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韓流」點燃遙控器戰爭:韓國瑜新聞時數實測分析

韓國瑜成為媒體寵兒,讓中天電視台被戲稱為「韓天電視台」,引發正反雙方搶奪公共場合電視遙控器的戰爭。究竟各大電視台報導韓國瑜的時數有多長?中天電視台如何回應相關批評?


2019年4月22日,高雄市長韓國瑜出席歐洲商會餐會,傳媒等待聯訪。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4月22日,高雄市長韓國瑜出席歐洲商會餐會,傳媒等待聯訪。 攝:陳焯煇/端傳媒

高雄市長韓國瑜的人氣與討論熱度,並未隨2018年地方選舉落幕而消退。毫無疑問地,即便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已高調宣布參選,但在2019年上半年,韓國瑜仍是台灣政壇的頭號流量明星。滾滾「韓流」所及,捲出了一場「遙控器戰爭」:部分觀眾不滿電視台大量製播韓國瑜新聞,不但有人指控「小吃店疑似收錢才把電視鎖頻在報導韓國瑜的電視台」更發起「新聞頻道轉台運動」,爭議所及,讓NCC(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首度以「報導不實」為由,對特定電視台開罰。台大、政大等校學生更串連籌組「青年抵制假新聞陣線」,堪稱「韓流」的外溢效應。

這場遙控器戰爭的爭議核心,正是遭NCC開罰、被網友戲稱為「韓天電視台」的中天電視台。但,到底中天製播韓國瑜相關新聞的比例跟其他新聞台相較起來有多高?而從中天新聞播報韓國瑜的型態中,又透露了什麼樣的與眾不同之處?此外,中天大篇幅報導韓國瑜究竟是出於逆勢而為的「造神」之舉,還是其實能夠以收視率的市場因素來予以證成其合理性?

對此,《端傳媒》取得中天、TVBS、東森、三立、民視與壹電視等六家電視台,以3月16日的立委補選日為基準點,回推十日,每一天午間新聞(12-13)與晚間新聞(18-19)共2小時的播報紀錄,經過人工檢視編碼,以數據來討論「韓國瑜電視台」的爭議從何而來。本系列報導共有兩篇,本篇為電視台播報韓國瑜新聞的時數實測分析,下篇為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與各電視台專訪,深入解析「韓國瑜電視台」樣貌。

資料編碼方法如下:紀錄者以畫面鏡框上的新聞標題與時間作為依據,新聞則數的計算方式則不以完整的電視新聞帶為限,對於一般觀看電視的受眾而言,即使只有主播口頭陳述的播報或是缺乏完整現場畫面的快訊,仍然都是在接收一則新聞資訊,因此無論新聞類型、長短,全都計入該節新聞則數計算。至於韓國瑜新聞的判別方式則限縮在與韓切身相關的主題,或是有韓本人受訪才予以計入。因此包括韓國瑜妻子李佳芬、或是女兒韓冰的新聞,又或是討論韓流或是選舉造勢場合的花絮新聞都不包含在內。

2019年1月25日,台灣高雄市長韓國瑜參加「與雄同行」城市短片行銷大賽,特地戴上財神爺帽,希望大家參賽透過影片行銷高雄,讓高雄發大財。
2019年1月25日,台灣高雄市長韓國瑜參加「與雄同行」城市短片行銷大賽,特地戴上財神爺帽,希望大家參賽透過影片行銷高雄,讓高雄發大財。圖:Imagine China

午間新聞數據分析:韓國瑜是固定主菜

首先,在這10天之內,各台午間時段累計報導最多則新聞的是東森,一共有291則,最少的是民視,只有224則,中天則是次少的264則,其餘三台都在285則上下。

為何在相同的時間內,新聞則數竟可以有數十餘則的落差?因為新聞台普遍會為了追求更快速的新聞節奏感,在完整的電視新聞帶(SOT)之間,會穿插進配有標題、畫面的快訊插播,或甚至只有標題直接由主播口述播報,就會使得單節新聞總則數水漲船高。

