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豬哪兒去了?非洲豬瘟一年後

豬價飆升的背後,是重重漏洞的防疫系統,反反覆覆的政令措施與茫然失措的養豬戶。上億頭豬消失後,有人開始宣傳:復養每頭豬賺800元。


依照2018年末中國生豬存欄4.2億頭的官方數據來算,2019年年中,全國養殖場裏累計少了一億頭生豬。  攝:An Ming / Barcroft Media via Getty Images
依照2018年末中國生豬存欄4.2億頭的官方數據來算,2019年年中,全國養殖場裏累計少了一億頭生豬。 攝:An Ming / Barcroft Media via Getty Images

「我一個賣豬肉的人,現在自己根本不捨得吃肉。」在上海一家超市裏賣了十多年豬肉的老張,比劃着身前「後腿肉21.98一斤」的標牌告訴端傳媒記者:「老百姓,漲價一塊都嫌貴。這種肉,以前最多13、4塊,哪能賣到這個價錢!」

今年春節開始,中國大陸豬肉價格躁動不斷,進入7月,肉價更是一路上揚。商務部數據顯示,與1月末的10.8元/公斤相比,8月28日全國生豬均價達到24.69元/公斤,漲幅超過125%。全國豬肉均價也由18.54元/公斤上升到38.15元/公斤,漲幅翻了一倍。

有人調笑:現在「二師兄」的肉可能比師父的還貴。

豬肉不夠吃了。據農業農村部發布的生豬存欄信息,7月,全國生豬較去年同期縮水三分之一。如果依照2018年末中國生豬存欄4.2億頭的官方數據來算,2019年年中,全國養殖場裏累計少了一億頭生豬。

這個巨大缺口促使中國最終在貿易戰的風口浪尖吞下了驕傲。據路透社豬場動力網報導,三月,中國從美國進口了2萬餘噸豬肉,是兩年以來的最大訂單。8月2日至8日,中美就匯率問題針鋒相對時,中國依舊從美國進口了1萬餘噸豬肉。海關數據顯示,7月豬肉進口量達到18.2萬噸,數量與單價都較去年同期翻了一番。

而這僅僅是杯水車薪。作為豬肉生產和消耗大國,中國大陸豬肉供應以國內生產為主。2018年,中國豬肉產量5400萬噸,佔全球總量的一半,幾乎全部被內地消化,與此同時,全球豬肉出口量不過850萬噸左右。近十年來,進口豬肉佔國內豬肉產量的比重不超過3%。

「誇張一點地講,全世界用來貿易的豬肉加起來,都不一定能補上中國的豬肉缺口。」中國日報網在《國內豬肉供應緊為啥現在不大量進口?原因很簡單》中指出。

豬價牽一髮而動全身。作為食品類所佔權重最大的商品,豬肉推動全國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漲幅連續六個月超2%。牛羊肉也由此水漲船高,截止8月7日,全國牛肉羊肉價格分別同比上漲了9.1%與13.8%。

一同遭殃的還有香港的肉價。據香港立法會秘書處文件,目前香港超過80%的活豬總供應來自內地。如今供港活豬數量大幅下降,每天不到2000頭。食物環境衞生署官方數據顯示,香港9月9日活豬拍賣平均每百公斤3269港幣,而市場內豬肉最高賣到了130港幣/斤。荷蘭ING銀行大中華經濟師彭藹嬈在接受BBC中文采訪時預計,豬價上升亦會令香港CPI升高0.5至1.0個百分點。

發現自己越來越吃不起肉的民眾,這時開始琢磨一個問題:爆發於去年8月的非洲豬瘟,可能遠遠沒有終結。

豬肉作為食品類所佔權重最大的商品,豬肉推動全國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漲幅連續六個月超2%。

豬肉作為食品類所佔權重最大的商品,豬肉推動全國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漲幅連續六個月超2%。攝: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9800萬頭豬哪兒去了?

據農業農村部新聞辦公室發布的消息,截止2019年8月26日,中國非洲豬瘟疫情有150起、累計撲殺生豬200萬頭左右——僅僅是減少的一億生豬存欄的一個零頭。那麼,其餘的9800萬頭豬哪兒去了?它們的「被消失」要部分歸因於地方政府與養豬戶對疫情的大量瞞報、不報。

農業農村部18年修訂的《非洲豬瘟疫情應急預案》規定,疫情一經上報,疫點內所有豬隻必須被撲殺,補助標準為能繁(能夠繁殖)母豬每頭1200元,經費由中央財政和地方財政共同分擔。不過,各地可根據大小、品種等各種因素細化標準。

