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冠狀病毒疫情 深度

疫情下的贏家:澳門管治威信如何一朝翻盤?

當香港確診數字仍不斷上升,澳門已交出連續25天零新增確診的抗疫成績單。有人歸功於澳門政府的適時政策,亦有論者認為澳門並沒有做得特別好,而是前任特首做得差,香港做得差。


2020年2月23日,澳門的一名旅客,除下口罩抽了一支煙。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20年2月23日,澳門的一名旅客,除下口罩抽了一支煙。 攝:林振東/端傳媒

一場抗疫記者會,一個特首的發言,讓全澳門沸騰起來。

這天是2月4日,澳門新增2宗新冠肺炎確診個案,累積病例增至10宗。疫情洶湧而至,行政長官賀一誠緊急召開記者會,宣布限購口罩、出入境測溫等防疫措施;誰都沒想到,當中包括一條攸關澳門經濟命脈的15天賭場關閉令。

「崔世安做不到他口中所講的『陽光政府』,但賀一誠做到!」50歲的袁禮鋒在家看着直播,兀然拍掌讚好。上任兩個月不到的賀一誠,通過這場記者會獲得社會普遍好評,天鴿風災後被指管治能力低下的澳門政府,似乎在這一天完全翻盤。

突如其來的全民認同,旋即在網絡折射出來:於賀一誠競選特首後已停運的「賀一誠粉絲團」Facebook專頁,久久沒有更新,卻在一夜間,讚好人數如井噴般由數百個飆升至3千個、微信朋友圈Facebook上鋪天蓋地的分享,眾人都笑言自己「被賀一誠圈粉了」。

2月初,香港民意研究所及澳門民意調查研究學會分別公布兩地市民對疫情,以及政府抗疫措施的意見調查報告。結果顯示,澳門有近90%受訪市民滿意政府應對疫情的手法。在香港,則有75%受訪市民不滿港府表現。

港澳市民對兩地政府抗疫表現的評價反差極大,香港甚至不乏羨慕澳門者。截至29日,澳門已連續25天沒有新增確診個案,而香港數字仍不斷上升。澳門的防疫措施是否真的有效?處理手法是否有如外界所說的那樣成功?香港歷經2003年SARS一疫之後,為何表現仍有違公眾期待?

2020年2月23日,澳門居民排隊買口罩。

2020年2月23日,澳門居民排隊買口罩。攝:林振東/端傳媒

「它說一定會有就一定會有」

1月22日,澳門出現首宗確診個案,衞生局翌日即推出保障口罩供應計劃。賀一誠當時表示政府已採購2000萬個口罩,投放於協議藥房,本地居民可持身份證或外地僱員身份認別證,到指定藥房以澳門幣8元購買10個口罩,10日後可以重複購買。另外,衞生局同時設立「抗疫專頁」網站,有關口罩及鮮活食品的存貨數字會於網頁上同步更新。

按澳門現時人口67萬人計算,2000萬個口罩足以讓每名市民分得約30個,應付一個月需求。當香港人走遍世界搜羅口罩的時候,與之形成強烈對比的,是賀一誠揚言不惜代價在全球採購口罩,並承諾讓澳門人以成本價購買。一下子,澳門市民對政府注滿信心。

澳門立法會直選議員林玉鳳告訴端傳媒,澳門政府疫情管理拿捏得較準的一條線,是洞悉到「(做)哪一件事情會令人安心」;口罩供應計劃正是澳門政府其中一項最重要的穩定民心措拖。

「你知道它(政府)繼續一定會有,它不是說賣兩輪就沒有,它說一定會就有一定會有。」林玉鳳說。她補充,2000萬只是目前政府的口罩存貨,各政府部門及私人機構從沒有停止口罩採購的工作。截至2月29日,澳門當局已進行了共四輪的口罩供應計劃,期間並沒有出現斷貨或減少派發的情況。

澳門大學政府與公共行政學系助理教授楊鳴宇同樣覺得,相對香港來說,澳門政府做得比較好的一件事,是公布了相關信息數據,增加透明度,從而穩定社會預期,「這些訊息告訴你是充足的,整個社會就不會有太大的恐慌。」

