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廢墟、失業、貧困——敘利亞回流難民的下一場戰鬥

「自願回國」似是持續多年的難民危機終於迎來的一個明亮尾聲,但「自願」是出於選擇還是無奈,「回國」對這些底層難民又意味着什麼?


 據俄羅斯敘利亞和解中心的數據,而自戰爭開始至今,離開又回到敘利亞的難民數量已有31.5萬人。圖為2018年9月9日,敘利亞難民在準備離開黎巴嫩返回敘利亞時,在公共汽車內望向窗外。 攝:Anwar Amro/AFP/Getty Images
據俄羅斯敘利亞和解中心的數據,而自戰爭開始至今,離開又回到敘利亞的難民數量已有31.5萬人。圖為2018年9月9日,敘利亞難民在準備離開黎巴嫩返回敘利亞時,在公共汽車內望向窗外。 攝:Anwar Amro/AFP/Getty Images

戰亂八年後的敘利亞,關於「戰後」的話語漸漸頻繁。 誰的戰後?哪裏的戰後?誰被審判?誰被饒恕?誰會歸來?誰又會離開?在由極權控制的戰後敘利亞,苦難和創傷是否真的會結束? 端傳媒跟隨戰士、醫生、平民、人權鬥士等人的腳步,帶你走進這片傷痕累累的土地…… 這是「戰後:敘利亞」系列的第一篇,探訪逃難離開敘利亞又回到這片土地的普通人。

「下決心回國時,就怕會回到戰爭之中。」

烏姆(Umm Mohammed)是四個孩子的母親,她來自敘利亞北部城市拉卡(Raqqah)。2014年,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佔據拉卡,戰亂中,烏姆一家逃離敘利亞,偷渡至黎巴嫩。四年後,她們決定回國。

抵達首都大馬士革那天是2018年6月14日——這個日子,烏姆記得清楚,因為恰好是開齋節。這之前,一家人從未來過大馬士革,也不認識這的人。她們在路邊找個公園坐下來,遞給孩子一些吃食。「那天路上沒什麼人,」2019年1月,在接受端傳媒採訪時,烏姆回憶當時的情形,有些出神,「好像所有人都在盯着我們看。」

「在想像裏,如今敘利亞可能人人都穿黑色長衫,女的都穿全身罩袍,路上還有黑色的旗子。」烏姆對敘利亞的記憶,停留在伊斯蘭國佔據老家拉卡殘暴殺戮的畫面,「在拉卡,我每晚都不敢入睡,伊斯蘭國在我們心裏種下了前所未有的恐懼,讓我一直膽戰心驚。」不過,坐在大馬士革的公園裏,烏姆一家很快意識到,這裏的人們仍有正常的生活,「路上有人流,也有交通。」烏姆的臉上浮出一絲笑容。

烏姆離開敘利亞的這四年,不僅伊斯蘭國被擊敗,政府軍與反對軍「敘利亞自由軍」的內戰也分出勝負。敘利亞總統阿薩德決定性地贏得這場歷時八年的戰亂。2018年5月,阿薩德領導的政府軍佔領大馬士革附近最後一個反對軍據點;同年7月,在反政府起義的「搖籃」、西南城市德拉(Deree),政府軍一場炮轟,將16萬人趕出家園,也從反對軍手中贏得德拉。

「回歸」和「重建」,成為了圍繞敘利亞戰爭的新話語。2018年7月,阿薩德告訴俄羅斯記者:「我們鼓勵所有敘利亞人返回敘利亞。」根據俄羅斯敘利亞和解中心的數據,2018年約有13萬敘利亞人返回敘利亞;而自戰爭開始至今,離開又回到敘利亞的難民數量已有31.5萬人。同期,聯合國報告稱,自2015年以來,核實返回敘利亞的難民約有10.3萬人。聯合國預測,2019年返回敘利亞的難民,將達25萬人。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敘利亞 戰後敘利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