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逃犯條例 2019香港區議會選舉

魔鬼在細節:區選與公正的距離

2015年區選,票差最小的選區為3票,一票足以定江山。


 圖:laidbackclub
圖:laidbackclub

香港反修例運動越演越烈,距離備受關注的區議會選舉尚有一天,政府會否取消區選,口風未有重大改變,日前列出如期舉行的三大因素:停止暴力和威嚇;隧道、幹線及道路不被堵塞,停止破壞交通設施、避免癱瘓。負責監督選舉的選舉管理委員會主席馮驊則稱,若個別選區票站發生事故,影響時間逾個半小時,該選區會押後一周至12月1日恢復選舉,至於押後整個選舉只能由行政長官決定,選管會並無權力。

區選如箭在弦,但其公正性屢受各派系質疑。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在提名期首日已報名參選,但最終在提名結束逾一周後才獲告知,因其政治立場及聯繫而被取消參選資格。多名民主派候選人早前連番遇襲,包括:參選沙田瀝源區、同為民陣發言人的岑子杰遇蒙面的非華裔男子以鐵槌和刀施襲,上水鳳翠的蔣旻正被拳打腳踢,同遭警告「選到就打X死你」;觀塘月華的梁凱晴遭鈍物襲擊。

建制派同遭暴力威脅,其辦公室在示威衝突期間不時受破壞,現任立法會及區議會議員何君堯在街站宣傳時遭人用刀刺傷。與民主派遇襲的反應略有不同,港府即發聲明,強烈譴責襲擊。中聯辦副主任仇鴻表示,「少數暴徒及背後黑手試圖將香港推向萬劫不復的萬丈深淵。」新華社發表評論,形容事件「成為香港政治選舉史上最黑暗的一幕」。

由參選權利至近日衝突,針對選舉是否公正,各方陣營自有解說。端傳媒嘗試回顧選舉制度本身,整理過去立法會、區議會的選舉新聞,發現選民登記、投票及點票皆有重大問題,將直接影響選舉公正,至今威脅未除。

選舉公正知多少?
選舉公正知多少?圖:laidbackclub
選舉公正知多少?
選舉公正知多少?圖:laidbackclub
選舉公正知多少?
選舉公正知多少?圖:laidbackclub
選舉公正知多少?
選舉公正知多少?圖:laidbackclub

種票,以及無法監察的制度

區議會選舉採取單議席單票制,票多者勝。全港以17,000人左右的標準人口基數劃分為不同選區,連同許可幅度計算,每區約有12,000至20,000人不等,當選者一般獲得的票數以千為單位。

總票數基數低,因此,少量的選票也會影響甚大。以上屆2015年區選為例,票差最小的10個選區,票差為3票至45票,可謂一票定江山。

每一張選票皆來自選民,按其報住的主要住址,選民會被納入不同選區。按香港現行制度,年滿18歲的香港永久性居民,通常在港居住者經登記後,即可投票。登記手續簡單,只須在表格填寫姓名、身份證號碼及地址等資料,過程毋須提交任何住址證明。選舉事務處一般只會核對資料是否準確,如是否永久性居民、身份證號碼及地址是否完整。

換言之,處方在接獲申請時,不會查證登記者本人是否真的住在報稱的住址。

制度方便最終換來的是一連串疑似「種票」個案。「種票」分為兩種,一是「種」原非該區選民的「自己人」至選區,增加個別黨派的支持;二是,將對手票源轉移至另一選區,可謂「殺票」或「負面種票」。

自2011年區選開始,種票新聞接踵而來,最經典一例為「一屋七姓十三人」。根據《蘋果日報》報導,該屆區選中,因建制派得票激增,深入調查後發現美孚南一個單位有13名登記選民,分屬7個姓氏,比再上一屆的增加9人,物業業主為茂名政協梁平夫婦。隨後《明報》跟進報導,發現當中有至少兩家人、共8人主要居所應為青龍頭、油塘及紅磡,並非住在美孚。

