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誰撐起言論自由的保護傘:特朗普Twitter帳號與色情雜誌《好色客》

因為經常和國家公權力站在對立面,捍衛民主自由的第一線戰場總見得到色情文化的身影⋯⋯


美國聯邦上訴法院上周宣示Donald Trump總統在Twitter上任意封鎖其他用戶涉及侵害言論自由。 攝: Jaap Arriens/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美國聯邦上訴法院上周宣示Donald Trump總統在Twitter上任意封鎖其他用戶涉及侵害言論自由。 攝: Jaap Arriens/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美國聯邦上訴法院週三剛剛宣示 Donald Trump 總統在 Twitter 上任意封鎖其他用戶涉及侵害言論自由。兩百多年前寫下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的 James Madison,一定很難預料到這45個單字構成的條文可以在兩百年後如此 Cyberpunk 的新世界繼續生猛無畏地探索新疆土。更超乎他們意料的是這45個單字背後的超級英雄助手(sidekick)居然是口無遮攔的Trump,以及一本不堪入目的硬派色情雜誌——《Hustler(好色客)》。故事要從1997年的電影《The People vs. Larry Flynt(情色風暴1997)》說起⋯⋯

被審查官員攔胡的《飛越杜鵑窩》

捷克出身的《情色風暴1997》導演 Milos Forman 曾把共產黨比做他的經典傑作《One Flew Over the Cuckoo's Nest(飛越杜鵑窩)》中的極權管理精神病患的護士。有趣的是早在《飛越杜鵑窩》的製片Michael Douglas(當時正職是製片還不是演員)把原著寄給Forman之前,他的父親Kirk Douglas十年前早就嘗試過把這本書寄去捷克,要問Forman有沒有興趣拍成電影。

十年後終於在美國見到逃出鐵幕、流亡國外的Milos Forman,Kirk Douglas當面質問:「你這好樣的,當年把書寄給你,居然連打聲招呼說要拍還是不拍的基本禮貌都不懂!」

Milos Forman則回他:「你這好樣的,當年把一個捷克小伙子的世界搞到以100英里時速度天旋地轉,說要給他拍一部好萊塢電影,然後一回家就全忘了我!」

實際上這本書在捷克海關就被言論審查官員給攔截了。

「如果你像我一樣活過七年的納粹極權統治和二十年的共黨極權統治,你就會深刻體會自由是什麼,以及自由如何稍縱即逝。」在布拉格之春後就逃離捷克的Milos Forman說道。

這正是他為什麼選擇拍攝充滿爭議的美國情色大王 Larry Flynt 的故事。《情色風暴1997》的故事主人翁 Larry Flynt 是赫赫有名的言論自由戰將。如果沒有他的推波助瀾,不斷刺激美國社會重新咀嚼言論自由的意涵,年事已高的第一修正案恐怕無法像今天這樣兩百多歲依然健壯如牛。

《The People vs. Larry Flynt》電影海報。

《The People vs. Larry Flynt》電影海報。攝:Frederic REGLAIN/Gamma-Rapho via Getty Images

《週六夜現場》的背後靠山

因為經常和國家公權力站在對立面,捍衛民主自由的第一線戰場總見得到色情文化的身影。6月12日香港民眾包圍立法會的當天,色情網站AV01就以關站的方式響應行動。香港色情雜誌《龍虎豹》也曾在六四事件時以「國家興亡,人人有責」為口號進行義賣活動聲援學生。

如今美國碩果僅存持續每月發行的紙本色情雜誌《好色客》幾天前剛剛歡慶45歲的生日。1974年7月1日創辦這本雜誌以來,Larry Flynt 從未停止挑戰道德和法律的界線。生性好鬥的他不僅因為這本雜誌坐過牢,還先後多次因為藐視法庭被逮捕。他穿過星條旗尿布上法庭,穿過印有“Fuck the Court”抗議字樣的T-Shirt上法庭,甚至在多少人不得其門而入的聯邦最高法院上放肆尖叫而被逮捕。

Milos Forman 的《情色風暴1997》則專注重現 Flynt 最傳奇性的一場司法戰役:1988年《好色客》促成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劃下界線,宣示對政治人物的諧仿(Parody)受到第一修正案保障。

去年底美國電視節目《Saturday Night Live(週六夜現場)》仿效電影《It’s a Wonderful Life(風雲人物)》情節,為觀眾模擬一個 Trump 沒有當選總統的世界。Alec Baldwin 一如往常在節目中扮演「沒有」當選總統的川普,另外還延攬男星 Matt Damon 和 Robert De Niro 協力演出。惱怒的 Trump 總統在節目播出後隨即發文痛批該節目,並呼籲美國司法系統應該要立刻停止找他麻煩(指當時進行中的通俄門調查),而應該集中全力調查美國真正的敵人——《週六夜現場》。

