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韓流」起落 台灣

獨家數據分析:「韓流」原產地,高雄市民如何罷免韓國瑜?

19個月前,高雄市民讓韓國瑜成為眾所矚目的政治新星;19個月後,93萬高雄人決定讓他離開市長位置。端傳媒獨家取得罷韓第二階段連署最基層的「村里級」資料,看看這一心求變的南方港都,如何讓「韓流」在兩年之內旋風起落?


2020年6月5日高雄,市民上街參加罷韓遊行集會。 攝:Eason Lam/端傳媒
2020年6月5日高雄,市民上街參加罷韓遊行集會。 攝:Eason Lam/端傳媒

2020 年 6 月 6 日下午五點,開票不到一個小時,高雄市長韓國瑜的罷免案已然通過57 萬票的門檻,宣告通過。雖然依照中華民國《憲法》規定,人民有選舉、罷免之權,但這卻是選舉史上頭一次,有直轄市首長尚未做滿兩年,便遭民眾罷免。按照《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規定,韓國瑜未來四年不得再參選高雄市長,且最遲必須於 6 月12 日解除市長職務,又根據《地方制度法》規定,其所剩下的任期超過兩年,故依法最晚要在 9 月 12 日前舉辦補選。

這一次的罷免,在高雄市891個村里當中,原本2014年支持陳菊,而在2018 年轉投給韓國瑜,同時在這次罷韓同意率率超過 25%村里數有高達 500 個。充分展現了高雄人在短期之內「說變就變」、愛恨分明而不手軟的氣質。

早在 6 日下午四點,高雄市自立二路上便湧入數千名頭綁黃絲帶的年輕人,齊聲呼喊著「高雄加油!高雄加油!」,現場氣氛高昂無比。這裡是罷韓團體「光復高雄」總部,也是罷免高雄市長韓國瑜的開票之夜現場,他們殷切地站在舞台前,等待開票結果。

對於許多高雄選民而言,投下「罷免票」可說是一場新奇的體驗。家住左營區、高齡90歲的魏奶奶(化名),雖對韓國瑜有所不滿,但還是花了一番功夫才理解「罷免」的奧義。「他做得這麼差,為什麼不自己下台,還要我來投?」經過孫子的解釋,她才聽懂,「原來現在投票不只是可以投人上台,也可以投了叫人下台」,於是費力地前往投票所,投下「同意罷免」票。

與此同時,將近一百名的韓國瑜支持者,聚集在高雄市政府外,手拿著「建設有成、幸福高雄」、「高雄才是最大輸家」、「528天付出,奉獻給高雄」等待著韓國瑜召開記者會。一名來自三民區的陳小姐,身穿著國旗裝,頭戴國旗帽,一邊拭淚地說,自己在高雄住了三十幾年,「從沒遇過這麼親民的市長」,她今天不是來抗議,而是來表達感謝。

下午五點二十分左右,韓國瑜抵達高雄市四維行政中心,發表「兩個感謝、三個遺憾、一個祝福」演說。他先是帶領各局處首長深深的一鞠躬,感謝 2018 年投給韓國瑜的 89 萬市民。接著,他強調民進黨動用行政資源,全力啟動「罷韓國家隊」,扭曲高雄市府團隊的政績表現。最後,他將一個祝福留給高雄市民,並且期許下一任市長可以繼續建設高雄。

就在韓國瑜演說的同時,周圍的支持者,一邊哭一邊高喊著「謝謝市長」、「中華民國永遠以你為榮。」數度打斷韓國瑜的演說。韓國瑜原本預計在演說結束後,立即前往國民黨高雄黨部,沒想到卻被支持者與媒體團團包圍,動彈不得,只好返回市府大樓等待。至於門外的支持者,持續不肯離開,拿出國旗等待韓國瑜的出現。

