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除了選票還有什麼?在歐洲尋找公民參政的其他路徑(下)

在税收或教育這樣的公共領域,英國和克羅地亞的一些專業人士試著參與到政治進程中。他們無法改變政治遊戲,卻可以是政客和民眾的橋樑。


2017年9月11日,在脫歐公投一年多後,英國政府將首份脫歐方案呈上議會,有支持留歐的示威者在議會外揮動歐盟旗。 攝:Tolga Akmen/AFP/Getty Images
2017年9月11日,在脫歐公投一年多後,英國政府將首份脫歐方案呈上議會,有支持留歐的示威者在議會外揮動歐盟旗。 攝:Tolga Akmen/AFP/Getty Images

編按:歐洲傳統大黨失去選民信任已經不是新聞。事實上,這一頭條佔據媒體視線之久,甚至讓一些讀者生出自由民主無望之感——民主到底是什麼?選舉有意義嗎?西班牙記者 Jose Miguel Calatayud 離開歐洲多年,奔走在東非、中東,最近回到了陽光明媚的家鄉巴塞羅那,發現家人和朋友們,也正發出這樣的疑問。

除了手裏的選票,在過去的十年間,歐洲的普通人或是專業人士還有怎樣的方式參與民主政治?Jose 帶着這個問題開始了一趟頗為漫長的旅途。在家鄉巴塞羅那,他看到人們組織起來對抗銀行的房貸條款;在冰島,他看到那裏的公民運動成立了政黨試圖改寫憲法。接着,他去英國見到了一批試圖改變全球避税天堂系統的税務專家;他還到了克羅地亞,在那裏,一批教育專家試着着手進行基礎教育改革——並且不受政治影響。

端傳媒分上下兩篇刊登特約記者 Jose 對歐洲公民參政的探究,書寫不同國家的抗議者遇到的挑戰和尋覓到的路徑,希望幫助大家思考民主和政治的不同維度。此為下篇。

1998年,當時41歲的克里斯滕森(John Christensen)覺得他被迫離開了家鄉澤西島,這是一個屬於英國的島嶼。克里斯滕森告發了當地政府,譴責澤西島是一個避税天堂,一個允許個人或實體以保密為主要工具,逃避其他司法管轄區的税收條例和其他法律法規的地方。他沒有想到的是幾年後,他會開始領導一場關於税收公正的國際運動。

2002年,克里斯滕森在他倫敦附近的新家裏接待了三個來自澤西島的老鄉。三位一邊喝着下午茶,一邊向他尋求幫助:幫他們的小島從銀行手裏解救出來。克里斯滕森對他的來訪者說: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為你不能只打擊一個避税天堂,要想實際意義上去拯救澤西島,意味着必須推翻全球避税天堂制度。

「我說,這意味着改變整個金融體系和結構,甚至整個世界的規則和權力結構。 這不僅僅是關閉澤西幾家銀行的問題。然後 他們幾個就說,『是的,很好,聽起來不錯,我們開始吧,你能幫忙嗎? 』」克里斯滕森說,他知道,毫無疑問,這就是《魔戒》裏,甘道夫出現在比爾博 · 巴金斯家門口的那一刻,甘道夫把巴金斯踢出門去,說:「你要去黑暗之山執行任務。」

税務正義,守衞民主的「生命線」

保守估計,世界各地的富人把多達28萬億歐元隱藏在避税天堂,企業通過避税天堂為自己的利益輸送了10萬億歐元的虛假投資,這相當於損失了數千億歐元的税收。這些税收本來可以用來支付公共服務和醫療、社會保健和教育的產品。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欧洲政治 公民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