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數說中國經濟

中美貿易戰的600天:關税是如何升級的,又是誰在買單?

十三輪貿易談判,五輪關税生效,數以千億計的商品——在這場漫長爭端中,痛的不僅是中美,全球經濟都將損失4550億美元。


若從2018年3月美國啟動「301調查」開始計算,中美貿易摩擦已擾攘了逾二十個月。期間曾有數次「和解」曙光和「休戰」協議,卻仍有五輪關税生效,影響了數以千億計的商品和許多人的生計。 攝:STR/AFP via Getty Images
若從2018年3月美國啟動「301調查」開始計算,中美貿易摩擦已擾攘了逾二十個月。期間曾有數次「和解」曙光和「休戰」協議,卻仍有五輪關税生效,影響了數以千億計的商品和許多人的生計。 攝: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編者按:端傳媒正在持續推出「數說中國經濟」系列報導,通過大量數據和圖表展示中國經濟的温度、困境與未來走勢。今天是系列報導的第二篇,梳理了中美貿易戰的全程及其造成的影響。第一篇聚焦在「危機四伏」的地方債上,請點擊這裏閲讀。「數說中國經濟」專題完結後,還會推出「數說台灣經濟」,敬請期待。

若從2018年3月美國啟動「301調查」開始計算,中美貿易摩擦已擾攘了逾二十個月。圍繞知識產權、開放市場等主要議題,中美雙方在北京、上海和華盛頓進行了共計十三輪貿易談判,期間曾有數次「和解」曙光和「休戰」協議,卻仍有五輪關税生效,影響了數以千億計的商品和許多人的生計。

這是自1930年代經濟大蕭條初期、時任美國總統胡佛(Herbert Hoover)對其他國家課徵45%關税以來,最大的一次貿易戰。「當年那場貿易戰和今日的區別,在於胡佛對所有國家徵收關税,而特朗普的焦點則集中在一個對手身上——也就是中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經濟學家蓋里·鮑爾(Gary Clyde Hufbauer)曾公開說。

梳理端傳媒過去兩年對中美貿易戰的報導,許多學者與業內人士均不約而同地指出貿易戰的核心是「中國特色」的經濟發展模式與美國主導的國際經濟秩序之間的衝突。而過去二十年,中美融合曾是全球經濟發展最重要的引擎,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的中國經濟問題專家巴里·諾頓(Barry Naughton)在年中接受端傳媒訪問時說,「現在,這個勢頭中止了,開始轉向相反方向。」

在轉向的過程中,許多人感受到了波折和陣痛。有中國廣東的代工廠不得不削減三分之二的設備,有進口採購公司因匯率跌宕而面臨破產,有美國的大豆農民在訂單壓力下進行艱難的投票抉擇,有中國市場上豬肉和其他糧油價格的接連飆升,有供應鏈的被迫遷移,有因中興事件、華為事件而興起的線上愛國出征……而當大多數人認為貿易戰只是中美角力、並期待特朗普早日喊停時,美國陸續發起了與加拿大、墨西哥、歐盟成員國的貿易糾紛,幾乎等同於向全世界開戰。

目前,中美貿易談判仍在進行中,北京和華盛頓正試圖達成一項「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人們又一度見到曙光,而兩國的官方敘述卻依然在樂觀和悲觀之間搖擺。香港議題為貿易談判增添了一層不確定性。11月中,特朗普表示美國「接近」與中國達成協議,同時他再次威脅加徵關税。看上去,距離結束仍是遙遙無期。

時值2019年末,我們有必要回顧一下這場猝不及防的漫長爭端,究竟改變了什麼。

中美貿易談判進程:關税是怎樣一步一步升級的

關稅是怎樣升級的。

關稅是怎樣升級的。圖:端傳媒設計部

2018年3月,特朗普在白宮宣布將對中國進口產品徵收關税,以懲罰中國對美國知識產權和商業秘密的盜竊。隨後美國政府公布加徵關税的商品清單,將對中輸美1333項500億美元的商品加徵25%關税。緊接着,中國政府公布了對美關税建議清單,對大豆、汽車、化工品等14類106項商品加徵25%關税,以此反擊。

