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東京大學入學致辭:年輕人,等着你的,是一個無論如何努力也得不到回報的社會

等待你們的,是與至今為止所有理論都不相符,不可預測的未知世界。一直以來,你們都在尋求有着正確答案的知識。從今以後,等待你們的,是一個沒有正確答案的世界。


當地時間2019年4月12日,日本東京,東京大學新生在位於千代田區的日本武道館合影,紀念入學第一天。 攝:Yomiuri Shimbun/AP via IC photo
當地時間2019年4月12日,日本東京,東京大學新生在位於千代田區的日本武道館合影,紀念入學第一天。 攝:Yomiuri Shimbun/AP via IC photo

【編者按】東京大學名譽教授上野千鶴子4月在東京大學學部入學式上致辭,原文由該校學生王瀚浩翻譯成中文,原刊於微信公眾號「NJU學衡研究院」,端傳媒獲授權轉載。

恭喜你們,能在激烈的競爭中勝出,來到這個地方。

女學生所處的現實

毫無疑問,大學入學考試是公正的。不然,想必會令群情激憤。但,真的如此嗎?去年,東京醫科大學被發現了入學考試中存在舞弊問題,其對女學生及復讀生的歧視被曝光。文科省在全國81所醫科大學、醫學部進行了整體調查,得出女學生入學難,即相較於女學生的考試合格率,男學生的比率平均高出1.2倍這一結果。被爆出問題的東醫大有1.29,最高的順天堂大有1.67,處於較高位置的有昭和大、日本大、慶應大等私立大學。低於1.0的,也就是女學生更容易通過的大學有鳥取大、島根大、德島大、弘前大等地方國立大學的醫學部。順便一言,東京大學理科3類的結果是1.03,雖然低於平均結果,但高於1.0,該如何解讀這一數字?統計十分重要,因為以此為依據的考察是成立的。

女學生比男學生更難入學,是因為男性考生的成績更好嗎?公布全國醫學部調查結果的文科省負責人解釋說,「在男性優勢學部、學科中沒有特別發現,不論在理工科或文科,很多時候都是女性佔優。」如此說來,除醫學部之外的其他學科,女性的入學難度應該處於1之下,對於醫學部超過1一事,需要給出一定的說明。

但事實上,各類數據都證明女性考生的偏差值(註:偏差值=50+10×(個人成績-平均值)/標準差,是日本大學錄取考生時的重要標準)要高於男性考生。首先,第一,女學生為了避免落榜,傾向於選擇更容易的備考學校。第二,東京大學入學者中女性的比例長期都沒有突破「兩成壁壘」。今年18.1%的數值更是低於去年。因為從統計上來看,偏差值的正規分布中男女差別並不存在,所以便可以得出只有比男學生更為優秀的女學生參加了東大的入學考試。第三,4年制大學入學率也有性別的差別。根據2016年度學校基本調查,4年制大學入學率男性佔55.6%,女性佔48.2%,有7%的差距。這一差距不是成績的差別,而是父母「兒子要上大學,女兒去短大」就可以了的性別歧視的結果。

最近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馬拉拉·優素福·扎伊(Malālah Yūsafzay)在訪問日本時疾呼「女性教育」的必要性。這對於巴基斯坦而言很重要,與日本就無關嗎?「反正是女孩子呀」、「畢竟是女孩子嘛」,這樣潑冷水拖後腿,便被稱為aspiration的cooling down,即意志的冷卻效果。當馬拉拉的父親被問道「為什麼要教育女兒呢」時,回答說「為了不折斷女兒的翅膀」。如此,太多數的女兒們,被折斷了兒時誰都曾擁有的雙翼。

那麼,等待着各位,拼命考進東大的男女學生們的,又是怎樣的環境呢?與其他大學的聯誼會上,東大的男學生極具人氣。但從東大的女學生那裏卻聽到過這樣的話。當被問到「你,是哪個大學的」時,回道「那個……東京,的大學」。若要問是為什麼的話,聽說如果說是「東大」,便會把別人嚇退。為什麼男學生可以誇耀自己是東大生,而女學生卻對說出這樣的答案如此猶豫呢?如果要給一個答案,便是男性的價值與成績的好壞是一致的,而女性的價值與成績的好壞卻並不重合。女孩子從小便一直被以「可愛」相期,但「可愛」究竟是一種怎樣的價值呢?在被愛,被選擇,被保護的價值中,包含了絕不威脅到對方的保證。也因此,女性會隱藏自己的好成績與東大生的身份。

曾發生過東大工學部與大學院的5名男學生對私立大學的女學生進行集團性凌辱的事件。加害者中,3人退學,2人停學處分。以此事件為原型,作家姬野カオルコ寫下了《因為她蠢》(『彼女は頭が悪いから』)這部小說,去年以此為主題在學校內召開了研討會。聽說「因為她蠢」,是實際在取證調查過程中,由作為加害者的男學生說出口的言語。讀完這部作品,可以知道東大的男學生是如何被世人看待的。

聽說在東大,至今還有東大的女學生實際上不能加入的,只讓其他大學的女學生參加的男性社團。我半個世紀前當學生時也存在同樣的社團。我很吃驚地發現其竟延續到半個世紀後的今天。今年三月,以東京大學男女共同參畫負責理事、副校長的名義,以排除女性學生違反「東大憲章」所倡導的平等理念為由,對其發出了警告。