這不是 Trump 第一次以「司法調查」當武器公開威脅《週六夜現場》和模仿他的男星Alec Baldwin。所幸 Alec Baldwin 受到了 Larry Flynt 撐起的言論自由保護傘的庇護。第一修正案就是所有諧仿政治言論的背後靠山。

2004年11月1日,Larry Flynt在巴黎脫衣舞俱樂部的一個聚會上慶祝他的62歲生日。

2004年11月1日,Larry Flynt在巴黎脫衣舞俱樂部的一個聚會上慶祝他的62歲生日。攝:Stephane De Sakutin/AFP/Getty Images

受到憲法保障的牧師性愛圖

Larry Flynt 撐起的這把保護傘其實還跟電影《X戰警》的反派角色 William Stryker 上校有點關聯。

William Stryker 角色首度出現在漫畫中時他其實已經從軍中退伍,轉職成為福音派牧師。這個角色的靈感來源是美南浸信會牧師、知名電視佈道家 Jerry Falwell。Falwell 牧師在反墮胎、反同性戀、反色情文化等領域都是長期呼風喚雨的意見領袖,也因此招來 Larry Flynt 的公開挑釁。

1983年11月的《好色客》雜誌終於拿 Falwell 牧師的道德形象開刀:他們刊登了一個諧仿廣告,描繪 Falwell 牧師喝了廣告中的開胃酒之後和媽媽性交的畫面。氣沖沖的 Falwell牧師隨即以誹謗、侵犯隱私和蓄意造成情緒困擾等理由提出告訴。

該案一路直闖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以罕見的八比〇的一致意見推翻下級法院判決,認為《好色客》的諧仿受到第一修正案的保護。法院的最主要判決理由是任何理性的讀者都不會把該諧仿廣告當真,所以即便被告有蓄意造成原告情緒困擾的動機都應得到言論自由的保障。

不論 Trump 總統或是 Falwell 牧師都屬於公眾人物,對公眾人物的言行抒發自己的意見是追求真理的必要方法。沒有第一修正案的保護傘,勢必會造成寒蟬效應。

Larry Flynt在洛杉磯舉行記者會。

Larry Flynt在洛杉磯舉行記者會。攝:Steve Grayson/WireImage

封鎖討厭的網友?違憲!

1983年開始 Larry Flynt 突發奇想地開始贈閱《好色客》雜誌給美國國會五百多名議員。這個用普通牛皮紙信封裝起來的驚喜自此成為國會幕僚的最佳餘興:

資深幕僚會提醒菜鳥說辦公室會經常收到怪東西,但故意忘記提醒所謂「怪東西」其實是色情雜誌,然後興奮地等待菜鳥第一次拆郵件時的錯愕表情。也有幕僚物盡其用地打包寄送到伊拉克給正在當地服役的男友「享用」。

一度保守的國會議員還聯合起來要求國會山莊的收發室主動協調美國郵局過濾 Flynt 的色情雜誌,直接退回寄件人,不要送到議員辦公室。結果 Larry Flynt 立刻把拒寄雜誌的美國郵局告上法院,促成了1986年白紙黑字的法院判例,確認國會議員不得拒收選民的來信。

法院判決的理由是第一修正案保障美國選民參與公共事務討論的憲法權利,拒收郵件形同侵害他們的言論自由。

「憲法第一修正案不允許任何公職人員僅因和自己意見不同,就在自己所持有、用於公眾事務上的社群媒體帳號中排除任何特定人參與,使其無法加入公開的網路對話。」週三聯邦上訴法院也用類似的理由判定 Trump 的 Twitter 帳號封鎖其他用戶的做法涉及違憲。爾後 Trump 再也不能在他的 Twitter 上隨意封鎖其他用戶,因為這個動作將意味著侵害對方參與公共事務討論的憲法權利。

雖然該帳號原屬 Trump 總統私人所有,但在帳號主人進駐白宮後就多次用於代表美國政府的正式發言,甚至直接在 Twitter 上行使公權力(比如宣布開除官員),加上 Twitter 提供回文和轉貼等社群互動機能,所以法院認為該社群帳號已經構成一個公共平台。

Trump的Twitter帳號@realDonaldTrump也終於貢獻了言論自由的一大進展,讓第一修正案跨入社群網路的21世紀新疆土。

說起來 Trump 總統和 Larry Flynt 其實有許多共同特質:他們語不驚人死不休,總是無視道德界線,也各擁粉自重。事實上他們都用各自的方式在試探言論自由的界線,各自促成了言論自由的有機生長。

某種程度上來說 Trump 和 Flynt 都稱得上是第一修正案這個的超級英雄的得力助手。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特朗普 色情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