2020年6月6日台北,市民在酒吧慶祝罷韓成功。

2020年6月6日台北,市民在酒吧慶祝罷韓成功。攝:張國耀/端傳媒

在2018年11月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時,正是蔡英文帶領的民進黨政府聲望低迷之時,民眾「換人做做看」的意願強烈,對「九二共識」的反感也還未如此強烈。也因此韓國瑜可以順利當選,甚至在選後前往香港中聯辦拜訪、與特首林鄭月娥握手會談。但在這一年半之內,中美貿易戰加速、香港發生了超過半年的街頭衝突、2019冠狀病毒疫情肆虐全球,台灣民眾對兩岸關心的緊張與焦慮陡然升高,已非2018年可比。

也正因此,在罷免投票前一日,人民日報以〈追殺韓國瑜 民進黨醜態百出〉指「韓國瑜市政成績不錯,但民進黨的一貫策略是不問事實只講情緒,一意煽動高雄人對韓國瑜『背叛高雄』的恨意。島內輿論評論說,罷韓將開啓台灣政治史的惡性循環...」等語,便不啻是最強催票機,不少選民更直接以「中國反對的事情、支持就對了」來替「罷韓」催票。

在時勢快速變換的情形下,2018年底橫掃南台灣並且向北強襲撼動民進黨政權的韓流,在2020年1月總統大選已經雪崩,在將近六個月後的罷免投票,更被連根拔起,韓國瑜只能包袱款款,離開高雄。韓國瑜黯然下台的結局,從事前的連署書就可見端倪。

端傳媒獨家取得Wecare光復高雄總部提供給中山大學企管系副教授佘健源、台灣大學風險中心博士後研究員卞中佩與世新大學傳管系助理教授劉玉皙研究團隊的罷韓第二階段連署的村里級資料,資料細緻到每個村、里。

如果將簽署連署書視為積極罷韓的選民,可以對本次罷免投票各方陸戰、空戰策略的影響進行推估與分析,發現在韓國瑜的短短一年半任期內,選民對他便由期待、失望到憤怒,快速地由支持轉為不支持,可謂「民意如潮水」的最佳詮釋。

2018年11月17日 , 韓國瑜在高雄市鳯山的造勢晚會後離開。

2018年11月17日 , 韓國瑜在高雄市鳯山的造勢晚會後離開。攝:陳焯煇/端傳媒

選舉史上唯一曾被罷免兩次的人:韓國瑜

選舉,對台灣、香港選民都不陌生:時間到了,大家走進投票所,對其中一位候選人投下一票,過程必須完全保密。權力運作的機制,是依靠最後的「比大小」來決定:人多者勝。在台灣,善於操作選舉的「樁腳」會精密計算這個投開票所可以有多少票、甚至可以大致猜出是誰沒有依約投給己方候選人、誰又偷偷投給對手,但這些算式,在「罷免」遊戲中多少都會失靈。

罷免的投票與選舉不同,並不是「比大小」、票多即勝;而是「加法遊戲」,必須加到「超過罷免門檻」才能獲勝。再者,罷免不像選舉,會搭配多種選舉進行,比方說縣市首長與里長一起選,因此罷免投票率通常不高,選民通常也會有「就讓他做完任期再說吧」的想法,這也就是為什麼歷史上,無論台灣或其他國家,罷免成功案例可說少之又少。

由於現行《選罷法》規定,罷免案要通過,同意票數超過選舉人總數四分之一以上,所以韓國瑜罷免案,從一開始就是25%(57萬)投票率門檻的拉鋸戰。幾乎所有關心罷韓選情的地方人士,異口同聲表示,罷韓與反罷韓攻防的核心,就是投票率。

自從 1987 年解嚴之後,台灣雖有過幾次指標性的大型罷免運動,像是 1994 年的第二屆台北縣立委林志嘉、洪秀柱、韓國瑜、詹裕仁罷免案;2000 年及 2006 年的陳水扁總統罷免案;2013 年立委吳育昇罷免案;2014 年立委蔡正元的罷免案;2017 年立委黃國昌的罷免案,但大多以失敗收場,且未曾有人提出縣市首長的罷免案,直到 2020 年的韓國瑜罷免案為止。

