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開城的火光,文在寅的尷尬,北韓試圖用強硬姿態突圍?

開城的常設聯絡辦事處四層小樓,在1年零9個月後被夷為平地,南北雙方的短暫蜜月期正式宣告終結。


2020年3月12日,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在訓練場視察軍人習訓。 攝:KCNA via Reuters
2020年3月12日,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在訓練場視察軍人習訓。 攝:KCNA via Reuters

當地時間6月16日下午2點49分,北韓開城工業園區上空升起滾滾濃煙,「南北共同聯絡事務所」大樓就此化為灰燼。南韓統一部推測,共同聯絡事務所已被完全爆破。南北共同聯絡事務所創立於2018年4月金正恩和文在寅朝韓首腦會晤時簽訂的《板門店宣言》,是南北共同開辦的常設聯絡辦事處,總部設在北韓的開城工業區內。在開所1年零9個月後,這棟四層小樓便被夷為平地,南北雙方的短暫蜜月期正式宣告終結。

北韓的這一驚人舉動並非無跡可尋。就在3天前,北韓勞動黨中央委員會第一副部長、金正恩的胞妹金與正就曾放話,稱南北已經到了「徹底決裂」的時刻,南韓「將看到毫無用處的北南共同聯絡事務所倒塌的悲慘情景。」並表示北韓下一步行動將交由北韓人民軍總參謀部負責。須知這一表態並不尋常,《韓聯社》的解讀認為這樣的指示意味着勞動黨批准北韓軍方對南韓採取軍事行動。

引發此次南北衝突的導火索,是5月底的傳單事件。5月底,脱北者組織「自由北韓運動聯合」在京畿道金浦市將大量批判金正恩及其核武計劃的傳單包裹之後,用氣球送過了北緯38度線。傳單事件引起了北韓的強烈反應。6月4日,金與正發表了題為「切勿引火燒身」的談話,強烈譴責「脱北者」散布反朝傳單。還威脅稱,若韓方不採取措施,朝方可能在禁止金剛山旅遊後,拆除開城工業園區或關閉南北共同聯絡事務所,再或者廢除朝韓軍事協議。金與正當時警告說:「如果不想遇到最惡劣的情況,就做好自己該做的事。」僅僅5天後,也就是6月9日,北韓就切斷了所有與南韓的通信,16日,炸毀了共同聯絡事務所。

2020年6月16日,南韓海陸戰隊在南韓延坪島巡邏。
2020年6月16日,南韓海陸戰隊在南韓延坪島巡邏。攝:Kim In-chul/Yonhap via AP

以強硬姿態突圍?

反朝傳單並不是新鮮事。作為心理戰的一環,南北雙方互相散布傳單的行為最早可以追溯到韓戰期間。幾十年來南北都持續在邊境散布傳單。目前,南韓方面的反朝傳單已經不再由官方主導,而是由民間發起。南韓總統文在寅更是不止一次批判過散布傳單的行為。因此,在外界看來,傳單與其說是導火索,更不如說是為北韓提供了一個適當的藉口。

1990年代,隨着蘇聯解體,北韓的外援大幅減少,全國進入「苦難行軍」時期,爆發大面積饑荒,之後也一直沒能擺脱經濟困境。2017年,聯合國安理會三次決議,禁止北韓出口煤炭、鐵礦石、纖維、海產品等物產,使之失去90%的出口收入。另外,受疫情等影響,作為主要外匯收入來源的北韓勞動者無法到海外就業。日本《讀賣新聞》援引美國、日本等消息人士稱,在(北韓)外匯儲備減少的情況下,2019冠狀病毒疫情擴散,今年1月末中國邊境被封鎖,精英階層所需的物資也無法按時進入平壤。如果情況無法改善,北韓最快可能會在2023年面臨外匯儲備枯竭的局面。惠譽國際評級有限公司(fitch solutions)在最近發表的報告中預測北韓今年可能經濟會衰退6%,這是1997年(衰退6.5%)以來最差的數值。

