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逃犯條例

即時報導: 機場集會大混亂 警察被圍後拔槍 《環時》記者及疑似內地輔警被示威者踢打、綁手

有人認為不能阻礙記者採訪權,也有示威者在連登上呼籲檢討行動,「希望大家,唔好做自己最憎的那種人」。


前來機場的警察在示威者的謾罵聲中離開。 攝:林振東/端傳媒
前來機場的警察在示威者的謾罵聲中離開。 攝:林振東/端傳媒

香港反修例運動持續逾兩個月,網民自8月12日起在香港國際機場發起「警察還眼」集會,集會在13日再次舉辦,是連續第五天在機場集會行動。但不同於12日的靜坐形式,示威者昨日開始主動阻擋部分旅客登機,並在傍晚開始包圍一名疑似內地公安的男子,隨後行動不斷升級,曾有人對這名男子拳打腳踢,又以索帶綑綁他雙手。

在數小時的圍困中,香港警察並未到場。這名疑似內地公安的市民被圍困數小時後才由醫護人員護送登上救護車。隨後防暴警察到場引發衝突,示威者圍打一名警察,警察一度舉起手槍。接近凌晨時分,現場示威者又包圍、用索帶綁起及打另一名男子,內地媒體《環球時報》後發文表示這名男子為該報記者付國豪。

持續數小時的機場混亂和圍綁普通市民的行為引發極大爭議,在內地輿論環境中不斷發酵。截至13日凌晨約兩點,「香港」「付國豪」和「香港示威者機場靜坐阻礙通行」登上微博熱搜榜前三位。13日凌晨2時14分,港府連夜發聲明「譴責示威者暴力行為」,指「有暴徒行為變本加厲,分別包圍及毆打一名旅客及一名記者,並阻止救護人員將該名旅客送院」。

一名被懷疑是公安的內地男子,在機場被示威者制伏在行李車上。
一名被懷疑是公安的內地男子,在機場被示威者制伏在行李車上。攝:林振東/端傳媒

據《南華早報》等媒體報導,資深大律師余若海代表機場管理局申請禁制令並已成功獲批,暫時未清楚禁制令所管轄的範圍,而禁制令一旦張貼在機場範圍內即屬生效。另據立場新聞報導,其獲得部分禁制令內容,範圍包括禁止任何人非法及故意妨礙或干擾機場正常使用,並在指定範圍外不得進行示威活動。

反修例運動中,網民多次發起機場集會,向來往旅客宣傳香港運動和訴求。自8月9日開始,有網民發起連續三日的「萬人接機」活動,敦促政府響應「五大訴求」和停止暴力打壓示威遊行。網民呼籲該活動「和平、理性、非暴力」,方式為「自由活動,不衝擊、不破壞、不入禁區」,不阻礙交通。8月11日全港不同地區警民衝突中,警方執法手法引發不滿,一名女示威者在11日晚上疑被警察布袋彈射中頭部,根據現場相片,布袋彈射穿其眼罩,導致她右眼嚴重出血。12日開始,網民在機場發起「警察還眼」集會,表達強烈不滿。

示威者在離境大堂靜坐。
示威者在離境大堂靜坐。攝:林振東/端傳媒

示威者控制一疑似輔警內地男子四小時

13日中午開始,香港國際機場的大堂被大批示威者占領,下午開始用手推車堵塞大堂通道,阻攔旅客登機,傍晚時分,機場宣布停止辦理登機手續。

端傳媒記者在機場T1和T2大堂觀察,不少旅客因為已經辦理登機手續卻無法登機而感到無奈,也有旅客試圖和示威者理論,請求示威者放行。約下午6時,在T1大堂,有一家三口向示威者請求放行,並表示昨日已經因為機場集會而無法登機,示威者表示「對唔住,但真的不能放行」。也有旅客呼叫「你們要爭取民主不關我事」。有旅客嘗試越過示威者衝入禁區登機,但只有少數人成功。

遊客強行穿過示威者人群。
遊客強行穿過示威者人群。攝:林振東/端傳媒
打算離境的一家人,請求示威者放行進入禁區。
打算離境的一家人,請求示威者放行進入禁區。攝:林振東/端傳媒

