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風物 2019香港書展

[香港科幻作家]Mr. Pizza:科幻寫下近未來,全民監控時代的香港

恐懼並不是遙遠的未來,而是近未來。Mr. Pizza 講述全民監控時代大嶼山成為香港商業中心的小說發表一年後,《施政報告》提出了明日大嶼計劃⋯⋯


Mr. Pizza。 攝:林振東/端傳媒
Mr. Pizza。 攝:林振東/端傳媒

沉寂了一段日子,《那夜凌晨,我坐上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下稱「紅VAN」)作者Mr. Pizza將在香港書展期間推出新書《把砒霜留給自己》台灣增訂版,在2014年港版的基礎上新增了四篇短篇,延續他獨特的奇思妙想,玩盡睡房或是廚房,提款機或是天台,水底或是宇宙。

說起宇宙,我們便都會想起科幻。Mr. Pizza被歸類為科幻作家,是因為《紅VAN》。《紅VAN》2012年開始在香港的高登討論區連載,備受讀者歡迎。網絡走紅後,實體書分上下集推出,銷量之佳令身在出版行業的我妒忌。

科幻元素=科幻小說?

「《紅VAN》是真正意義上我的第一部作品,當初的誕生是個意外,我也不知道讀者的反應怎樣,於是有很多內容都是有機地發展下去。」

Mr. Pizza膽粗粗在討論區發表小說,坐上小巴的十六個人(連同司機共十七人),在穿過獅子山隧道後,忽爾成為這個世界上僅存的人類。故事從懸疑開始,慢慢進入恐懼,最後實驗的謎底揭開,又披上了一重科幻。

故事的推進更多的是因應討論區讀者的反應。Mr. Pizza第一次正式創作,並且發表,到底讀者喜歡還是不喜歡?持續更新的過程中,他把讀者的意見吸收,並呈現在故事中,使故事朝向更迎合讀者的方向發展。

但是自己想寫的呢?Mr. Pizza在《紅VAN》後推出的短篇故事集《把砒霜留給自己》,行文與《紅VAN》截然不同,故事的構思亦來得更千奇百怪,讓讀者接觸到他的另一面。

Mr. Pizza的短篇故事集《把砒霜留給自己》。

Mr. Pizza的短篇故事集《把砒霜留給自己》。攝:林振東/端傳媒

《把砒霜留給自己》並不全是科幻小說,但因為《紅VAN》,Mr. Pizza便被視為科幻作者之一。

「這樣被歸類我其實感覺很不好意思,覺得自己寫的是具備Sci-Fi元素的Mystery,但並不是科幻。」

那麼甚麼是科幻?「在我眼中,香港真正意義上的科幻作家只有譚劍一個。是必需要有嚴謹的科幻想像的未來,並且需要具備思考性、探索性的作品。」Mr. Pizza一邊說時,一邊在探索著他所描述的圖景。他喜歡科幻元素,在不少短篇中都可以找到超前的想像,如短篇〈Smart〉、〈看雲的日子〉、〈十九號列車〉等,但他同樣喜愛邏輯推理的元素——這也是今年香港書展的主題之一,正在創作中的新長篇便是一個私家偵探的故事,當然,作品中仍會有科幻的元素。

穿越:大嶼山成為香港中心

我們談香港的科幻,便總會一廂情願地以為科幻作者受到誰誰的影響,被誰誰所啟蒙。Mr. Pizza側側頭,笑得有點尷尬:「其實我並不是Hardcore的科幻迷,要說接觸過的科幻作品,就只有倪匡,衛斯理那些作品——雖然是以幻想為主。後來陳浩基介紹我看《星之繼承者》 (Inherit the Stars),很好看,但我始終不是理科出身,沒有相關的知識,便無法理解書中的某些內容。」

《星之繼承者》是兼備硬科幻與本格派風格的經典之作,Mr. Pizza在開拓自己的科幻閱讀經驗,也發現自我的限制。

在完成了《紅Van》與《把砒霜留給自己》後,2015年Mr. Pizza在端傳媒連載新作《1984》,描述主角在搭飛機時因故返回1984年的香港。

「如果說我想寫怎樣的科幻小說?我很喜歡史提芬京的《11.22.63》這部小說。故事描述主角穿越到1963年拯救被刺殺的甘迺迪,這部小說影響了後來我寫《1984》。我想寫關於穿越的故事,一個現代人怎樣穿越到不同年代的香港,而能夠寫出不同年代的氣氛出來。」

