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 深度 攝影人語

她是菲傭,也是攝影師:「我希望告訴人們香港有多美麗」

來港打工五年,Joan Pabona一邊做家傭一邊重拾大學時代的攝影夢。「要是你渴望得到某樣東西,只要好好準備,總有方法的。」現在,她準備在結束家傭生涯,離開香港之前,用鏡頭回饋香港。


《奉獻》Sacrifice,炎夏、汗水、安全網與工人;每一刻,默默勞力的人,付出有許多。Joan Pabona於僱主八樓的家中望向窗外,捕捉到這一刻。此作品獲「2017年國家地理會德豐青年攝影大賽」「香港人和事」組別第二名。 攝影:Joan Pabona
《奉獻》Sacrifice,炎夏、汗水、安全網與工人;每一刻,默默勞力的人,付出有許多。Joan Pabona於僱主八樓的家中望向窗外,捕捉到這一刻。此作品獲「2017年國家地理會德豐青年攝影大賽」「香港人和事」組別第二名。 攝影:Joan Pabona

菲籍攝影師Joan Pabona近來的日程忙極了。她正在準備即將在香港菲律賓領事館舉行的攝影展覽 Empathy in a Click ,也忙於應付大小傳媒的訪問。儘管,自從去年Joan奪得「國家地理攝影大賽」獎項後,一年來或許已習慣媒體追訪,但她的身份依然令她分身不瑕——她是一名攝影師,同時亦是37萬位香港外籍家庭傭工之一,每星期只有一天假期來處理攝影事務。

去年10月,Joan作出一個勇敢的決定,她將於外傭合約完結後,專心發展攝影事業。「因為命運只會來臨一次,如果我不成功,香港永遠都在,可以隨時回來。現在這道門打開了,我必需抓緊它。」臨行前,她希望舉行一次展覽,於是和朋友花了6個月時間籌備。

「我想在離開前,回饋這個城市。我愛這個城市,我希望告訴人們這裏有多美麗。」Joan對端傳媒說。

攝影師Joan Pabona。
攝影師Joan Pabona。攝:林振東/端傳媒

飛行是可以觸及的自由。在那些日子裏,它是美好、冒險與發現--是進入新世界的最佳範例。

林白夫人(Anne Morrow Lindbergh)

為生計不得不離開家人

小時候,Joan在菲律賓鄉村長大。「雖然我們家庭不是擁有很多,但已經足夠。」她說,相比起充滿污染的城市,她更喜歡平靜的鄉村生活,「我是個安靜的孩子,不太多話。現在,我亦把想說的話都放進照片裏。」

大學時代,她擁有一部簡單的傻瓜相機,攝影是她的嗜好,「我也想學攝影,但我有3位兄弟,1位姊妹。」結果她更務實地選擇了唸電腦工程和教育學科。畢業後,曾做過收銀員、工廠等工作,「賺到的金錢不足夠去支持家庭,所以我決定先到新加坡,然後再來到香港工作。」

相比起在留在菲律賓打工,在新加坡和香港當家傭薪金可達之前的兩三倍,但這代表Joan要離開家人和只有1歲半的兒子。「那時候他(兒子)還不明白(離別是怎麼回事)。沒有母親陪伴,成長會相當困難。」Joan說,自己與家人的關係十分親近,從前沒有facebook、whatsapp,只能以書信來與家人通訊,Joan時常寫信寄給家人。

《自己的一刻》Moment for Yourself,溜冰場上,女孩滑行似飛翔;專注於力量與節奏,這是純粹地屬於自己的時刻。

《自己的一刻》Moment for Yourself,溜冰場上,女孩滑行似飛翔;專注於力量與節奏,這是純粹地屬於自己的時刻。攝影:Joan Pabona

我不清楚自己是否抑鬱。我的意思是,我並不悲傷,但同時我也不算快樂。我在日間可以微笑、開玩笑和大笑;但有時候,當我獨自在夜間,我忘記了如何去感受。

約翰格林(John Green)

「我怎樣可以改變自己成為更好的人?」

2008年,她先到新加坡工作,隨即遇上種種困難。「不知何故,我被中介公司剋扣了6個月工資,半年內沒有任何薪金。」而且,合約列明她在整整兩年內沒有一天假期,「我好像活在牢獄之中,每周工作7天,每月30天。」第二次簽約時,Joan向傭主提出,如果沒有假期她便拒絕簽署,「她因此給了我每周半天假期,那依然很不足,我很不滿意。」Joan說她的經驗並不是個別例子,許多外傭都有相似經歷,後來在更多外傭和壓力團體持續發聲下,待遇才逐漸改善。

2013年,Joan來到香港工作,她還記得最初到港時,面對這個大都市,第一個念頭是:「如果迷路了是怎麼辦?」起初Joan連回家的公車也不懂得坐,後來熟習了香港的環境,她知道就算是迷路了,最終也可以找到方法回家,「現在,對這個城市,我已經不是一個陌生人,我覺得這裏是我的家。」

