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BT 深度

一個北京同志的80年,「是那種人,我就要過那種人的生活」

這輩子,他有過三個正經男友。因為喜歡男人,丟了老師的工作,被勞教數年。出來後,他形成了低頭走道的習慣。他始終記得,母親臨終前,他想握住她的手,卻被使勁甩開。


寧國風綽號「巴黎小姐」,是北京同志圈的知名人物。 攝:鄒璧宇/端傳媒
寧國風綽號「巴黎小姐」,是北京同志圈的知名人物。 攝:鄒璧宇/端傳媒

1

「上小學起,我就感到,我是男兒身,女兒心。」

寧國風已經記不清,那一幕發生在九十年代末的哪一天,但肯定是在北京牡丹園公園。「撞上警察巡邏,他問我是不是『兔子』?我說我是1939年出生的,怎麼會是『兔子』?」說到這裏,鼻子上插着管的他露出了一絲促狹的笑容,「我跟他裝孫子,他罵了句『老油子』。」(編註:兔子是對同性戀的歧稱,寧國風假裝不懂,當作生肖談論。

今年三月,80歲的他躺在距離西單不遠的老式綜合醫院裏,病房不大,周圍忙碌的護工和哼哼唧唧的病人都沒注意他在說什麼。即便聽到了,也未必能聽懂:

「現在公園還是能碰上警察。有的說,沒事逮逮兔子解悶。有的會指着我們罵:好人不當,偏要當鬼。」

雖患腦梗,那些揮之不去的記憶仍在腦海中穿梭無阻。除了「兔子」,作為同性戀,他們還曾被恥笑為「人妖」、「尤物」、「二尾子」,「還有流氓——我最恨這個詞。」提起它,寧國風一臉忿忿,夾雜劇烈的咳嗽。

他是北京同志圈的知名人物,綽號「巴黎小姐」。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中國同志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