圖:端傳媒設計部

口罩供應計劃能如此迅速的推出,源自90年代開始,澳門政府開始逐步執行的「半醫藥分家」制度:市民經政府醫生診斷後處方的部份藥物,需要自行到政府認可的「聯網藥房」購買。林玉鳳提到,2013年因大量內地水貨客赴港澳搶購奶粉,掀起全城一翻搶購潮。澳門政府開始構建藥房電子聯網系統,確保每日有足夠的奶粉定額供應予本地居民。

在既有電子聯網系統之下,澳門政府只須與藥房進行協商,就可以迅速穩定社會口罩供應。

相較之下,港府曾承諾向內地採購和儲備足夠數量的口罩。1月30日,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又稱已促成近港府已與內地部門合作,已安排數千萬個口罩通關清關,供港零售。然而,口罩最終有沒有來,或是去了哪裏,無人得知。

後至2月4日,特首林鄭月娥承認港府在全球及內地的口罩採購「不太成功」;及後,更有人發現由懲教署生產的「CSI口罩」流出市面,但林鄭月娥曾表示該批口罩並不會推出市場,事件引起社會多番質疑。

「(香港市民)排隊、通宵、紮營都未必買得到,買不到的人又和商戶有些爭執......其實這類畫面透過大眾媒體的傳播,即在疫症未真正蔓延的時候,大家的心就已經慌了。」澳門大學傳播系助理教授李展鵬對端傳媒說。

2020年2月5日,有不少市民於九龍灣排隊輪候購買口罩,人龍圍繞整個九龍灣工業區。

2020年2月5日,有不少市民於九龍灣排隊輪候購買口罩,人龍圍繞整個九龍灣工業區。攝:林振東/端傳媒

賭場停業與「封關」呼聲

35歲的林惠兒,在賭場帳房任職近6年。4日晚上,她在微信工作群裏收到主管消息:應政府指示,從明日(5日)起賭場將暫時關閉,員工無須上班。這一天,澳門確診感染個案增至10宗,賀一誠下令賭場和娛樂場所暫停運營15天。

「很罕見,從來沒有試過賭場是會關門的。」林惠兒說。

根據澳門財政局的2018年數字,博彩業直接稅佔澳門政府中央帳目總收入近8成。作為澳門經濟命脈的博彩業毅然停擺,賀一誠當時直言:「今年一定是赤字預算。」而為釋除員工憂慮,六大博彩企業承諾賭場停運期間仍會如常支付薪資。

不過,林惠兒說,她任職的博企並無實施相關安排,一眾員工先愕然後鼓噪。無薪休假15天,眾員工認為疫情當頭,公司並無負起社會責任。對此,林惠兒束手無策,坦承對生活開支造成一定的壓力,但她仍然對政府感到滿意,認為賀一誠下了一個好決定:「沒有糧出都是好的,起碼保障到健康。」

林玉鳳則明言,當局關閉賭場是降低人口流動、減少病毒傳播最有效的做法。

根據澳門統計局數字,全澳博彩業就業人數逾8萬人,當中2成為外地僱員;以今年農曆新年黃金周計算,平均每日有超過3萬外僱來回珠海與澳門。面對每日龐大的人口流動,要求政府「封關」的呼聲日高。26日,新澳門學社及林玉鳳先後曾到政府總部遞信,促請政府頒令限制通關,禁止內地旅客入境澳門。

2020年2月23日,澳門新萄京賭場的屏幕上播放著防疫資訊。

2020年2月23日,澳門新萄京賭場的屏幕上播放著防疫資訊。攝:林振東/端傳媒

2月4日,賀一誠雖以城市運作受影響為由稱「不會封關」,但關閉賭場之舉,已切斷旅客及外僱往澳的主要動機,令澳門社會不滿情緒降温。「他沒有做到我們最簡單說的那句說話:『封關』,但他做了很多事情是實際上有那個效果,就是實際上將人員流動減到最低。」林玉鳳說。

「我覺得可能比較重要一點,就是因為澳門已經連續多天沒有新確診(個案)。」楊鳴宇認為,政府可以此反證:即使沒有完全封關,目前措施經已有效控制疫情擴散。但相反,香港政府並無法擁有這一條件,「因為香港確診(個案)仍然是在增長。」

