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年度回顧——2018年的全球傳媒業:悲情之下,待解的難題

從根本上來說,傳媒業只有解決了自身的難題,才能更好地抵抗外界的惡劣環境。


2018年年末,《時代》週刊將其具有標誌性意義的 「年度人物」頒給了自己的同行:來自全球各地的四位記者和一家新聞機構。他們被統稱為「守護者」。圖為卡舒吉懷疑在沙特阿拉伯駐土耳其領事館內被殺後,大批傳媒在領事館外採訪。 攝: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2018年年末,《時代》週刊將其具有標誌性意義的 「年度人物」頒給了自己的同行:來自全球各地的四位記者和一家新聞機構。他們被統稱為「守護者」。圖為卡舒吉懷疑在沙特阿拉伯駐土耳其領事館內被殺後,大批傳媒在領事館外採訪。 攝: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2018年年末,《時代》週刊將其具有標誌性意義的 「年度人物」頒給了自己的同行:來自全球各地的四位記者和一家新聞機構。他們被統稱為「守護者」(the Guardians),其中最著名的是在沙特駐土耳其大使館內被殘忍殺害的卡舒吉(Jamal Khashoggi)。

這的確是這個時代全球傳媒業的一個縮影:在全球右轉、民粹主義和威權主義上升、社交媒體為虛假信息的傳播推波助瀾的背景下,真相蒙塵;而歷來以揭露和傳播真相為己任的新聞業,則面臨着越來越多不友好的勢力和人物,針對媒體機構和記者個體的暴力、壓迫、污名化達到高點。

但這又是一個過於臉譜化的縮影,它營造的似乎是一種「一致對外」、強調外部威脅的悲情氛圍:媒體守護真相,卻被「惡勢力」打壓。你可以將《時代》週刊的年度人物評選理解為一次為同行的打氣,一次對行業價值的重申。這樣的打氣和重申當然非常重要,但是並不足以展現當下傳媒業的全貌,也沒有觸及另一些根本的問題——傳媒業自身待解的難題。

從根本上來說,只有解決了自身的難題,才能更好地抵抗外界的惡劣環境。以下是筆者根據這一年來全球傳媒業的主要動向,梳理出的主要問題以及可能的機會。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方可成 媒體行業