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專訪

兩度被捕後、菲律賓媒體人雷薩來港開講:數碼威權下如何營運獨立新媒體?

社交媒體助她創辦的 Rappler 突圍創新,也造就了民粹狂人勝選當道。她說,抵制新媒體技術並不是答案。


雷薩(Maria Ressa)早前獲選為《時代》雜誌2019年百大風雲人物之一,被嘉許為「真相守護者」,表揚她無懼政權打壓,揭露不義、紀錄真相的貢獻。 攝:林振東/端傳媒
雷薩(Maria Ressa)早前獲選為《時代》雜誌2019年百大風雲人物之一,被嘉許為「真相守護者」,表揚她無懼政權打壓,揭露不義、紀錄真相的貢獻。 攝:林振東/端傳媒

菲律賓獨立媒體 Rappler 創辦人雷薩(Maria Ressa)早前獲選為《時代》雜誌2019年百大風雲人物之一,其嘉許詞由前美國國務卿奧爾布賴特(Madeleine Albright) 執筆,以「真相守護者」為題,表揚她無懼政權打壓,揭露不義、紀錄真相的貢獻。去年底,她更獲頒頂尖的「奈特國際新聞獎」(Knight International Journalism Award)。然而,上週五於香港外國記者會出席座談期間,言及這些榮譽,她只雲淡風輕地半笑著說:「對我來說,2018是管理憤怒的一年。」

作為 Rappler 執行總編輯,雷薩及其團隊目前被菲律賓當局控以「逃稅」及「網絡誹謗」等多項罪名,於今年2月和3月兩度被捕,一共保釋了8次,團隊亦持續面對來自政府與「愛國網民」的滋擾與恫嚇。「你能想像每項控罪的保釋金額都不一樣嗎?」她在座談上表示,為了從菲律賓來港做講座,她多番奔波:「我們一共付了300萬披索的保釋金———就只為了來這裡。」

「最壞情況,我可以坐近一個世紀的牢。」這些罪名廣被外界視為杜特地政權針 Rappler 報導菲律賓「反毒戰」暴政的秋後算帳,不過,雷薩表示,來自政府的檢控亦促成了「菲律賓史上最大型的眾籌運動」,再加上她原來為新項目調撥的開支,Rappler 共75人的工作團隊得以繼續維持日常工作。她坦言,躍身為國際名人不是其意願,惟樂見外界更關注杜特地治下的實況,建立更多對抗專權的盟友。她說,如果能選擇,「寧以所有獎項,換一個運作得宜的民主制度。」

2019年3月29日,菲律賓新聞網站 Rappler 執行編輯雷薩(Maria Ressa)從外地返抵馬尼拉國際機場,隨即被警方拘捕。其後保釋後在法院外向攝影師揮手致意。
2019年3月29日,菲律賓新聞網站 Rappler 執行編輯雷薩(Maria Ressa)從外地返抵馬尼拉國際機場,隨即被警方拘捕。其後保釋後在法院外向攝影師揮手致意。攝:Maria Tan/AFP/Getty Images

5月13日,菲律賓剛剛舉行了中期選舉,非正式結果顯示八名參選參議院的反對聯盟成員全軍盡墨,意味杜特地政權將完全免於國會制衡,他將有機會恢復死刑、甚至修憲令自己得以再次競逐連任總統。回顧菲律賓近代史,對上一次參議院完全失守的往績,已經要追溯至1938年、即上世紀美國殖民的時期。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香港政治 菲律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