值得一提的是,韓國瑜是台灣史上唯一一個被提出兩次罷免的人,1994 年他與幾名立委因為在審查核四預算時公開贊成興建核四廠(核能發電廠),遭到台灣反核行動聯盟召集人高成炎發起罷免。當年,台灣尚處於國民黨一黨獨大的情況,國民黨立委為了阻止罷免案,在開議期間修改《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將罷免門檻從投票人數的三分之一提高成二分之一,且不得與其他選舉一同舉行。最終,韓國瑜獲得 37.8 萬票,為史上最高票的罷免同意數,但依然未達罷免門檻,罷免結果失敗。

此次罷免案的失敗引發多方質疑,認為二分之一的門檻等同不讓罷免有成功的機會。此後,台灣社會對罷免門檻下修的呼聲越來越高,一直到 2016 年底,民進黨重回執政時期,立法院三讀通過《罷免法》部分條文修正案,才將門檻下修成原選區總人數的四分之一,此外更刪除了「罷免不得宣傳」,以及連署時間從三十天增加至六十天等條款。

儘管《選罷法》下修,但罷免案要成功,還是得通過三個階段的關卡,包含提案、連署與投票。以此次高雄市罷免韓國瑜為例,2018 年高雄市長的總選舉人數為 2,281,338 人,第一階段「提議連署」 必須募集到 1% 的選舉人(22,814)發起罷免,第二階段「連署」則是提議被中選會同意後的 60 天內,必須完成 10% 的選舉人(228,134)連署,最後一個階段則是進行投票,要有 25 % 的選舉人(570,334)投下同意票,且同意大於反對。

圖:端傳媒設計組

在本次罷韓投票的前一週, 1994年的情節險些再度上演,國民黨立委鄭正鈐公開表示,他已提案再次修改《選罷法》,要求未滿一年,不得對公職人員進行罷免提議與連署,以及規定原有選舉權的人才得投票罷免。前高雄文化局局長、罷韓團體發起人之一尹立則直言,從發起罷免到投票的過程中,他們發現《選罷法》仍有許多不足。未來,他們將會整理相關經驗,讓台灣《選罷法》更為完備。

2020年6月5日高雄,市民上街參加罷韓遊行集會。

2020年6月5日高雄,市民上街參加罷韓遊行集會。圖:WeCare台灣大遊行提供

罷韓勢如破竹,一年半前的「韓流」盛況不再

從最後數據來看,高雄市 38 個區,共有 34 區的投票率、罷免同意率超過 25%,891個里中,838 個里罷免同意率超過 25%,高雄舊市區幾乎是全面反韓,而舊縣區由於人際關係、地方派系錯綜複雜,罷韓團體難以進行地面戰,所以連署成效不彰,僅有 20.59% 的連署率,但最後僅靠媒體、網路宣傳,就開出 40.75% 高比例的罷韓同意票。

圖:端傳媒設計組

圖:端傳媒設計組

此外,韓國瑜更面臨眾叛親離的尷尬,韓國瑜 2018 年選市長時將戶籍遷入林園區王公里,當選市長後租屋入住的左營區福山里,全都跨過罷韓門檻,可說連韓國瑜戶籍地的「左鄰右舍」都不支持韓國瑜留在高雄。

「罷免的投票率一定會比較低,因為這不像選舉有自己支持的候選人,選民是去罷免掉現在的候選人,這就取決於選民對現任候選人的不信任度,以及希望他下台的程度有多少。」高雄市民進黨籍立委許智傑前助理林景升說。

相較於選舉,罷免更接近於「攻防戰」,一方急於將對方拉下,而另一方則是想著如何守住既有城池。在這場選戰當中,顯而易見的是傳統組織動員減少,尤其是需要人際網絡及地面戰的連署書,傳統地方派系勢力較強的改制前舊高雄縣區連署率僅為 20.59%, 明顯低於舊高雄市的 23.86%,所以罷韓方更多時候採取的策略,是通過「議題戰」加深民眾對現任市政府失格的印象。

