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吳崑玉:韓國瑜待拆的三顆未爆彈(二)——信任危機及兩岸議題

韓國瑜作為一個將軍,沒有悲觀的權利,但也沒有樂觀的理由。改變,是他未來幾個月的主要功課。


2019年6月25日高雄,韓國瑜出席2020年總統大選國民黨初選的政見發表會。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6月25日高雄,韓國瑜出席2020年總統大選國民黨初選的政見發表會。 攝:陳焯煇/端傳媒

【編者按】:「韓國瑜待拆的三顆未爆彈」小專題共有兩篇文章,由台灣政治評論員、前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吳崑玉撰寫,分別從國民黨內部整合、信任危機及兩岸議題三個角度分析韓國瑜未來的挑戰。第一篇已於7月22日發表。

韓國瑜贏得初選後,各界關注焦點馬上轉向他的副手及團隊人選;張善政、李鴻源、朱立倫等人都被點名,高市府小內閣人事也備受關注。外界如此期待看見韓的團隊,其實無聲透露了一個重要訊息:大多數人並不相信韓國瑜的個人能力,也不相信「一個人」可以改變什麼,所以急著看到韓的團隊。

重點在:「相信!」也就是「信任度」問題。

信任危機

「信任」這個概念有三大層面,第一個層面是總體的、社會的,關係到人與人之間的互信程度。所謂的「公民社會」、「民主社會」,相當大程度依賴人們之間的互信,以及對於法律、道德、公約等共同規則的信任。台灣近年來「公民社會」逐漸成形,人們之間的信任度不斷提高,自我管理能力與協作能力提升,都是社會層面信任度提高的證明。

「信任」的第二個層面是體制性的、政治性的,即對政府與政黨的信任度,台灣在此方面是相當弱的。罵「恐龍法官」,是對司法的不信任;罵「立委無能」、包圍立法院,是對立法的不信任;「垃圾不分藍綠」,出事要求官員道歉下台,是對行政的不信任。台灣人民被藍綠政客連續騙了二十年,曾有人寫過一首打油詩來描述現在台灣的為官之道:「依法而不行政,道歉而不認錯,檢討而不改進,引咎而不辭職。」道盡人們對於政府、政黨、政客的不信任感。

但一個民主政府,「沒有公信力,就沒有公權力」,不被信任的政府,推動任何政策都會備極艱辛,所以必然的效能不彰。統治的「有效性」不足,又會反過來增強對統治者「合法性」的質疑,甚至發展成對整個上層菁英體系的懷疑。於是,不停地更換執政者成為常態。柯P與韓總這北高兩大市長,也是在這種不信任既有菁英的氛圍中當選的。 對政府與體制的不信任,使民眾更加依賴對於政治人物個人的信任度——在信任度調查中名列前茅的候選人,當選機率最高,文宣效能最好。相對的,當他的信任度低於30%,大概就是失敗的預兆。

舉例來說,2008年馬英九當選總統時的信任度曾超過50%,但當上總統後一路下滑,到2014年3月「太陽花學運」期間,跌到16%左右,預告了2014年國民黨大敗。2016年5月蔡英文就任總統時,信任度曾接近60%(59.3%),但是到了2018年10月,蔡的信任度已跌到26.7%,意思是每四個人大概就有三個人不相信蔡總統,11月的選舉大輸,已是無法挽回。

所以,在各種民調數字中,「信任度」才是可據以觀察未來走向的長期指標。韓國瑜現在真正要注意的,不是支持度,而是他的信任度。

韓國瑜現在真正要注意的,不是支持度,而是他的信任度。

在戴立安主持的美麗島電子報六月國政民調中,韓國瑜的信任度遠落於柯P(42.9%)及蔡英文(42.5%)。33.0%受訪民眾表示信任韓,卻有55.9%表示不信任,意思是每三個人中,就有兩個不信任韓國瑜,只有一個人相信他。同時,對照4月中同刊調查,民眾對於韓國瑜的信任比率降幅達17.3%,而不信任的比率增幅20.4%。與韓國瑜落入同樣窘況的是柯文哲:「對照去年9合1選舉後的國政民調結果,柯文哲的信任比率降幅高達20.1個百分點,而不信任的比率增幅高達20.7個百分點。」這是柯P現在困境的主因。

