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高霈寧:自由主義的黃昏——從美國反墮胎法案到文明衝突論

儘管保守主義正在不斷向現有的自由主義秩序發起挑戰,但是連保守主義本身也是自由主義的產物。所以,毋寧說是自由主義為自己培養了掘墓人。


2019年5月15日,阿拉巴馬州州長凱伊正式簽署了被稱為全美最嚴的反墮胎法案,幫助墮胎的醫生還可能被判最高長達99年的監禁。 攝:Robyn Beck/AFP/Getty Images
2019年5月15日,阿拉巴馬州州長凱伊正式簽署了被稱為全美最嚴的反墮胎法案,幫助墮胎的醫生還可能被判最高長達99年的監禁。 攝:Robyn Beck/AFP/Getty Images

5月15日,美國阿拉巴馬州州長凱伊正式簽署了被稱為全美最嚴的反墮胎法案。這項法案規定,只要胚胎沒有出現致命畸形,或者孕婦沒有因為妊娠而具有生命危險,則禁止在孕期的任何階段實施墮胎。即使女性是因強姦或者亂倫而受孕的情況也不例外。不僅如此,幫助墮胎的醫生還可能被判最高長達99年的監禁。

這項法案的通過在全美立刻掀起了軒然大波。女權主義者認為這是對人權的公然踐踏,因為它剝奪了女性支配自己身體的權利。支持墮胎的團體「東南計劃生育聯合會」(Planned Parenthood Southeast)則公開表示,一旦該法案生效,就會將凱伊州長告上法庭。

在一般中國人的眼裏,關於墮胎問題可能用不着如此上綱上線。但是如果考慮到超過七成的美國人口信仰基督教這個事實(根據皮尤研究中心的調查,2014年有71%的美國人聲稱自己是基督徒),那麼墮胎問題在美國所引起的巨大爭議就不難理解了。《聖經》認為,胎兒的生命是由上帝給予的,所以沒有人有權利剝奪胎兒的生命——墮胎就等於謀殺。但是從人權的角度而言,墮胎權利乃是孕婦的自由,因為這密切關係到女性的身體健康和生活幸福,政府無權以法律的形式加以剝奪。

美國社會圍繞着墮胎問題已經展開了40多年的爭論,其意義已經遠遠超出了社會學的範疇。本文將以美國人在墮胎立場上的轉變為切入點,以期管窺美國今天在內政和外交領域的保守主義轉向,並更清楚地揭示自由主義的世界正面臨着怎樣的危機。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高霈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