實際上,這對韓國瑜來說,無疑是場大麻煩。2018 年,當韓國瑜贏得高雄市長之後,橫掃全台的「韓流」使他成為最受注目的候選人,更不用說,在他當選四個月就決定挑戰總統大位。期間,一言一行都變成全國議題,而非僅僅是地方議題。

根據社群分析平台 Qsearch 的數據顯示,從去年七月,韓國瑜確定參選總統開始,facebook 上討論「韓國瑜」的文章高達 27 萬篇,超過蔡英文的 21 萬篇。在今年一月敗選總統以前,幾乎每一個月都能創造輿論的高峰。

「我們常說最大的『韓黑』就是韓國瑜自己,」前高雄文化局長,罷韓團體召集人之一尹立表示,在整場議題戰當中,更多時候是韓國瑜的失言與言行不一創造話題,而非他人刻意抹黑。

高雄市民進黨籍的議員鄭光峰認為韓國瑜去選總統,確實造成選民的不信任,而兩次選舉的選票消長,正是撐起罷韓票源的重要組成,「從 (高雄市長投韓的)89 萬票到(總統大選投韓的) 61 萬票,這當中的 28 萬票大多是年輕人。這些年輕人當初投韓沒什麼目的,就是想要高雄改變,如今改投小英,顯示對市長失望。連署期間,老是有年輕人走進來就說要拿連署書,他們會跟我抱怨『自己是潘仔』(台語,台語文為『盼仔』,意即冤大頭、呆子),真心換絕情。」

除了這些「倒戈」的「前韓國瑜支持者」之外,民進黨原本的鐵綠票倉也不容小覷。鄭光峰計算,陳其邁於前年市長選舉拿下的 75 萬選票,是民進黨在高雄的「底線」,假設扣除其中的四成五浮動支持者,剩下的可以視為會堅定罷韓的深綠支持者。早在投票前,鄭光峰就看好罷韓會過關。

尹立也觀察,這次的罷免之所以能創造史無前例的聲勢,是因為高雄市民對韓國瑜施政的不滿與憤怒。尹立認為,韓國瑜背棄高雄市民,「當選市長四個月就跑去選總統」,淨開一些不曾兌現的政見支票,逃避議會質詢、對市政一無所知,讓許多人覺得他並不適任。

2019年12月21日高雄,市民在參加罷免韓國瑜的遊行後騎車離開。

2019年12月21日高雄,市民在參加罷免韓國瑜的遊行後騎車離開。攝:陳焯煇/端傳媒

「蓋牌」有用嗎?民主的小型試驗

罷韓前一個月,5 月 11 日《蘋果新聞網》公布民調顯示,有高達五成的高雄市民表示一定會去投票,其中同意的比例是 37.3%,不同意的比例為 10.4%。數天後,韓國瑜就在粉絲專頁發布一則影片,標題寫著「韓國瑜的內心話」,影片內容是他的一段獨白:「所有外縣市好朋友,六月六日,不要來高雄。支持韓國瑜的好朋友,請你不要出來投票,出來監票就好。」

韓國瑜的「不投票」呼籲,被外界解讀為是他第二次使出「蓋牌策略」。在總統大選期間,韓國瑜曾經呼籲支持他的選民,若接到民調電話時,便回答「唯一支持蔡英文」,試圖擾亂民調的真實性。但從總統大選的結果看來,第一次蓋牌策略顯然未收到顯著成效,由這次罷免投票的經驗來說,違反誠實原則的「蓋牌」策略,顯然無助於勝選。

從數據上來看,韓國瑜使出「蓋牌」策略,可說是完全失靈。

罷韓團體批評,韓國瑜再次使出蓋牌策略,已經違反秘密投票原則,同時「監票呼籲」也會給選民恐懼,尤其是中低收入戶、公務人員、接受身心補助的身心障礙者,以及住宅補貼者等平時間有與市府事務緊密關聯的人們。根據高雄市民政局的資料顯示,目前高雄市裡低收入戶、中低收入戶、身心障礙者生活補助的居民約有 13.3 萬人。