香港確診個案日增,市民對港府「封關」的呼聲亦愈發強烈。

1月底,林鄭月娥表示貿然截斷所有與內地往來是不適宜和不切實際。她又援引世衞所言,謂防疫不應採取助長歧視的行動,稱大家要互諒互讓,「不是去針對式排斥某些部分人。」

在口罩供應變得緊絀,「封關」訴求被拒,前線醫護人員壓力日增的結合下,一種集體的憤怒開始蔓延於香港社會。2月3日,醫護業界牽頭發起罷工,促政府回應訴求,惟林鄭堅拒完全封關。不過,近日南韓確診個案飆升至二千多宗,港府驟然宣布自25日起,禁止自南韓抵港的非港人入境。指示一出,引起社會輿論聲討:質疑港府「雙重標準」,又認為事件正正顯示港府決策時帶有的政治考量。

截至2月29日,香港確診數個案已達94宗,仍然人心惶惶,而澳門已超過25天沒有新增個案。2月20日凌晨起,澳門賭場逐步重開,但在內地疫情仍未歇止的情況下,數萬名外僱湧至,這掀起了另一番爭議,為疫情添上變數。

圖:端傳媒設計部
圖:端傳媒設計部

被忽視的內交能力

內交能力成為港澳政府抗疫成效的重要分野。

至今,超過2千名港人仍然滯留湖北無法返港,多名議員先後收到滯留港人求助,表示無論在醫藥還是物資方面已出現短缺的情況,並對此感到焦慮。港府12日表示「收到內地相關單位的通報」,證實當地有港人確診感染。惟接送港人的方式,以及隔離安排一事一直懸而未決,直至24日,港府宣布將派包機於下週分批接回滯留港人,預計3月初才能成事。

當外界質疑港府與內地相關部門溝通不足,林鄭月娥18日曾強調,有關工作不存在受內地當局拒絕或不配合。儘管滯留港人事件現時已逐漸明朗化,但可見的是,在疫情初期,澳門與內地保持緊密溝通,並且快速反應的合作。

1月22日,澳門出現首宗確診個案。同日,賀一誠率先與國家衞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鍾南山會面,聽取防控疫情意見。而隨着疫情披露,23日,賀一誠首次召開記者會時,已公布在澳湖北人數字,並與珠海市政府舉行聯防工作會議;兩地出入境部門同時實施測溫措施,禁止有發燒病癥的人士進出兩地,形成循環感染。

「其實澳門是卸了很多力去珠海那裏。」林玉鳳說,珠海對於澳門抗疫有一定程度的幫助。

2020年2月23日,澳門議事亭前地的遊人不少都戴上口罩。

2020年2月23日,澳門議事亭前地的遊人不少都戴上口罩。攝:林振東/端傳媒

1月27日,任何來自湖北或14天內曾到湖北的非澳門居民,入境時需要出示醫生證明,確定無感染新冠肺炎。另一邊廂,澳門政府開始追蹤在澳門的湖北省人士,對其進行集中統一管理:如無病徵的可自行返回內地,否則需入住隔離營。

據林玉鳳了解,當在澳湖北人出境時,澳門政府需要通知珠海有關部門。而珠海及中山均設有定點酒店供滯留當地的湖北人入住,「這個是一個合作來的,珠海是知道我們送了多少人回去。」而這個舉動靠的是賀一誠的內交能力——經常與珠海當局協調、促成區域協作。

與澳門相比,香港雖早於1月27日已禁止所有湖北省居民,及過去14日曾到湖北省的非香港居民入境,但卻未有掌握在港湖北人的準確數字,亦無對其進行追蹤;而林鄭月娥先後多次強調,港府與廣東省在防疫工作緊密配合。不過,隨着疫情發展的速度及輸入性個案數字上升,兩地合作的成效也遭遇了質疑。

澳門資深民主派議員吳國昌則告訴端傳媒,當下的珠澳合作,正是建立在兩地一貫的溝通之上:「這些溝通方式以前做過好多次,就容易做到這些功夫。」

他提到,兩地政府為提升管治水平,會不時組織研討會議及交流活動,促進部門間的工作聯繫。而如這一次,澳門當局要對入境湖北人士進行追蹤時,兩地循一貫緊密關係,便能在短時間內相互獲取資料,開展行動。吳國昌更言,「這個手段未必一定要賀一誠出馬,相關部門都可以做得到。」

