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冠狀病毒疫情 廣場 學術前沿

泛科學:三篇最新的新冠肺炎相關論文,都講了什麼?

讀者需留意當下仍有許多與 2019-nCoV 相關的研究正在進行,本文摘錄的三篇文章的研究發現,也有可能不是最終結果。


2020年1月26日,武漢的一條街道上有一個廢棄的口罩。 攝: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1月26日,武漢的一條街道上有一個廢棄的口罩。 攝: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編按】:本文首發於台灣科學網站及社群「PanSci 泛科學」,端傳媒獲平台授權轉載。

2019年12月,不明原因肺炎在中國武漢出現。2020年1月7日,經全基因組定序確認為新型冠狀病毒,世界衛生組織命名為 2019-nCoV(2019新型冠狀病毒),俗稱武漢肺炎。1月下旬,關於 2019-nCoV的相關臨床統計、病理研究與傳播模式的學術研究,以及與疾病管制科學有關之評論陸續發表。在這篇文章裏,「泛科學」挑選了首批發表的三篇最新相關研究,摘錄分析要點,以幫助大眾理解新冠病毒。

目前學術研究發現的重點摘要:

  • 確認 2019-nCoV 與 SARS 類似
  • 可以跨城市、人對人傳染
  • 發現有出現無症狀感染的病例
  • 封城隔離成效有限,有可能蔓延到北上廣等大城市,台日韓等國有較大蔓延風險
    注:(該結論未經同儕審查)

本文於2020年1月27日刊登,讀者需留意當下仍有許多與 2019-nCoV 相關的研究正在進行,本文摘錄的三篇文章的研究發現,也有可能不是最終結果。

嚴重症狀患者臨床症狀統計

武漢金銀灘醫院統計41位中重症患者的臨床症狀,研究成果於2020年1月24日發表於知名醫學期刊 The Lancet(台譯刺胳針;中、港譯柳葉刀):

文章名:Clinical features of patients infected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Wuhan, China

該研究針對本次疫情初期症狀較嚴重的 41 位病人,進行臨床症狀的統計,發現 2019-nCoV 與 SARS 有類似的症狀,如發燒、咳嗽、肌痛與疲勞。

所有患者在電腦斷層掃描中,均觀察到肺炎症狀;

其他常見症狀有:發燒37.3度以上(98%)、咳嗽(76%)、肌痛或疲勞(44%)、痰(28%)、頭痛(8%)、咳血(5%)、腹瀉(3%)

註:百分比為該研究統計中的患者比例

55%的患者有呼吸困難,這些患者從初始症狀發作到呼吸困難的平均時間為8天;併發症包括急性呼吸窘迫的有29%、病毒血症的15%、急性心臟損傷的12%、繼發感染的10%。有32%(13位)患者送入加護病房、15%(6位)患者死亡。

新冠肺炎重症病例發病後時間表。
新冠肺炎重症病例發病後時間表。圖:端傳媒設計組

須留意,這些病人是在本次疫情初期已確診有肺炎症狀的病人,可視為中度至重度症狀的病人,完全不等於感染 2019-nCoV 的症狀表現,目前針對其他患者的觀察,仍有相當比例是未產生肺炎的輕症表現

傳染病防治醫療網指揮官張上淳教授,在「2020/1/26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記者會」上,則指出目前針對患者的初步觀察,粗估致死率約為 3%,但仍須繼續追蹤。

此外,該研究聲明目前尚無對冠狀病毒的感染有效的抗病毒治療方法,但過去針對 SARS 和 MERS 的研究中,已發現有藥物可能有助於該類疾病的治療,目前也已經展開將該類藥物應用於 2019-nCoV 的治療研究。

2020年1月18日,武漢一名受感染患者被送進醫院。
2020年1月18日,武漢一名受感染患者被送進醫院。攝: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確認人傳人途徑與發現無症狀病例

香港大學深圳醫院針對一個深圳的家庭,研究了病毒傳播方式,研究成果也於2020年1月24日發表於知名醫學期刊 The Lancet:

文章名:A familial cluster of pneumonia associated with the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dicating person-to-person transmission: a study of a family cluster

該研究針對一個深圳的家庭進行研究,該家庭中有6人前往武漢旅遊1周,並於旅遊期間接觸已被 2019-nCoV 感染的家庭,導致6人家庭其中5人於旅遊期間被感染,其中4人於武漢旅遊期間已出現發燒、虛弱或腹瀉等症狀。

