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 深度 圖片故事

影像:香港Live House「This Town Needs」的最後一夜

疫症之下,這場告別演出也份外小心,600名入場觀眾必須量體温,亦要使用酒精揉手方可進場,人人也戴著口罩來聽音樂。


2020年2月27日,This Town Needs(TTN)的最後一夜,意味這個承接Hidden Agenda(HA)精神的獨立音樂空間再次結業。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20年2月27日,This Town Needs(TTN)的最後一夜,意味這個承接Hidden Agenda(HA)精神的獨立音樂空間再次結業。 攝:林振東/端傳媒

「逆流」是第二隊出場的樂隊,主音Kit Lo夾雜粗言慨嘆,在歌與歌之間的空檔中,他大意這樣說,如果每次演出有四百人到來,就不用捱得如此辛苦。

2月27日,是香港獨立音樂表演場地This Town Needs(TTN)的最後一夜,連同前身Hidden Agenda(HA)的經歷計算,這已經是11年來的第5次結業。早年游走於不同觀塘工業大廈的HA,曾被喻為「香港的CBGB」(編按:紐約的獨立音樂空間,被視為Punk Music的發源地),面對政策所限,至兩年前搖身一變,化身為TTN,進駐油塘的商住大廈,繼續擔任本地重要音樂文化空間的角色。

這天站在台上的,本來是韓國樂團貝斯手H.J. Freaks,但在正式演出前6日、即2月21日,TTN在社交平台突然宣佈結束營運,「呢個時間選擇告別,一定唔係我哋嘅初衷,或者連本身『係唔係一個選擇』都值得商榷。(這個時間選擇告別,一定不是我們的初衷,或者連本身『這是否一個選擇』都值得商榷。)」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TTN直言場地近乎沒有收入,只好「有緣再會」。H.J. Freaks則因為政府限制韓國人入境,經協商後終決定取消來港。

告別之夜,臨時轉為六個本地獨立樂團的演出。TTN發文時這樣說,「唔知呢啲係咪叫命運,開幕到閉幕都係請返local自己友。(不知道這是否叫命運,開幕到閉幕都是請回本地自己友。)」這一場演出,觀眾可持已被取消的項目門票入場,TTN亦有安排開放予其他人士購票。

攝:林振東/端傳媒

演出名單初時尚未確定,但門票已售罄,TTN先行感謝,「連睇乜Q都未知就誓神劈願,情願射波都要到場嘅咁多位觀眾」(連看什麼也未知道,就誓神劈願情願缺勤都到場的多位觀眾觀察),再留下一句,「你哋以後唔好再等我哋收皮先嚟咁團結啦好無?(你們以後不要再等我們結業才這樣團結好嗎?)」

演出當日,晚上6點開放進場,距離樂隊7點的正式表演時間尚有半小時,TTN座落的商住大廈門外,仍有近半百人排隊,希望求一張告別場的walk-in門票。人龍中的Wing跟《端傳媒》說,看著This Town Needs的結業,感到很唏噓,「很少其他Live house會這麼歡迎獨立音樂,明知蝕錢都做。」有首次來到TTN的大學生則說,知道結業消息後特意購票到場,「(這裡)都是一個標誌。」

疫症之下,這場告別演出也份外小心,600名入場觀眾必須量體溫,亦要使用酒精揉手方可進場,人人也戴著口罩來聽音樂。TTN位於商住大廈的一樓,佔地約9000平方呎,在表演舞台之外,亦設有酒吧位置,暗黑的場地內不設劃位,觀眾可以在空間之內四處游走。樂隊在台上表演,人們在台下狂歡,隨節奏擺動身體。興起時,有人把手中的酒灑向後方,有人躺於人群中高舉的雙手,於半空中飄浮,有情侶隔著口罩親吻。

攝:林振東/端傳媒

從工廈遊牧到文化護苗基金

一夜狂歡之後,仍然留下香港獨立音樂空間何去何從的疑問。

事實上,自2018年2月才正式營運的TTN,不算是第一次告別。TTN的前身,是於2009年成立HA,主力為本地獨立樂隊提供表演空間,亦會引入外國不同類型的演出項目。HA過去一直是工廈的遊牧群,多次因為迫遷、政府警告而結業再搬遷,先後駐足在觀塘四幢工廈。

從HA 1.0 走到HA 4.0,問題癥結在於,工廈租金雖然較為便宜,但其地契並不容許作「非工業用途」,音樂文化活動不在「工業」之列,變相無法申請「公眾娛樂場所牌照」正式營運,亦難以為表演樂隊申請工作簽證。HA只能在灰色地帶游走,不時收到政府部門的警告信。2017年5月7日,入境處派員到HA放蛇,以「欠工作簽證」為由,突擊拘捕當晚表演的英國樂隊The Town Needs Guns(TTNG)、3名HA場地負責人和職員等,為HA的發展帶來沉重打擊。

歷經此役,許仲和決定讓HA走出工廈區,選址油塘一座商住大廈,幾經輾轉下辦妥所有牌照,名正言順成為合法經營的場地。不再Hidden,也沒有HA 5.0,最終以被捕英國樂隊的名字TTNG來名命這個空間,This Town Needs由是誕生。

攝:林振東/端傳媒

團隊的初衷是,「這個城市值得擁有一個獨立創意藝術空間,去該大家探索同容納各式各樣有待定義的文化活動。你當他是一個「護苗基金」又好、「培植場」也好,都實不為過。」

只是面對高昂租金,TTN長期入不敷支,在沒有政府資助、財團補貼下,一場疫症來襲,演出取消,收入頓時銳減。TTN直言,已經兩個月近乎沒有收入,在拖欠租金、近乎全數演出取消之下,終於決定結束營運。

租金成本是問題,但公告消息之時,TTN內文還總結了對這個產業的分析:不論本地還是外國的演出,也不乏優質內容,但比較可惜的是觀眾口味市場不足,而觀眾群組嘅大小、忠誠度,會直接影響主辦單位嘅決策、風險管理,以至存亡,繼而反映在互相依存的場地。環環相扣底下,行業每一部分的持續發展都係關鍵。

在公佈TTN暫別消息後,許仲和在連登論壇發文,以你問我答形式,回應網民提問,他說休息後會找新地方。有人則說自己常來看演出,也感到可惜,再直問對方,怎樣看「TTN最出名的時候就在結業時」;許仲和留下了三個字和一個表情符號來回答:「事實來 :)」

攝:林振東/端傳媒

攝:林振東/端傳媒

攝:林振東/端傳媒

攝:林振東/端傳媒

攝:林振東/端傳媒

攝:林振東/端傳媒

攝:林振東/端傳媒

攝:林振東/端傳媒

攝:林振東/端傳媒

攝:林振東/端傳媒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獨立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