她很驚訝在香港外傭擁有每周一天法定假期,在周日可以做任何自己喜歡的事。但隨着時日過去,有一天,她如常無所事事地坐在中環,「我問自己,我的人生目標是什麼?我怎樣可以改變自己成為更好的人?那時候我開始認真看待攝影。」

《與我同行》Walk with Me,人生這道路,仍願有你我同行。

《與我同行》Walk with Me,人生這道路,仍願有你我同行。攝影:Joan Pabona

參與NGO課程,踏上攝影之路

Joan咬緊牙關,每個月儲起部份薪金,十個月後,她買了第一部單鏡反光相機,她笑言:「我很喜愛攝影,要是你渴望得到某樣東西,只要好好準備,總有方法的。」

她參加了NGO Lensational舉辦的攝影課程,開始每星期與同好在城市不同角落拍攝。她謙虛地說:「如果沒有他們,就沒有今天的我。」Lensational於2013年成立,致力是透過攝影,讓社會上被邊緣化的女性,得到情緒上或經濟上的充權,使這些女性能夠「自由地表達自己,實現抱負,能夠以有尊嚴的方式展現自己。 」而外籍傭工正是他們的目標服務對象之一。

《愛的角落》Quarter of Love,是家傭,也是媽媽;無論孩子在身旁還是遠處,都在心上佔據一個愛的位置。

《愛的角落》Quarter of Love,是家傭,也是媽媽;無論孩子在身旁還是遠處,都在心上佔據一個愛的位置。 攝影:Joan Pabona

從那時起,不論是休假的星期天,還是平日的空閒時間,她一有機會便會拍照,每天到菜市場買菜時也不例外,「我身上永遠帶着相機。你不知道在哪裏會找到好照片,我不想在錯過照片後才悔恨『呀,我應該帶相機』,我不想錯過任何東西。」

擁有運氣是美好的,但人生絕多數時候都得依靠努力。

施志安(Iain Duncan Smith )

Joan擅長在城市雜亂環境中找到有趣事物,以極簡的手法呈現光影、線條與幾何,「對我來說,如果觀眾能看到自己想傳遞的信息,能讓觀眾思考『為何照片會是這樣?』、當中有轉折的地方(twist),就是一張好的照片。」

「不像某些instagram上的攝影師總以一式一樣的手法拍攝。我總在尋找一些看起來與別不同的事物,讓人看起來會說『噢,我也認識這個地方,但是……』。」照片能讓人感覺熟悉,卻又有存在「但是」的元素,留有餘韻。

《紅雨傘》Red Umbrella,挑戰,彷彿無窮盡的迴旋;不走下去,怎知道最終通向何處?

《紅雨傘》Red Umbrella,挑戰,彷彿無窮盡的迴旋;不走下去,怎知道最終通向何處?攝影:Joan Pabona

Joan指過自己沒有特別受哪位攝影師影響,因為不想重複別人的作品,但欣賞的攝影師還是有的,「其中一位我最喜歡的攝影師是何藩。」同樣講究光影、線條與幾何,同樣是香港街拍,同樣紀錄市民的生活百態,不難看出何藩與她照片相似的地方。

不過,當Joan發現何藩著名照片《Approaching Shadow (1954) 》竟然是擺拍而成,就覺得十分氣餒,「如果那是擺拍的肖像,沒有問題。街頭攝影和擺拍照片是很不一樣的,在紀實攝影中,你不可以叫被攝影者做這做那,你只可以不斷地拍攝又拍攝。」談吐溫文的Joan,說到這裏,雙眼發亮。

香港天氣常常不穩定,她稱要遇到「好的光影」要看運氣。問一天是否有最喜歡拍攝時間?她笑笑回答:「哈哈,那不是跟你分享我的秘密?是的,我喜歡在早上7時或下午4時左右拍攝,因為太陽的位置會令景物的影子拉長。」最近,她由單反相機換成更輕巧的無反相機,但她強調:「用什麼相機不重要,重要是你的觀察能力。」

「他們身處在擠滿人的空間,在人潮中尋找自己的身份。」

2018年是Joan豐收的一年,也是轉變巨大的一年。一天她在家中窗旁清潔,看到一個地盤工在烈日下工作,身體被安全網包圍,似是漁夫般整理網子。「這是一張好照片。」Joan心想,知道畫面稍縱即逝,她馬上去取相機,配以體積不少的長焦鏡頭,把機鏡伸到窗外拍攝。

《方格之內》Fit in the Box,規則與自由交錯的軌跡之中,是否有你想去往的方向?