由於「共同分擔」的壓力,補償在各地遠未能按照政策落實。以遼寧省鞍山市鐵東區為例,據澎湃新聞報導,該區將賠償細化為「可繁母豬補貼1200元/頭,100公斤以上生豬補貼800元/頭,40-100公斤生豬補貼500元/頭,40公斤以下生豬補貼300元/頭。」 按規模豬場滿負荷正常生產存欄計算,全場實際平均每頭存欄豬拿到的補貼不到600元。

即使是這樣,在許多地區,補貼標準仍舊是紙上文章。

官方網站上山東的「惟一疫點」——濟南市萊蕪區萬高發畜牧公司雖已在年初2月20日便確認豬場疫情,但補償至今仍差之甚遠。負責人高飛在7月初接受財新網採訪時稱,當初政府承諾以1200元每頭價格對撲殺的4504頭生豬進行補貼,他「死纏爛磨跟區裏要來了20%,其他的都沒有了,國家補償這塊,地方政府說只能等」。

在疫情處理過程中,當地政府曾將高飛的一個車間拆除,書面承諾「給賠41萬多」,卻至今尚未落實。此外,政府口頭承諾統一賠付被銷燬的價值94萬元的獸藥、疫苗、飼料,現在也是空頭支票,只要稍加詢問,負責人員就「開始推諉、扯皮」。

「一分錢不補,我們這養豬戶個個變抗債戶。向親戚借了十多萬,現在不知道怎麼辦,也不敢說。」廣西賀州的養殖戶李某告訴端傳媒記者。

雲南昭通的小賀則表示,他們村只好在發現豬得病時先殺豬,將豬肉油炸封存,不然豬死後只有掩埋一條路。想要在豬沒病時賣出,豬販子也會藉機大肆壓價——在城裏豬價幾十元一斤的現在,村裏兩百斤的一頭豬,卻只能賣出900塊。

如今,小賀村子裏的豬快都死光了,「到目前也沒有政府相關人士來管過。」

「主要問題是中央、地方政令不通。很多地方不願意用自己財政給補償,也不願意協助大家做無害處理。」前中國電子商務協會農牧專業委員會會長王中接受端傳媒採訪時說。

據《財新》調查報道《非洲豬瘟追蹤調查:艱難的持久戰》稱,一些省份在豬瘟防控工作會議上,提出「不允許新的非洲豬瘟案例」等要求,並在諸級傳達中將「確保不再次發生疫情」異化為「政治任務」,對基層造成巨大壓力。各地方政府均有出現不承認疫情、拒絕負責填埋,以及用打白條的形式作為補貼的現象。

地方政府的不作為,使得養豬戶因擔憂自己無法得到賠償而加緊拋售和清場。據財新網網易報導,各地都有養殖戶在發現疫情時加緊賤賣病豬和豬肉。也因為不上報疫情,一些養殖戶對死豬處置不當,也加劇了疫點周邊地區的傳染。

財新網報導,由於疫情嚴重、死亡豬隻太多,地方、基層的禽畜牧防疫機構應接不暇,導致本應由政府統一負責處理的死豬屍橫遍野。在廣西玉林,許多養殖戶因死豬佔地太大又開始發臭,於是將成堆死豬擱置路邊,等待無害化處理中心前來處置,還有一部分養殖戶直接將死豬自行就地挖坑填埋。

4月下旬至5月初,廣西潯江龍圩區潯江江段有近400頭死豬被打撈上岸。《西江都市報》稱,這些死豬「自長洲水利樞紐上游漂流到庫區各個水域」。在潯江沿岸鄉鎮當地,大面積的生豬死亡情況雖然已經出現,但獸醫站和當地政府均沒有認定此地有非洲豬瘟。這些未記載在案的死亡,自然不會出現在農村農業部撲殺計算中。

非洲豬瘟病毒可在未經烹製或冷凍的豬肉中存活數週或數月。「只要一塊受感染的豬肉進入供應鏈,全都會再次被污染。」 荷蘭合作銀行分析師Christine McCracken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說。但是,面對巨大的利益誘惑,禁止生豬跨省調運的政令也很難真正被落實。

2019年9月10日,中國浙江省一個市場,顧客選購豬肉。

2019年9月10日,中國浙江省一個市場,顧客選購豬肉。攝:STR/AFP/Getty Images

河南新鄉輝縣市一位業內人士向財新網記者透露,豬販去廣東廣西收豬,一頭豬才200-500元,相當於一、兩元/斤,而河南目前生豬的市場價在七、八元/斤。

在廣西玉林市,截止6月14日,該地通報的違規調運生豬案例已有21起,涉及生豬3100餘頭,總價值300多萬元。這些運豬車往往帶有偽造的動物檢疫A證(用於跨省調運)與B證(用於省內調運),並提供虛假到達地信息等,賴以矇混過關。近兩月來,湖南、湖北、陝西、浙江等地均通報了多起跨省違規調運案件,這些到處跑的販豬車成了病毒擴散的完美載體。

