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高霈寧:英國脫歐陷入死局,為何不讓人民再次出場?

2016年,英國人民正是通過全民公投的方式做出了脱歐的決定,可如今當脱歐進程進退維谷之際,議會卻選擇無視人民的意志,斷然否定了人民的決斷權。


2019年3月29日,脫歐支持者在倫敦國會廣場集會,抗議英國脫歐延期。 攝:Leon Neal/Getty Images
2019年3月29日,脫歐支持者在倫敦國會廣場集會,抗議英國脫歐延期。 攝:Leon Neal/Getty Images

歷時兩年多的英國脱歐大戲,目前看來已經接近尾聲。3月27日,英國議會在第一輪「指示性投票」中否決了全部八項動議;29日,第三次否決了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梅伊)的脱歐協議;4月1日,又在第二輪「指示性投票」中否決了四項動議。英國不久後被迫以「無協議脱歐」的方式與歐盟說再見的可能性,眼下相對於其他選項更高。

應該說,這並非是英國議會所期待結局,因為在第一輪「指示性投票」中,議會也同樣對「無協議脱歐」說NO。但既不認可文翠珊與歐盟達成的協議,又通不過其他可行性方案,於是議會現在唯一能做的,似乎就是陪着整個國家等待脱歐大限的到來。

官司為誰而打?

依筆者看來,其實無論是「硬脱歐」還是「軟脱歐」,甚至是否脱歐,都沒有明確的對錯之分。留在歐盟內部,固然可以繼續享受關税同盟等各方面的經濟福利;但是從維護國家主權獨立的角度來說,脱歐也未嘗不是一個「棄車保帥」之選。尤其是當歐洲一體化進程已經步履維艱,難民的大量湧入開始威脅整個歐洲社會穩定的時候,安全保障與經濟福利就形成了魚和熊掌的關係。

但是從「指示性投票」的結果來看,魚和熊掌皆非議會所欲也。它既反對無協議脱歐,也反對取消脱歐,既反對保留與歐盟的關税同盟,也反對不保留關税同盟。所以議會出現的最大問題,並不在於它是否做出了正確的決斷,而是它根本做不出任何決斷。不僅如此,議會還通過否決第一輪「指示性投票」第7項方案、拒絕再度給予人民以決斷權——由全民公投來批准與脱歐相關的任何協議或法案。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英國 高霈寧 英國脫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