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中美經貿軍事大盤棋下,單純的中澳關係並不存在

無論是中國想借軍演向美國示威,還是美國欲拉攏澳洲加入QUAD,都說明單純的「中澳關係」並不存在。


筆者細究發現,實際上澳洲在去年9月就已發出這次軍演邀請,中國到現在才答應,時機的巧合大抵是中美角力波雲詭譎的寫照。圖為2016年4月14日,中國總理李克強陪同澳洲總理馬爾科姆·特恩布爾在北京中國人民大會堂外,觀看歡迎儀式。  攝: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筆者細究發現,實際上澳洲在去年9月就已發出這次軍演邀請,中國到現在才答應,時機的巧合大抵是中美角力波雲詭譎的寫照。圖為2016年4月14日,中國總理李克強陪同澳洲總理馬爾科姆·特恩布爾在北京中國人民大會堂外,觀看歡迎儀式。 攝: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近期中美貿易戰鬧得沸騰之際,美國眾參兩院又分別於7月26日及8月1日相繼通過新的《2019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限制中國企業在美投資、禁止中國參與環太平洋軍演、又提升美台之間軍事交流,被形容為歷來最嚴厲的對華法案。同日,另一則對華新聞則較不顯眼:澳洲宣布中國應邀參與下月展開的「卡卡杜海上聯合軍事演習」,中澳關係似有解凍契機。

只是,筆者細究發現,實際上澳洲在去年9月就已發出這次軍演邀請,中國到現在才答應,時機的巧合大抵是中美角力波雲詭譎的寫照。

事實上,中澳關係在這一年跌至冰點,除了澳洲考慮以國家安全為由禁止華為競投當地的5G建設,及游說所羅門群島取消由華為興建與澳洲連接的光纖電纜之外,中國方面更曾爆出企圖以政治獻金影響澳洲政客大使館監視留學生干預當地學界等新聞。澳洲傳媒5月流出一份澳洲安全情報組織(ASIO)的機密報告指,中國過去十多年都在「滲透」澳洲主要政黨,增強自身影響力。澳洲總理特恩布爾早在去年尾就根據ASIO報告,要求修改國家安全法,扺制外國勢力干預,但遭中國外交部反駁指控失實,「讓雙方關係變質,損害互信」。特恩布爾回應時毫不退縮,還用普通話說「澳洲人民站起來」,充分演繹了當前兩國關係如何冷淡。

對於澳洲這接近1年前的軍演邀請,中國當時不答允可以推論為對中澳關係冷處理,但為何在此時此刻才應允,則要從南海爭議的大環境來全盤考慮。

中國參與軍演為彰顯存在感

美國在5月以中國在南海人工島嶕部署軍力為由,撤回邀請中國參與今年的環太平洋軍演(RIMPAC),而在最新的國防授權法中,又進一步禁止邀請解放軍參加這個兩年一度的演習,直至中國停止在南海島嶕軍事化的舉動。儘管中國在2014及2016年的環太演習中,只參與人道主義協助及救災與反海盜訓練(美國法律禁止中國參加「戰鬥演習」),但中國仍隆重看待,兩次分別派出4及5艘軍艦參加,只比東道主美國少(美國分別為24艘及23艘)。若為純屬交流,中國派出的艦隊體量跟所參演項目相比大得不成比例;若為刺探情報,其實解放軍也早有情報船在外圍海域收集電子情報。如此「殺雞用牛刀」,充分彰顯中國在區內的大國存在感。

中國近年積極參與外國軍演,近一年便先後到蒙古、印尼、柬浦寨、孟加拉、巴基斯坦、斯里蘭卡、俄羅斯、意大利、白羅斯、阿曼、馬里、蘇丹、紐西蘭等地舉行聯合演習。軍演內容彼此「親疏有別」,從最高級別的實兵作戰演練到反恐反海盜、以至最簡單的通航及通訊搜救等都有涉及。

這次澳洲的卡卡杜海上聯合軍事演習,性質與美國RIMPAC類似,只是規模有別,但往屆亦有19國參與,包括美國、日本、印度、韓國、越南、馬來西亞、菲律賓、新加坡、法國、加拿大,幾近涵蓋所有太平洋國家。跟當年美國邀請中國參與環太軍演一樣,澳洲只邀解放軍參加通訊、海上補給及通行演練,並不會加入實彈演習項目。

