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邊境難關:中國入境黑名單上的雨傘青年

雨傘運動爆發以後,不少社運青年被禁足大陸。就是解封以後,對監視網、黑名單與關口的焦慮與恐慌仍然如影隨形,影響著他們對中國的想像。


究竟有哪些香港青年落入中國政府的監視網,哪些情況下會被拒入境甚至扣留拷問?外界無從得知。圖為一名青年站在香港的山上,遙看中港邊界。 攝:林振東/端傳媒
究竟有哪些香港青年落入中國政府的監視網,哪些情況下會被拒入境甚至扣留拷問?外界無從得知。圖為一名青年站在香港的山上,遙看中港邊界。 攝:林振東/端傳媒

【編者按】曾領導雨傘運動的香港大學學生會前會長梁麗幗近日被澳門以「危害公共秩序」為由拒絕入境。傘運作為香港標誌性社會運動,不少參與者仍被禁制進入大陸或澳門等地區。端傳媒找到幾位參與傘運的青年,他們曾一度無法進入中國大陸,或因他人經驗憂心自身安危,邊境口岸對他們來說,依然是一道難關。

23歲的俊榮這天剛從羅湖回港,這些年他不時在香港購買物品後過境深圳,郵遞予山東的親人。俊榮是土生土長的香港青年,像很多同齡人一樣,他主要的「中國經驗」就是每年農曆新年回大陸探親。然而,這個例行的拜年活動在4年前被迫取消,他也一度與大陸親人相隔,原因是他的回鄉證(《港澳居民來往內地通行證》)在參與雨傘運動被捕後突然失效。

「那時候有相關人士、學生組織的成員被拒入境,所以試下入境,最後被人扣留。」俊榮指的是2014年11月15日,雨傘運動第50天,學聯三名代表欲前往北京申述港人對真普選的訴求,但被大陸當局註銷通行證而止步機場。俊榮聞訊後擔心自己無法回大陸過年,於是同家人一起在翌年農曆新年前夕測試過關。

當日在大陸口岸,海關人員掃描俊榮的回鄉證時發現異常。「他們馬上舉手叫人過來,談了幾句話就去打電話,最後有幾個人帶走了我,分開了我與家人。」俊榮憶述,扣留的地點是玻璃幕牆建成的分隔區間,海關分別做了兩次貼身的搜身,沒有特別盤問什麼問題,但他身體扭動幾下就被呼喝「做咩郁」(幹嘛亂動),叫他「坐定定」(坐著別動)。

俊榮曾因參與傘運被捕,4年前曾入境內地被拒,理由是威脅國家安全。
俊榮曾因參與傘運被捕,4年前曾入境內地被拒,理由是威脅國家安全。攝:林振東/端傳媒

盤查過程是漫長的等待,在外面的家人焦慮萬分,一直問海關為何要區隔他們,但海關只說「發生了點事正在檢查,你可以先過關」。在此之前,俊榮的家人料到他可能被拒入境,但從未想過會是那樣的長時間扣留,只能無助地在關口等待。經過兩小時扣留後,海關人員終於跟上級聯絡好,俊榮得到了他被拒入境的理由:威脅國家安全。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雨傘運動 中國大陸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