個案引起公眾嘩然,但種票疑雲未有止息:有住戶會收到他人報稱屬其單位、但實質上並非居於該地址的投票通知卡,有大批選民以已拆卸舊樓不存在或籠統的地址作登記。

按照規定,選民須以主要居所作為登記住址,但亦見有報住於商廈、酒店、餐廳、地鋪,甚至馬會投注站。亦有報道稱,有離世者身份被盜用

面對輿論質疑,選舉事務處歷來推出多項查核及查訊措施,如與政府部門核對選民登記資料、進行全港隨機抽樣查核、查核一戶多人或多姓的個案等,另向納入查訊程序的選民發出查訊信件,提醒他們須在法定限期前回覆查訊信件,以確認或更新其登記住址;否則,其選民登記會在編製下一份正式選民登記冊公布時被剔除。

為什麼政府不要求選民登記時須提供住址證明?在公眾諮詢文件中,政府曾明言相關要求對制度公信力有正面影響,希望大眾可深入考慮。不過以建制派為主的政黨,相繼以擾民、影響選民登記意慾、不利提升青年參與等理由,不贊成相關建議。最終提交住址證明的要求,在2018年才實施,但只限於更改住址的申請,不適用於新登記。

每年有多少選民登記被剔除?

每年有多少選民登記被剔除?圖:端傳媒設計部

單靠選舉事務處的查訊程序,作用有多大呢?翻查數據,2011年至今,共有約52萬個選民登記被剔除,2012年的數字更是高峰,涉及近22萬。選舉事務處對《端傳媒》表示,任何人如明知或罔顧後果地,就選民登記向處方提供虛假資料,或明知本身無權在選舉中投票,而卻仍然在選舉中投票,均屬違法。惟按照其提供的數據,自2012年起,懷疑虛假的選民登記而轉介執法機關調查的個案,累計雖有3,377宗,定罪個案卻少之有少,合共只有59宗。

官方查核之路未竟,傳媒監察看似是一條出路,過往眾多種票新聞皆需要查閱官方備存的選民登記作核證。然而在今屆區選前一個月,法庭卻頒令禁止公眾查閱,原因是香港警察員佐級協會以警員受近期「起底」現象影響,先後入稟高院及上訴庭提出司法覆核,並申請臨時禁制令,禁止公眾和候選人查閱選民姓名和登記地址。答辯一方、選舉事務處雖強調,沒證據顯示,警員遭「起底」的資料由選民登記冊而來,又形容本案申請只涉界別上的利益,法庭應平衡選舉的完整性。

「種票」個案定罪少。

「種票」個案定罪少。圖:端傳媒設計部

案件目前排期於12月中再審,香港記者協會早前則正式向法院提出呈請,就案件提供意見,解釋禁閱名冊對新聞自由的影響。不管結果能否推翻決定,實施臨時禁制令已嚴重影響區選,若有任何懷疑種票個案,記者暫時無法以公開渠道核證選民登記。

投票危機

選民登記有漏洞,投票安排亦屢見問題。上屆立法會選舉,有候選人報稱有選民採用身份證副本可申領選票投票,另有候選人實證發現,同樣採納其副本登記投票;也有選民走到票站時,才發現選民名冊上,自己的名字已被劃上紅線,代表有人已用其資料投票,變相失去有效一票。

選管會列明規定,自2018年起,選民必須帶備香港身份證或指定替代文件正本以申領選票。但建制派早前仍向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建議,長者可毋須身份證正本投票,原因是有非建制派呼籲將長者身份證及早收起,阻撓投票,「對建制參選人有很大傷害」。

11・24 香港區選投票指南。

11・24 香港區選投票指南。圖:端傳媒設計部

投票票源是另一爭議課題,旅遊巴士接載選民往票站,長者手持「掌心雷」等畫面亦是選舉日的常見風景。「掌心雷」一說源自2012年的立法會選舉,《蘋果日報》報導發現,有人在長者選民的手掌上,貼著被稱為「掌心雷」、印有民建聯候選人號碼的紙條,並安排車輛接載至票站投票;有長者被問投票予何人,對方表示:「我都唔知做乜㗎!就跟住張紙投!」(我都不知道什麼的!就按著紙張投!)