中美貿易戰就此拉開序幕。在2018年接下來的時間裏,雙方陸續進行了四次貿易談判,有兩輪關税生效,涉及3600億美元的商品。其間,特朗普政府內部鷹派和鴿派亦一度「內訌」,並最終以2018年10月美國副總統彭斯就美國政府的中國政策發表「鐵幕」演說為標誌,表明美國內部達成對華的共識。

2018年底,習近平與特朗普在G20布宜諾斯艾利斯峰會上宣布暫停採取新的貿易措施,設定三個月談判期限,原定於2019年1月1日生效的2000億商品25%新關税暫延三個月,為中美的商業團體帶來了一絲喘息。而幾乎同時,華為副董事長兼CFO、任正非長女孟晚舟在途經温哥華轉機時,被加拿大警方應美國政府司法互助要求逮捕,理由是「華為涉嫌違反美國出口管制向伊朗出售敏感科技,並以假賬資料掩護」。

在2019年的前三個月中,特朗普曾多次施壓,重申90天是硬期限,中美貿易談判也進入了緊張的衝刺階段,甚至一度進入貿易協議的文本階段。中方稱在技術轉讓、知識產權保護、非關税壁壘、服務業、農業及匯率方面取得實質性進展,並恢復了對美國大豆的採購;美國則稱中國政府已承諾停止扭曲市場的補貼國內產業做法,同意結構性改革。

新的關税在2019年3月1日再次延後生效,高密度的談判仍在進行中,各方開始見到曙光。《金融時報》在4月一篇報導中稱中美已達成九成協議,剩下的爭議點包括如何移除美國現行對華關税,及如何建立監督中方達成承諾的執行機制。

但事情因2019年5月6日特朗普的一條推特而產生重大轉折,特朗普宣布將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關税從10%上調到25%,並於5月11日生效,引發一片譁然。中國迅速反擊,對600億美國商品徵收從5%到25%不等的關税。短短一週之內,美國回擊,公開了3000億中國商品清單,最高將徵收25%關税。接着,中國取消了美國豬肉訂單,批捕加拿大前任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

此次反轉源於5月3日華盛頓收到北京發來的做出重大修改的貿易協議草案。在這份修改後的草案裏,中國刪除了每一個章節中關於「修法」的內容,原130頁減為103頁。而綜合英文媒體的報導,在談判即將達成協議時,美國不斷增加要求,例如要求中國開放互聯網、增加美國產品進口、建立監測機制,並要求修改一些中國法律。中方認為美國的要求危害主權,未能彌合分歧。

至此,中美貿易戰進入新的回合。白宮與美國農業部宣布對美國農民的援助計劃,中國則對公民發布了赴美留學與旅遊預警。到了2019年8月,美元兑離岸人民幣、在岸人民幣匯率跌破7關口,美國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8月末,中美再次酣戰。中國決定對750億美國商品加徵5%至25%關税;特朗普則在推特上表示美國將在10月1日將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税從25%提高至30%;定於9月1日生效的另外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税從原計劃的10%升至15%。特朗普同時「就地命令」所有在華美國公司「立即退出中國並開始尋找替代方案」。

中美的平均關稅對比。

中美的平均關稅對比。圖:端傳媒設計部

部分關税因中國人民共和國七十年大慶而暫緩,特朗普稱「為表善意」。2019年10月,中美再次重啟談判,特朗普指美國與中國達成「實質性第一階段協議」,目前的協議將解決知識產權、金融服務方面的問題,中國還將購買價值約400億至500億美元的農產品。而中方通稿指,在農業、知識產權保護、匯率、金融服務、擴大貿易合作、技術轉讓、爭端解決等領域取得實質性進展,雙方同意共同朝最終達成協議的方向努力。

至11月,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與美方再通電話,白宮表示兩國計劃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雖信號仍然積極,但不斷演化的香港示威為中美貿易談判增添一層不確定性。11月末,特朗普簽署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和《限制向香港出口催淚彈和人群控制技術法案》,北京迅速做出強烈抗議。當下的政治環境是否仍能為貿易戰按下一個暫停鍵,依然是個問號。