鳳山區鎮南里里長楊三吉告訴端傳媒,在投票之前,確實有十幾名中低收入的里民,特別前往里辦公室詢問,「如果去投票,是否會被市府『秋後算帳』,再也領不到補助」。楊三吉認為,這就是蓋牌效應帶來的效果,儘管實際上補助完全不會減少,但已足以讓選民心生恐懼。

前高雄市府員工張晨曦(化名)表示,自從韓國瑜執政之後,市府裡的政務官與中階主管歷經一番洗牌,現在市府的主管不少是支持韓國瑜的人馬,前些日子,某局處的主管在辦公室裡公開要求市府員工,不要在六月六日出門投票。

另一名在高雄捷運公司上班的吳宇威(化名)則認為,儘管公司內部不會給予明顯壓力,但自從蓋牌策略出現,他還是能察覺同事們對此事的態度轉趨低調。在吳宇威看來,韓國瑜的蓋牌策略,確實對許多人造成了一些心理壓力,但高雄人並沒有因此退縮,反而積極出來投票,打破「亮票壓力」,進一步帶動氣氛,反而引來更多人一同罷韓。

以最後投票結果來說,罷韓正式投票「同意率」低於當初罷韓「連署率」的,只有位於大寮區的光武里。換句話說,積極罷韓的連署選民,都沒有被蓋牌嚇到,仍積極出來投票,從數據上來看,韓國瑜使出「蓋牌」策略,可說是完全失靈。

2020年1月9日,韓國瑜在凱道舉辦造勢晚會,韓辦宣布現場人數達一百萬。

2020年1月9日,韓國瑜在凱道舉辦造勢晚會,韓辦宣布現場人數達一百萬。攝:林振東/端傳媒

韓國瑜鐵票區生鏽:前「三山」區選民動搖

對於韓國瑜來說,想守住政權,唯一的方法是鞏固傳統藍營票倉、村里基層,並且想盡辦法壓低幾大人口區的投票率,比方說眷村與國營事業為主的左營區,或是人口最多的鳳山區。

「很多年輕人都特地從台北回來連署和投票。」

左營區祥和里裡是少數在 2020 年韓國瑜票數還有增長的村里。里長劉德文告訴端傳媒,祥和里的里民有將近九成都是外省老兵,政黨傾向偏向藍營。劉德文在這已經擔任 20 年的里長,以熱心服務獲得好評,積累出不少信任度。因此,每到選舉期間,劉德文總不厭其煩地向里民懇託支持國民黨候選人,也會在社區裡掛上自己與韓國瑜的合成選舉看板,讓所有里民清楚自己的立場。

劉德文對比韓國瑜與前任市長陳菊的市政表現,直言韓國瑜更親民,施政更有感。「我們不過是基層的里長,對我們來說,基礎設施像道路、水溝就很重要,我們都是為了社區考量。目前看來確實有改善。」他補充,幾年前的一次水災,祥和里的道路與大樹受到嚴重損害,但當時打電話給市府通報,要求救護車進來搶救罕見疾病的兒童,但結果是沒有任何人來處理,是里民自己先清出道路與送出兒童。「所以我覺得(前任)政府根本沒有功能。」

劉德文表示,儘管這次韓國瑜呼籲不投票,但就個人而言,他原本堅定去投下反對票,直到選前一週,他觀察到罷韓的選情逐漸導向投票就等於支持罷免,他考量到自己身為里長,會有「示範作用」,最終決定不去投票。「韓國瑜如果做不好,兩年後再把他換掉就好。這次罷韓給我一種感覺是政治惡鬥。我擔心罷免案成功的話,再一個民進黨市長上來,然後又有國民黨的人在準備罷免,高雄就變成一個靠罷免的型態展現對政治人物的的不信任,我們會陷入無止盡的對立。」投票當天,祥和里的投開票所位於屏山國小,下午兩點左右,距離選舉投票結束不到兩小時,只有不到三位里民前往投票。

