔起。

當下在黨、政、軍都以「偉大的領袖」為核心運作的北韓體制下,領袖和人民間的運作體系,是由一群「政治菁英份子」構成,他們來自前抗日游擊隊後代或其高官子女,目的是為維護「白頭山血統」或「游擊隊傳統」,並在共贏共立的官僚體系下,建立出金字塔結構。眾多政治菁英們,為能獲政治主導權,彼此間會有路線鬥爭,但都是基於對效忠領袖為目的展開的「忠誠競爭」,運作基礎都是在效忠「偉大領袖」的原則下行動。

但在金正恩系統內,似乎開始出現不同的派系。2018年6月12日的新加坡舉行美朝峰會時,金正恩向當時美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說道:「讓我們照張相吧!我要讓我的強硬派知道,你不是個壞人。」

之後,北韓「強硬派」的存在,便成關注焦點。此間,除金與正外,還能看到北韓的不少黨政高層,也發表許多個人談話,如勞動黨統戰部長金英哲、外務省副相崔善姬、外務相李善權等人。這些人普遍被視為強硬派代表人物,至於國防委員會副委員長崔龍海和已被革職的前外相李永浩,則是「對話派」代表。

2018年之前,勞動黨內或許是「強硬派」主導對外和對南路線,主要人馬是部分軍事將領和統戰部人士,以協助金正恩完成接班體系。2018至2019間,換「對話派」主導對外路線,此時核武已研發完成,執政基礎也已穩固的金正恩,試圖以核武為條件與朝韓美對話,來解除聯合國制裁和經濟封鎖。

但到了2019年,派系地位似乎再次變化——2月的河內美朝峰會失敗開始後,6月的美韓朝三方會談、10月在斯德哥爾摩的朝美工作會談,也基本上在非核化議題上無任何實質進展。此外,南北韓交流更是遲滯不前。2019年5到11月,北韓發動11次飛彈試射。此間,金英哲出現在官媒的次數相當頻繁,特別在2019年的10到12月,他常以統戰部的外圍組織「北韓亞細亞太平洋和平委員長」的名義發表措辭強硬的聲明。(11月19日,金英哲的聲明除批判美國「拖時間」外,也表明「美國若不撤回敵對北韓的政策,那非核化協商,連做夢都別想做了。」

同時,過去主導朝美對話的外交官員,幾乎不再出現於北韓媒體版面上,僅有當時的黨副委員長兼國際部長李秀榮發表對美談話,呼籲美國勿任意批判金正恩的言論。其他出現在檯面上的,則是第1副相崔善姬、總參謀部長朴正天,他們也先後發表極強硬的對美言論。

至2019年底,勞動黨宣佈完成「組織問題」,到今年更大幅調動人事。除金與正外,前統戰部長金英哲升任中央委員會副委員長,地位不減反升;外務相兼黨政治局委員的李勇浩被撤除黨政相關職位,由軍隊將領出身的祖國和平統一委員會委員長李善權接任;資深外交官出身的勞動黨副委員長兼國際部部長李秀榮被撤職,由前駐俄大使金亨俊接任;負責武器戰略武器開發的前空軍司令李炳鐵升任中央委員會副委員長兼軍需工業部部長,並於今年5月22日,升任為中央軍事委員會副委員長,而過去曾參與主導軍事挑釁的總參謀長朴正天,晉升為次帥。

看起來,「強硬派」全面登場。或許是因為在過去這兩年,北韓在朝韓美對話上的成果付之闕如,但因國內經濟建設目標的壓力,加上肺炎疫情影響經濟發展,為挽回過去外交失敗後的政府聲望,而重新啟用強硬派人士。

2018年2月10日平昌冬季奧運會,瑞士和北韓進行女子冰球比賽期間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的妹妹金與正在席上觀看。

2018年2月10日平昌冬季奧運會,瑞士和北韓進行女子冰球比賽期間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的妹妹金與正在席上觀看。攝:Felipe Dana/AP/達志影像