感染的5個人都沒有接觸過武漢的市場或動物,僅有其中2人曾前往當地醫院,返回深圳後,又感染1名未前往武漢的家庭成員,因此可以相信是傳染途徑為透過人傳人。

受感染深圳家庭成員的旅遊、 疫情發作與就醫時間表。
受感染深圳家庭成員的旅遊、 疫情發作與就醫時間表。圖:端傳媒設計組

該家庭於深圳就醫時,確認感染 2019-nCoV,受感染者肺部出現「放射狀玻璃樣混濁變化(radiological ground-glass lung opacities)」,且年齡較大(60歲以上),擁有更多與更嚴重的全身症狀。

然而,家庭中有兩位兒童成員,其中一位兒童成員雖同行至武漢,但並未感染 2019-nCoV,另一位兒童成員雖沒有顯示發燒、咳嗽等狀況,但電腦斷層掃描仍發現肺部有異狀,確診為感染 2019-nCoV,代表 2019-nCoV 可能可以有無症狀感染的特性。

研究團隊的基因組分析亦支持 2019-nCoV 與 SARS 相似,基於 SARS 病原被證實來自蹄鼻蝙蝠(horseshoe bats,又稱菊頭蝠)。且本次疫情起源與華南海鮮市場高度相關,研究建議應對野生肉類的食用與貿易加以管制。

總括而論,研究結果確認 2019-nCoV 與 SARS 類似;可以在家庭與醫院中,達到人對人的傳播;可以跨城市傳播;可能可以無症狀感染。研究者亦建議應該盡早隔離患者,並追蹤與隔離接觸。

傳染程度評估與預測

以英國 Lancaster 大學醫學院為主的幾位專家,基於既有 2019-nCoV的病例資料,提出了傳染狀況的未來預測,與達到成功疾病管制的目標門檻與限制:

文章名:Novel coronavirus 2019-nCoV: early estimation of epidemiological parameters and epidemic predictions

該研究尚未經過同儕審查,應對該研究持保留態度

2019-nCoV 的基本再生數

該研究利用2020年1月21日以前病例報告,套入傳染病的傳染模型,估計出 2019-nCoV的基本再生數(R0, Basic reproduction number)為 3.6-4.0(95%信賴區間)。

基本再生數的意義是指,1個病人在易感染的人群中,平均能感染的人數。R0= 3.8-4.0 代表在此研究的統計中,平均1個病人會再感染到3.8-4.0人。如果能透過措施使基本再生數小於1,也就是平均1個病人,會再感染不到1個人,則該疾病就能被撲滅。因此,須確保至少72-75%以上的感染者,能被控制不再傳染給他人,則該疾病就能被阻止傳播。

以 SARS 為例,WHO 有研究估算 SARS 在香港的傳播初期,R0為 2.9,但實施控制隔離措施後,R0降為 0.4,代表疫情被有效控制。

阻止傳播疾病的方法通常可透過增加社會距離措施(social distance measures),例如停班停課或管制公眾場所;治療與隔離;疫苗接種或抗病毒藥物的預防性投藥。來降低基本再生數。

2020年1月24日,韓國首爾高速鐵路站的螢幕上播放著新型冠狀病毒的消息。
2020年1月24日,韓國首爾高速鐵路站的螢幕上播放著新型冠狀病毒的消息。攝:Chung Sung-Jun/Getty Images

不過 R0 的估算受到統計資料品質與傳播模型選用的影響很大,WHO 針對 2019-nCoV的估算則為 1.4 – 2.5倫敦帝國理工學院 MRC 全球傳染病分析中心(MRC Centre for Global Infectious Disease Analysis)則估算為 2.6(不確定範圍為 1.5 – 3.5)

確診人數偏低

研究估計確診人數僅佔總感染人數的 4.8-5.5%(95%信賴區間),有可能代表社會上仍有大量人口未被確診。

感染人數可能持續上升

研究認為如果疾病管制或傳播方式沒有改變,則自1月21日起,預估至2月4日的兩周後,武漢的受感染人口將會超過19萬人(預測區間為 132751 人至 273649 人),且可預期在中國大陸的其他城市(如北京、上海、廣州、重慶、成都)進一步爆發疫情,並加速傳播到其他國家的速率,風險最大的國家或區域為:泰國、日本、台灣、香港、韓國。

