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美國民主黨初選第二輪辯論:拜登強勢反彈 邊緣候選人面臨淘汰

這是民主黨初選最後一次「大型會戰」。在此之後,未來入選辯論標準提高,對中小候選人構成嚴峻挑戰。


2019年7月20日,美國民主黨初選第二輪辯論在密歇根州底特律市舉行。 攝:Anthony Lanzilote/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2019年7月20日,美國民主黨初選第二輪辯論在密歇根州底特律市舉行。 攝:Anthony Lanzilote/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隨着夏日氣温攀升,美國民主黨2020年總統初選的競爭也愈發火熱。7月30-31日,民主黨第二輪初選辯論在密西根州底特律市進行。這也是民主黨最後一次「大型會戰」。在此之後,未來入選辯論標準提高,對中小候選人構成嚴峻挑戰。正因如此,民調落後的候選人也不遺餘力地對領跑者發起一波波衝擊。

本次辯論總人數依然和第一次辯論一樣有20人之多,同樣分成兩晚廝殺。唯一的變化則是抽籤規則有了細微調整,為了避免像上次辯論一樣重磅級選手「扎堆」第二晚,本次辯論抽籤中加入了「種子」制度,保證了民調排名前四的候選人不會擠在同一個晚上。

沒想到的是,新規則仍沒能阻止兩場辯論關注度失衡,雖然佛蒙特州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馬薩諸塞州參議員沃倫(Elizabeth Warren)這兩位第一梯隊成員都被安排在第一晚,但他們身旁一眾希望渺茫的候選人,導致「紅花」和「綠葉」比例失衡。而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和加州參議員賀錦麗(Kamala Harris)領銜的第二晚,則相對更加均衡,強大的陣容與濃重的火藥味也更加吸睛,無疑讓第二場辯論顯得更為重要。

正因未來辯論入選標準的提高,對於很多在民調中大幅落後的邊緣候選人來說,本次辯論堪稱生死存亡的時刻,倘若不能在這一舞台上有出彩表現,接下來他們將失去辯論機會,本就無比渺茫的白宮夢無疑也將化為泡影。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王浩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