對此現象,廉政公署最終以證據不足,終止調查。事實上,選民帶備「掌心雷」般的備忘進入票站,純粹供自己在投票間內參考,現行法例未有禁止。但若有候選人姓名或編號的資料,則不能在票站或禁止拉票區內展示、傳閱或與其他人士分享或討論,否則會觸犯法例。

至於免費交通接載同樣可圈可點,根據《選舉舞弊及非法條例》,任何人不可向他人提供利益,以促成某人當選;但具體是否抵觸法例,需視乎候選人是否意圖利用安排交通工具作為選民投他一票的交換條件。

廉潔選舉事務統籌于慧芬在接受訪問時提到,若選民在無合理辯解而接受免費交通,作為投票予提供服務的候選人的誘因,亦可能違法。至於有機構或團體單純為方便選民而安排車輛服務,當中既沒有促使或阻礙任何人當選,亦沒有誘使選民投票或不投票予某候選人,法例則沒有對此施加限制。

監票,最後一道防線

今屆全港有610個投票站及23個專用投票站,一般票站會在結束投票後轉為點票站,而專用投票站的選票會按選區分類,轉送至所屬的大點票一併點算。票站會闢出範圍讓公眾觀察點票。候選人可以委任監察投票代理人及監察點票代理人監察票站運作,但上屆立法會選舉曾有公民黨的監票員在選舉當日才被指無紀錄,失去資格無法監票

點票過程及結果亦暴露不少問題。在2016年的立法會補選,有票站的其中一個票箱因遺失鎖匙,無法打開,最終以「爆箱」處理,在場市民鼓噪,懷疑票站曾被偷開及偷鎖,票站主任報警處理,半百警員更帶備警告旗進入票站。

同年的立法會選舉,接連有票站的票數比總投票人數多,部份由監票人發現,部分則由傳真社對照相關投票紀錄而得出,最終選管會報告書解釋,紀錄不符,原因是人為統計出錯。事件無可避免引起質疑,對點票的公信力或會有影響,而選舉事務處已詳細調查,數字差異對結果無影響,無損選舉程序的公正性,選管會滿意調查結果,相信出現選舉舞弊的機會極微。

今屆選舉,傳真社再次徵集票站投票人數資料,以調查紀錄。若面對不公,官方渠道又如何處理?按選舉活動指引,涉及刑事、舞弊等案件,可直接向警方、廉政公署提出。在票站現場,亦可向票站主任提出。另一渠道是向負責監督選舉的選管會作具名投訴,投訴形式不限,應不遲於投票後45日內提出,選管會會書面回覆其決定,若不成立亦會解釋。而候選人及10名以上的該區選民,若認為選舉涉舞弊或有關鍵性欠妥之處,亦可以在選舉結果刊憲後兩個月內、即不遲於1月29日提出。

羈押或在囚選民投票權。

羈押或在囚選民投票權。圖:端傳媒設計部

值得注意的是,警方近日在示威活動大量拘捕參與者,坊間曾言擔心被捕者將喪失投票權利。《端傳媒》向選舉事務處查詢,被捕者及在囚人士的投票安排,處方稱,今屆設立有23個專用投票站,3個設於警署及20個設於懲教署院所,分別供在執法機構(如:警方、廉政公署或海關等)羈押、拘留,或懲教署囚禁、羈押的登記選民投票,所有專用投票站均備有452個選區的選票。處方提醒,遭執法機構羈押或拘留而又希望投票,選民應該盡早通知有關人員,以便作適當安排。然而,《端傳媒》向警方查詢,關於當日具體安排、人手分配,如何保障被捕者的投票權等,但至截稿前則未有回覆。

此時傳來消息,新任警務處長鄧炳強昨日見傳媒時表示,區選當日,警方會在票站附近高姿態巡邏,票站內亦會安排足夠人手,確保投票不受干擾。對於可能出現的不同情況,警方已有預案,呼籲不要作暴力及不當行為。

《香港01》報導,周日每個票站將派駐兩名防暴裝束的警員,有別於往昔的普通軍裝,以應付突發需要。選管會主席馮驊曾言,派警駐票站是一貫安排,冀市民以投票為主,盡量克制忍讓。報導稱,曾向警方查詢,防暴警會否攜帶武器及其在票站的工作,而警方回覆則指,一直與相關部門保持聯絡,提供協助,並安排商當警力,確保與選舉相關的活動能順利有秩序進行。

(岑子杰參選沙田瀝源選區,同區候選人有公民力量黃宇翰;蔣旻正參選上水鳳翠選區,同區候選人有民建聯廖興洪;梁凱晴參選觀塘月華選區,同區候選人有報稱獨立的徐海山;何君堯參選屯門樂翠選區,同區候選人有民主黨盧俊宇及無黨派蔣靖雯。)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2019香港區議會選舉 反修例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