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徐賁:專制國家的告密與舉報——從中國憲法學教材的「思想性錯誤」說起

如果大多數中國人都能明白民主國家為何有舉報但無告密,那麼他們也就能知道,只有法治才能消除告密和舉報的膽寒效應,也才能迎接一個免於恐懼的正常生活。


徐賁:法治是一個善納「舉報」但拒絕「告密」的制度。而專制則是一個將此二者都用作馭民權術的制度。 攝:Mark Schiefelbein/AFP/Getty Images
徐賁:法治是一個善納「舉報」但拒絕「告密」的制度。而專制則是一個將此二者都用作馭民權術的制度。 攝:Mark Schiefelbein/AFP/Getty Images

日前有消息說,中國大陸官方統編「馬克思主義工程」教材編寫人之一的某教授舉報了國內幾本憲法學教材中的「思想性錯誤」——鼓吹西方制度,嘲諷社會主義。有評論者對此感到「不寒而慄」。

後來這位教授自己予以否認,並聲稱「我會舉報這種層次的教授嗎(指北京大學張千帆教授和清華大學林來梵教授)?」此事來龍去脈到底如何,現在還有待釐清。不過,它引起公眾注意,又讓這位教授本人出面鄭重其事地予以否認,說明「舉報」是一件牽動人們神經的事情。

舉報令人不寒而慄,造成的恐懼能產生一種具有普遍震懾力的「膽寒效應」。姑且不論舉報教材這件事情本身,更值得我們思考的問題是:人們為什麼對舉報感到膽寒?有沒有理由為舉報感到膽寒?

告密的膽寒效應

在回答這兩個問題之前,不妨先來看兩件事情。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專制制度 中國大陸 徐賁 告密 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