更值得警惕的是,這份調查是在韓國瑜最末一場新竹造勢(6/30)前所做(6/23~25調查),顯然韓國瑜多場造勢與初選政見會,並沒有讓他加分,民眾沒有更信任他,反而是更多人不相信他。

韓國瑜讓多數人失信的原因很多,包括「五點聲明」顯露他想直選總統的野心、亂開空頭支票、主要幕僚頻頻講錯話或做錯事、韓粉成天幫他得罪人、以及綠營和黨內同志對他的不斷質疑,自家財產或生活方式被放大檢視,還有他輕佻的發言方式。「對韓的不信任度遠大於信任度」,正是上文韓粉擴張力有限的主要原因。喜歡他的韓粉愈是積極引戰,放大音量,全天報導,就引發更多人討厭韓國瑜,不信任韓國瑜。

韓國瑜必須認清,人民對市長和對總統的期待是不一樣的,人們對總統的要求比對市長要高得多,因為這涉及自己的身家性命財產安全。

但是半年以來,韓國瑜和他的團隊,仍在打去年底的選舉,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身份的改變——再也不該是一無所有,講錯話也可以打知名度的無名小卒,不能再用口號治國。但韓市長不論在議會答詢,或在造勢場、政見會發言,都顯示出一種「信口開河」、「不求甚解」的風格,也許他稱之為「庶民語言」,但這種「庶民語言」恰恰顯示了菁英們的傲慢,以為「我都不太懂,小市民怎麼聽得懂?」忽略了現在台灣,15歲以上人口中,有三分之一左右,教育程度已達大學以上。挑戰常識底線,其實已讓知識選民產生一種「被侮辱感」,進而對韓產生高度不信任感。

所以,韓現在不是高喊「相信韓國瑜」的好時機,因為他已經不是政治白紙,而是信任度跌到谷底的政客。他需要的是一場龐大而能持續到大選的「重建信任」工程,必須下力氣做出新形象,改變以往錯誤;同時要有一群民眾相信的「好人」全力挺他。

所以,韓現在不是高喊「相信韓國瑜」的好時機,因為他已經不是政治白紙,而是信任度跌到谷底的政客。

首先,他必須改變自己的政策論述方式和語言方式,不只是為了爭取菁英藍、理性藍、或天龍藍的認同,而是向更多人證明,他是一個夠格的、懂事的、有能力的國家領導人,而不是一個只會喊口號的政客。他不必放棄他所鍾愛的「庶民語言」,卻必須大量補強整套的「合理論述」,用大量的專訪、文章、白皮書、政策記者會、專業演講會,針對一個個重大議題或政策,講出一套可行的、服人的說法與解方,去平衡他「草包」的形象,至少能讓一般中小企業經理人等級的族群,覺得「他還真的比我懂得多,看得遠,想得深」,逐漸相信他是個值得信賴的領導人才。

其次,他需要快速組建一個人民能夠信任的治國團隊,才能證明他可以做得比蔡英文好。這個團隊不必全是學者專家,卻一定要有業界人士與一級好手,懂得實務的人才,張善政、李鴻源這些政務好手是當然班底,綠能、新創、電動車等產業的專業人員也該納入,才能抓得住趨勢。韓國瑜需要的不只是選舉團隊,更是一個讓韓國瑜可以向他們請教學習,必要時可以代打上場的專業治國團隊,而且還能合作協作,提出入情入理,符合趨勢的政策方針,引導選戰討論走向實務辯證,而不是仇恨口水。

