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冠狀病毒疫情 深度 全球疫情觀察

新加坡、台灣和香港,三地如何嘗試壓低疫情曲線?

絕大多數爆發疫情的國家,確診病例的增長速度都與中國相似——新加坡、台灣和香港是為數不多的例外。到目前為止。


2020年2月14日情人節,市民戴上口罩在台北西門町欣賞燈飾。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20年2月14日情人節,市民戴上口罩在台北西門町欣賞燈飾。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冠狀病毒幾乎癱瘓全球。在尚無疫苗的全球大流行病中,各國都在努力「拉平曲線」,降低每日新增病例,盡可能讓醫院系統不要崩潰。目前看來,在絕大多數爆發疫情的國家,確診病例的增長速度都與中國相似,為數不多的例外是香港、新加坡、台灣,以及日本和韓國——在出現疫情後的一段時間,這些地區的新案例曲線較為平坦。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在1月31日發表的一項研究中,預料台灣、香港和新加坡都會成為受到2019冠狀病毒影響最嚴重的地區。這一預測被打破了:接下來的一個多月內,疫情在三地都得到了相對有效的控制。台灣的確診病例直到3月18日才破百例;新加坡到了3月21日才出現第一例死亡;;而香港2019冠狀病毒的基本傳染數(R0)值,在2月中旬僅為0.319,遠低於意味著疫情爆發的數值1。

R0值也即一位感染到某種傳染病的人,會把疾病傳染給其他多少個人的平均數,目前,學界對於2019冠狀病毒R0值的估計範圍為2.6至4.71。3月23日,新加坡傳染病專家 Wang Linfa 表示,新加坡可以將R0值控制在1以下;同日,台灣大學公共衞生學院院長詹長權也指出,台灣的R0值仍維持在1以下。

也就是說,台灣、新加坡和香港的政策干預,曾經有效降低了病毒傳播率。這並非是說三地已經控制住疫情。進入3月中下旬,當疫情成為全球大流行病,在歐美等國爆發因而有不少人回到自己的原居地,三地的新增病例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增長——截止3月31日,台灣確診306例(3月1日確診數為40);而新加坡的確診病例已達926例(3月1日確診數為102),香港確診714例(3月1日確診數為95)。港大醫學院院長梁桌偉在3月27日接受採訪時指出,自從3月第二個星期開始,香港的R0值已經持續超過1,若不能及時回到1或1以下,恐怕離本土爆發的日子不遠。

各地Covid-19確診個案數增長情形。

各地Covid-19確診個案數增長情形。圖:端傳媒設計部

如今,隔離,開始成為一項跨越大洋大洲的公共政策,從南美、非洲、印度到歐美……「拉平曲線」的目標,需要怎樣的政策和怎樣的力度才能達成?端傳媒梳理了台灣、香港和新加坡在過去兩個月內所採取的防疫措施,或者能找到一些值得借鑑之處,一些可以比較之處和一些疏漏之處;在接下來的全球大流行趨勢中,三地紛紛再次收緊關口,又是否會受到再一波的衝擊?

立即進行的封關和隔離

香港,台灣和新加坡都從2003年的SARS中吸取了教訓——當年的慘痛教訓,教會了三地的政府和民眾從一開始就保持警惕、認真對待2019冠狀病毒的傳播。

早在12月31日,台灣疾管署就開始對來自武漢的航班進行登機檢查,在國際口岸入境發燒篩查點出現發燒或呼吸道症狀的旅客,將被轉介到指定醫院進行評估。並在1月20日就啟動了開設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新加坡則從1月份就開始檢測和確定疑似病例。1月22日,在新加坡第一例確診的COVID-19病例的前一天,政府宣布成立一個由多個部門組成的特別工作組來應對疫情,並開始建議旅行者避開武漢。

2020年3月22日,船灣郊野公園有眾多市民郊遊,不少人都戴上口罩作預防。

2020年3月22日,船灣郊野公園有眾多市民郊遊,不少人都戴上口罩作預防。攝:林振東/端傳媒

17年前SARS一疫,香港成為全球疫情第二嚴重的地區,死亡299人。這次,評論大多認為,港府在最初反應較快,在1月4日,衞生防護中心已經啟動「嚴重應變級別」。7日,政府刊憲,將當時仍被稱為武漢不明肺炎的疫情納入「法定須呈報傳染病」,醫生若發現曾於14日內到過武漢、出現呼吸道感染症狀的病人,須報衞生防護中心,政府自此開始監察疑似案例,每日公布新案例。衞生防護中心是香港政府在SARS後成立的機構。