縱使卡卡杜演習友誼性質大過軍事意義,但中國仍派艦參與,欲借澳洲向美國傳達的訊息也很明顯——不管叫印太還是亞太,中國一直都在,美國並不能單方面將中國排除在外,即使不參加美國軍演,中國也有其他舞台。實際上中國亦一直以「主場」姿態看待南海,派軍艦跟縱進入南海的外國艦艇(澳洲三艦4月報稱與解放軍艦艇有過「有禮但強硬」的對話),最近與東盟達成「南海行為準則」的草案文本,明言「排除外來干擾」。

中國近年積極參與外國軍演,近一年便先後到蒙古、印尼、柬浦寨、孟加拉、巴基斯坦、斯里蘭卡、俄羅斯、意大利、白羅斯、阿曼、馬里、蘇丹、紐西蘭等地舉行聯合演習。圖為2017年2月13日,巴基斯坦港口城市卡拉奇附近的阿拉伯海舉行的Aman-17多國海軍演習,有來自各國的海軍艦艇,包括中國和澳洲。

中國近年積極參與外國軍演,近一年便先後到蒙古、印尼、柬浦寨、孟加拉、巴基斯坦、斯里蘭卡、俄羅斯、意大利、白羅斯、阿曼、馬里、蘇丹、紐西蘭等地舉行聯合演習。圖為2017年2月13日,巴基斯坦港口城市卡拉奇附近的阿拉伯海舉行的Aman-17多國海軍演習,有來自各國的海軍艦艇,包括中國和澳洲。攝:Rizwan Tabassum/AFP via Getty Images

中美合縱連橫中的澳洲

至於作為軍演東道主的澳洲,有意無意間成為中國的傳聲筒,她雖不是南海主權聲索國,但在中美的合縱連橫中,角色可堪玩味,讓我們先從澳洲的軍事發展與地緣政治說起。

澳洲不是傳統的軍事強國,但戰爭對人民仍有特殊意義。該國地理上偏處南太平洋,周遭盡是島國,沒有外患,立國也沒有經歷戰爭。和平本應是福分,但由移民及囚犯後代組成的國民,卻從沒機會思考什麼是「澳洲人」,直至立國14年後的第一次世界大戰,澳洲與一海之隔的兄弟之邦紐西蘭組成「澳紐軍團」(Anzac),在英國麾下參戰,卻在加里波利戰役(Battle of Gallipoli)慘敗給鄂圖曼帝國,8141名澳洲人命喪土耳其。然而,這批澳洲人沒有白白犧牲,他們在戰爭中展現的勇敢、手足之情(mateship)及犧牲精神,贏得了各國的尊敬,也讓這個南半球大國首次有了國族認同。澳洲將登陸加里波利的4月25日定為法定假期,甚至是比國慶日更為重要的紀念日子,百年後仍然不忘國殤。

相對於前宗主國英國,澳洲與美國的軍事合作更緊密。二戰時澳洲是美軍在太平洋海戰的大後方,盟軍統帥麥克阿瑟的指揮部也設在布里斯班,戰後跟隨美國參加韓戰、越戰及波斯灣戰爭,2000年後亦有出兵阿富汗的反恐戰及伊拉克戰爭。事實上,美國現時在達爾文駐有逾千名海軍陸戰隊,在中部的松樹谷亦有情報收集中心及監測設施。

近年澳洲銳意擴軍,軍費由10年前的256億澳元,暴增至去年的342億澳元,目標在2020-2021財年增至佔GDP 2%的424億澳元,其中25%將用於更新海軍裝備。他們約10年前與西班牙合作建造三艘神盾艦及兩艘兩棲登陸艦,前者監視大片海域、後者負責奪島與救災,遠超本土防衛所需。近兩年澳洲先斥500億澳元,向法國購買12艘柴電攻擊潛艇(注),再由英國投得9艘總值350億澳元的護衛艦建造合約,連同前述兩種軍艦,整個澳洲艦隊幾乎全面更新及擴充。

