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朱令的二十五年:(四)看似獲得「庶民的勝利」,卻是慘勝,甚至沒有贏

汶川地震時,父母用朱令的名字捐了錢,想告訴人們,朱令還活着,有情感、有尊嚴地活着。


 插畫:Rosa Lee
插畫:Rosa Lee

【編者按】2019年2月12日起,端傳媒開始連載朱令案報導。這樁投毒懸案距今有二十五年,舉世矚目,真兇仍未落網。本文記者曾花數年追蹤和記錄朱令案情及後續發展,端傳媒節選其中部分章節刊發。這些章節聚焦在:朱令案作為中國第一例互聯網求助、全球會診的案例,曾在體制、權力圍攏的層層疑霧中,由互聯網撕開了一絲希望的口子。本文為連載的最後一篇。歡迎你轉發、分享,並與我們交流你對此案的看法。

陳震陽為朱令做鉈中毒的檢驗報告,當時冒了不小的風險。

因為是五一假期前的最後一天,勞衞所下午就不辦公了,負責公章的人更是早早下班。沒辦法找到人蓋公章,陳震陽就簽下了自己的名字。「我就個人名義了,膽子也豁出去了,我簽字我負責,」他回憶。

長久以來,「擔責」在中國社會是一件令人恐懼的事情——少做少錯,不做不錯,不作為總好過出錯擔責任。人們習慣了謹小慎微,本能地厭惡冒險。

陳震陽並不是沒有想到自己可能遭遇的後果:「檢測結果出去了我是孤立派,法律上出了問題,人家都說沒有鉈,清華說教研室就沒有鉈。那這個事情我怎麼辦?」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中國大陸 朱令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