接下來你們即將生活的校園,是一個原則上平等的社會。在偏差值競爭中沒有男女差別。但,在進入大學時已經開始了隱性的性別歧視。進入社會後,更為明目張膽的性別歧視將橫行無忌。很遺憾,東京大學亦是其中一例。

學部中約20%的女學生比例,在大學院修士課程中達到25%,博士課程則為30.7%。然而,到了教職層面,助教中的女性比例則只有18.2,副教授11.6,教授職位中更是低至7.8%。這是一個比國會議員中的女性比例更低的數字。女性學部長、研究科長只佔15分之1,歷任校長中更是從未有過女性。

作為女性學的創始人

研究以此為名的學問,始於40年前。女性學這一學問,之後又被稱為性別(gender)研究。我在做學生的時候,女性學這一學問尚未誕生。因為沒有,所以我做了。女性學產生於大學之外,其後進入大學。25年前,我赴任東京大學時,是文學部的第3名女性教員。此後便一直在講壇上教授女性學。回望女性學剛開始的時候,世間滿是未解之謎。為什麼男主外女主內?家庭主婦是什麼?要做什麼?在沒有衞生巾和衞生棉的時代,女性月經時用什麼?日本歷史上有同性戀嗎?……因為這些不曾有人調查,所以沒有先行研究。也因此不管做什麼,都是這個領域的開拓者,第一人。在今天的東京大學,不論是關於主婦的研究,還是少女漫畫或性研究都可以取得學位。這正是因為我們致力於新的領域不斷奮鬥。而刺激我的,便是永不滿足的好奇心與對社會不公的憤怒。

學問中也有冒險。對於持續衰退的學問而言,存在不斷勃興的新學問。女性學便是一次冒險。不僅是女性學,還有環境學、信息學、殘障學等各種各樣嶄新的領域。這正是變動時代下的產物。

開拓變化與多樣性的大學

預先說明,東京大學是一所開拓變化與多樣性的大學。錄取我這樣的人便是明證。在東大,有國立大學第一位在日韓國人教授,姜尚中先生,也有國立大學第一位高中畢業的教授,安藤忠雄先生。此外,還有盲聾啞三重殘疾人福島智教授。

你們是被選拔至此的。據說每一位東大生一年的國家財政負擔是500萬日元。在今後的4年間等待你們的是絕佳的教育學習環境。我以自己在此的從教經驗進行保證。

你們可能認為自己是努力之後獲得了回報,方才能來到這裏。但,正如開頭所言的入學舞弊事件,即便努力了也得不到公正回報的社會正在等着你們。所以,請不要忘記,你們認為的努力之後的回報,實則並不是你們努力的結果,而是託了大環境的福罷了。你們今天認為「只要努力便能有回報」,這一想法正是因為至今為止你們周圍的環境對你們的鼓勵及扶持,並對最後的成功給予褒獎。在這世上,有即便努力也得不到回報的人,也有即便想努力也無法努力的人,更有因為過於努力而令身心具損的人……更有在努力之前,便因為「你這樣的人行嗎」、「我這樣的人不行吧」等挫傷幹勁的人。

請不要將你們的努力用於一己輸贏。請不要將受惠於彼的環境與能力,用於貶低不曾受惠的人們,而是幫助那樣的人。請不要逞強,而是承認自己的弱點,互相扶持着生活下去。誕生女性學的搖籃是女權主義(feminism)這一女性運動,女權主義絕不是讓女性像男性般行為舉止,或是讓弱者成為強者的思想。女權主義,是讓弱者在原來的狀態下被尊重的思想。

在東京大學學習的價值

等待你們的,是與至今為止所有理論都不相符,不可預測的未知世界。一直以來,你們都在尋求有着正確答案的知識。從今以後,等待你們的,是一個沒有正確答案的世界。如果說為什麼學校內的多樣性是必須的,那就是新的價值是在體系與體系之間,異文化的相互摩擦中產生的。沒有必要止步在大學內部,東大也有支持海外留學與國際交流、解決國內地域課題等相關活動的部門。請追尋着未知的領域,飛向不同的世界。沒有必要害怕不同的文化,人生在世,天涯可存。對你們而言,東大的標籤即便是在陌生的世界,任何環境,任何世界,即便成為難民,也能為你的生存提供必要的知識。我相信在大學學習的價值,不在獲得已知的知識,而是獲得為了產生至今從未有人知曉的知識的能力。知識的知識,稱為元知識。將元知識提供給學生,這便是大學的使命。東京大學,歡迎你們!

平成31年4月12日

NPO法人 Women's action network 理事長

上野 千鶴子

(上野千鶴子,東京大學名譽教授,立命館大學特聘教授,日本著名女權主義者、社會學家。著有《近代家族的成立與終結》(1994,獲三得利學藝賞)、《民族主義與性別》(1998)、《厭女》(2010)等。平日言辭犀利,積極參與公共事務,批評美軍普天間基地、在「慰安婦」問題上批評日本政府)

東京大學 上野千鶴子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