根據彼得森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of Economics)高級研究員查德·鮑恩(Chad Bown)的追蹤,美國目前從中國進口的產品中,有三分之二以上加徵了關税,而中國從美國進口的產品中,58%要加徵關税。而若12月15日,美國對中國商品的新關税生效的話,幾乎所有從中國出口美國的商品都將被徵收關税。

哪些商品受到影響:美輸中商品。
哪些商品受到影響:美輸中商品。圖:端傳媒設計部
哪些商品受到影響:中輸美商品。
哪些商品受到影響:中輸美商品。圖:端傳媒設計部

如上圖所示,美國出口中國的商品,以農業品、汽車、木材和紙製品、醫療儀器、電氣設備和飛機最多。截至本文發稿前的統計,來自美國的大豆、汽車及零部件、木材、紙製品和金屬製品、石油已都被中國徵收了100%的關税,而農業和漁業產品的關税徵收率高達97.5%,接近全部。

較為「幸運」的是來自美國的飛機和製藥品,徵收關税率最低,分別為1.4%和5.2%。但這不意味着相關企業「倖免於難」,至少從波音飛機公布的數字來看,波音在2018年未拿到來自中國大陸的任何訂單。

而相比美國進口商品來說,中國出口美國的商品總量更大,關税涵蓋範圍也更廣。若12月15日如期增加關税,那麼除礦產和化學品之外的絕大多數中國商品,都將被關税覆蓋。

這些中國商品涵蓋了服裝鞋帽、玩具和體育用品、電子產品、包裝食品等等,更直接地影響到美國零售業和消費者日常生活。

在增加美國進口商品關税的同時,中國降低了其他地區進口商品的關税。

中國增加了美國進口商品的關稅,卻降低了其他地區進口商品的關稅。

中國增加了美國進口商品的關稅,卻降低了其他地區進口商品的關稅。圖:端傳媒設計部

客觀來說,中國在中美經貿談判中並非「鐵板」一塊,而在不斷地調整步調和產業舉措。

過去,外資企業一直寄望中國開放市場,並能在中國的市場競爭中獲得更平等的法律地位。2019年6月末,中國國家發改委和商務部發布《外商投資准入特別管理措施》(2019),俗稱「負面清單」。也就是說,除負面清單上規定的領域之外,外商均可進入,並給予同等待遇。這份文件放開了船舶代理、油氣勘探、城市燃氣、演出經紀機構、電影院、電信等領域,同時加大了農業、電子信息、裝備製造、現代醫藥等領域對外資的税收和土地優惠。

在2019年7月大連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上,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稱中國將放寬對外資的限制,加快金融市場開放。11月,國務院印發《關於進一步做好利用外資工作的意見》,其中提到全面取消在華外資銀行、證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等金融機構業務範圍限制;擴大投資入股外資銀行和外資保險機構的股東範圍,取消中外合資銀行中方唯一或主要股東必須是金融機構的要求,允許外國保險集團公司投資設立保險類機構;2020年取消證券公司、證券投資基金管理公司、期貨公司、壽險公司外資持股比例不超過51%的限制等。

中國確實在不斷調整政策與措施,但步調緩慢。

中國確實在不斷調整政策與措施,但步調緩慢。圖:端傳媒設計部

再早些時候的2019年3月,中國人民代表大會通過了新的《外商投資法》,這部法律將在2020年1月1日正式實施。相對舊版而言,新法就技術轉移、知識產權等問題,增加了「行政機關及其工作人員不得利用行政手段強制轉讓技術」,「進一步通過法律確保了外商在華投資時的知識產權利益」,以及「行政機關及其工作人員對於履行職責過程中知悉的外國投資者、外商投資企業的商業秘密,應當依法予以保密」。

長年以來,中國政府一直在高新技術產業給予補貼,例如飛機、機器人、芯片、自動駕駛汽車等領域,特朗普亦堅持對那些接受中國政府大量補貼的產品課以重税。但除了「中國製造2025」計劃中明確提及要為10個先進製造業提供3000億美元的專項基金之外,究竟多少產業、企業享受了政府補貼,外界無從統計。《紐約時報》在2019年的多篇報導提及,美國一直希望中國將「限制補貼」寫入國家法律,但遭到中方拒絕。但目前來看,「中國製造2025」已被淡化,另據《紐約時報》的報導,中國已同意向世界貿易組織披露政府補貼的信息,再由世貿組織傳遞給其他成員國。