《1984》裡建構了能夠連接未來的時空穿梭,在Mr. Pizza筆下,還有另一個「1984」的故事。藝術家徐世琪於2015年策劃,2017年出版的科幻小說集《暗流體》裡,Mr. Pizza是參與作者中雖一一個曾經寫過科幻小說的作家。在這本結集裡他交出了〈蛟子工廠〉這個短篇,故事中的大嶼山已經發展成為香港的商業中心,而這個世界早已如喬治·奧威爾的《1984》般處於全民監控的狀態。

Mr. Pizza。

Mr. Pizza。攝:林振東/端傳媒

真正恐懼的是近未來

被Mr. Pizza指為香港目前唯一一個真正意義上的科幻作家的譚劍指,越來越多作家以科幻來表達我們對於未來的恐懼。

這個恐懼並不是遙遠的未來,而是近未來。〈蚊子工廠〉發表於2017年,兩年後的2019年,香港政府在觀塘及啟德發展區試行智能燈柱,智能燈柱擁有4K高清拍攝功能,而官方則表示智能燈柱具備交通快拍、收集氣象數據、空氣質素三項功能,但並不具備人臉識別功能。

市民對此智能燈柱仍抱有疑慮,尤其是在廣東省發佈的大灣區發展計劃中,已於中國內地推行五年的「信用評分制度」,將於三年內在香港及澳門推行。全民監控的年代是否已經降臨?至少我們知道,在中國內地這已是公開的秘密。而〈蛟子工廠〉的大嶼山商業中心,我們亦可在香港政府的「明日大嶼」計劃中看出一點憂鬱。

即使Mr. Pizza坦言他喜歡推理,但科幻元素也是他作品中的重要組成部份。他一再強調自己看很少科幻作品。要說的話,也許看科幻電影會更多——尤其是當Marvel電影都被影迷指為科幻電影的年代。

「我更希望有更多科幻電影的出現。」比起小說,他更強調電影——Mr. Pizza的另一個身份是編劇,影視也是他的本行。

然而真正的科幻電影難搞,真正的科幻小說亦如是。

「香港其實很小,首先要有人閱讀真正的科幻小說——要有能力閱讀。」所謂「真正的科幻小說」,在他的意思裡,是指硬派科幻作品。

「像電視劇《切爾諾貝爾》是很好的作品,可以提升大眾的科普水平。」但好的作品往往不易討人歡心,但懂得看的便會覺得很好看。

Mr. Pizza說他只有科幻元素,而未來的科幻小說作者,他認為需要提升科普知識水平。「未來的科幻小說,先要有科普知識水平的提升,不然寫來寫去都是自己不理解的名詞,例如,量子力學。」

寫的要提升,閱讀的也要才能跟上。

Mr. Pizza。

Mr. Pizza。攝:林振東/端傳媒

Fun Facts vs 科普書:你會買哪本

香港科幻會多年推動科幻文學發展,會長李偉才寫科幻小說,也寫科普書。今年的香港書展裡,他多年前的科幻小說《無限春光在太空》重製推出,但同時亦有幾本科普書面世。據說他便抱持要推動科幻文學,必先提先大眾的科普知識的理念。

「然而只要香港一日還有靈探節目,就表示大眾對於邏輯要求並不高。節目會請師傅道士上節目,但甚麼時候會看見有大學教授被邀請上去?」

科幻是講求邏輯要求的文學。

但大眾更喜歡的是Fun Facts。「網上流傳的甚麼FBI面試試題,很多人看完便算,但很少會有人深究當中的邏輯科普原理。」

Fun Facts當道,科普書卻不一定大受歡迎。到書店向店員查詢,科普書是其中一個熱門的出版類別,但賣得好的少,更多的銷量並不算佳。

但再怎樣不算佳,卻也不一定是蝕本生意。於是科普書長賣長有,但讀者群是否能夠過渡至科幻文學讀者,則存疑。

「現時最熱門的科幻類別便是談AI人工智能,中國內地特別喜歡說這個題材,例如,電子系統與人的距離,或AI是否擁有人類所擁有的自由意志?」

這幾乎是全球科幻作品中的共同題材。而現實中我們則步步邁進科幻作品裡所描寫的那個世界。《1984》 穿越至2019,未來即歷史,科幻便是寫實。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科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