封城效果有限

研究表明就算封鎖 99% 的武漢對外交通,至2月4日時,武漢以外的疫情也只會減少 24.9%

但仍須強調,該研究尚未經過同儕審查,必須對此研究的所有數據、方法與論述等持保留態度,並關注後續論文同儕審查的進度。

2020年1月25日,在北京景山公園觀賞日落的遊客都戴上口罩。
2020年1月25日,在北京景山公園觀賞日落的遊客都戴上口罩。攝: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評論、限制與持續警覺

針對 The Lancet 期刊上,武漢金銀灘醫院與香港大學深圳醫院的研究, The Lancet 期刊編輯部亦發表了編輯評論:

文章名:Emerging understandings of 2019-nCoV

編輯評論認為,中國大陸當局從過去 SARS 不充分的感染控制措施中成功吸取了教訓,而能在本次疫情中迅速分離病毒並完成基因定序,而能使各國藥廠開始製作篩檢用試劑盒。評論認為在多數的狀況下,中國大陸當局在隔離病患與接觸者、診斷與治療,以及公眾教育上正在達到國際標準。並引述了世界衛生組織(WHO)總幹事( Director-General) Dr.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 的論點,Dr.Tedros 讚許了中國大陸在本次疫情中的透明性、資料共享與快速反應。

雖然世衛組織尚未針對本次疫情發布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PHEIC,作者註:如2019年7月剛果伊波拉病毒即被列為PHEIC)而引發諸多評論與猜測,但編輯評論仍讚許世衛組織未屈服於壓力的判斷。

編輯評論中也提及了煽動恐懼的新聞報導方式,會損害執政當局的感染控制策略成效。且隔離等感控措施,有很大程度取決於執政當局與在地公眾之間的信任。評論中也強調醫護工作者的感染風險仍令人極度擔憂(extremely worrying);也尚無法確認隔離措施所帶來的成效。

但是,對比之下 Lancaster 大學等團隊的研究,則較不支持封城隔離的成效,並認為不應輕忽未就醫或未確診的黑數。且中國大陸當局的媒體輿論控管策略是否增進公眾信任,仍有諸多評論與批判,例如:

One more thing… 不要再說「武漢肺炎」了

「武漢肺炎」、或是「武漢肺炎病毒」叫起來很順,「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2019新型冠狀病毒」好長,為何不用俗稱就好?而且它的確也是從武漢開始的啊,「中東呼吸系統症候群」、「西班牙流感」不也是這樣?

在2015年,世界衛生組織發布了人類傳染病命名指南,認為傳染病命名應該避免使用:
1、 地理位置(例如中東呼吸綜合症、西班牙流感);
2、人名(例如庫賈氏病、恰加斯病);
3、 動物或食物的種類(例如豬流感,禽流感);
4、 文化、人種或職業(例如退伍軍人症);
5、引起過度恐懼的術語(例如未知、致命)。

而最佳的命名法應由:
1、疾病的症狀(例如呼吸系統疾病)和一般性的描述詞組成;
2、使用更具體的描述,來彰顯疾病的特徵,例如季節性、嚴重程度、影響對象;
3、若是已知的病原體,則應將病原體並名稱的一部分(例如冠狀病毒,流感病毒、沙門氏菌)。

所以,「武漢肺炎病毒」、「武漢肺炎」雖可作為簡易口語或俗稱使用,但 2019 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仍是較為理想且精準用法。可以的話仍盡量避免,或至少於作為俗稱使用時,明確聲明為俗稱,並提及病毒正式名稱。

當疫情還在蔓延時,多一點認識就少一點恐懼。

參考資料:
Zhou, P., Fan, H., Lan, T., Yang, X. L., Shi, W. F., Zhang, W., … & Zheng, X. S. (2018). Fatal swine acute diarrhoea syndrome caused by an HKU2-related coronavirus of bat origin. Nature, 556(7700), 255-258.
WHO.(2003) Consensus document on the epidemiology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
WHO. (2020/01/23). Statement on the meeting of the 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s Emergency Committee regarding the outbreak of novel coronavirus (2019-nCoV).15
Report 3: Transmissibility of 2019-nCoV
Wuhan seafood market pneumonia virus isolate Wuhan-Hu-1, complete genome
WHO best practices for naming of new human infectious diseases
看懂武漢肺炎病毒命名學避地名防污名化| 生活| 重點新聞

泛科學 新冠肺炎 解碼新冠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