此外,中國大幅削減了對電動車和光伏太陽能電價的補貼。

有關電動車的補貼政策在2019年3月末發布,提高了國家補貼的續航里程門檻,調低每一檔補貼金額;地方補貼全部取消。總體補貼額驟降50%以上。而在過去十年中,政府對電動車的補貼將近2100億人民幣。此外,與光伏太陽能產業相關的補貼在2018年開始縮水。

貿易數字:究竟誰在為關税買單,世界貿易版圖發生了哪些變化

依據端傳媒從瑞銀證據實驗室(UBS Evidence Lab)獲得的數字,在美國對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25%關税之後,中國內地出口商吸收少於三分之一的關税,美國進口商、零售商及消費者則承擔了超過三分之二的關税。

誰在為關稅買單?

誰在為關稅買單?圖:端傳媒設計部

瑞銀在2019年8月末至9月中訪問了540名中國企業首席財務官,其中40%來自於出口相關的製造業。對於受關税影響的內地出口商,超過三分之二企業維持或降低出口價格,但降幅不多於10%,主要原因是內地出口商依然擁有較強的議價能力,或者其邊際利潤已相當有限,或受制於現有合同。

值得指出的是,有九成受訪出口商表示,來自美國的訂單減少了,其中31%出口商的訂單大跌逾20%。

中美貿易數字:中國對美國出口額。
中美貿易數字:中國對美國出口額。圖:端傳媒設計部
中美貿易數字:美國對中國出口額。
中美貿易數字:美國對中國出口額。圖:端傳媒設計部

貿易數字隨着關税的變化而敏感地改變着。在經歷30多年穩定和可觀的增長後,美國對中國的進出口額出現兩位數百分比降幅。依據中國商務部的統計數字,自貿易戰爆發以來,2018年美國對中國的出口下降了7.4%,2019年更大跌16%。而中國對美國的出口,在2018年還尚有提升,增長6.7%,在2019年則下降了12.5%。另據美國商務部的數字,2019年中美雙邊商品貿易總額下降14%。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經濟學家C. Fred Bergsten認為,兩位數百分比降幅所包含的意義和潛在影響遠遠超出經濟範疇,甚至可以說非常嚴重。

直到2019年8月,中國依舊是美國第一大出口來源地,同時是美國第三大出口市場。因貿易戰的緣故,自2015年以來,墨西哥和加拿大首次超過了中國,成為美國第一、第二大貿易伙伴。

貿易路線的重新分配。

貿易路線的重新分配。圖:端傳媒設計部

有大量的中美貿易轉道越南。截至2019年9月,越南與美國的貿易總額達到570.8億美元,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31.26%。因此,越南首次躋身美國前十五位貿易伙伴,截至2019年9月的數字,越南佔美國的貿易總量1.8%。同時,大量外國投資湧入越南,2019年前五個月同比外國投資新增近70%。

大量中美貿易轉道越南。

大量中美貿易轉道越南。圖:端傳媒設計部

目前,由越南出口至美國的商品,數量上漲最快的有手機及零部件(出口額大漲了122.33%)、傢俱以及服裝和鞋。端傳媒在今年的採訪中發現,一些轉戰越南的企業認為,「在全球化時代做生意,向着土地和人口更低廉、税收環境更優越的地區去永遠是一種常態。」而中美貿易戰爆發之後,在高企的關税之下,許多企業甚至「被北美客戶帶着、甚至逼着」來到越南。

經濟:GDP流失了——不僅是中國,還有整個世界

根據美國商會和榮鼎集團的測算,不斷攀升的關税會給中國和美國這兩個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帶來沉重打擊——到2025年,貿易戰會導致中國的GDP比正常情況減少約2346億美元,佔當年中國經濟的1.2%;而美國的GDP則會比正常情況減少約1900億美元,佔當年美國經濟的0.9%。整體估算,中國的損失略大於美國。