2020年2月23日,遊覽澳門大三巴的大部份都是澳門本地居民。

2020年2月23日,遊覽澳門大三巴的大部份都是澳門本地居民。攝:林振東/端傳媒

誰能雷厲風行?澳門政府的變奏

林惠兒憶起當日特首記者會結束,賀一誠的「金句」在整個社交媒體像開了鍋一樣沸騰起來:「葡萄牙都已經被我們買光了」、「花無百日紅,儲備現在不用等何時用?」整個晚上,朋友們七嘴八舌地討論,大家又一致笑言:「如果是上一任特首就死定了!」

當晚,澳門民主派議員區錦新在Facebook上這樣寫道:「賀生一早就預告了疫情擴散或惡化就會關閉賭場,果然履行承諾,快速果斷,確實值得稱讃。」新晉的民主派議員蘇嘉豪則再向政府提出壓縮人流的建議,但同樣認為政府「關閉賭場做法正確」。

一下子,網絡出現輿論一面倒的現象。林玉鳳苦笑:「如果你見過天鴿的澳門,你就會讚得落口。」同樣的道理,澳門市民連日來的狂熱表現,在楊鳴宇看來,源自一直無法迴避的比較對象——上任特首崔世安。

崔世安在任十年,澳門社會起伏跌宕,先有多項政策惹非議,後強颱風「天鴿」曝露政府長年管治失效,民怨飆升。在這個求變及換屆的節點上,賀一誠於此次疫情所呈現的果敢與平實,恰恰是澳門市民在過去十年看不到、而又期待著的。

「在這個情況之下,你很自然就會去推移——『如果現在還是崔世安當特首的話,他能不能夠做到同樣的反應?』這個是一個疑問。」崔世安又能否在記者會上條理清晰、闡釋政府的工作及回答社會問題,楊鳴宇在此再打下一個很大的問號。

賀一誠過去十年為澳門立法會主席,又曾擔任澳門四大社團之一——澳門中華總商會的常務理事。在各種體系打滾多年的經驗,危機當頭,會否有助於賀一誠決策的表現?林玉鳳直言,從傳統社團到立法會,賀一誠所積累下來的人脈與經驗,均使其擁有着一定的認受性及「江湖地位」。

在政府的層面,「他十年天天在聽我們議員發言、看質詢、看辯論,我覺得他對澳門人如何批評政府,或者政府有什麼不好的地方,他比較瞭如指掌,他比較知道這個政府欠什麼。」她說,最終這十年,使得賀一誠在處理危機上反應快、決策快。

在素有「社團社會」之稱的澳門,社團一直在澳門社會服務及政治參與上扮演着關鍵角色。自回歸前,社團已在社會深耕立足,盡得市民的支持與依賴。回歸後,社團可登記為法人選民,不僅能間接參與行政長官選舉、立法會選舉,眾多建制派議員更原於社團內擔任領導工作。

正因如此,林玉鳳指出,賀一誠今次在疫情指揮中,要與任何人溝通聯絡都相對容易,而所謂傳統的建制陣營都會聽、會願意和他合作。但回看港府,林鄭月娥在抗疫決策上的決定,不僅引來社會及反對派的不滿,亦曾惹來行會成員及多名建制派的議員的批評。

2020年2月23日,在澳門戴上口罩的人。

2020年2月23日,在澳門戴上口罩的人。攝:林振東/端傳媒

陷入信任危機的死循環

回看歷史,2003年SARS疫情爆發,香港大量市民和醫護人員染病離世;當時澳門最後只錄得一宗感染個案。17年後的今日,兩地同樣面對洶湧疫情,外界普遍預期,抗疫經驗應較為豐富的香港應已汲取當年教訓,今次應會做得更好更快,但為何如今表現更被嘲不如澳門?

「並不是澳門做得真的這麼好,只不過是香港相對做得比較差。」楊鳴宇一錘定音。

他認為,兩地政府表象的差異背後,造成市民評價兩極的癥結,實際在於政府與社會之間的互信問題,而問題的源頭始於半年前的反修例運動。

2019年6月,香港爆發了一場史無前例的社會運動。抗爭延燒近三個月後,林鄭月娥方宣布撤回修例,惟當時社會焦點更大程度上已轉移至追究警暴問題,甚至更深層的政制問題。