北韓史上的神秘「第1副部長」

北韓勞動黨「第1副部長」職位,最早出現於金正日時期的組織指導部,該部負責黨員生活指導、監督及黨幹部人事權,被稱為「黨核心中的核心」。

金與正的「第1副部長」的職位也可堪玩味。

北韓勞動黨「第1副部長」職位,最早出現於金正日時期的組織指導部,該部負責黨員生活指導、監督及黨幹部人事權,被稱為「黨核心中的核心」。在金日成時代,金正日也曾任組織指導部長,他自己成為第二代領袖後,黨內所有決策權加於一身,組織指導部長職位長期空缺,就由第1副部長和其他副部長運作執行。金正日的妹婿、金與正的姑丈張成澤,過去也在金正日時期,也當過組織指導部第1副部長。

觀察勞動黨過往運作經歷,普通的「副部長」多為出身背景一般的黨工,「第1副部長」則偏向由黨國元老或其後代擔任,等級仍有差異。單就名稱上來看,「第1副部長」地位僅次部長,實際影響力卻可能大於部長。通常能擔任第1副部長的人,也會同時被選入政治局委員或候補委員。

保留正職部長空缺,由「第1副部長」主事的神秘現象,反映出北韓首領制在權力結構上的特色。

金正日時代,為安置前朝元老和軍部人士,以確保領袖個人意志能貫徹,希望充分控制黨機器、又避免破壞黨務運作的考量下,「第1副部長」的職稱應運而生,至第3代金正恩掌權後,也採取類似手法。

現行北韓政府體系運作,仍以勞動黨為中心運作。北韓憲法第11條規定:「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所有活動,皆得在朝鮮勞動黨領導下進行。」因此,北韓政府所有機構皆須接受黨及其下屬單位的各種形式指導。勞動黨黨大會選出中央委員會129人和候補委員106人,從中選出中央軍委、政治局、政務局、檢閱委,並任命數個黨中央層級部門幹部及各道黨幹部。

政務局轄下19個專屬單位(15部、3室、1所),加上顛覆既有傳統社會主義國家的「首領制」,黨內所有重大決策,實際上皆由金正恩決定,形成「上意下達」的絕對服從系統,徹底反映「偉大領袖」意志,至今仍未發展出黨內民主機制。

最核心的單位,就是「組織指導部」和「宣傳煽動部」。其他黨內單位,會依其業務特性,對相關領域的政府機構單位予以指導,並由中央委員會在黨內任命部長、數名第1副部長和副部長。當中,目前外部世界能確認姓名者,僅15位,多數第1副部長和副部長名單,仍難以得知。

從過去實例來看,過去金正日時代的組織指導部,時出現過4位第1副部長和數10位副部長。然而,目前金正恩時代的大部分黨內人士資訊,在任或卸任與否,仍無法有效查證。

北韓憲法規定,國務委員會是國家最高政策指導機關,內閣是國家主權行政機關,國務委員長可「指導」國家全部事業、任命和解任國家主要幹部、外交使節、公布國務委員會政令和最高人民會議法令,職權極大。國務委員長雖由最高人民會議選出,但不具代議士(議員)資格,因此可不用參加最高人民會議的議程。

金正恩執政初期,目前權力序列排第2的副國務委員長崔龍海,也曾任組織指導部長,對金正恩早期穩定政權甚有助益。而近期最末任組織指導部長李萬健,於今年2月29日的黨中央委員會政治局擴大會議中,突遭解職,至今無人繼任。現在實際代理該部運作的,就剩第1副部長趙勇元。實際上還有另外的副部長金曹國,但至今仍無具體資訊。

相較趙勇元的資料與活動經歷甚少,反倒是職等同為「第1副部長」金與正,在內政及外交領域發表公開談話的情形來看,她的黨內權限,已不侷限在宣傳煽動部單一部門,而可能擴及統一戰線部及組織指導部。

2018年6月12日新加坡聖淘沙島,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與北韓領導人的妹妹金與正交換文件,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會面期間。

2018年6月12日新加坡聖淘沙島,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與北韓領導人的妹妹金與正交換文件,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會面期間。攝: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改善朝美關係,回歸通美封南?