說實話,韓國瑜要跨越「信任危機」並不容易,但他不得不藉提名時機,改變自己,跨越障礙。信任是一種「不對稱」的結構,人們相信你,你不一定能得到什麼好處。但如果人們已經不相信你,你不但什麼好處都得不到,而且所有壞事都躲不掉。

2019年1月2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於「告台灣同胞書」四十周年之際發表講話。

2019年1月2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於「告台灣同胞書」四十周年之際發表講話。攝:Mark Schiefelbein/AFP via Getty Images

兩岸問題

今年一月「習五點」以來,對岸躁進強推「一國兩制」,踩到台灣民情的紅線,引發兩岸議題板塊移動,加上香港「反修例」運動給蔡英文送槍,逼使親中路線的政治人物紛紛表態。親中路線變成票房毒藥,連柯P也無法倖免。

國民黨與韓國瑜至今仍然沒有搞清楚,兩岸和平原本是藍軍強項,多數人的期待:「九二共識」=「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已經講了三十年,國民黨對此的立場「一路走來,始終如一」,怎麼會半年之間,這支「定海神針」,突然變成捏在手中,拔掉插銷,又丟不出去的手榴彈?在提名記者會上,韓國瑜對於記者關於兩岸的提問,快速閃躲,隻字不回,其實顯露了他對此議題的恐懼。對於將要主管兩岸、國防、外交的總統候選人來說,這種恐懼避談的態度,比當「市政總機」還傷。

其實半年以來,國民黨上上下下,都一直搞錯了問題:不是國民黨的兩岸論述出了什麼錯,而是對岸對於兩岸問題的立場移動,使得國民黨的傳統論述顯得過時。

諷刺的是,對岸立場向「一國兩制」方向的移動,正是由去年1124國民黨大勝所促成的。依照過往經驗,九合一地方選舉大勝,幾乎等於一年多後總統選舉的勝利,2006-2008年,2010-2012年的國民黨,2014-2016年的民進黨,無不循此路徑走向執政之路。

因此,在去年1124國民黨大勝之後,國民黨內與對岸都充滿了過度樂觀的預期,在民進黨面前憋了四年的國台辦及涉台相關單位,急著「獲利回補」,於是「貪功冒進」,覺得大局已定,應該得寸進尺,逼迫台灣政治人物向和平統一之路勇敢前進。

於是在今年1月習大大的「告台灣同胞書」中,力推「和平統一、一國兩制」,並說「制度不同,不是統一的障礙,更不是分裂的藉口。」「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但「不承諾放棄使用武力」是為了對付外國勢力與台獨,但誰是台獨?當然是對岸說了算。同時,倡議「在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共同政治基礎上,兩岸各政黨、各界別推舉代表性人士,就兩岸關係和民族未來開展廣泛深入的民主協商,就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達成制度性安排。」講白了,就是胡蘿蔔跟棒子齊下,辨別鮮花毒草,逼迫國民黨這種模糊的「華獨」人士選邊戰,要麼放棄中華民國歸向祖國,要麼就戴上台獨帽子,消滅中間路線的空間。

沒想到,對岸這一系列高調操作,碰觸到了台灣社會的紅線。蔡英文的回應相當準確,畫定紅線就是「不接受一國兩制」,這句話後來被藍軍領袖們紛紛重述。蔡英文這種明確的立場宣示,獲得了台灣民眾的認同,而藍軍與柯P等原本「親中」或「友中」人士,完全無法反應,只會像唸經一樣的重複講「九二共識」,於是失掉了年輕票,和沒那麼依賴中國的本土票。

蔡英文做了什麼特別對的事?沒有,她只是站在國家領導人的位置,講了她該講的話,是對岸政策的移動,將台灣民情向她這邊推移,使她變成了中道,將「九二共識」、「兩岸一家親」推成了統派。這一移,使蔡的聲望馬上上升,去年的挫敗馬上止血。