去年10月,香港民意研究所公布有關特首及政府的民望指數,結果顯示,林鄭月娥的評分只獲20.2分,民望淨值為-71%,數字創歷任特首新低。當時民研主席鍾庭耀直言,林鄭月娥的民望已到達一個「難以相信」的分數。

就正在修例風波愈演愈烈之時,新冠肺炎疫情襲來。楊鳴宇認為,在港府的民望和威信跌至低點的情況下,政府決策變得相當被動,而管治狀態更步入了一個惡性循環。

「相對來說,就是你(政府)做得好,大家會覺得你是應該的;那做得不完善的時候就會馬上受到批評,然後就會反過來進一步惡化對政府的不信任。」

2月25日,民研再公布最新民調,結果顯示,林鄭月娥的評分跌至18.2分,民望淨值為-74%,而反對率高至83%,所有數字均為其上任以來最差的紀錄。 另外,港人對香港政府的不信任比率為76%,創1992年調查開展以來的新高。

楊鳴宇明言,現時無論政府如何「出招」抗疫防疫,倘若未能收到立竿見影的效果時,社會對政府長期積累下來的不滿,「就會一定被發洩出來。」

2020年2月24日,在香港戴上口罩的人。

2020年2月24日,在香港戴上口罩的人。攝:林振東/端傳媒

反修例延續的鬥爭情緒

1月底,澳門民主派議員吳國昌曾到香港多區考察防疫措施的執行。

「有些人說她(林鄭月娥)要聽『阿爺』話、有些人覺得,在政治上她不想遷就向政府施壓的民意太多,因為遷就太多(變相)鼓勵得寸進尺......」吳國昌認為,這雖是民間的猜想,無從證實,「但香港特首似乎比較有這個嗜好,挑着概念上的分歧或灰色地帶來『嗌交』(吵架)。」

自香港出現第一宗確診感染個案開始,社會要政府「封關」的呼聲甚囂塵上。林鄭月娥先稱貿然與其他地方截斷往來是「不適宜,亦不切實際」。其後雖宣布再進一步關閉多個口岸,但卻堅稱有關措施與醫護罷工完全無關,更明言「任何人認為用極端的手段威逼特區政府,都不會得逞」。

事實上,林鄭月娥類似強硬的態度和說法,亦常見於過去由反修例所引起的衝突中。去年11月,有網民發起全港三罷,後釀成多區衝突,林鄭月娥見記者時語調嚴厲,強調示威者用暴力爭取政治訴求「不會得逞」。

自反修例風波以來,港府一貫以強勢言詞回應社會訴求,對各界提出的修復社會方案亦充耳不聞,延續到今次疫情,林玉鳳認為,現時香港社會與政府之間均籠罩在同一種「鬥爭思維」,而林鄭政府是心裏有戲、亦「有少少放不低那種鬥爭事業」。

2月15日,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聶德權表示,因現時社會對政府信任度低,應對疫情較03年SARS時更困難。不過,他同時把一部份責任歸咎於過去的社會氣氛及市民的責任,指出政府除了應付疫情,還是處理政情,「就是那種紛爭及採取一些很激烈、很暴力的手法破壞」,以致疫情控制上「很困難」。

《蘋果日報》日前取得的一份由特首辦撰寫、據悉已向中央提交的抗疫工作報告,而至今港府並沒有對此報告作出任何回應。

港府在該份抗疫報告中撰道,現時抗疫的失效,乃為反修例風波時所造成的社會動亂,而反對派及激進網民持續抹黑造謠,則令政府目前抗疫工作「百上加斤」。其又將早前醫護界罷工行動解讀為「激進反修例分子借機鬧事」,且認為當時「全面封關」的呼聲「和反修例時同出一轍」。

1月25日,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院長梁卓偉曾強調,抗疫工作只可以基於科學,「任何其他考慮,尤其政治,一定要摒棄」。不過,無論從政府官員的說詞,或是由特首辦所撰寫的抗疫報告,均與科學無甚關係。

林玉鳳說,每件事均會含有政治敏感的元素,但從哪一方面去解讀社會的訴求則是政府的選擇。她以「封關」的訴求作比,提到疫情在香港迅速延蔓之際,曾有不少學者倡議政府考慮「封關」,但政府卻漠視學者、社會意見,反視之為反修例情緒的延續。

疫情之下,林玉鳳認為港府的選擇很明顯:「香港就進入了一個循環、惡性循環,就是它(政府)永遠就可能選擇了去解讀最壞那邊。」

2020年2月4日,醫管局員工陣線宣布進入第二階段罷工,多個工會到醫管局大樓發起請願活動, 以「一人一信」方式要求醫管局向港府施壓全面封關。

2020年2月4日,醫管局員工陣線宣布進入第二階段罷工,多個工會到醫管局大樓發起請願活動, 以「一人一信」方式要求醫管局向港府施壓全面封關。攝:林振東/端傳媒

「好」與「壞」,該如何比較?

