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逃犯條例

警務處長盧偉聰:現場有暴動,不等於說整個公眾活動是暴動

警方目前一共拘捕32人,包括:15名示威者,涉及暴動及暴力罪行,當中有5人與暴動有關;在活動周邊則拘捕17人,涉及未能出示身份證及遊蕩罪等。


2019年6月17日,盧偉聰於警察總部會見傳媒。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6月17日,盧偉聰於警察總部會見傳媒。 攝:陳焯煇/端傳媒

香港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示威仍然持續,警方應對手法備受猛烈批評,包括發射約150枚催淚彈、20發布袋彈及數發橡膠子彈,被指清場期間使用過度武力攻擊示威者和傳媒人士;上周警務處長盧偉聰甚至以暴動罪拘捕部份示威者,並將事情定性為暴動。市民針對政府的訴求亦由當初只是撤回修例,增加至撤回暴動定性及追究警方責任。

盧偉聰突然於今晚9時15分在警察總部見記者,終延至9點18分才開始,過程持續23分鐘。盧偉聰表示,坊間對其暴動的說法有「誤解」及「有不少意見」,故現身「澄清」。他表示,有人以磚頭、鐵枝、鐵馬等衝擊警方,導致警方要驅散人群與平息暴亂,當日所指的是某部份示威者干犯暴動罪行,他強調和平示威者,毋須擔心會觸犯暴動罪行,「立會現場有暴動,不等於說整個公眾活動是暴動」。

他表示,現時已拘捕涉及15名示威者,涉及暴動及暴力罪行,當中有5人涉嫌與暴動有關;在活動周邊地方則拘捕17人,涉及其他罪行,包括未能出示身份證及遊蕩罪等。盧偉聰又指,「暴動罪門檻非常高」,會盡快與律政司檢視證據,諮詢其意見才能決定是否檢控。

不過,根據目前香港法律規定,「暴動」罪定義為:「如任何參與憑藉第18(1)條被定為非法集結的集結的人破壞社會安寧,該集結即屬暴動,而集結的人即屬集結暴動。」

對於盧偉聰的發言,民陣發聲明指出:盧偉聰意圖將示威者分化為「暴動的五人」以及「其他示威者」,民陣絕對不接受。而立法會議員鄺俊宇也發聲明回應指,他在612事件後亦收到醫護人員及在醫院被捕者求助,他們均感到壓力及認為警方過度濫權,包括侵犯病人私隱;他認為盧應立即就事件代表警方向市民向記者道歉,並收回定性暴動的決定。

當值指揮官按專業判斷開槍

記者會上,多名記者提問盧偉聰,針對6月12日的示威活動是否定性為暴動,當時是否使用不必要的武力等。盧偉聰連番表示,「暴動」是指以暴力衝擊警方防線,包括用磚頭、鐵枝、鐵馬或者其他雜物,「當然我說是暴動,不代表其他所有參與這個公眾活動的人,而又沒有使用武力的,他們是不用擔心會干犯暴動罪。」

至於武力程度方面,盧偉聰回應,使用武力是有嚴格指引及嚴謹訓練,是當時受到的暴力及威脅才使用,「你說的多還是少就要視乎當時情況」,強調「在製造安全距離及暴動停止後就會停止使用武力。」

記者追問,使用橡膠子彈等武器是否過份武力,他說,是由當時指揮官根據其專業判斷,當時受到什麼威脅而決定。

不同意「用薄弱人手吸引衝擊」

6月12日約下午三時許,警民雙方開始爆發衝突,記者質疑警察曾一度退守或減少佈防的原因。盧偉聰表示,每次部署是跟隨之前的風險評估,但臨時很多變化,當日早上8點半突然有人群「四方八面」出現霸佔街道,只能盡力用已部署的人手作防守,「不同意用薄弱人手吸引人衝擊」的說法。

盧偉聰表示,當日全日在指揮中心中監控及調配,但沒有在三點時故意撤走警力,反指如收到情報知道有衝擊就會加強人手,但對於是否撤走佈防,他說「無無無,唔記得有咁嘅事。」

但翻查上周四(13日)的警方記者會,盧偉聰當時表示,直到下午三點多,有多批示威者在不同地點衝擊警方防線,而在立法會的防線有示威者向警方投擲磚頭、鐵枝、木板和鐵馬等物件,警方為保護自己和立法會大樓內工作人員的人生安全,以及維持立法會運作,才發起武力驅散行動。

盧偉聰是警隊的一哥,被問到會否為前線指揮官的決定負責,以及會否向示威者道歉,他說,決定是由指揮官根據現場決定,但承認事無大小警隊事務都是由他負責。他又指,警方每次在行動後會檢討,若有人不滿警方行為,可以向警察投訴課及監警會投訴。

盧偉聰對上一次公開露面已是上述幾日前的記者會,被問到今晚澄清,是否與行政會議成員表示「學生不是暴徒」有關,盧偉聰否認相關說法,「看到好多報導對暴動的說法,發現有好多人仍然誤解才出來澄清。」現場記者即時以「上周已經有報道」追問,盧則一度語塞,未有再作回應。

醫管局爭議

6月12日警民衝突過後,有部分示威者在醫院留醫時被拘捕。根據立場新聞報導,至少有三名示威者在醫院被拘捕,其中包括右眼受傷的一名男教師。而在13日,盧偉聰在記者會上亦承認,警方曾經在公立醫院內拘捕求診及正接受治療的示威者,並反問若然醫院有黑社會,會否不拘捕。

目前在香港公立醫院急症室,通常設有常駐警員。不過多個醫學界組織在14日發表聲明稱,警方於「公院內作出拘捕,與慣常做法有異,便衣探員遊走醫院範圍,不但有機會侵犯病人私隱,引起醫患之間猜疑。」

17日下午,立法會醫學界功能界別議員陳沛然召開記者會透露,有醫生發現,警方於醫管局的相關記錄系統中一向有專用介面,無需登入便可隨意查閱醫管局的病人資料。陳就獲得醫管局的警方介面紀錄,當中清晰列出6月12日至6月13日在立法會外大型集會的受傷到醫院求診的詳細資料。

不過,醫管局很快回覆指出,醫管局的相關紀錄系統並沒有與外界聯通,但該系統附有「列印模式」,可根據不同情況為「警察」、「援助」等不同持份者列印信息。醫管局強調,「就6月12日示威事件,醫管局並沒有將任何病人資料交予警方。」

在17日晚上的記者會上,有記者提問目前被拘捕人士中,有多少是在醫院拘捕?盧偉聰沒有正面回答此問題。他指出公立醫院確實設有警察崗位,亦配備電腦,但警察電腦並沒有和醫管局電腦聯通,「關於醫管局系統的問題就要問醫管局方面。」

香港政治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