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選立法會? 香港

投票安排漏洞處處,選舉還是公平公正嗎?

今屆選舉爭議不斷,質疑選舉不公、票站職員處理馬虎的聲音此起彼落,究竟這個選舉機制還健全嗎?


住上水的吳小姐向端傳媒投訴,指她今天到票站 N1302 聖公會陳融中學登記取投票時,發現自己的名字在選民名冊上被劃紅線,代表曾經有人用了她的資料投票。
住上水的吳小姐向端傳媒投訴,指她今天到票站 N1302 聖公會陳融中學登記取投票時,發現自己的名字在選民名冊上被劃紅線,代表曾經有人用了她的資料投票。攝:林亦非/端傳媒

凌晨2時半,票站關了,投票完了,各個候選人打氣的聲音也沒了,不過這屆選舉沒有因此變得寂靜;2016年香港立法會選舉爭議不斷,質疑選舉不公、票站職員處理馬虎的聲音此起彼落。

在9月4日投票日,選舉事務處接獲2200宗投訴,其中500多宗與投票資格或安排有關,包括有選民報稱「被投票」。究竟這個選舉機制還健全嗎?不少人都拋出這個疑問。

晚上近9時,吳小姐再次回到上水石湖墟聖公會陳融中學的N1302票站。她落寞地看着票站,想起她那張無效的選票。

選民「被投票」:身份證資料被盜用?

吳小姐向端傳媒說,她下午6時已來到票站準備投票。然而,當她向票站職員遞上身份證登記時,卻發現在選民名冊上,自己的名字已被劃上紅線,代表有人用了她的資料投票。

吳小姐隨即向票站主任投訴,強調自己未投票。她指票站主任知悉後,「一直在翻一本很厚的英文書本」,估計是票站指引。接著,票站主任建議吳小姐填寫表格,向選舉事務處投訴,「但至少要過了投票日,才能遞交給選舉事務處,不知什麼時候有回覆」。

「選舉制度出了問題,不排除是人手失誤,或者是選舉流程的漏洞。」吳小姐回想說。

那吳小姐怎樣投票呢?幾經安排,票站職員給她一張蓋了紅印的「替代選票」,「意思是我可以投,但那張票在點票時不會有效」。吳小姐不滿地說:「這很離譜,那麼我就只能享受投票過程嗎?」隨後吳小姐也向了廉政公署投訴。

住在沙田的朱先生,同樣遇到類似的情況,但這次,他卻是令別人未能投票的一個。

下午3時,朱先生到沙田第一城林漢光中學R0501票站投票。不過,7小時後,他的孖生哥哥到同一個票站投票,票站職員卻說他已經投票,不能再投票。

朱先生的哥哥立刻投訴,票站職員最後承認「刪錯了名字」,但釐清事件後,已經過了10時半的投票事件,「我哥哥最後也沒辦法投票,他當然深深不忿」。

「我排隊時,票站職員已經搞了很久,花了兩分鐘才給選票我,我真的不知道為何他們仍然出錯,刪了我哥哥的名字。」朱先生說。

選舉管理委員會(下稱選管會)主席馮驊,深夜3時半見記者,回應有選民報稱「被投票」。

他相信出現這種情況,可能有三個原因:一、選民已經投票,但聲稱自己未投;二、有其他人盜用其身份證資料;三、票站職員劃線時出錯。現時票站職員為選民登記時,會在選民登記冊劃去其資料,馮驊指以往也有個別劃錯的情況,但並不廣泛,而今屆工作人員處理那麽多個案,或有機會「忙中出錯」。

然而即使出錯,馮驊承認基於選舉保密制度,無法追回問題選票。選管會會調查事件,之後再交代。

這些個案似乎不是冰山一角。一名叫Christine Tam的網民,在個人臉書發帖,指登記領取選票時,發現已有人以其資料投票,票站職員同樣建議她投「重票」,並表明點票時不會計算。

她質疑有人盜用其身份證資料投票,當場向票站主任提出:「新聞也有報導選舉管理委員會馮驊說,有人以身份證副本去投票!那我極有可能是被人盗用身份證!」

端傳媒記者親身測試以身份證副本投票,票站職員指「理論上可以投票」。
端傳媒記者親身測試以身份證副本投票,票站職員指「理論上可以投票」。端傳媒

身份證副本可投票?

現行法律一直沒有規定選民必須出示身份證才能投票。9月4日早上,選舉管理委員會主席馮驊對傳媒表示,只要選民能拿出「任何選舉主任信納它,一個妥當、辨認到身份的證明文件都可以」,但選民單單出示身份證副本,就不能領取選票。

9月4日下午,端傳媒記者拿身份證副本,去荃灣大河道雅麗珊社區中心投票。甫進票站,票站職員核對了姓名、身份證號碼和照片後,向記者說理論上可以投票。但隨後票站職員追問記者是不是遺失了正本,記者回答說只是遺漏在家,職員就著記者回家拿回正本。

記者5分鐘後再回票站,向職員表示未能取回身份證副本,希望以副本投票,但遭到拒絕。

可是,參選港島區的人民力量主席袁彌明,下午在臉書專頁發放片段,指她成功以身份證副本投票,票站職員並沒有要求她出示其他身份證明文件。

馮驊在9月5日深夜3時半見記者時,再次回應事件。他重申選民不能單以身份證副本登記投票,但「如果有這種情況,我們會詳細調查」。

選票預先蓋印 馮驊:不影響選舉

至於馬鞍山利安選區監察投票代理人麥潤培,指收到選民葉小姐投訴,指她收到的超級區議會選票,在民建聯李慧琼的格子裏有個完整剔號。葉小姐隨即向票站主任反映,票站主任為這張選票,蓋上作廢印章,並承諾向上級匯報、跟進。

馮驊晚上表示自己已知悉事件,會調查,但形容「個別選票有蓋印,看不到對選舉有影響」,他不排除這是惡作劇或者有人別有用心,認為事情真偽有爭議。

香港 立法會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