不過,對養豬業來說,疫情並非唯一的麻煩。

先是禁養,一個月後又鼓勵養豬

8月21日,為緩解豬肉危機,國務院出台了五條措施,包括加快補助發放、放寬原先的生豬禁養限養規定等。五天後,第一養豬大省四川便印發了《四川省生豬生產基本保障任務》,確定了全年養豬4008萬頭的底線目標,取消了生豬養殖用地15畝的上限,並鼓勵利用各種荒地建設養殖場等。

要知道,短短一個月前,政策方向還完全相反。

「四川樂山的夾江縣,在7月初才剛剛因為用地、環保問題撲殺掉幾十萬頭豬,一個月後就得絞勁腦汁想辦法鼓勵養豬戶復養了。」對於這些措施,王中表示「啼笑皆非」。

他告訴記者,夾江縣的撲殺只是「冰山一角」。由於環保禁養、限養,這幾年各地對養豬場的拆遷可謂是「轟轟烈烈」。幾個月前,很多地區還出現藉着非洲豬瘟的「幌子」清理養殖戶的現象。

在2014年起正式實施的《禽畜規模養殖污染防治條理》與新《環保法》、《水污染的污染防治計劃》相繼出台後,環保禁養區成為具體指標,被納入各地區政府規劃。國務院要求:2017年底前,各地區應當依法關閉、搬遷禁養區內的各種養殖場。

各地聞風而動。2016年,北京、上海、河北、浙江、江西、福建、湖南、天津便上報基本完成了禁養區清退。當年11月,福建甚至有新聞報導稱,武平平川宣布當地五個村率先實現了「無豬村」,並誇讚這是「全力打好生態環保攻堅戰役的積極效果」。到2017年6月,環保部彙報指出,全國已經劃定了4.9萬個畜禽養殖禁養區,並累計關閉搬遷了21.3萬個養殖場。

王中告訴端傳媒,環保治理的目的是消除污染。過去很多豬場周邊污染嚴重,到了夏天更讓鄰居們無法忍受,關閉養殖場確實得到周邊居民的好評。但更多的情況下,各地方為達成「政治任務」,並沒有給養殖場改造豬場、消除污染的機會和時間。

「有些養殖場硬件投入巨大,基礎條件很好,只是環保暫時沒有達標。如果給點時間、給點支持,就很容易實現產業升級。但很多地區採取『一刀切』,造成了大量的社會資源和財產浪費。」

江蘇宿遷沭陽湖東鎮的天某便是當時被關停養殖場的萬分之一。17年1月,他收到當地鎮政府發文,要求在2月10日前停養生豬。《宿遷市畜禽養殖禁養區劃定方案》規定,在生活水源保護區500米範圍內算作禁養區,但天某說,他家的地理位置相較古泊河大於1000米,依然收到了關停通知書。

「在湖東鎮養了近20年的豬,響應國家政策自主創業,努力經營生豬養殖場。近幾年稍有所成,結果突然被劃為禁養區,要求立即無償關停,實在難以接受。」天某說。「關停通知書和科技示範戶招牌放在一起,真是巨大的諷刺。」

曾獲得科技示範戶招牌的天某養了20年豬,直到2017年收到關停通知書。

曾獲得科技示範戶招牌的天某養了20年豬,直到2017年收到關停通知書。 由受訪者提供。

農業部數據顯示,僅2015年,即有近500萬散養戶退出畜禽養殖業;2016年,因環保而削減的生豬產量則為3600萬頭;2017年11月,能繁母豬存欄降至3466萬頭——在2013年4月份,這個數字還在5000萬之上。

除了「一刀切」的禁養令,這幾年,國家還對養豬區域做出了布局。

當南豬北上遭遇豬瘟禁運

2015年底,在國務院《水污染的污染防治計劃》下,農業部還發布了《關於促進南方水網地區生豬養殖布局調整優化的指導意見》,要求對南方各地的生豬養殖業做出調整優化。

2016年,農業部對未來5年生豬產業做出規劃,把廣東、福建、浙江、江西、湖北、湖南、安徽、江蘇八個南方水網密集的省份劃為限養區。

2017年2月5日,中央一號文件指出,要「引導產能向環境容量大的地區和玉米主產區轉移」。也就是說,南方水網在環保禁養、限養環境下養殖要求高,而東北則是飼料原料主產區,自然資源豐富,擁有良好的養殖氣候和環境。同時,東北地區環保壓力相對較小,養殖戶補欄速度較快。

