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逃犯條例

不合作運動惹部分市民不滿,示威人士發起道歉行動

「我們都明白我們的行動真的妨礙到市民,但我們的目的都是想政府回應。」


大學生Alan、Jason在大雨下一手撐著雨傘一手舉著自製的「官逼民反」、「對唔住阻到你 SORRY」的紙牌,默默站在入境事務大樓外無聲抗議。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大學生Alan、Jason在大雨下一手撐著雨傘一手舉著自製的「官逼民反」、「對唔住阻到你 SORRY」的紙牌,默默站在入境事務大樓外無聲抗議。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唔好意思,阻到你哋。」

今日(6月25日)早上11時開始,大約10名年輕人陸續來到位於灣仔的稅務大樓大門外,向出入大樓的市民鞠躬道歉,不停表示不好意思,妨礙你們了。早前,市民發起非暴力不合作運動,包括於6月21日和6月24日佔領稅務大樓,目的是以癱瘓政府運作的方式,向政府施壓。行動引起部分市民不滿,有示威者昨晚於網絡論壇連登(LIHKG)和telegram群組「唔好意思團」中發起呼籲,讓示威者一起到稅務大樓向市民致歉。

「做錯嘢,搞到人,梗係去道歉,一齊道歉!成班人一齊去道歉!」網民這樣呼籲。

除了向市民鞠躬道歉之外,示威者也派發印有傳單,傳單上寫有「香港現正進行緊急維修,不便之處,敬請體諒」,內容包括「撤回修例條例草案、追究警隊濫權問題、收回12/6暴動定性、撤銷示威者控罪」 4項訴求。不到半日,約400份傳單已經派完,有年輕人仍然手持宣傳紙牌,在雨中一手撐傘,一手舉牌道歉。香港今日有下雨,自下午4時15分開始發出黃色暴雨警告。

大學生 Alan、Jason在大雨下舉著自製的「官逼民反」、「對唔住阻到你 SORRY」的紙牌,默默站在入境事務大樓外。他們向端傳媒表示,今日出來道歉是因為擔心部分市民不明白他們的訴求,亦不了解政府所做的行動。他們指今次行動只是舉牌,而不主動走近市民,因為擔心有些市民可能會對此反感。

煲底檢討會過後,明白運動對市民有影響

6月21日,示威者曾突襲包圍灣仔警察總部和佔領稅務大樓,到了24日,再有示威者發起「6.24接放工」行動,100多名示威者佔領稅務大樓,只留下一個出入口,並表示市民「只許出,不許入」。期間有市民不滿,和示威者發生推撞。昨日行動過後,示威者們曾一起到立法會示威區開檢討會。

正在讀大學的陳先生一直有參與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運動。他對端傳媒表示,自己在24日加入「唔好意思團」的telegram並參與了24日的佔領稅務大樓行動。到了晚上,他和100多名示威者一起到立法會示威區參與檢討大會之後,察覺到他們有何不足並希望對昨日曾被運動影響的人致歉,於是今日自己來到稅務大樓。

陳先生指,經過昨日在立法會煲底下約100多人參與的檢討大會後,察覺到他們有何不足,並希望對昨日曾被運動影響的人致歉。
陳先生指,經過昨日在立法會煲底下約100多人參與的檢討大會後,察覺到他們有何不足,並希望對昨日曾被運動影響的人致歉。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陳先生向端傳媒表示,「唔好意思團」群組內大約有300人,協調方法是在眾人提出意見後再歸納,隨後用telegram群組的投票功能,決定行動。他認為,這種「沒大台、沒領袖」的社運方式是一種進步,因為人人都可以表達意見,但同時亦要相信群眾的智慧;但他同時強調,群組內人數眾多,始終需要少數人作主導,否則就會人多口雜、意見紛亂。

市民Clara同樣參與了昨日佔領稅務大樓的不合作運動,她對端傳媒表示,自己昨晚跟隨大隊到立法會示威區進行檢討反思,明白運動對部份市民構成不必要的麻煩。很快,有人在telegram群組內有人發起道歉行動,Clara作出響應支持,今早11時半到達稅務大樓外向市民派發傳單及作出致歉。

「我們都明白我們的行動真的妨礙到市民,但我們的目的都是想政府回應。」Clara表示。

除了向市民道歉,「唔好意思團」亦準備了約400份的傳單向市民派發。Clara指傳單是先由文宣組負責設計,之後再交由其他志願人士印刷及派發,而今次行動傳單由文宣設計至印刷時間相當緊湊,其分工及協調主要由telegram群組內眾人的分工負責。

市民態度不一

今日稅務大樓的現場,除了年輕人外,也有中年人。

62歲的Leo從事服裝行業,平日沒有使用telegram,他亦笑言,連登不會接受他這樣的「老人家」,今日參與「唔好意思」行動是響應朋友在Facebook的號召。Leo今日一早到達現場,協助在場的年輕人派發傳單,派發完畢後也沒有離去,「起碼有個年紀大一點的人在支持年輕人」。

Leo認為,年輕人的不合作運動只是想向政府表態,造成不便也只是「一日半日」,可以諒解,他亦希望,當年輕人參與社會運動時,有更多年長人士可以在場支持、保護年輕人,「年紀大的爸爸媽媽站得更前,是不希望後面的人有事。我們都是為了保護年青人才走出來。」

有路過的途人跟參與者理論,參與者向他們道歉,並解釋抗爭行動的目的和原因。
有路過的途人跟參與者理論,參與者向他們道歉,並解釋抗爭行動的目的和原因。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現場不少出入大樓的市民大多支持年輕人的行動,有市民為年輕人送上寶礦力、消毒紙巾等。也有市民接受其他傳媒訪問時表示,年輕人無需道歉,因為他們沒有錯。

不過,在「唔好意思」行動期間,一女士離開大樓時大聲斥責年輕人,大叫「你們影響到我們的human right」,惹起眾人圍觀。該女士自稱由中國移民過來,曾經歷過文化大革命,她形容自己是中立沒有立場,但在場的「唔好意思團」成員阻礙到她的正常生活。三名年輕示威者未有反駁,只是不斷道歉及重申他們今日的行動只為表達歉意。有旁觀的市民則為道歉的成員抱不平,大叫「你不應該罵學生」,「欺負小朋友」等。

G20前夕,運動持續

選舉管理委員會原定今晚(25日)於鰂魚涌就區議會選舉舉辦公眾諮詢大會,有網民原本打算出席諮詢大會,表達意見。下午2時,選舉管理委員會以「基於公眾安全和保安考慮」為由取消原定的公眾諮詢會。

2019年二十國集團(G20)峰會將於6月28、29日在日本大阪舉行,其間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國家主席習近平之間的會晤備受觸目,不過,中國外交部部長助理張軍則指香港事務屬中國內政,G20峰會期間不會容許討論香港問題。有網民於連登、telegram等平台發起眾籌,希望籌集資金,於國際媒體上刊登廣告,呼籲國際關注《逃犯條例》修訂等。該眾籌截至下午3時左右,籌得548萬港元。

而明日(26日),民陣將於晚上發起「G20 Free Hong Kong集會」。另外,亦有網民呼籲,明早9時開始,前往G20峰會的與會國家的香港領事館請願,要求「G20就香港現況向中國施壓。

香港 逃犯條例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