在這種情況下,北韓急需外界紓困。南韓媒體《朝鮮日報》稱北韓近期的對南強硬攻勢和經濟困難不無關係。報導援引消息人士表示「譴責傳單是藉口,其意圖是向南韓政府施壓,以獲得大規模對朝援助。」北韓將脱北者團體的傳單視為問題,對南韓的施壓,從側面表現出了對制裁所造成的經濟困境的焦慮。

2019年備受期待的特朗普-金正恩河內峰會破裂後,半島無核化進展受挫,經濟制裁也沒有如北韓所希望的那般有所緩解。美國陷入疫情和抗議浪潮,北韓遲遲無法成為優先議程。日本《讀賣新聞》還介紹南韓政府一位有關負責人的話稱,與金正恩關係密切的特朗普面臨種種危機,11月是否會成功連任也變得不透明,解除對北制裁也變得更加不容樂觀。如果對提高金正恩國際地位起到決定性作用的特朗普無法連任,雙方對話可能不會順利進行。也可能正是這一點加強了北韓對南攻勢的背景。一些外部分析人士認為,與美國的談判無限期擱淺,北韓轉向挑釁,以贏得外界的讓步。這名政府負責人還補充說:「有人觀測說,如果美國很難解除對北制裁,北韓可能會通過發射彈道導彈和強行進行核試驗,營造大選結束後美國政府優先應對北韓問題的狀況。」

英國《每日電訊報》也認為金與正此次發表的談話是將談判無果引發的憤怒之箭射向南韓。新加坡與河內會談的失敗將北韓居民的期待化為烏有,在國內面臨困境的情況下,北韓試圖將敵意轉移到外部,消除人民的不滿。喬治梅森大學南韓分校訪問學者安德烈·阿布拉哈米安(Andray Abrahamian)就認為相比美國,北韓對只提出援助性支援的文在寅有更多不滿。北韓可能是為了尋找其他突破口而製造了一些危機。而回顧歷史,這些危機瞬間都刺激了圍繞韓半島的外交活動。

2019年2月26日,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的妹妹金與正在火車站。

2019年2月26日,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的妹妹金與正在火車站。攝:Athit Perawongmetha/Reuters/達志影像

文在寅的困境

不過,在6月7日舉行的勞動黨政治局會議上,金正恩卻完全沒有提及對韓政策。南韓媒體報導說,金正恩在當天的會議上「就發展化學工業、保障平壤市民的生活、修改黨章、組織(人事)問題進行了討論。」不少南韓媒體認為,這實際上是「好警察壞警察」(good cop bad cop)的戲碼。在處理朝韓關係時,金正恩與金與正兄妹兩人可能會實行「雙軌制」。金正恩處理經濟、軍事等內部事務,不直接參與對韓施壓;而金與正則通過譴責脱北者、切斷聯絡等方式扮演黑臉。實際上,今年3月,就在金與正發表「對青瓦台無能的思考方式表示震驚」的談話兩天後,金正恩還在給文在寅發親筆信,祝願他在抗擊2019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中好運。

這段時間來,北韓的種種強勢挑釁讓南韓不知所措,也令文在寅的立場極其尷尬,儘管他多次試圖將衝突降級——6月9日,文在寅在青瓦台主持國務會議時,未對北韓的作為有半句評論,只是保持沉默。在金與正高調批評反朝傳單後,執政黨民主黨主導制定了禁止向北韓散發傳單的法律。統一部以違反《南北交流合作法》的罪名起訴了展開對北散發傳單活動的兩個團體。同時,還決定取消他們的政府法人許可。

15日,文在寅還在敦促北韓不要中斷溝通或製造會破壞兩國關係的緊張局勢,並保證首爾將「盡最大努力」繼續對話。文在寅提出,當前的局面僅靠韓朝雙方的意志無法全面打開,還需要得到國際社會的支持。他表示:「北-美、南-北關係沒有取得預期的進展,我也(和金正恩一樣)感到遺憾。南北共同尋找突破口的時刻即將到來。我將繼續努力,爭取得到國際社會的同意。」

