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逃犯條例 評論

許仁碩:舊日港警,一去不復返

九七之後,香港警隊其實仍然維持了殖民警政體系,只對政權而非民眾負責。而在台灣,民主政體下的政黨輪替和公民社會的力量,能夠對警政體系達成一定的制衡效果。


2019年9月6日,防暴警察在示威者在彌敦道縱火的現場。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9月6日,防暴警察在示威者在彌敦道縱火的現場。 攝:林振東/端傳媒

即便林鄭月娥已經宣布撤回反送中條例,香港連綿數月的抗爭仍未停歇,原因之一,就是被港府用來處理抗爭的香港警察,自身已經成為了更大的政治問題。但即便面臨前所未有的正當性危機,香港警察仍舊堅稱並未失去長年標榜的所謂「亞洲第一」地位。

如果香港警察還保有自認「亞洲第一警隊」的自尊,認為自己有能力也有責任「做個好人」,那究竟局勢為何會惡化到這個地步?香港警察,乃至香港社會該怎麼辦,又能怎麼辦?以下將爬梳香港警察在97年後錯過的幾個改革機運,再進而介紹台灣近年的警政改革動向,希望透過他山之石,尋找出一些改變的可能。

被代理的去殖民、被掩蓋的警民矛盾

九七之後,北京與香港政府實際上繼承、維持了殖民警政體系。這樣的「去殖民」,可說是一種被代理、為新政權服務而非為香港人服務扭曲的結果。

已有許多研究指出,在港英殖民時期,特別是在六七暴動之後,香港就已經建置了利於鎮壓社會運動的法律體系,並授以「皇家」之名以嘉獎「平亂」有功的香港警察。但港英政府忌憚於夾在中國共產黨與中國國民黨之間的政治情勢,擔心高壓手段即便合法,引發的政治動盪仍會引來中國介入,因此大多備而不用。

在九七年之後,一方面是當時的北京政府承諾了「五十年不變」,二方面是整套港英政府留下的殖民式警政與相關法制,在北京的統治需求上也是相當實用。諷刺的是,中國共產黨政府雖然打著「去殖民」的解放大旗,例如在六七年時在香港左派扮演要角的楊光,在九七後受到了政府的表揚,但實際上仍是繼承、維持了殖民警政體系。這樣的「去殖民」,可說是一種被代理、為新政權服務而非為香港人服務扭曲的結果。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許仁碩 香港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