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 六四·三十年 深度

藝術家、鼓手、火炬手,六四維園燭光晚會的二三事

在這寬廣的維園足球場,人們每一年如候鳥般準時赴約,他們為何而來,又希望將自己的感情和力量帶往何處?


 攝:陳朗熹/端傳媒
攝:陳朗熹/端傳媒

2019年6月4日,香港陣雨,六四天安門事件踏入三十週年。每年此時,支聯會都會在維園舉行燭光悼念集會,今年集會人數創下雨傘運動後新高,據支聯會數字,人數高達18萬。

在黑夜,人們席地而坐,燃起點點燭光,聆聽親歷者分享,合唱自由之歌,個人的記憶匯聚成河,綿延不足。除集會者以外,也有人走得更前,每年前來協助組織、參與演出。

在這寬廣的維園足球場,人們每一年如候鳥般準時赴約,他們為何而來,又希望將自己的感情和力量帶往何處?我們在集會前採訪了幾名參與者,他們是設計六四紀念作品的藝術家,是台上奮力演奏的鼓手,還有台下盡職護送的火炬手。

製作:黃靖凝、Stanley Leung

6月4日下午,50歲的藝術家陳嘉興,正踩著他設計的畫有傷者的六四三輪車,在綠色足球場上轉圈。一旁不斷有市民圍過來,希望與他合影。他的三輪車上寫著:「沉冤未雪,我們都是見證人。」

6時許,31歲的鼓手李澤民阿Gil在晚會台上,與樂隊其他成員一齊,奏起了《黑色信封》。這是大陸獨立歌手李志的歌曲。

「他說這世界是不是我們的,我應該穿什麼吃什麼」

「如果沒有人看著我,那該多快樂」

「他說這世界不該是我們的,爸爸和媽媽也不該有的」

「我可是個男人為什麼打不起精神」

這是Gil來維園晚會演奏的第七年。Gil說自己「驚到死」,這幾年都不敢回大陸,擔心因為在六四晚會的表演,而被抓起來,嚇到同行的朋友。父親叫他不要再做,不過父親其實年年六四都會來維園,來聽他的表演。

「我從來沒有堅持一件事,(堅持)這麼久。」Gil 說。

晚上八點鐘,晚會開始了。支聯會成員以及兩名年輕人一齊,緩緩走到仿做的人民紀念碑前鮮花,然後點燃火炬。54歲的王志強現在是支聯會常委,他為燭光集會做了三十年義工,最初是糾察隊,從1982年開始負責護送火炬,保證集會現場不會因使用明火而引發安全問題。

三十年來,王志強每一年都來維園,為集會的義務工作奔波。他說如果晚會還要再做三十年,那麼他必定再來三十年。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影像 六四3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