隨着文件出台,一時間,大型養殖集團紛紛加速在東北地區上馬項目。一些豬場和與中小飼料企業也相繼跟風,甚至紛紛從南方拆遷養豬場處收購豬群,擴建豬場。

據農業部統計,2016年至2017年底,南方水網地區生豬調減超1600萬頭。東北地區在建生豬養殖項目投資超過615億元,預計2018年可新增出欄1540萬頭。由此,南方豬肉產能大大減少,成為供不應求的銷區。而北方豬肉產能驟增,成為供大於求的產區。業內戲稱的「南豬北上」、「北豬南調」運動開始了。

但隨着2018年8月初,第一起非洲豬瘟疫情在遼寧瀋陽被發現,全國延續多年的「活豬大流通」格局被打破了。半個月內,農業農村部就下達了文件,限制生豬、豬肉產品調運,以隔離疫區,防止疫情傳播。

但禁運同樣也導致了「北豬南運」渠道不再。北方的豬賣不去南方,許多養殖戶開始在當地恐慌拋售,北方豬價暴跌,與此同時,收不到豬的南方豬價暴增。2019年春節前,南北方豬肉價差達到了峰值。搜豬網數據顯示,銷區四川、浙江與產區黑龍江、遼寧價差甚至達到了12元/公斤。

「阻斷了北豬南運,讓這麼多的豬在本地消化,怎麼可能不氾濫成災?」養殖服務平台的主編肖曦告訴端傳媒記者,禁運後,養豬人養了六七個月的一頭豬,要賠進去三、四百元。記者從多處了解到,由於生豬養殖需要大量資金週轉,而疫情管控,生豬不能正常出欄或推遲出欄,導致大量北方養殖戶現金流緊張,甚至破產。

更為雪上加霜的是,各地銀行由於豬瘟,開始對養殖戶停貸、限貸。重重經濟打擊下,生豬生產區出現大量產能淘汰。春節後,官方數據顯示華北地區生豬存欄下降30%以上,東北存欄則已經下降了40%左右。

環保加壓、非洲豬瘟、南北禁運,層層疊疊相加,最終一併導致了全國生豬產能的暴跌。據新牧網的調研結果顯示,截至2019年6月底,全國各省份平均去產能幅度為50%,個別地區甚至達到了80%。

荷蘭合作銀行於8月22日公布的報告預估,2019年中國全年豬肉產量將下降25%,且生豬存欄將減少整整一半——這一影響是中長期的。行業預計,2020年裏,中國豬肉產量將進一步減少10%到15%。

2019年8月9日,中國四川省廣安市,一名工作人員在清理養豬場的豬圈。

2019年8月9日,中國四川省廣安市,一名工作人員在清理養豬場的豬圈。攝:Qiu Haiying/VCG via Getty Images

「要堅定養豬女能人發展生豬養殖的信心」

養豬變得如此重要。

自國務院出台鼓勵養豬的「豬五條」後,各省也紛紛出台了新政。浙江省發文《豬肉保供穩價,浙江省在加緊行動》,稱「預計2019年年底前投產40家規模以上生豬養殖場。同時加快種豬引進,在年底之前購入種豬的,給予每頭500元的補貼。」——儘管2015年初,浙江關停搬遷69597個養殖場/戶,涉及生豬存欄490.18萬頭。

在黑龍江,多地婦聯微信公號已開始轟轟烈烈組織養豬,聯名發布了《關於鼓勵農村婦女穩定生豬生產的通知》:「要堅定養豬女能人、女大戶、巾幗合作社及廣大農村婦女發展生豬養殖的信心。」

對產業來說,國務院出手了,豬價創歷史新高,補貼也有了。「生豬產業轉型發展是大勢所趨,當前正逢其時。」9月4日,人民網報導。據中國農業科學院農業經濟與發展研究所副研究員王祖力估計,當前一頭豬可以賺到800元甚至更多。

但「養豬堪比炒股」,以前的教訓仍歷歷在目。2011年末,上個週期豬價高峰時,許多小規模養殖戶看到當時的巨大利潤開始跟風養豬。到2013、14年,全國出產的豬肉供遠大於求,導致養殖戶每賣出一頭豬就要虧300元左右。近年來,隨着養殖戶用以判斷業內行情的「豬週期」持續變長、更迭變慢,豬肉價格波動規律也越發難以捉摸。如看到豬價飆升便盲目補欄,小規模養殖戶將會有巨大損失。

談起養豬戶對復養的態度,王中告訴記者:「目前還是不敢養,不相信。接下來養豬物競天擇,復養成功率很低是事實,特別是自繁自養的母豬場、中小型養殖戶。」

9月5日,生態環境部聯合農業農村部又下令,要各地堅決、迅速取消超過法律要求的禁養限養。對違法限制養豬業發展、壓減生豬產能的情況,要立即進行整改。對確需關閉的養殖場戶,給予合理過渡期,嚴禁 「一律關停」。

非洲豬瘟一週年,隨着如此之多中央到地方政策的出台,豬無論如何,還是會被養起來的。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非洲豬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