隨著疫情在中國的爆發,台灣和新加坡對於旅行限制和隔離措施開始逐步擴大。

武漢封城後,台灣開始對來自湖北和武漢的遊客實施「返台後居家檢疫14天」的規定和旅遊限制,之後擴大至廣東省、浙江省。2月6日始,台灣將中國全境、香港、澳門列為二級以上流行地區,要求居住中國各省市民眾暫緩入境。2月11日開始,港澳地區居民也被要求暫緩入境。28日開始,隨著疫情在全球各地的爆發,台灣陸續將歐洲各國、中東、西亞、北非等地列為「居家檢疫14天」的地區。3月19日,宣布非台灣人一律限制入境、所有入境者一律居家檢疫14天。3月24日起,禁止旅客來台轉機。

在新加坡,1月27日,幼兒園學院、員工和近期有中國旅遊經歷的學生,或將於1月28日從中國返回的學生,被要求休假14天。自1月29日起,近期有赴湖北旅遊記錄的旅客,或持有湖北省簽發的中國護照的旅客,均不得通過新加坡入境和過境。2月1日,限制擴大至所有最近曾到內地旅遊的旅客。中國護照持有者的簽證也被暫停發放。

隨着病毒的蔓延,這些旅行限制被擴展到越來越多的國家——如韓國、意大利和伊朗——有旅行歷史的短期遊客,直到新加坡在3月22日完全關閉其邊境。與此同時,公民和持有長期簽證的人已經被要求在國內停留14天。政府開始預訂整個酒店,作為那些從海外返回的人的隔離區。

相較於台灣的舉措,港府在關口檢疫和封鎖方面,被市民和醫護質疑行動過慢。直到1月20日,北京開始公開披露疫情之時,港府才對武漢來港航班進行健康申報制度,3日之後,才表示將會在直接連結內地的高鐵站實施健康通報制度。武漢封城後,1月27日凌晨開始,港府開始拒絕14日內到過武漢的任何人士進入香港。此時香港已經出現有武漢旅行史的確診個案。

政府亦在較早時間決定全港停課。早於1月25日,港府宣布全港中小學、幼稚園等停課,停課日期不斷延遲,最新決定最快到4月20日才復課。同時,政府下屬的眾多康樂設施和即將舉辦的大型活動也宣告停辦。差不多同一時間,香港公立醫院也暫停市民探訪,並暫停所有義工計畫和實習計畫。

香港民眾的防疫意識非常高。北京披露疫情之後,市民開始儲備口罩、消毒水等,不少香港藥房大排長龍,民間強烈要求港府封鎖內地的眾多關口。1月30日,港府關停五個關口,僅維持貨運。香港大批醫護隨後發動維持一週的罷工,要求港府關停所有關口。到了2月4日,政府再次關停四個關口,但連結內地的港珠澳大橋、深圳灣等關口仍維持正常通關。2月8日,所有從中國內地入境人士均必接受14日的「強制檢疫」。

廣泛檢測和整合醫療設施

三地的另一共同之處是篩查檢測量很大。據新加坡衞生部長,從1月底到3月25日,新加坡每一百萬人中有6800人得到檢驗;據台灣指揮中心消息,在3月13日,台灣的這個數字為約1400。另據香港防護中心3月31日的最新消息,香港每一百萬人有12000人接受過檢驗,料為亞洲最高。

據「Worldometers」的統計,在3月9日,當地官方通報的每一百萬人中被檢驗過的人數,意大利為1005,英國為387,美國為26。隨著疫情在這些國家的爆發,檢驗數量也有快速提升。在紐約,到3月底,就有18600人接受了檢驗。德國在3月15日的檢驗量也達到了每百萬人中2023人。

自1月以來,新加坡衞生部已經開始對公立醫院所有肺炎患者進行2019冠狀病毒的檢查,包括沒有近期中國旅遊史的病患。台灣則通過國家健康保險管理局的數據庫進行了調查,以此尋找患有嚴重呼吸道症狀但經檢測呈陰性的患者。隨著確診病例數量的增加,兩個地區還將檢測範圍擴大至入境者。