儘管南韓方多次釋放出和平對話的善意信息,但仍沒能緩和北韓的強勢。在文在寅表示希望「通過溝通和合作解決問題」的第二天,北韓媒體則利用其特有的激烈措辭,對南韓政府和青瓦台展開了猛烈的批評。他們直接嘲諷文在寅是「笨蛋」,譴責南韓擅用「欺騙手段」,「南韓當局雖然吹牛計劃要搞大事一樣,但卻一步都沒有付諸實踐,其優柔寡斷的態度在過去兩年裏已經充分暴露出來。」

2018年4月27日,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和南韓總統文在寅在朝韓首腦會議期間私下談話。

2018年4月27日,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和南韓總統文在寅在朝韓首腦會議期間私下談話。攝:Korea Summit Press Pool/Getty Images

南北關係一直是文在寅任期內的重中之重。早在他還是總統候選人時,他就在《時代》雜誌亞洲版上發表了自己對韓半島政策和南北關係的看法。在這篇標題為《談判者》(The Negotiator)的文章中,文在寅強調了在美國扮演積極調解人的角色為北韓半島帶來和平。這期封面當時受到文在寅支持者的好評,也為文在寅的總統任期定下了基調:他將堅持不懈地努力改善與北韓的關係。

也正是文在寅的這種決心讓半島和平這個在當時遙不可及的夢想短暫地成為了現實。2017年,北韓進行了空前數量的核試驗和導彈試驗;平壤和華盛頓之間互相威脅和謾罵;聯合國安理會對北韓採取了新的更嚴厲的制裁。2018年,南北雙方迎來蜜月期,北韓接受了文在寅的邀請,派代表參加平昌冬奧會,隨後舉行了一系列峰會,包括南北峰會,朝美峰會。他們同意以半島無核化為目標。經過了65年的緊張,和平似乎指日可待。然而在2019年2月,金正恩和特朗普的河內峰會最終不歡而散。

平壤和華盛頓之間的核外交陷入長期僵局,南北關係也一直未能緩和。北韓認為,在推進韓半島無核化的過程中,南韓沒有擺脱美國的隸屬地位,如果今後沒有特別契機,在美國大選結束後,南韓依舊很難在韓半島無核化過程中擴大自主空間。文在寅政府在駐韓美軍防衞費問題上同美國展開了拉鋸戰,但其戰略是在忠實履行聯合國和美國的對北制裁的同時開拓南北關係的渠道,因此,過去數年間南北交流合作關係遲遲沒有實質性進展。

長期以來,美國堅持向南韓表示南北交流合作應與無核化同步進行,阻止南韓單獨對北合作交流。今年4月,文在寅領導的共同民主黨在國會選舉中大獲全勝,實際上也間接驗證了南韓選民對目前對北、對美政策的部分肯定。雖然國內部分外交專家認為南韓必須突破美國的束縛,嘗試從更獨立的角度去處理南北關係,但考慮到今後大選等因素,特別是在執政黨中的絕對多數將與美國之間的密切合作視為最安全的國內選舉對策時,即使北韓今後發起更有力的攻勢,文在寅也不會冒險改變過去的政策。

文在寅執政三年來可以說是為改善南北關係全力以赴。最具有價值的是《板門店宣言》等三項協議,還沒開花,眼看就要化為泡沫。在南北間舉行歷史性的板門店會談時,一切看起來都充滿了希望,然而「河內談判」的決裂,讓南北再次被迷霧包圍。這一切也讓剛剛贏下議會大選的文在寅民調重挫。反對黨「未來統合黨」則批評文在寅政府採取低姿態,讓金正恩得寸進尺。在北韓炸毀南北聯絡事務所後,「未來統合黨」譴責文的温和政策,稱「文在寅政權的對北温和政策以失敗告終。」

6月第二週的數據顯示,對文在寅的負面評價達到37%,為8周來最高。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北韓 南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