新冠肺炎的爆發,抗疫的劇本在兩地政府不同的背景下展開。抗疫的最終結果雖還未顯現,但賀一誠已在兩地社會間獲得了不少的肯定。

這種肯定,在吳國昌看來,現屆政府及特首只是「做了正當的工作」。他指出,現時政府所實行的應對手段,早已存在於固有的危機處理方案之中;而為掌握疫情發展,政府「只不過把它拿出來,正常地、及時地去推出。」

吳國昌又強調,現行的一部份防疫措施仍具有爭議性,而在疫情未完全受控底下,社會仍有相當多的不確定性與風險,各種緩解措施的效果亦盡是未知,「一切都要看下去。」

自2月20日,澳門賭場逐步重開,社會運作同時開始調整恢復。為配合社會各行業開始復工,澳門當局頒令,入境前14天曾到內地的外僱,須先在珠海進行隔離觀察14日,並須持有關證明方可入境;但仍未有對從內地入境的本地居民作出任何限制。

不過,消息自17日公布後,逾2萬名居內地外僱趁實施日前返澳;事件引起民間反彈,聲音認為政府決策倉猝,擴大防疫缺口。而就賭場重開一事,新澳博彩員工權益會理事長周銹芳曾批評,賭場內人與人之間的接觸相當密切,而目前疫情尚未降溫,政府現時決定重開賭場是「十分不負責任」。她又理解,如果政府為了經濟要重開賭場,實屬無可厚非,但是其斥重開之後,「根本沒有客人」。

李展鵬亦指出,雖然澳門已連續兩星期沒有新增確診個案,但因鄰近地區疫情仍在擴散,賭場現時重開,政府或會令市民誤以為疫情經已受控,致民間開始鬆懈,造成危機。而澳門對入境旅客並無實施強制檢疫措施,病毒或會因此傳播,散落在澳門各區,「隱憂是依然存在。」

至於談到比較,社會素有聲音認為,港澳兩地社會背景及硬性條件截然不同,就單一事件將兩者比較不盡公平,甚至連林鄭月娥也是這樣看:18日,當被問到是否認為澳門的防疫工作較出色,林鄭月娥當時強調港澳情況「非常之不同」,「希望大家不要用這種比較的方法。」

2020年2月23日,澳門威尼斯人酒店的賭場。

2020年2月23日,澳門威尼斯人酒店的賭場。攝:林振東/端傳媒

「我們做了這些(措施),香港可能做同一件事未必有同樣的效果,或者根本無法仿效。」林玉鳳認同,港澳不可以完全作一個對等的比較。但她覺得依然可以去比較的,是兩地政府在自己的政策和資源的有限條件裏面,有沒有盡量去顧及公眾憂慮、去安定民心。

同一個問題,對於強調政治結構約束作用的研究學者而言,楊鳴宇認為,香港的民主化程度較高,特首所受的約束定然會比澳門的大。但事實上,兩地的政治制度設計本質上相似,所以當受到相若制度約束時,不同特首之間所表現出來的差異,「說到底,就是他本身的能力問題,以及他想不想去做事。」

近日,林玉鳳翻起2003年曾寫過的一則評論,談起對香港如何應對SARS的手法,內容這樣寫道:

「記得疫情在香港爆發的最初,官員答記者問的時候說,疫症沒有在香港爆發,也不會在社區蔓延......後來,每天平均有二十多人染病,還一直說疫情受到控制......」

17年過去,香港政治氣候轉換,人心走向大變,時局不可與當年同日而言。但如今疫症再度臨城,記憶乍現,林玉鳳覺得,現在的林鄭月娥和時任特首董建華很相似——「他們好像很樂觀,覺得每一件事都不是問題。」

(為尊重受訪者意願,文中袁禮鋒、林惠兒為化名)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澳門 新冠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