表面上,兩韓關係已入絕境,但這可能為美朝關係留下伏筆。

表面上,金與正從兩韓和平特使,轉變為以傳單為名的摧毀兩韓關係的主事者。但從《勞動新聞》6月17日引述其談話中抨擊「南朝鮮過度熱衷於北南和朝美關係的『先循環』(指兩韓關係好,美朝關係才會改善)這種異想天開的政策」,可見其對文在寅政府的外交安保政策,顯露失望態度。統戰部長張錦哲也在當天於報上表示「再也沒有與南朝鮮可商談的事」,至此,北韓可說完全與南韓斷絕所有關係。

表面上,兩韓關係已入絕境,但這可能為美朝關係留下伏筆。今年1月,北韓對美國警告要「展示新型戰略武器」,但兩個月後,金正恩收到川普親筆信函,金與正就透過朝中社發表談話表示:「雖然我們希望將來有天,兩國關係能像雙方高層首腦關係一樣好,但能否實現,得交給時間。」

北韓外務省美國擔當局長權正根在6月13日說道:「朝美間的問題,特別是核武問題,南朝鮮根本無身份可發言,也無任何空位給他們。在那邊自行解讀非核化,講著那些不像樣的廢話,真讓人無可奈何。」

從上述內外動向來看,北韓對斷絕兩韓關係的動機,是對內營造共同危機感,持續推展國內建設,以強化金氏政權傳統政治權威,安撫黨內的「強硬派」。對外關係上,則是戰略暗示,北韓藉即將大選的美國,當作是施壓恢復對話機制的暗示,重返過去「通美封南」的路線,排除南韓「仲介者」的角色,改變陷入膠著的朝美關係。

那麼,為何這些行動不是由金正恩出面主導,而是由金與正來扮「黑臉」?透過今年北韓的對內外舉動來推敲,主要因素可能有幾點。

為何這些行動不是由金正恩出面主導,而是由金與正來扮「黑臉」?

首先是要平衡內部不同聲音,這可能是基於過去和談政策的失敗,平息軍部和強硬派的異見。

北韓自1月起,撤換過去曾負責對外協商的勞動黨國際部長李秀容、外務相李勇浩等人,前祖國和平統一委員長李善權接任外務相,第1副相李善姬留任。加上原有的勞動黨中央委員會副委員長金英哲,目前檯面上人物,皆為強硬派。由金與正出面的手法,顯示在金正恩尚未出面之前,情況都還留有轉圜餘地。

而提升金與正在黨內的地位也是重要因素。名義上,目前北韓負責對南韓統戰業務的,是勞動黨中央委員會副委員長金英哲,但從最近金與正對南韓發言的強度來看,雖然掛名第1副部長,實際影響力應該超越職位。從過去金氏家族在穩固權力核心的經驗過程來看,這次事件,可讓她在黨內地位與聲望會大幅提升,進而成為實質的第2號人物。

我們前面提過北韓「通美封南」的可能性,這次選擇爆破南北共同聯絡事務所,作為對南韓躊躇不進的態度表示不滿與失望,主因是北韓認為南韓未確實執行《板門店宣言》和《平壤宣言》的精神。就北韓立場,南韓並未確實禁止在非武裝地帶的民間管制區、發送傳單的行為,問題關鍵不在傳單內容,而是執行宣言的態度。

此外,對重啟開城工業區和金剛山觀光特區,還有鐵道修復鋪設計畫,至今也未有具體進展。加上南韓在韓美軍事同盟和韓美軍工作小組顯露出的合作態度,讓北韓認為南韓總是拿美國來推託,當作難以執行兩大宣言的藉口,這讓北韓決心要對南韓採取強硬態度,擺脫南韓居中角色,重回「朝美雙邊對話」的關係。

但爆破事件對兩韓關係極不利之處在於,相較於對北強硬的李明博與朴槿惠等保守派,進步派的文在寅,已是最近10年來,對北韓最友好的南韓政府。雙方建立的關係基礎,是基於過去金大中和盧武鉉的成果而來,一但被連根拔起,兩韓關係可能倒退回2000年以前的全面軍事對峙。

近期內,兩韓關係可能已經難回到2018年的水準,或許在接下來7月27日的停戰協定簽署紀念日前,或趁北韓未完全撕毀軍事協定,也還沒派遣大規模部隊進進駐開城工業區和金剛山觀光特區前,仍有挽回餘地。

當下,雙方能造林、農業、醫療防疫等低敏感度及可行性較高的合作項目,來重啟互動、和緩緊張,但實際情形,仍得看兩韓和美中間的後續互動來判斷。若重回冷戰時期的南北韓對抗局勢,不僅南韓將面對更大軍事壓力,北韓也難達成預設發展目標。

(朴相玟,高麗大學北韓學博士,韓半島新聞平台北韓事務專門記者)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朴相玟 兩韓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