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徐子軒:公主也瘋狂——前瞻泰國即將面臨的大選考驗

如果選舉結果大出意外,為泰黨掌握下議院多數,軍政府無法再組閣,屆時巴育為保總理權位,不排除會有大動作。


泰國烏汶叻(Ubolratana)長公主。 攝:Jorge Zapata/EPA via Imagine China
泰國烏汶叻(Ubolratana)長公主。 攝:Jorge Zapata/EPA via Imagine China

上週末泰國的一件突發新聞,吸引了世人的目光,也炒熱了睽違數年的選舉氣氛。事緣於泰國王室的烏汶叻(Ubolratana)長公主,在2月8日宣布將成為泰愛國(TRC)黨的總理候選人,違反王室不直接參政的慣例與憲法,泰皇瓦集拉隆功(哇集拉隆功)旋即嚴詞批評,2月11日TRC遂撤回對烏汶叻的提名。

雖然烏汶叻在1972年遠嫁美國之時,已喪失皇室身分,此前她也公開表示以平民身分參選總理,但當她1998年離婚後回到泰國,憲法法庭便已恢復她的地位,她仍保有公主攝政王的虛銜;且這些年來烏汶叻代表皇室進行慈善公益活動,獲得許多官方資源挹注,泰國人民並未將她與皇室脫鉤。

乍看之下,烏汶叻的一日總理夢像場鬧劇,但背後暗藏泰國宮廷與政黨政治的鬥爭。泰國雖然是君主立憲制,但王室、軍方及民選政府的勢力皆纏繞其中。由於 TRC 被認為是為泰黨(PTP)的分支,而為泰黨的實質領袖正是流亡海外的前總理他信(Thaksin Chinnawat,塔克辛),因此人們紛紛關注皇室對成員出選的表態

此前不乏觀察者認為瓦集拉隆功會暗暗支持他信,因為他信在執政時期,花了不少的資源討好皇儲,據說他信曾購買暖武里宮獻給皇儲,但基於某些理由,皇儲並沒有接受。也有傳說他信流亡倫敦時,曾想辦法要與皇儲會面商談,最後卻未能如願。不過這些都屬於宮廷秘辛,暫沒有事實可供佐證。

此次烏汶叻受TRC提名,由於TRC與他信的關係密切,絕大多數人都認為他信是背後主導。特別是烏汶叻因身分問題參選未果後,他信在其推特上發表了意味深長的文字,似乎是鼓勵支持者莫因烏汶叻事件氣餒。重點是,他信想利用皇室聲望卻出師未捷,等於破除之前泰皇支持他信的傳言。

泰國TRC黨領袖Preechapol Pongpanich在2019年2月8日泰國曼谷舉行的選舉委員會選舉登記期間,提名烏汶叻公主作為總理候選人。

泰國TRC黨領袖Preechapol Pongpanich在2019年2月8日泰國曼谷舉行的選舉委員會選舉登記期間,提名烏汶叻公主作為總理候選人。圖:EPA via Imagine China

上議院軍方全取,關注下議院角逐

下議院的500個席次裏,350個供各黨角逐,剩下的150個依得票比例分配。

事實上瓦集拉隆功接任皇位以來,就與巴育軍政府越走越近。前者想藉軍政府的獨裁擴張皇權,像是2017年修改憲法,讓泰皇可以在國外操控政治,無須指派攝政王;而軍政府也樂得迎合瓦集拉隆功,凸顯軍隊保皇衛國的道德高度,並倚靠皇室聲望力壓他信派。

目前,泰國選舉委員會(EC)正在討論 TRC 提名烏汶叻之舉,他們認為這可能違反投票法。如果 EC 最後的結論是 TRC 違法,那麼會送交憲法法庭審理,最嚴重的處罰是解散該黨,並禁止相關政治人物參政。