據台灣防疫醫師鄭皓元等在3月15日發表的文章,中國於1月10日公布病毒全基因組序列後,台灣疾管署國家實驗室立即開始進行病毒檢測相關工作。到2月21日,台灣已經有27個實驗室,每天可以進行多達2250個案例檢測;此後,檢測能力上升到每天3200個。

在香港,病毒檢測也相對便利。自1月開始,政府開始為有感染症狀的病人進行檢測,到了2月1日,檢測點已經下放到各大公立醫院,醫院進行病毒測試僅需1.5—3小時,大約一日便可將結果交給病人。其後,政府也指定了一些政府門診和私家診所,讓疑似病人提交樣本。

2020年2月27日,新加坡樟宜國際機場,因預防新冠病毒而設置體溫檢測。

2020年2月27日,新加坡樟宜國際機場,因預防新冠病毒而設置體溫檢測。攝:Roslan Rahman/AFP via Getty Images

在美國,疫情初始,所有檢測都要送到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CDC),隨着確診病例的增長,各州和地方政府開始自行檢測,但是臨時開設的檢測點一開始並不能滿足需求。在很多歐洲國家,檢測也有限。以比利時為例,只有需要住院治療的嚴重呼吸系統疾病患者會接受檢測;不需要住院治療的患者(除了醫護人員外),即便被認為患有2019冠狀病毒肺炎,也不會得到檢測。

香港公立醫院的所有費用均由政府財政全額負擔,病人檢測免費,僅需交180港元的急診診金,而在公立醫院的治療費用亦相對低廉。目前,香港也有部分私家醫院可提供檢測服務,費用1000-2000多港元不等。在香港,政府曾於1月底表示將為確診的非香港居民提供免費治療,但引發社會極大反彈,政府隨即宣布公立醫院將向確診的非香港居民收費。

台灣和新加坡的測試也是免費的,並且政府下調了給予補助的醫療費用額度,從而消除了尋求治療和護理的主要障礙。2020年2月中旬,新加坡政府表示,將支付被公立醫院收治的所有疑似確診患者的醫療費用——對於任何擔心醫療費用將膨脹至難以承受的水平的人而言,這項政策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疫情中,另一大考驗是醫療體系能夠承載的病人,病人有效分流非常重要。在台灣,有167家小型醫院可以提供對冠狀病毒的檢測,只有在檢測出陽性的情況下,才會將他們送往大型醫院。作為備案,如果醫院不堪重負,台灣的50個醫療中心也已配備了處理危急病例的資源。

新加坡則重新啟動了「公共衞生防備診所」,該體系包含著大約900家全科醫生私家診所。在先前出現過的如2009年爆發H1N1流感之類的公共衞生危機中,這些診所也曾被用以救急,而現在被用以照料患有呼吸道症狀的人,同時將疑似患者轉介給醫院以接受更高級的護理。政府還制定了規程,醫生可以準許出現了類似流感症狀的病人休假五天,並且五天後如仍有症狀,將對其進一步跟進情況。

類似的,香港也在2月初宣布公立醫院和私家醫院的合作,分流部分病人到私家醫院,但病人僅需繳納公立醫院的費用;同時,港府指定了18間診所,接收有輕微發燒和呼吸道感染的病人,以盡快識別新型冠狀病毒的個案。

2020年2月3日,醫護人噴在伊利沙伯醫院急症室。

2020年2月3日,醫護人噴在伊利沙伯醫院急症室。攝:林振東/端傳媒

更關鍵的是,疫情考驗各地的醫院是否有足夠的隔離病床以及重症加護病床(ICU,在香港亦稱深切治療部)。SARS之後,香港加建了一座傳染病大樓,並在不同醫院加建負壓隔離病床,港府專家顧問、中文大學呼吸系統科講座教授許樹昌告訴端傳媒,由於香港多年來沒有嚴重疫情,加上人口老化問題,部分隔離病床目前正由其他重症病人使用,可供新型肺炎病人使用的隔離病床有大約800張,目前醫院正努力將一些普通病床改建為隔離病床,希望緩解壓力。