截至傍晚,機場宣布停止辦理登機手續,顯示屏上幾乎所有班機場都顯示「取消」,但有消息指部分航班照常起飛。端傳媒接到管制區內旅客報料指,在安檢後的管制區內,儘管螢幕顯示航班取消,但仍有一部分國泰航空的航班其實正常運行。根據要求匿名的報料者提供的照片,管制區裡的公告上以中英文寫著「所有國泰、港龍航班暫時『沒有』取消」。報料者強調:「現在確定滿多航班其實都有飛,雖然螢幕顯示無。」

到了晚上7時許,在機場大堂,一名男子被部分示威者控制。該名男子自稱送機,爭執間,其背包被示威者獲得,翻檢發現其中有證件及木棍的背包,證件包括內地身份證和港澳通行證。網絡論壇有人以其姓名搜尋,稱發現名字在一份深圳福田公安的輔警名單上,懷疑他是內地公安,於是現場示威者將其包圍。期間有一名示威者懷疑以手臂對該男子「箍頸」(鎖喉)。有示威者用索帶綁起其雙手,並高叫「唔好畀佢走」(不可以讓他走)。

其後有救護員及消防員想以擔架將該名男子抬離,但不成功。而在這期間,長期未有警察到場。

2019年8月13日深夜,示威者聚集機場,有警員到場預備護送傷者離開。
2019年8月13日深夜,示威者聚集機場,有警員到場預備護送傷者離開。攝:林振東/端傳媒

據《香港01》報導,在整個過程中,該名男子被部分示威者綁起,並用水淋頭。有示威者就是否應該放人發生爭執。混亂中有人士對其拳打腳踢。亦有人試圖保護該名男子。現場直播中,該名男子一度顯示為失去神智,中間有長達超過3小時未有警方到場。

據香港電台報導,接近晚上11時,警方進入大堂,呼籲現場人士讓被圍困人士離開用救護車送走該名男子。

事後,《大公報》稱獨家採訪到一名試圖保護該名男子的著黃色反光衣的「外國記者 Richard Scotford」,並放出視頻,視頻中 Richard Scotford 稱「(這男子)始終是人,你不能謀殺他⋯⋯太多人踢他了⋯⋯這已經不是示威了,是更升級的暴力」。根據網上的信息,Richard Scotford 形容自己是「香港民主作家」,並未提及在媒體供職。而Richard Scotford隨後於Facebook發貼文自述,稱目睹該名被圍困男子遭示威者查問約一小時,然後被嘗試抬走,但最終演變為被踢打,而當時該男子已被人打過,於是Scotford以自己身體保護該男子近40分鐘。Scotford又表示,憤怒的示威者尊重他保護該男子的行為,並從未有意地攻擊過他,只是偶然中了一些敲打。他說自己支持示威行動升級(escalation),充分理解香港人憤怒的程度,並認為該男子是中國公安扮成示威者被發現,但基於人道理由,他無法坐視不理一個被打的人,他為所發生的事感到遺憾,亦不知自己是否應該保護該男子。

警察退到警車上時,遭示威者仍雜物,有警員舉起胡椒噴霧對著示威者。
警察退到警車上時,遭示威者仍雜物,有警員舉起胡椒噴霧對著示威者。攝:林振東/端傳媒

警察對峙中一度拔槍 水平指向示威者

大約23時16分,根據現場直播顯示,疑似輔警的內地男子被帶上救護車之後,多名防暴警察一度進入一號客運大樓,隨即被示威者包圍。

在直播畫面中,一名防暴警察制服一名示威者後隨即遭另外的示威者包圍,警員的警棍被一名示威者搶走,警員亦遭到示威者的攻擊,警員一度拔出配槍水平指向示威者,示威者隨即四散。