另一方面,TRC 也展開困獸之鬥。該黨向 EC 提出申訴,強調現任總理巴育(Prayuth)的參選資格違憲。因為憲法有規定,媒體擁有者不能參選下議員,而巴育乃是一些國家媒體的領導。不過這種說法會被 EC 接受的可能性極低,TRC 的未來岌岌可危,軍政府與他信派已開始正面交鋒。

不過,烏汶叻事件只是序曲,真正的重頭戲仍是三月底(3月24日)、令泰國人民引頸期盼的國會選舉。在新憲的架構下,上議院有250個席次,其中194席直接由軍政府提名、6席由軍方代表出任、50席則由軍政府屬意的社會賢達選出,等於所有上議員都為軍政府控制。

下議院的500個席次裏,350個供各黨角逐,剩下的150個依得票比例分配。依照 EC 的設計,沒有一黨可以獨大,任何政黨所組成的民選政府都需要結盟,才能形成相對多數。但因為軍政府已經掌控上議院,只要在下議院吸收一些小黨,繼續組閣並非難事。

按照最新民調,為泰黨的支持度目前最高,約為三成多,親軍方的公民力量黨(PPP)以兩成多緊追在後,曾短暫組閣的民主黨有一成多。這三方勢力瓜分泰國的政治版圖,大抵不脫千禧年以來他信派與保皇黨的對立模式,只是這次選舉多了 PPP 作為軍方代言人。

事實上,PPP 成立不到一年,但憑藉著軍政府作為靠山,大肆招降納叛,吸納各方政客。為了選舉利益,既有民主黨等黨派成員,也有他信內閣時期的官員加入,更有政客明確表示,新憲有利於 PPP,必須充分利用以發揮這種優勢。

想當下任泰國總理,必須要得到上下兩院的多數同意,技術上軍政府已經有了上議院的250票,仍需要下議院的126票,才能過半。問題是,依目前民調來看,PPP 可能只會拿到80到100個席位,勢必得找尋結盟對象,而民主黨就是最佳選項。

民主黨仍由前總理阿披實(Abhisit,艾比希)領導,作為傳統的保皇派,軍方過去曾與民主黨合作,對付他信派。本次選舉中民主黨的策略也是待價而沽,期待選後獲得重要的內閣職位。

至於為泰黨近來飽受軍政府打擊,像是禁止該黨使用他信或英祿(盈拉,英拉)的照片做宣傳、威脅該黨成員不得與他信有任何往來。目前的領導者蘇達拉(Sudarat)曾任他信內閣官員,但聲望畢竟不如他信家族,再加上 EC 以傑利蠑螈(gerrymander)方式重劃選區,都削弱為泰黨的力量

近來巴育內閣也採取諸多民粹主義政策,深入泰國的北部與東北部農業省分,提供農民現金補貼與發展計畫。這些地方基本上都是為泰黨的票倉,一般預計為泰黨及其分支將贏得200個席位或更低,無法再過半。

雖然本次選舉仍是延續過去政爭的歹戲拖棚,不過也出現了第四勢力,那就是由年輕富豪塔納通(Thanathorn)領導的未來前進黨(FFP)。

雖然本次選舉仍是延續過去政爭的歹戲拖棚,不過也出現了第四勢力,那就是由年輕富豪塔納通(Thanathorn)領導的未來前進黨(FFP)。 攝:Chaiwat Subprasom/SOPA Images via Getty Images

第四勢力

如無意外,FFP 將成為新國會的關鍵少數,但它與軍政府或他信派的調性都不合,不太可能會傾向任何一方。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本次選舉仍是延續過去政爭的歹戲拖棚,不過也出現了第四勢力,那就是由年輕富豪塔納通(Thanathorn)領導的未來前進黨(FFP)。FFP 作為後起之秀,有一成多的支持度,主要支持者為城市青年與中產階級。