目前,新加坡的負壓隔離病床有300張,可以增至500;而台灣的負壓隔離病床則為1000張。

據2020年《危重病醫學》發表的一項調查,香港有287張ICU床位(每10萬人7.1張)、新加坡有335張(每10萬人11.4張)、台灣有5758張(每10萬人28.5張)。ICU床位對於2019冠狀病毒肺炎重症患者極為重要,根據在《新英倫醫學雜誌》上發布的針對1099個中國臨床案例的研究,新型肺炎患者的重症率約為15.7%。

不過,許樹昌亦表示,香港目前累積的重症患者不足20人,意味著重症率低於3%,他分析應該是因為香港做到了「早確診、早隔離、早治療」,減低了重症患者的數量。相似的,新加坡目前需要重症看護的有22人;台灣則共有15位患者曾使用呼吸器治療。

2020年3月14日,台灣新北市舉辦大規模防疫演習,模擬發生大規模社區感染等情境。

2020年3月14日,台灣新北市舉辦大規模防疫演習,模擬發生大規模社區感染等情境。攝:陳焯煇/端傳媒

追蹤接觸者,防止社區感染

當確診病例還只是來自境外,或為小型群聚感染時,追蹤接觸者是防止社區感染擴大的必要手段。

在新加坡,衞生部專門追溯新冠病毒確診患者所到之處的團隊很快成立。確診患者將被約訪,並被要求提供近期活動的信息,以便定位可能有過密切接觸(被定義為距離該人半徑2米內且保持超過半個小時)的潛在患者。來自刑事調查部門的警察也參與追蹤,使用閉路電視錄像和其他調查方法來追蹤人員。

據BBC3月19日的報導,新加坡通過這種方式已經追蹤到了約6000名接觸者。並且,新加坡確診病例中,大約有40%的人是在當局定位到他們、要求進行檢測隔離之後才發現自己已被感染。

台灣也以類似的方式追蹤著接觸者。在台灣出現了第一例死亡案例後,流行病學家們便開始向上遊尋找該病人送進急診室、轉移到重症監護病房的確切時間及他具體的床位。他們還向下遊找到了與他有過密切接觸的人群,甚至還原了他曾參與過的一次家庭聚會的晚宴座席表,用以確定感染是如何在群體之中發生的。據台灣防疫醫師鄭皓元等的報告,在兩周內,台灣就成功監測到了4例病毒在本地傳播的案例。

根據台灣政府規定,只要是有疫區旅遊史,出現症狀後,將送到合作醫院採檢。若是按規定在家檢疫者,如果在期間出現症狀,則由衞生局安排就醫採檢。送醫後若確認感染,將會入住隔離病房或單人病房;沒有感染則返家,但須全程配戴口罩並禁搭大眾運輸。

確診個案將隔離至症狀緩解至少24小時且兩次呼吸道檢體檢驗(意指兩次採檢間隔24小時以上)陰性,才能解除隔離。出現確診病例後,衞生單位展開疫情調查,建立與患者接觸過的「接觸者名單」,對所有接觸者進行追蹤與檢測。

在香港,衞生署及衞生防護中心負責追蹤所有確診個案的密切接觸者,所有密切接觸者須進入政府開設的檢疫中心進行強制隔離14日。目前,香港政府開設了駿洋邨、饒宗頤文化館翠雅山房、柴灣鯉魚門公園度假村三個檢疫中心。此外,從中國內地或海外回港的人士,若有報稱的香港住所或酒店,則可帶上監察手帶,自行隔離14日,若沒有香港住址,同樣需要進入檢疫中心。

2月21日開始,香港警方啟動俗稱「超級電腦」的重大事件調查及災難支援系統,來追蹤確診個案的接觸者,例如3月初,衞生署表示,超級電腦成功追蹤到一名確診的士司機的28位乘客,以及69位有可能接觸到司機的人。

2020年2月7日,新加坡個主要旅遊景點,不少市民都戴著防護口罩。

2020年2月7日,新加坡個主要旅遊景點,不少市民都戴著防護口罩。攝:Maverick Asio/SOPA Image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哈佛大學的研究人員稱讚新加坡在解決2019冠狀病毒的傳播方面具有「金標準」檢測能力,發現的病例是全球平均水平的三倍。新加坡政府發布了一款被命名為「TraceTogether」的應用程序,旨在減輕聯繫追蹤者和調查人員的負擔。該應用程序使用藍牙記錄匿名識別密鑰(只能由衞生部解密),以記錄與某人密切聯繫的人員的行蹤。如果該人被確診感染了2019冠狀病毒,則追蹤人員可以參考此日誌,更快地獲取需要聯繫的人員的準確列表。