在這10天內,中天總共播出了102則政治新聞,其中韓國瑜的新聞就高達80則。民視在政治新聞播報數量居次,但卻只有63則,與韓國瑜相關的新聞只有17則。其餘四台的政治新聞數量大約都在50則上下,而與韓國瑜的新聞數量方面,東森21則、TVBS與壹電視19則,三立則只有12則。

依據每一天的新聞播報比例而論,中天午間時段播報韓國瑜相關的新聞約莫在25%~37.5%之間上下浮動,相較於其他各台已經多出許多。不同於中天採取「高政治、高韓國瑜」的製播方針,多數新聞台的編排思維多半是以社會新聞為重,政治新聞的比例大約只有五分之一弱,而單一時段韓國瑜相關的新聞再怎麼多,也不會超過4則。

在這當中,中天顯得與眾不同,可以在同一時段製播10則韓國瑜相關的新聞。3月6日午間時段更是一連推出了6則韓國瑜相關的新聞,總長超過10分鐘。

不過,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即便撇開特別關注韓國瑜的中天新聞台不論,韓國瑜仍可說是各台都會出現的「固定主菜」,在各台政治新聞比例都不算高的情況下,東森每天都至少有1則韓國瑜新聞,其餘4台在10天內也是天天播送韓國瑜新聞,各自只有2天掛零。以比例來看,中天以外各新聞台,也幾乎每天讓「韓國瑜」佔據3分之1到一半左右的政治新聞則數。

晚間新聞數據分析:政治新聞略減,無損韓國瑜版面

再轉到晚間時段來看。就累積總新聞則數而言,TVBS、東森與三立大多在280則上下,中天亦有270則,至於民視與壹電視都不到230則。觀察午、晚兩時段,其中一個很大的區別是,除了三立與民視之外,各台晚間時段的政治新聞多大幅增加。

民視晚間新聞一共有66則政治新聞,算是與午間時段維持平盤;三立則是從午間的52則減少到31則,無法確定是否有其他的製播考量,如可能刻意區別政治新聞的晚間時段。至於民視與三立的韓國瑜新聞量,依舊是六台之中倒數兩名:民視20則、三立11則。而這樣的差異,除了是基於新聞判斷之外,也可能體現了各自的政治價值光譜。

政治新聞數量而言,依舊是由中天居首,則數比午間新聞增加將近一倍,高達182則,其中韓國瑜的新聞就佔了145則。雖然與韓國瑜在「午間新聞(政治類)」的比例相差不多,都將近有八成,但就總新聞佔比與時數來計算已遠遠超過其他各台,也比中天自家的午間時段來得更多。

若看看其他電視台,政治新聞則數相對較少,政治新聞總量居次的東森是89則、壹電視74則,TVBS有63則。再以韓國瑜新聞的佔比來看,東森從午間的21則增加至54則,TVBS和壹電視則各自從午間時段的19則小幅成長到35則與30則。雖然東森晚間時段報導韓國瑜的新聞數量,雖然仍不及中天的午間時段,但平均下來一天也有超過5則,確實已經高於其他台甚多,而TVBS則是有2天單日韓國瑜新聞量達到6則之譜。

在這10天之內,中天晚間時段最少都有12則韓國瑜相關新聞,又幾乎每一天韓國瑜新聞佔比都在5成以上。而在補選前一天,韓國瑜新聞量更是突破天際般衝到了18則,該節新聞也不過一共24則新聞,其中韓國瑜就佔了4分之3,確實可說是特別著重他的新聞。

此外,因著晚間時段韓國瑜新聞佔比大幅跳升,所以幾乎每天晚上都會上演連播6則以上韓國瑜新聞的橋段。又若放寬標準,把非以韓國瑜為主但與他高度相關的新聞,如李佳芬、韓冰,或是先前傳出中國有意贈送高雄貓熊的新聞,都一併納入在內的話,10天內有5天出現連播8則的情形,14日更是出現先連播9則之後,再接著連播5則,頻率著實密集。

換言之,若一般市民剛好在外用餐,很可能自入座開始、低頭認真吃飯10分鐘過後,抬頭準備結帳,看到的依然是韓國瑜新聞,形同電視台播放的是一部韓國瑜的帶狀節目。

收視率造就韓國瑜真人秀?