就地方選舉而言,長期以來國民黨與基層里長系統或農漁水利會都保持著良好關係,綠營人士分析,這次的投票率某部分也反映「國民黨系統」是否有動起來。

今年三月,罷韓連署如火如荼之際,韓國瑜開始在各區舉行村里長座談會,他邀請各區的里長一同參加座談會,聽取「里長的意見」。鹽埕區博愛里里長林哲弘表示,這是韓國瑜就任以來,第一次大動作舉辦這種全區里長座談,儘管會上並未提到罷韓的事情,但他認為與會的里長每個人都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

另外,鳳山區則是另一個值得注意的區域,就罷韓連署率而言,鳳山區僅為 20.99%,頂多位於高雄市各區的中後段,作為一個新興市區,其連署結果並未像舊高雄市一樣出現積極罷韓的氣氛。

鳳山區的人口總數是全市第一,一旦投票率衝高就會給選情帶來重要影響。在縣市改制之前,鳳山區原本就是舊高雄縣的發展重心,縣市合併之後,因為地理位置靠近舊高雄市,很快地成為高雄市的新興發展重心,近幾年,此區的房屋交易量一直位居全市前三名,此外根據人口統計紀錄,鳳山區的人口從 2010 年開始就持續保持正成長,顯見有大量人口移入,讓鳳山區的居民有逐年多元化的跡象。

2018 年韓國瑜的選情曾因為「三山造勢」——10 月 26 日在鳳山區舉辦造勢大會、11 月 8 日在美濃高美醫專操場舉辦「大旗山地區」造勢大會、11 月 14 日在岡山河堤公園舉辦「大岡山地區」造勢大會,此後氣勢大好,贏得選戰。也因此,這次罷韓投票,「三山」的表現也引發關注。

楊三吉在鳳山區擔任里長超過 20 年,同時也在鳳山五甲地區的重要宮廟龍成宮擔任副主委,因此在選舉期間總是第一線感受到選情。根據楊三吉觀察,這次罷韓連署,有延續 2020 年總統大選的氣勢,不少年輕人十分積極,「很多年輕人都特地從台北回來連署和投票,」以楊三吉所在的鎮南里為例,連署期間,他的辦公室也是連署站點,當時有不少年輕人會帶著長輩主動前往里辦公室填寫連署書。

最後鳳山區飆出 40.06% 的罷韓同意率,高出連署率一倍。若仔細觀察鳳山區這兩年的趨勢,也會看到其變動的性格,這個與新興市鎮化有關。此外,鳳山區的年輕選民數也排在全市前三,是這次罷韓族群的主力之一。另外,楊三吉認為由於鳳山區有陸軍官校與眷村等,軍公教人員較多,因此連署期間都不好公開表態。

圖:端傳媒設計組

也就是說,不論是採取蓋牌增加社會壓力,還是用行政資源降低罷韓意願,理論上最有效的就是眷村、原民區,但結果是連眷村及原民區都能開出比連署書還高的同意票。

一年半內,不少村里「翻臉」由挺韓到罷韓

在此次罷韓的連署過程中,有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即兩年之間,不少村里對韓國瑜的態度出現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從挺韓到罷韓。高雄市的選民愛恨分明、變換快速,加大了選情預測的難度。

根據統計顯示,Wecare 一共收集到 50 餘萬份連署書,其中連署率最高的五個區域分別是,大社區、三民區、鹽埕區、橋頭區、仁武區,反之連署率最低的五個區域則是,內門區、六龜區、那瑪夏區、茂林區、桃源區。

這次 Wecare 的連署站點遍佈全市,其中不少是民進黨籍立委、議員以及里長的服務處,這些站點所在村里,都有高連署率,在里民反韓的情況下,也開出高罷免同意票。此外罷韓團體的志工也在高雄市熱門景點駐點,讓站點得以遍地開花,深入鄉鎮。不過,從連署及罷免結果的數據來看,幾個罷韓的主力區域,基本還是反映「韓流前」的藍、綠版圖。