「TraceTogether」的開發人員有嘗試讓用戶毋須擔心隱私問題,但是,目前尚未出現任何對該應由程序進行檢測監督的第三方軟件,來評估任何潛在的隱私或監控問題。不過,應用程序中已經出現了一個疏忽——它的代碼包含了一個政府服務的數據庫,這意味著TraceTogether收集了不必要的數據。開發人員稱正在消除這個情況。

為了追蹤自疫區入境者行蹤,台灣政府建置了入境檢疫系統,現場要求有手機的入境者確認手機號碼可以撥通,並線上填寫健康聲明書,資料整合至「防疫追蹤系統」及「電子圍籬系統」。這套系統透過居家檢疫者的手機定位,一旦手機持有者離開檢疫範圍,系統將會發送簡訊給當事人、民政單位、衞政單位與轄區警察。

在香港,一開始政府是靠連通個人手機的跟蹤程式追蹤隔離人士,但被批評隔離人士即使離開居所,也可不被發現。3月中開始,港府訂購6萬個電子手帶,讓須隔離人士配戴手帶,再配上手機程式,跟蹤行蹤。不過,政府也發現一些市民剪斷手帶,擅離居所。

與警惕公眾的溝通

出於對中國的警惕和對港府防疫措施的不信任,在2月和3月,香港民間充滿自救情緒。2月初,港府承認在全球採購口罩「不是很成功」,不同民間團隊和政黨各顯神通,在全球採購口罩,香港本地的口罩工廠亦紛紛設立,在街頭和公共交通中,幾乎看不見不戴口罩的市民。香港眾多專家和醫護人員不斷呼籲普通市民外出時要配戴口罩、勤洗手、注意蓋上廁所蓋,防止細菌從渠道傳染。

根據香港中文大學2月中公布的研究,8% 受訪者自覺有很大機會感染新型冠狀病毒,99.5%受訪者會留意疫情的最新發展,約90%受訪者加強了個人衞生,如戴口罩、潔手及注重咳嗽和打噴嚏時的禮儀,並避免前往內地。

2020年2月20日,鑽石公主號上無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病徵的港人,需入住火炭駿洋邨隔離檢疫14日,政府人員在當天早上準備。

2020年2月20日,鑽石公主號上無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病徵的港人,需入住火炭駿洋邨隔離檢疫14日,政府人員在當天早上準備。攝:林振東/端傳媒

相較而言,新加坡人對政府的信任程度較高。新加坡政府的運作方式通常是透明的,會定期舉行新聞發布會,並通過網站和官方的WhatsApp等渠道發布消息。但是,疫情爆發後,新加坡人也開始爭相購買外科口罩以保護自己免受感染,儘管政府官員一再強調 ,使用口罩並不是最重要的,而且只有生病時才需要口罩。

只是,這與新加坡人從其他來源(例如台灣和香港)中得到始終使用外科口罩的信息相矛盾。2019冠狀病毒可以通過無症狀攜帶者傳播的消息,進一步增加了政府沒有傳達最佳建議的印象。

面對有限的手術口罩供應,貿易和工業部長陳振聲說,政府選擇「賭一把」,為每個新加坡家庭發放四個手術口罩,來安撫焦慮情緒。在2月27日,距離2月29日的口罩領取截止日期還剩兩天,在137萬合格家庭中,約67%的家庭已經領取了一次性口罩。

台灣則採取了不同的策略。在確認了首例2019冠狀病毒病例當日,台灣行政院院長蘇貞昌就保證,政府有約4500萬個手術用口罩的儲備量,且每天有能力再生產188萬個。到了2月的第三週,台灣每天便可以生產高達460萬個口罩。3月中旬,台灣每天可生產多達1200至1300萬個口罩,全部用於家庭使用,這一數字到四月初還將增至1500萬個。

必須指出的是,新加坡在本地生產外科口罩的能力不如台灣,直到2月中旬,政府才提出發展本地製造能力。截至3月底,香港一些口罩工廠開始投產,但限於原料不足,產量一般月產百萬左右。