大家疑問的是,這樣的播放方式,真的有人愛看嗎?

以艾傑比尼爾森(AGB Nielson)同樣期間的收視率調查數據來看,除了3月10日12點半以前,TVBS還能以0.2左右的收視率差距勝過中天之外,其餘時段不分午晚,皆由中天搶佔鰲頭。又若以午間12-14與晚間18-20共四小時的平均收視率計算,也只有中天能夠維持在1以上。其中在3月6日晚間7點達到2.09,3月15日晚間7點15更是飆到2.15,這樣的成績毫無懸念地以將近1個百分點碾壓其他各台。

由此來看,雖很難證明直接因果關係,但大量播報韓國瑜新聞的中天在這段時間內,中天電視台同時也獲得了極佳的市場肯定。不過,除了中天以外,韓國瑜對於其他各台的效益就並未特別顯著,即便多報一點,也未必能夠直接反應在收視率上。以東森為例,在這10天之內報導韓國瑜的數量僅次於中天,但就收視率的表現來看,不僅未能贏過以往的收視率常勝軍TVBS,甚至也較幾乎不報韓的三立遜色。

電視台確實會依據收視率決定播出內容,另一方面也會為了迎合特定政治立場的觀眾,強化某方面的議題設定,因而帶來收視率,「這已經分不清什麼是因、什麼是果了。」

台大新聞所教授林照真

長年研究電視收視率的台大新聞所教授林照真指出,因收視率調查方法的限制,長年以來,台灣的收視率與真實情形的誤差,約在正負1.2百分比左右。也就是說,在台灣電視台「百家爭鳴」的狀況下,收視率時常不超過1,遠小於2.4的誤差範圍,這樣的數字在統計上並無參考價值。

即便如此,對電視台與廣告主來說,收視率依然提供了參考的基準,「收視率跟廣告獲利已經綁在一起,所以才會逼得所有的電視台一直追求收視率,」林照真說。

所以,中天真是因為韓國瑜的內容帶來收視率,而不斷放送相關新聞嗎?

林照真分析,電視台確實會依據收視率決定播出內容,另一方面也會為了迎合特定政治立場的觀眾,強化某方面的議題設定,因而帶來收視率,「這已經分不清什麼是因、什麼是果了。」如今大多數電視台製播都以收視率為依歸,而非依照電視新聞的專業標準來製作新聞內容,因此,觀眾的政治取向也大大影響了電視台製播的內容。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電視台就更去播韓國瑜的新聞,而韓國瑜又跟電視台的政治立場相同,所以就會造成韓國瑜的新聞不斷在電視出現;這對韓國瑜本身也會產生一些很微妙的影響。所以這些就是電視台、收視率,還有整個政治影響力,通通都會裡面一起發酵。」林照真總結道。

簡言之,中天和他台相比,確實播報了更多的韓國瑜,而晚間的播報量又比午間多出將近一倍,這樣的製播選擇或許、有可能也為中天打下他台難以比肩的收視率佳績。然而中天對韓國瑜慧眼獨具的「忘情」報導,或許讓部分支持者看得欲罷不能,但也讓社會產生了不同的「過敏反應」。

中天新聞正播放有關韓國瑜的新聞。

中天新聞正播放有關韓國瑜的新聞。圖:中天新聞影片截圖

遙控器戰爭:從小吃店燒進校園

早在2018年底大選前,便傳出全台多處商家有「鎖定特定新聞頻道、且無法轉台」之現象,更有人指出,承包商以500元為代價,要求店家在營業時間僅能收看特定電視頻道。日前,有網友發起「新聞頻道轉台運動」,號召公民協助調查全台商家鎖頻情形,而公平會也允諾將會立案調查。

一位民報專欄作者去年選後率先提及,疑似有小吃店每月收受資助,將店內電視鎖定在「中X新聞」,他雖寫得言之鑿鑿,並指陳背後有集團操控,但卻未在文中提出更進一步的具體事證。於是此一傳聞到頭來,就像一則都市傳說,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信者擔憂其對民主發展造成嚴重不良影響,不信者則斥為恣意販賣恐懼的陰謀論再起。