FFP 主張泰國政治去軍事化、回復文職政府,塔那通更以追求公平正義的形象,成為呼聲極高的總理候選人,一度還超越民主黨的阿披實。由於FFP大力呼籲廢除某些不合時宜的法律,像是電腦犯罪法的欺君罪(Lese-Majeste),過去數年軍政府曾利用此罪大興文字獄,以穩固政權。

FFP的主張等於與巴育內閣公開作對,而該黨的聲勢大漲也讓軍政府感到威脅。因此去年軍政府以電腦犯罪法對塔那通與FFP的幹部進行調查,雖然目前還沒有正式起訴,但不難想像軍政府是先抓把柄,之後再視情勢處理。

如無意外,FFP 將成為新國會的關鍵少數,但它與軍政府或他信派的調性都不合,不太可能會傾向任何一方。比較有可能的發展是,FFP將在特定議題上與其他反對黨合作,像是立法節制軍隊權力,這也為未來泰國政治投下變數

目前看來,為泰黨、公民力量黨、民主黨與未來前進黨將四分天下,其他尚有二十多個小黨參選,但能拿下的席次微乎其微。各黨派主打的都是經濟牌,未來前進黨則多了政治與社會改革的議題。

但軍政府執政四年多,泰國的經濟幾乎原地踏步,苦的其實都是原本就處於中下階級的人民,因此公民力量黨的經濟政績牌恐難奏效。尤其是北部與東北部的人民更懷念他信時期的榮景,以及健保等制度,都讓基層人民感受到實質照顧,為泰黨的根基仍舊深厚。

而城市居民,特別是曼谷的中產階級,儘管政治屬性仍偏向保守主義,但也對軍政府長期干政不滿。這些支持者部分轉移到了未來前進黨的身上,料想也會挫傷民主黨的選情,但 FFP 標榜進步、有別於傳統的形象,該如何與其他黨派合縱連橫,也會在選後嚴格考驗著塔納通的政治智慧。

泰國長公主烏汶叻。

泰國長公主烏汶叻。攝:Pongmanat Tasiri/EPA via Imagine China

他信與軍政府PK,三月底見分曉

無論新憲怎麼改,明顯有利於軍政府繼續掌權,且擴張皇權,都不利於民主憲政發展。即使如此,泰國人民仍選擇接受,大多數的想法是先求有再求變,以恢復民主選舉為優先考量,但軍政府願意下放多少權力還在未定之天。

最後要知道,軍政府自2014年政變以來,不斷延宕還政於民的時間,2016年在國內外壓力下總算制定新憲、提交公投,2017年卻擅自更改新憲內容,理由是更改的部分與人民權利自由無關,乃是針對皇室特權。

無論新憲怎麼改,明顯有利於軍政府繼續掌權,且擴張皇權,都不利於民主憲政發展。即使如此,泰國人民仍選擇接受,大多數的想法是先求有再求變,以恢復民主選舉為優先考量,但軍政府願意下放多少權力還在未定之天。

烏汶叻事件後,泰國各界已經見識到他信的手段仍舊厲害,反他信的保皇派與軍方勢力預料將迅速集結,強力壓制他捲土重來的意圖。這可能會重演過去黃衫軍與紅衫軍混戰的歷史,又將讓泰國陷入軍隊出面維持秩序的惡性循環。

雖說目前已訂下選舉日期,也不乏後來翻盤的例子,如過去憲法法庭為對抗他信派,曾數度宣布選舉無效。現在依照新憲,在此過渡時期軍政府仍有第44條的緊急命令可使用,意味著它具有絕對法律權力遂行意志。

如果選舉結果大出意外,為泰黨掌握下議院多數,軍政府無法再組閣,屆時巴育為保總理權位,不排除會有大動作。如推翻選舉結果,而人民勢必無法容忍這種情形,泰國恐怕將陷入新一波的動亂。

(徐子軒,LUCIO策略顧問總監,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博士)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泰國 徐子軒 2019泰國大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