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誰在這時需要性服務?「手槍店」值班小姐的除夕夜

許許多多趁年節趕工、留守崗位的人們,收工或休息的那幾小時,需要一具能夠對話、有溫度的肉體,幫他們再面對明天。


 插畫:Tsengly
插畫:Tsengly

這幾天,養生館開始排舊曆年期間的班表。

像宋良韻一般家人四散,連過年也聚不起來的小姐不多。從前多數小姐要回家圍爐,除夕值班這種屎缺人人推,只有無家可歸的宋良韻會想撿,但近年大環境不景氣,舊曆年間各項服務都會加價,按慣例全領現金,讓小姐們開始積極爭取過年值班。 反倒是客人要躲漲價,忍著懶叫癢也要撐過年。而初五開工後恢復原價,此時過年值班的小姐們要放假排休,忍到精關快崩潰的客人們卻傾巢而出,客人上門小姐度假去,又是個人力飢荒。

多年經驗讓宋良韻體悟出最撈錢的奧義,就是從初一排班到十五,既賺到加價現領的時段,也沒放掉忍過年來「開工」的大批客人,元宵節過後,出去玩住宿交通便宜,更不需要與人肉擠肉...... 節錄自小說《性感槍手》

以台灣八大從業人員為題材、創作《性感槍手》這本社會寫實小說的構想浮現後,我做了一年的田野調查,採訪了二十名在台北市執業,年齡區間在二十五到三十五歲,女性、男性與跨性別的台籍性工作者——蒐集故事的過程苦樂參半,有時候我與受訪者們不對頻,兩造只能沉默以對,但有時普通至極的問候,卻成為開啟人心扉的金鑰匙,例如一句「新年快樂」。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陶曉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