有示威者被警員制止在地上。
有示威者被警員制止在地上。攝:林振東/端傳媒

根據《明報》報導,約23時19分,一名黑衣男子遭警員制服,他疑頭部受傷,滿臉鮮血坐於客運大樓外遭多名防暴警察包圍。

防暴警察之後帶走最少兩名示威者。「速龍小隊」也到場增援。

《環球時報》記者被示威者控制,引發內地媒體聲討

接近凌晨時分,23時46分,香港機場一名男子雙手被一些示威者以索帶綁到行李車上。

據多家港媒報道,示威者稱,發現該名男子涉嫌拍攝示威者大頭近照,於是與他理論,而男子跑開,後被人以索帶綁住。示威者又稱,男子說自己是遊客,隨後被發現有記者反光衣。有示威者從他背包中搜出印有「我愛警察」字樣的藍色恤衫,與8月6日夜晚荃灣懷疑以棍棒及刀襲擊示威者的社團人士所著衣物相似。該名男子的內地身份證亦被翻出,他一度否認自己是記者,而《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其後於Twitter確認男子是該報記者,並要求示威者釋放男子。

一名自稱旅客的內地男子被示威者用膠索帶綁著手和腳,坐在行李車上。
一名自稱旅客的內地男子被示威者用膠索帶綁著手和腳,坐在行李車上。攝:林振東/端傳媒

而微博上流傳著的說法是,該名《環球時報》記者被示威者圍堵之後說:「我支持香港警察,你們可以打我了」。據現場報導,該男子一度被綁在行李車上,有示威者將該男子的「我愛警察」藍色恤衫覆蓋在他身上,又一度嘗試脫去他上衣。

香港立法會議員郭家麒、張超雄到場調停,現場部分示威者情緒激動,踢打該名男子,場面混亂。

凌晨00時16分,救護員到場,剪去該名男子手上的索帶,並嘗試將他帶離現場,有示威者嘗試阻止,場面一度混亂,最終救護員成功以擔架車將男子送離現場,期間有一名示威者衝前,以掛有美國國旗的杆嘗試打擔架上的男子,最終被其他示威者攔下。

長達約半小時過程中,警察並無到場。《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間中在Twitter發文稱,「我確認視頻中被綁縛的男子是(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他除了報導之外沒有其他任務。我真誠希望示威者釋放他。我同時向西方記者求助。」

男子被救出後,《環球時報》刊出胡錫進的聲明,指「環球時報旗下環球網記者付國豪在香港機場被示威者非法拘押,並遭到非人道的對待」。他指付已於14日0點20分前後由警隊救出,「頭上有很多血」。聲明中同時強烈譴責「這種針對記者實施非法拘押和嚴重暴力的行徑」。

凌晨12時後,示威者仍在機場離境大堂集結。
凌晨12時後,示威者仍在機場離境大堂集結。攝:林振東/端傳媒

從多家香港媒體提供的現場畫面來看,付國豪被帶出送上救護車時頭部有血跡,神智較為清醒。

事後,多家內地官方媒體在微博以「付國豪你是真漢子」為標籤轉發相關新聞,表示支持《環球時報》記者,並譴責現場示威者為「暴徒行徑」。《人民日報》在微博稱「新聞自由何在?法治何在?人性何為?」。與此同時,一張紅色底色、寫上「我支持香港警察,你們可以打我了」的圖片被大量傳播、轉發。

兩件事件也在香港「連登」討論區與Facebook上引發示威者中的爭議。在兩次包圍發生時,均有人討論整晚行動是否過於聚焦於「捉鬼」—— 8月11日,示威中有警方人士喬裝示威者進行臥底行動,後突然對身邊示威者展開拘捕行動,香港警方於12日記者會上承認,警察有在示威行動中「喬裝成不同人物」,並稱目的是「蒐集核心暴力示威者」的信息,網上其後充斥著對「同路人的擔心」,並有大量關於運動如何「防鬼」的討論。而對《環球時報》記者被圍一事,有人認為不能阻礙記者採訪權,也有示威者在連登上呼籲檢討行動,「希望大家,唔好做自己最憎的那種人」。

有旅容在凌晨後仍在離境大堂等候。
有旅客在凌晨後仍在離境大堂等候。攝:林振東/端傳媒
香港 逃犯條例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