2020年3月30日台北中正紀念堂,市民在黃昏時戴著口罩跳舞。

2020年3月30日台北中正紀念堂,市民在黃昏時戴著口罩跳舞。攝:陳焯煇/端傳媒

台灣還善用國民健康保險署的數據庫,以每位國民皆有的「健保卡」建立了一個口罩配給系統,即自2月初起,台灣每人都有每週購買三個口罩的額度。由公民技術黑客出任政務委員的唐鳳,更與IT專家合作創建口罩地圖,使人們可以在附近的藥房查找口罩庫存量。雖然被一些藥房抱怨「地圖不準」造成他們營業困擾,但總體而言,這些措施在疫情時期十分安定民心。

台大公共衞生學院兼任教授、流行病學專家金傳春分析,新加坡傳染病中心本身有採檢能力、設有病床,直接在單一機構內整合防疫的完整流程,「甚至比台灣更集中。台灣是把採檢、住院的工作放給各個醫院,台灣疾病管制署本身沒有相關功能。」

「台灣這次有很多衞教、防疫工作,是公衞學院動員校友,自動自發、無償地去教導民眾相關觀念。」金傳春透露,這些公衞學院的校友相當具有社會責任感,啟動民間衞教的時間點,甚至比官方更早。相應的,金傳春認為,新加坡防疫最大的缺點,就是完全「自上而下」推動防疫,人民雖然非常願意遵守規定、但相對來說能動性也較低。

同時,新加坡的隔離要求十分嚴格,違反規定的懲罰也會很嚴重——從罰款,可能的拘留,到失去永久居民身份。3月16日,一位53歲的新加坡護照持有者,就因為未能遵循居家隔離的要求,被政府剝奪了新加坡護照。

結語

自3月上旬開始,隨著歐洲和北美地區回流香港的學生等人數上升,香港每日新增案例也開始快速上升。3月19日,因應海外疫情爆發,港府規定所有抵港人士均須接受強制檢疫,開始在機場附近設立兩個大型分流中心,約100名醫護到場協助。對於個別地區,如疫情特別嚴重的義大利,所有抵港人士均需入住檢疫中心。近日,香港也有不同專家建議盡快找尋地址建立臨時醫院。

許樹昌指出,由於3月19日之前,其實也有大批當時不需要檢疫的人士回港,他們隨後可能在社區潛伏,而香港蘭桂坊出現群聚感染,可能亦與這批返港人士有關;假若從3月18日計算,那麼截止明日4月1日,這批返港人士就抵港14天了,他們個人可能過了危險期。許樹昌表示,「接下來就要留意未來兩星期,這很關鍵,看會不會有進一步的社區爆發。」

2020年2月3日,特首林鄭月娥宣布擴大邊境管制,包括羅湖邊境口岸。

2020年2月3日,特首林鄭月娥宣布擴大邊境管制,包括羅湖邊境口岸。攝:陳焯煇/端傳媒

就嚴峻疫情,香港政府宣布限制餐飲業營運,於3月28日傍晚起,餐飲業接待客人的數量不得多於坐位總數的一半、每枱最多接待4人,枱與枱之間必須保持1.5米距離;另外,於29日零時起限制人群聚集,禁止4人以上的公眾聚會。新加坡在近日也開始實施更為嚴格的社交疏離準則,但並非嚴格的出行限制——人們必須在餐廳和咖啡館中做到疏遠,但依然可以一起乘坐公共交通。

對於台灣而言,最大的挑戰一樣是:前期的嚴格防堵策略能否堵住社區爆發?不少專家提醒,基層診所、衞生所與老人長照機構的防疫,將會是接下來的工作重點。而清明連假的掃墓移動潮,恐怕也將為疫情帶來新變數。

在SARS的陰影——以及因為這場噩夢而做出的各項準備之下,相較今天被疫情影響的大多國家,新加坡、香港、台灣在過去的三個月裏,或反應迅速、或極為戒備、或皆而有之,也因此讓這三地的疫情曲線,相較其他國家相對平緩。

隨著疫情在全球的加劇,三地一樣要面臨疫情情勢迅速變化的現實,並將自己的邊界封鎖地越來越嚴、將圍堵做得越來越密——但這不意味著平緩的勢頭就能繼續下去。身處疫情不同的階段,政策和準備,需要怎樣隨機應變?考驗著這個世界,也考驗著早早就拉響警鐘的這三地。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全球疫情觀察 2019冠狀病毒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