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誰撐起言論自由的保護傘:特朗普Twitter帳號與色情雜誌《好色客》

因為經常和國家公權力站在對立面,捍衛民主自由的第一線戰場總見得到色情文化的身影⋯⋯


美國聯邦上訴法院上周宣示Donald Trump總統在Twitter上任意封鎖其他用戶涉及侵害言論自由。 攝: Jaap Arriens/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美國聯邦上訴法院上周宣示Donald Trump總統在Twitter上任意封鎖其他用戶涉及侵害言論自由。 攝: Jaap Arriens/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美國聯邦上訴法院週三剛剛宣示 Donald Trump 總統在 Twitter 上任意封鎖其他用戶涉及侵害言論自由。兩百多年前寫下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的 James Madison,一定很難預料到這45個單字構成的條文可以在兩百年後如此 Cyberpunk 的新世界繼續生猛無畏地探索新疆土。更超乎他們意料的是這45個單字背後的超級英雄助手(sidekick)居然是口無遮攔的Trump,以及一本不堪入目的硬派色情雜誌——《Hustler(好色客)》。故事要從1997年的電影《The People vs. Larry Flynt(情色風暴1997)》說起⋯⋯

被審查官員攔胡的《飛越杜鵑窩》

捷克出身的《情色風暴1997》導演 Milos Forman 曾把共產黨比做他的經典傑作《One Flew Over the Cuckoo's Nest(飛越杜鵑窩)》中的極權管理精神病患的護士。有趣的是早在《飛越杜鵑窩》的製片Michael Douglas(當時正職是製片還不是演員)把原著寄給Forman之前,他的父親Kirk Douglas十年前早就嘗試過把這本書寄去捷克,要問Forman有沒有興趣拍成電影。

十年後終於在美國見到逃出鐵幕、流亡國外的Milos Forman,Kirk Douglas當面質問:「你這好樣的,當年把書寄給你,居然連打聲招呼說要拍還是不拍的基本禮貌都不懂!」

Milos Forman則回他:「你這好樣的,當年把一個捷克小伙子的世界搞到以100英里時速度天旋地轉,說要給他拍一部好萊塢電影,然後一回家就全忘了我!」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色情產業 特朗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