即便「小吃店電視鎖頻」之說表面上看來完全不符經濟效益,但當媒體成天都在報導韓國瑜的新聞,且部分內容僅僅是韓國瑜的貼身行程、生活習慣、學思歷程等內容,往往公共性不足。因此,對韓國瑜心生厭倦之觀眾,自然就很容易質疑:是否存在著有心人士企圖利用一般社會大眾「吃飯配電視」的習慣,要求店家鎖定單一新聞頻道的可能性?萬一真的如此,前去用餐的民眾未多加省察,很容易就會不自覺地落入該新聞台設定好的議題框架,依此建構起對於新聞事件與特定人物的既定認知。

於是,「韓國瑜電視台」的爭議逐漸延燒,不只出現在小吃店,也在大學校園延燒。

三月中,一名台大學生在臉書社團發起「學生會應積極要求校內各餐廳,不得以餐廳電視機播放中天新聞台」投票活動,聲稱若提案超過千人支持,將會正式發起公投提案。投票活動在三天內迅速獲得超過4000名學生支持,結果顯示:學生最希望可以改看Netflix,其次是Fox體育台和公視。經台大學生會與校方協調後,校內八間餐廳須將電視遙控器放置於明顯處,讓同學可自由轉台。

同時,政大學生餐廳「憩賢樓」也發生了「爭奪遙控器」的戰爭。一名經常出現在校園中的李姓校友,多次將原先播放公視的餐廳電視轉為中天後離去,引發收視學生的不滿,遂於臉書社團貼文呼籲:「如果同學們不想看中天,請協助注意憩賢樓電視的情況,並主動要求轉台,不要連遙控器都搶輸,競爭力拿出來啊大家!!!」

該名校友因轉台行為而與學生發生爭執,並表示:「要讓我不能轉台可以,請憩閒樓貼公告我就不轉台」。而後餐廳先是發出公告,表示「因訊號源故障,電視暫停使用」,幾周後才又恢復運作,且公告「本電視提供與學生觀看使用,預設頻道為『公共電視』。若同時間有不同選擇無法達成協議,則回歸於預設頻道,不得有異議」,爭奪遙控器事件總算落幕。

隨著轉台運動愈演愈烈,成立於2012年、致力參與各種社會運動和倡議的異議性社團「政大野火陣線」,也在三月底發起「野轉台」活動,邀請政大學生蒐集校園周邊店家電視台播送情況,日後將會製成地圖,供學生參考。

學生自主發起的「轉台運動」引起多方關注,從一開始幾名學生在臉書社團的呼籲抵制,如今演變為超過50所大專院校、100多個學生團體共同串聯,加入由台大、政大學生會及政大野火陣線成立的「青年抵制假新聞陣線」,號召各校學生在校園中發起「轉台運動」,期盼媒體善盡查證責任、力求報導多元均等。

台大學生會長吳奕柔指出,未來「青年抵制假新聞陣線」將在各校進行「抵制假新聞小蜜蜂」行動,針對不實資訊及媒體現況進行實體宣講,希望藉此提升民眾與學生的媒體素養,「認知媒體背後的中國因素。」

乘著這股對韓國瑜新聞的質疑浪潮,「新聞頻道轉台運動」也同時誕生。雖然團隊隱身在粉絲頁後,不願露面接受任何媒體訪問,但他們卻成功號召到一批同志加入行動,針對各地小吃店電視究竟是否存在鎖頻情況展開調查,他們也鼓勵參與者主動詢問店家能否轉台,並詳細紀錄店家的反應與結果,再透過Google表單回報彙整資料,俾使團隊最後能建置出一份「新聞頻道地圖」。自3月30日地圖公布以來到4月13日為止,已經累積了2,068筆資料,瀏覽地圖次數則突破了16萬次。

地圖上線之後,他們隨即也發布一份調查報告。裡頭提到,當初取得的1,367份資料中,店家播放頻道前四名分別為TVBS、中天、東森和中視,合計竟然高達90%。他們想要質問的是,當這四家他們稱為「傳統上被定義為『統媒』」的新聞台,幾乎完全佔據了全台的小吃店、公共場所時,「這是正常現象嗎?」