2025年,中、美的GDP展望。

2025年,中、美的GDP展望。圖:端傳媒設計部

依據中國官方數據,中國經濟增速目前已經達到近三十年來的最低水平。2019年的第三季度,中國經濟產出增長6%,低於此前的預期。

三十年來中國經濟增速。

三十年來中國經濟增速。圖:端傳媒設計部

經濟低迷更大程度上是源於中國國內的結構性問題,例如債務危機、汽車與地產行業疲軟等,消費者信心不足。而中美貿易戰在一定程度上加劇了中國經濟發展的不確定性。對美國的出口約佔中國經濟的4%。

在早些時候的2019年4月,中央政治局會議上使用了「國內經濟存在下行壓力,這其中既有周期性因素,但更多的是結構性、體制性的」這一論述。端傳媒撰稿人、經濟學者楊路將貿易戰和中國的國內經濟問題比作「狗尾巴和狗的關係」,「狗可以搖尾巴,但尾巴不會搖狗」。中國的貿易長期處於不平衡狀態,是國內金融壓抑、以及進口替代產業政策的後果和症狀。

2018-2019年中國經濟增速。

2018-2019年中國經濟增速。圖:端傳媒設計部

隨着中美關係日逾緊張,中美貿易戰日益升級,兩國之間的投資也出現嚴重下滑。根據榮鼎集團的數字,中國在美國的投資曾於2017年達到歷史高位,之後便急速下滑,這些投資也包括了對美國公司的收購等。截至2018年底,具有政府背景的中國投資者幾乎從美國消失。

《華爾街日報》在2019年6月撰文稱,這一轉變的背後是美國國會通過《外國投資風險評估現代化法案》(FIRRMA),遏制人才和技術外流。一些中國投資者原本期待在2019年4月能達成中美貿易協議並重開投資通道,可惜事與願違。

中國資金的重要「雷區」發生在矽谷。據端傳媒的不完全統計,總部位於北京的風投機構創新工場曾一度在美國擁有46個投資項目,但是在2019年關閉了其位於灣區Palo Alto的辦公室;背靠國有企業中關村發展集團的丹華資本在美國投資人工智能項目受阻;阿里巴巴子公司收購速匯金Money Gram的交易取消;一些小型創業公司的中國投資者亦被想方設法地「踢走」。

美國對中國的直接投資也明顯下滑。從2018年的130.3億美元跌至2019年68億美元,跌幅近50%。在2019年9月華盛頓的一場會議上,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的主席Craig B. Allen對端傳媒記者表示,有超過81%的美國企業表示其中國業務受到貿易戰的影響,其中包括銷售額下降、必須尋找替代供應商以及來自中國愈發嚴格的監管等。其中有13%的美國企業已經遷出中國,另有17%的美國企業已經計劃停止或大幅削減對中國的投資。

中美投資均嚴重下滑。

中美投資均嚴重下滑。圖:端傳媒設計部

中美貿易戰開始後,全球貿易在2018年底出現萎縮,許多貿易依賴程度高的經濟體感受到陣痛。例如,新加坡在2019年第二季度經濟出現了罕見的負增長;香港在2019年第一季度,即反修例運動之前,也出現了十年來最低增長,同時進出口連續數月萎縮。同時,韓國、澳大利亞、越南、巴西、馬來西亞等主要貿易國紛紛降息,以應對貿易萎縮帶來的增長放緩。

痛的不僅是中美,全球經濟將損失 4550億美元和0.3%GDP。

痛的不僅是中美,全球經濟將損失 4550億美元和0.3%GDP。圖:端傳媒設計部

據世界貨幣基金組織的估算,到2020年,這場貿易戰將會讓全球經濟損失4550億美元,令全球GDP減少0.3%,比整個南非的經濟規模還要大。彭博社的經濟學家Dan Hanson和Tom Orlik研究發現,若貿易戰持續進行,到2021年,全球經濟損失將進一步擴大——6000億美元和0.6%GDP。另據美國商會和榮鼎集團的測算,到2025年,全球GDP會因貿易戰而減少1764億美元,約佔0.2%。

除特別標註,本文數據均截至發稿日

端傳媒實習記者王婕對本文亦有貢獻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中國大陸 中美貿易戰 美國 中國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