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徐賁:定於一尊的領袖崇拜

只要極權統治維持一天,個人崇拜的危險就存在一天,有時候看起來受到了節制,但只要時機合適,條件成熟,或有所需要,就一定會死灰復燃。


領袖崇拜是體制性的,而個人崇拜則是個人性的,魅力因素與個人崇拜更加相關。 攝:Patrik Stollarz/AFP/Getty Images
領袖崇拜是體制性的,而個人崇拜則是個人性的,魅力因素與個人崇拜更加相關。 攝:Patrik Stollarz/AFP/Getty Images

前蘇聯和東歐集團國家雖然在政府體制上存在差異,但都有一位定於一尊的「領袖」,他是共產黨的首腦,也是國家事務實際的最高領導人和決策者。這樣的領袖角色是由一黨專制的獨裁制度所決定的。它雖然並不一定會產生斯大林或毛澤東這樣的獨裁統治和個人崇拜,但卻在任何時候都不能完全排除這種可能。在艾泊·巴拉希等編輯的《共產獨裁的領袖崇拜》(以下簡稱《領袖崇拜》一書裏,我們可以了解到與此有關的一些領袖崇拜特徵、專制制度規律和極權統治邏輯。

20世紀極權國家的領袖崇拜中,希特勒崇拜和斯大林崇拜最有代表意義。希特勒崇拜是納粹體制中特有的個人和領袖崇拜,其他國家沒有。相比之下可以看到,對斯大林的個人崇拜卻是其他共產國家在不同程度上都有的典型案例。因此,認識斯大林崇拜的特徵就不限於蘇聯一國,而且也可以在不同程度上推而廣之,用來反思其他共產國家的領袖崇拜。

領袖崇拜與個人崇拜

我們可以把領袖崇拜(the leader cult)與個人崇拜(cult of the individual)區分開來處理。領袖崇拜是體制性的,而個人崇拜則是個人性的,魅力因素與個人崇拜更加相關。

在黨國體制中,黨的最高領袖也是國家實際最高權威。他不同於民主國家裏的政治領導人,其權力地位不僅在黨內、而且在國家裏也是至高無上的。作為「黨中央」的化身和人格化的「黨中央」,他是當然和唯一的最高領袖,這種絕對地位自然而然會產生對領袖的崇拜:他號令天下、不容挑戰、不容置疑、絕對正確。在最好的情況下,領袖崇拜只是黨國體制和黨中央崇拜的變體,是屬於他的黨魁職位,而不是他個人的。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徐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