另一方面,他們在報告中也毫不避諱地承認,調查本身確實存在缺陷,前述4台的比例會這麼高,當然也跟運動出發點就是要去試圖探究「頻道失衡」的狀況有關,等同是立意抽樣。不過他們強調,運動能夠獲得不小的迴響,其實就是反映了部分台灣民眾的集體焦慮。

不過對他們來說,運動的目標本來就不是僅止於統計調查,而是「期待透過參與者的調查行動,激發民眾對新聞媒體的自由選擇意識,以『要求轉台』作為社會運動的實踐形式,奪回民眾本身的自由閱聽權。」因此,在他們看來,前述問題的答案,也亟需社會科學研究者繼續接力,展開調查。

2019年4月22日,高雄市長韓國瑜出席歐洲商會餐會,傳媒正拍攝他的演講。

2019年4月22日,高雄市長韓國瑜出席歐洲商會餐會,傳媒正拍攝他的演講。攝:陳焯煇/端傳媒

「轉台運動」公信力不足,店家喊冤

但,運動畢竟缺少資料檢核機制,不只資料的可信度要打折扣,也因為採取群眾自主回報的形式,連帶產生團隊根本無從掌控的外溢效果,甚至還可能污名化個別店家。有店家就主動私訊新聞頻道轉台運動的粉絲頁反映,民眾在Google地圖上給予他們一星負評,並指控店內電視是「看不停的韓天台」,但店家表明此說法完全並非事實。

對此,新聞頻道轉台運動團隊也只能口頭呼籲網友務必確實走訪店家查證,並嘗試與店家溝通了解再給予評價。

然而,團隊道德勸說的效力畢竟有限,以位於台灣大學後門的「二八食堂」為例,它在「新聞頻道地圖」上被標示為播放中天新聞,更提到「店家告知有人付費、因此鎖頻」。但記者實際走訪該店詢問,當天並未播放中天,老闆也是一頭霧水,直言他們根本沒有鎖頻道,店家完全沒聽過、也不清楚「新聞頻道轉台運動」,更未曾說過有人替他們付錢買電視頻道這樣的話。

在Google地圖上,同樣可以看到有網友給予他們一星負評,並留言表示店家都在播中天,對於這種沒來由的指控,店家莫可奈何,只能澄清「我們當天播的明明是東森。」老闆無奈地說,有學生要求轉到其他新聞台,但其他中年人會指定要看中天,「我們就是出來做生意,其實也很難為啊。」

他們也曾經試過乾脆轉到CNN,因為每一台新聞都可能會出現韓國瑜,結果客人一樣會來抱怨。此外,鄰近的一家麵店老闆也提到,有客人吃完離開留下紙條表示,「你的東西很好吃,但可不可以不要看這一台?」老闆看完之後,便默默轉到非凡電視台,「這台應該就可以了吧?!」

韓國瑜風潮所及,在激烈的挺韓、反韓與「中國因素」的推波助瀾下,一向遠離政治、和氣生財的台灣小吃店,也被捲進運動的漩渦之中。

針對本篇報導所提及內容,《端傳媒》取得中天電視台回應如下:

1. 讓台灣人得以過更好的生活,是中天新聞台秉持的宗旨,一切有利此宗旨的人與事,中天新聞台均樂於報導。 2. 遙控器掌握在觀眾手上,這是民主自由的可貴之處。而收視率的反映,就是觀眾對中天新聞台宗旨的最大肯定。 3. 希望同業媒體都能以台灣人民過好日子為新聞報導宗旨,自然會獲得觀眾青睞。中天願提供經驗,協助所有台灣媒體共同成長。 4. NCC扭曲解釋中天的報導內容,已嚴重偏離公平、平衡原則,貴傳媒如能以中立立場檢視,必有同感。中天已依法提出行政訴訟,也希望NCC能以此教訓,保持中立文官立場,依法行政,才是民主國家可長可久之道,才是中華民國可貴的民主財產。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台灣政治 台灣 高雄 韓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