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大雪過後,歸來的人:3月7日

「任何生物若想生存下去,都必須不停地覓食、戰鬥、繁衍和死亡。」


尼泊爾山難後,已回台灣的梁聖岳。 攝影:羅苡珊
尼泊爾山難後,已回台灣的梁聖岳。 攝影:羅苡珊

2017年的3月9號,我們告別待了三天的村子──Tipling。

我們在這裡紮營在當地人家的院子,三天來參與尼泊爾NGO(註1)的道路測量工作,也一起在地震重建施工中的房子體驗當地的民俗藥草,搖搖晃晃彈著吉他的屋子主人,唱著用對面山谷Dungsei Khole(註2)的瀑布做比喻寫的情歌,觀賞超鏘(編按:台灣用語,意指搞笑、不明所以)的三月八日婦女節反家暴行動劇,也第二次在山上遇見Dhading縣的長官乘著直升機來到,和當地人一起從塔芒族傳統的舞蹈跳到印度尼泊爾的電音舞曲。在這裡流連了三天三夜,雖然沒吃到傳聞中待宰的羊隻,但幾天相處下來讓我們與村民的感情有了不同於一般觀光客與在地人的連繫,這也是最後能被發現的原因。

3月8日夜間天空降下一場雨,不大不小,正好把對岸的森林大火澆熄,但也沒讓帳篷濕著。

3月9日早晨,為了上路的體力,這天早上煮了平常當地人不會吃的早餐(註3),內容是白米飯配上Sertung村的媽媽用陽光曬出來的乾菜,也把在Linjo村遇到的挑夫所送的馬鈴薯約兩公斤煮熟當行動糧。餐飽飯足,打包背包估算糧食到下一個村落綽綽有餘,帳篷睡袋收納好,付清三天來的餐費,告別與我們反方向下山的NGO朋友,我們從路旁樹枝撿來的登山杖給Tipling的Father用喀廓爾(編按:位於尼泊爾與印度之間的高山地區,當地人以驍勇善戰聞名)砍刀削尖,做為告別的贈禮。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梁聖岳生存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