空軍方面,機隊亦近乎全以美國最先進的軍機換裝,計有F-35及F/A-18F超級大黃蜂戰機,EA-18G咆哮者電子戰機更是唯一外銷者,其中的雷達干擾技術一直是美軍的不傳之秘,外銷澳洲意義深遠。此外澳洲亦訂購了11架P-8海神式海上巡邏機,大幅增強了反潛能力。當這些海空軍備在10年後陸續成軍時,澳洲將躍升成為區域軍事大國,特別是西澳的潛艇基地直通印度洋,位置險要,讓主要海空基地集中在北太平洋(橫須賀、佐世保、沖繩、關島、夏威夷)的美軍專注應付中國及北韓威脅。

隨着南海主權爭議升溫,坎培拉當局先後在2016年及2017年公布國防外交白皮書,開宗明義指中國軍力崛起與美中角力是2035年前影響印太地區安全與經濟的最重要因素。報告分析指美國在未來20年仍有顯著優勢,同時警愓中國經濟與軍力的增長意味其尋求在區內有更大影響力。澳洲明確表示在南海主權爭議不靠邊,但點名批評中國在爭議島礁填海並用作軍事用途,認為此舉違反國際法,並支持美國在區內發揮穩定作用。

若然以為以上澳洲種種舉動,是為了迎合美國圍堵中國的戰略,卻又大錯特錯。早在去年中澳關係鬧得最僵時澳洲出版的外交白皮書已寫明,鼓勵中美不要讓貿易糾紛損害多邊經濟,又希望將中美「帶到(bringing)」一個區域自由貿易協議,隱見當「和事老」的意圖。而近期特恩布爾對華亦態度回軟,8月7日在新南威爾士大學演講時,除歡迎中國學生赴澳升學,又明言要摒除冷戰時代的思維:「不要錯誤假設中國會延續蘇聯的角色,而美國及盟友將會或應該對抗中國。」

反反覆覆,皆為南海上的風險對沖

若我們再將眼光放遠,會看到更大的一局棋。日本在2007年牽頭與美國、印度及澳洲成立「四方安全對話(QUAD)」,伴隨澳洲加入美日印傳統的「馬里巴爾海軍演習」,形成的準軍事聯盟,旨在應對中國崛起。不過QUAD在遭中國強烈反對下,翌年便因澳洲新總理陸克文退出而無疾而終。

事隔10載,美國總統特朗普去年重提QUAD,四國官員11月在馬尼拉會晤,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稱可加強日本自衛隊與美印澳海軍的合作,還關注印太地區的基建應「透明及開放,財政健康」,暗批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為東南亞國家帶來沉重債務。雖然有報道質疑QUAD形同亞洲版的北約,惟目前四國取態模糊。除了美國發動貿易戰與中國「反枱」,縱觀日本、澳洲與印度的對華動作,不難歸納出各國「對沖」軍事風險的基本套路﹕

.澳洲兩份白皮書指出要加強與美、日、印的印太地區同盟關係的同時,亦要加強與中國的戰略伙伴關係,甚至期待與解放軍在維和及人道救援上有更深入的合作,邀請中國參與卡卡杜軍演,也是服膺這種思維;

.印度去年與中國在洞朗邊境對峙、於馬爾代夫政局中角力,但同時莫迪今年與國家主席習近平西湖漫步,雙方互動增加。另邊廂印度先拒絕澳洲參加美日印「馬里巴爾軍演」,但下月又派艦到澳洲出席雙邊演習;

.日本去年設立形同海軍陸戰隊的水陸機動團,負責西南諸島(針對尖閣諸島/釣魚台列島)的防衛,又與澳洲簽訂軍事合作協議。與此同時中日關係卻是近年最熱絡,繼今年5月中日韓首腦就北韓核問題會談後,安倍亦最快在10月訪華,有望與習近平改善關係。

由南海到貿易戰,中美博弈是當下全球形勢的主旋律,雙方都需要盟友協助圍堵及突破。無論是中國想借軍演向美國示威,還是美國欲拉攏澳洲加入QUAD,都說明單純的「中澳關係」並不存在。未來國際形勢的異動,關鍵字仍不離「貿易戰」、「南海」及「中美關係」。

(謝漢東,自由撰稿人,閒時愛看軍事,盼望睇通世事,了解人性)

註﹕澳洲與英國、西班牙及法國購買軍艦,除坎培拉級兩棲登陸艦由西班牙興建船體,再運往澳洲舾裝,其餘各艦主要船體均在澳洲組裝,以促進本地就業。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謝漢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