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戴思嘉:荷蘭極右政治人物皈依伊斯蘭教,「從一個極端到另一個極端」?

像克拉文這樣,年屆不惑之時,信仰立場發生幾乎180度的轉折,從伊斯蘭教在荷蘭的最激烈批評者,轉而成為一個穆斯林,卻令多數觀察家瞠目。


荷蘭極右民粹政黨自由黨的前核心黨員Joram van Klaveren在支持英國脫歐英國獨立黨的週年大會上發言。 攝:Ian Forsyth/Getty Images
荷蘭極右民粹政黨自由黨的前核心黨員Joram van Klaveren在支持英國脫歐英國獨立黨的週年大會上發言。 攝:Ian Forsyth/Getty Images

「伊斯蘭教是個謊言......穆罕默德是個騙子......可蘭經是劑毒藥!」

「如果迄今為止我所寫的是正確的......那麼我事實上就是一個穆斯林。」

當這兩句話出自同一個人口中時,難免讓人有種精神分裂的觀感。但對於荷蘭人克拉文(Joram van Klaveren)來說,這卻是多年間信仰轉變的親身經歷。如果這種轉變發生在一個荷蘭極右翼陣營大將的身上,其間的諷刺意味無疑更加濃厚。

在當下民粹主義聲勢不減的歐洲,中間派政治力量遭受極大壓力,左右兩翼越發傾向於靠攏極端、鞏固選民基本盤,這已經不足為奇。而像克拉文這樣,年屆不惑之時,信仰立場發生幾乎180度的轉折,從伊斯蘭教在荷蘭的最激烈批評者,轉而成為一個穆斯林,卻令多數觀察家瞠目。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穆斯林 戴思嘉 荷蘭 極右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