2018 年,當韓國瑜橫掃高雄期間,大社區、橋頭區的民進黨得票率就排在高雄市的前半段,尤其是橋頭區,可以說是綠營的基本大票倉。橋頭區向來有台灣「自由灘頭堡」之稱。1979 年,台灣猶在戒嚴時期,情治單位指控前高雄縣長余登發涉及吳泰安匪諜事件並逮捕之,引發地方與黨外人士的不滿,發起遊行,史稱「橋頭事件」,而當時參與的人士如陳菊、許信良、張俊宏,多年之後皆成為民進黨的中堅力量,余登發家族成員也持續活躍於高雄政壇,讓當地成為綠營重要票倉。罷韓投票前的最後一個週末,Wecare 與民進黨籍議員高閔琳等人,也特別前往橋頭區催票。

果然,橋頭區的罷免投票率為全高雄市最高 51.74%,同意率也有 49.89%,有將近一半的民眾反對韓國瑜,顯見其綠營大票倉的特性。

圖:端傳媒設計組

至於市區的「三民區」,則是另一個罷韓成功的關鍵。三民區的人口總數、20-29 歲的人口數都是高雄最多。就如同鳳山區一樣,因為龐大的人口基數,自然成為選情激戰區。以罷韓連署來說,三民區有超過十個里的連署率(罷韓連署人數/總投票人數)超過 0.3,屬於「高連署率」的里,在高雄地區排名第二。最終的罷免票數,也開出投票率 44 %、同意率 42.77%的結果。

三民區創下高連署率,顯然與本次罷韓運動的重要推手「台灣基進黨」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台灣基進是台灣新興政黨,主張台灣獨立旗幟鮮明,批評韓國瑜更是不遺餘力。而三民區的連署站點大多分佈在台灣基進黨高雄黨部附近,主要是以三民公園為中心,北至愛河、南至高雄車站,直徑將近三公里的區域,對該區有相當大的催票作用。

三民區達明里里長張簡王玉珠告訴端傳媒,於三民區而言,年輕人還是罷韓主力,「這次很多是里民主動來索取,里長再把連署書送回去總部。」其他三民區的里長也不約而同表示,連署期間里長鮮少參與動員,大多是選民自主參與。

圖:端傳媒設計組

「我們選韓國瑜,就是希望讓高雄重新有光榮感、不要被民進黨吃得死死的,說白一點,就是不要讓外地人看我們衰小(台語,台語文為衰潲,意指看不起)結果他選上以後,馬上跑去選總統,你這就是看不起我們,把我們當跳板。選總統就算了,做一堆怪事,什麼爬樹、跪著走路,丟臉死了。」家住林園區、在高雄三民區擔任補教老師的小威(化名)說,這次回高雄投票,就是想告訴韓國瑜,「不要以為高雄人是白痴好欺負。」

但在順利地一吐怨氣、告訴韓國瑜「高雄人不好欺負」之後,高雄的城市治理問題依然無解。以本次高雄的連署、投票數據觀之,大致上仍然符合「越往山區(即舊高雄縣區)越不支持罷韓」的定律,大高雄地區內部的城鄉張力依然不變。而高雄港區沒落、城市發展動力不足等問題也依然無解。

而在罷免結果出爐後,法律訴訟上,韓國瑜依然可以依照《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相關規定,在結果公告15日內提起「罷免無效」之訴。今日的記者會上,高雄市新聞局長鄭照新語帶玄機,請大家先讓韓國瑜、市府團隊與高雄市民「沉澱一晚,之後(提起罷免無效之訴與否)會向大家報告。」

但國民黨主席江啟臣在臉書上則發文,除了肯定韓國瑜的表現之外,並稱「我將會儘速與韓國瑜市長還有黨內的幹部磋商,討論如何面對接下來的補選挑戰,尋覓適切的人才」,看來並未將罷免無效訴訟列入他的行動選項之內。這是否將成為國民黨內新的爭執焦點?不得而知。而無論如何,恢復「自由球員」身分並仍有一定鐵票基礎的韓國瑜,是否再戰國民黨主席?或角逐高雄市長以外的其他公職?將會是接下來台灣政壇的不確定因素。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罷免 韓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