到了六月,香港「反修例」運動讓外界疑惑:為什麼一國兩制二十年的香港人,對中國會變得徹底「不信任」?韓國瑜等藍軍政治人物,前一秒還在罵蔡英文製造兩岸對立,後一秒便發現狀況不對,緊急表態「反對一國兩制」、「Over my Dead Body」,卻已經來不及了。自此,「不與大陸對抗」的主張瞬間變成煮熟的蝦子,不論你原本的血是藍的綠的,全部變成紅的。

更嚴重的是,藍軍智庫與政治人物,還在「統獨立場」間糾結的時候,訪美的蔡英文在哥大演講中,已經把台灣與大陸的對抗,重新定位為「民主自由與威權獨裁」的對抗,脫離了惱人的統獨軸線。以公關議題操作角度,這是一次非常漂亮的重新定位,不但接上了普世價值,更讓統獨操作失去著力點,藍軍政治人物再一次完全不知如何反應,只能保持靜默。對岸也進退兩難,罵了打了就等於給小英送槍,不罵又等於默認現實,誰也抓不準對岸未來可能的動作,也抓不住自己反應的落點,使得藍軍候選人在兩岸議題上進退失據。

韓國瑜與國民黨需要調整的,其實不是兩岸問題的定位,而是他們對於自身定位的模糊,以及決策時的慣性。

韓國瑜與國民黨需要調整的,其實不是兩岸問題的定位,而是他們對於自身定位的模糊,以及決策時慣性的奴性。國民黨高層政治人物,習於威權體制下的生存之道,最安全的決策與發言,就是複述經文、上諭、或大哥的語言,而現在的大哥,就是對岸。所以在搞清楚對岸的立場,與容許的空間之前,這些高官顯貴只能站在前庭打哆嗦,大氣不敢吭一聲,還會拉住旁邊人的衣角,不許他咳出一點聲音。講白了,國民黨整個失去了自己的主體性,沒有對國家未來方向的明確想法,對於「中華民國」這四個字也沒有堅持,怕被對岸扣上「華獨」或「B型台獨」的帽子,為了討好對岸大哥,自身沒有底線,才會讓自己進退失據。

韓國瑜是個非典型政治人物,他如果能夠強勢改變國民黨的政治文化,重新畫定國民黨在兩岸問題上的明確底線,前途未可限量。相反的,如果他只是複述「九二共識」這種政治經文,不敢向對岸明確表態拒絕「一國兩制」,在現在的台灣民情下,韓國瑜也只能向深藍靠攏,丟失大片江山,然後在接下來半年中,任人宰割,被綠軍的「民主自由對抗威權獨裁」,打到抬不起頭來。

總的來說,韓國瑜的選情沒有藍軍自以為的那麼樂觀。內在裂痕會讓藍軍變成「奔車朽索」,一台隨時會解體的拼裝車,一邊跑還一邊掉零件給別人撿;信任危機會讓他文宣無效,失去擴張力,只能在同溫層中取暖;而兩岸問題上的游移不定,又會讓韓國瑜與整個國民黨,像被機槍壓制在散兵坑裡抬不起頭來的待宰步兵。

這三顆未爆彈如果不能在三個月內拆除,極可能參選的柯P便會獲得出線的空間,最後將國民黨與韓國瑜棄保到片甲不留,形成總統、立委、高雄市長三輸的局面。

現在的韓國瑜需要一次巨大的改變,在不斷變化的戰局中,死守陣地是沒有用的。以不斷的運動戰打開僵局,才能創造勝利條件。而這需要韓國瑜與國民黨自身的覺醒,對自己的慣性與戰法做出巨大改變,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韓國瑜作為一個將軍,沒有悲觀的權利,但也沒有樂觀的理由。改變,從自己做起,重建信任,重組團隊,重新定位各種議題主張,是他未來幾個月的主要功課。

(吳崑玉,前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擔任過國會助理,多方參與政治實務,現在為自由撰稿人、政治評論員,及企業顧問)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韓國瑜 吳崑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