《方格之內》Fit in the Box,規則與自由交錯的軌跡之中,是否有你想去往的方向?攝影:Joan Pabona

「照片中其實是位女子,我可以感受到她頂着太陽在炎熱天氣下辛勤工作。」她最終將將照片取名 Sacrifice(《奉獻》)。作為一名外傭,一個母親,她從那個烈日的瞬間看到工人為了生計和家庭的付出,而且感覺其中濃縮了香港的某種特質。

最終她憑照片奪得「國家地理會德豐青年攝影大賽」之「香港人和事」組別第二名獎項。獲獎後,她受到眾多媒體爭相採訪,作品也漸漸為人認識。「它為我打開了許多道門,得獎前我常常壞疑自己:『我的照片幾時才會夠好呢?』」Joan提到,從前她不太敢展示自己的照片,因為害怕別人覺得不好。現在她變得更自信了,「只要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就可以了,是否勝出比賽無關要旨,更重要是無論經歷幾次失敗,承受幾多打擊,你也可以選擇站起來,繼續自己的熱情。」

從前她一有時間,就會為其他外傭拍攝肖像和選美比賽,「如果有人看到照片會感到高興,我便會很開心。有時候,她們負擔不起一部相機,這也是一種回饋的方法。」此外,Joan於2018年起為Lensational義務任教基本攝影課程,由學生的身份轉成了導師,回饋其他外傭。

「我覺得十分有意義。你需要鼓勵和影響她們,家庭傭工在來港前已經具有天份和本領,你只需要將它們拋光(polish)。」每星期只有一天假期,卻要兼顧攝影和這麼多事情,Joan熱情和精力何來?她一笑說:「我也不知道,我也很疲倦,但要達到更加專業的水準,我便要加倍努力。如果我太懶惰,就不會在這裏了。」

《獨》Solitary,生活這階梯,是否人人皆獨行?

《獨》Solitary,生活這階梯,是否人人皆獨行?攝影:Joan Pabona

這次展覽,Joan將展出27張照片,主題《Empathy in a Click》是透過拍攝來分享同理心,「展示一些生命中人們會注意到和被忽略掉的東西。」她覺得香港像個遊樂園,充滿摩天大樓和石屎森林,人們享有民主社會的人權與自由,但孩子因為讀書與課外活動,而沒有足夠機會玩耍;人們都太過匆忙,沒有機會放鬆。「香港環境非常嘈吵,但這些照片帶有平靜的感覺。可以令人的心平靜下來。」

雖然Joan已視香港為家,也享受在這裏生活,但在異地城市長時間工作,難免會感到寂寞。她的照片也多是拍攝群體中的一個或數個人,部分照片感覺悲傷,但她說:「鏡頭好像捕捉了他們孤立或者悲傷的感覺,但事實上他們都身處在擠滿人的空間裏,在人潮中尋找自己的身份。」

她相信,攝影是一種人類聯繫交流的形式,「當我在拍照的時候,或者每當拍攝到一張好照片,我會覺得自己與被攝者真正交融了。在短暫的一剎那間,我可以代入別人的角色(walk in their shoes)。」Joan希望,將這份聯繫與人分享,「觀眾看到照片會覺得有共鳴。那不單是作為外傭的個人感覺,更是對於香港整體的感覺。」

Joan Pabona於菲律賓駐港總領事館的攝影展Empathy In a Click現場。

Joan Pabona於菲律賓駐港總領事館的攝影展Empathy In a Click現場。攝:林振東/端傳媒

今年6月,Joan的外傭合約將於正式完結,她打算把握機會出外闖闖,「在外傭工作中我付出了很大的努力。那我想,為何不將這份奉獻放在攝影事業上呢?」對於將來的路,她不是太過確定,但覺得值得放手一試。Joan知道,「從事攝影很艱難,我不會預期太多,但至少我想向前邁出一步。」

問5年後、10年後有何目標?她這樣回答:「5年時間不長也不短,我希望自己在攝影方面更加專業,我們都不曉得將來會怎麼樣,但願我會成功。」

她在這句後寫上,「祝願我的下一段旅程好運!」

我們一直前進,打開新的門口,做新的事物,正因為我們好奇,好奇一直引領走向新的路徑。

華特迪士尼(Walt Disney)

註:在網上發布照片時,Joan喜歡在圖片說明中,引用她從書中看到各式各樣的人物名言。文中四句名言摘自Joan臉書,原句為英語版本,中文版為筆者所譯。

Empathy In a Click展覽

日期:3月10日至3月17日(15日、16日關閉)

開放時間:3月10日上午9時至12時 、3月11日至3月14日、3月17日上午9時至下午4時

開幕式:3月10日下午3時至4時

地點:菲律賓駐港總領事館

地址:金鐘金鐘道95號統一中心14樓

《軸線之間》Between the Axis,抬頭看得見的天空,是有形的邊界,卻賦予無限的想望。

《軸線之間》Between the Axis,抬頭看得見的天空,是有形的邊界,卻賦予無限的想望。攝影:Joan Pabona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